第十六章 违反规则
玄北爷2019-09-13 15:043,013

  帝国大厦

  诺大的办公室内,只有三四个人坐在那里。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各异,但总体都不太好看。

  气氛有些张弛。

  “我要求见一下对方有什么错?我知道事情结束了,但我的一个手下没有回来,至今下落不明,总归要给我一个说法吧?”傅景深冷着一张脸,对着办公桌后大班椅上的男人说道。

  大班椅上是一名中年男人,眼角隐约有皱纹可见,他一身深色西装,眉头微微蹙起,双手轻搭在一起放在胸前,并没有开口。

  “冥夜,案子已经结束了,你是不能直接和对方见面的,这是我们的规定,至于你的手下……每次接案子的时候,他们应该都有做好回不来准备,所以……”另一个坐在沙发上年纪更大一点的男人说道。

  “放什么狗屁!既然案子都结束了,就没有回不来的道理,而且,昨晚我收到了他的求救信号!”傅景深一拳砸在桌子上,再度望向桌子后的男人,“上校,我要见对方。”

  “冥夜你这是违反规则的!”另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也冲口而出道。

  “去他妈的规则!你的规则比一条性命还重要吗?”傅景深狠狠瞪向那个男人。

  “你要明白,这不是我们定的规则,这是圈子的游戏规则,你的人既然能接任务,就应该做好了为任务牺牲的准备!”

  “那也不能牺牲得不明不白!”

  傅景深像是被惹毛的兽,谁要再跳上来,他准一把咬死他。

  “冥夜,你别激动,这种事从来没有先例,总得让人先想想!”另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抱住傅景深,以防他真的扑上去。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冥夜留下。”坐在大班椅内的男人终于开口,其他几个人都愤愤望了傅景深眼,走了出去。

  “冥夜,你告诉我,凌晨郊区厂房爆炸,是不是与你们天冥有关?”K上校抬眼望着傅景深问道。

  傅景深犹豫了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青龙凌晨发了求救信号,我们就全体出动去救他,定位在郊区厂房,可我们才进入,厂房就爆炸了,鬼夜受了重伤。”

  傅景深很是懊恼,昨天晚上都是他不好,他太冲动了,后来细细回想过来,有太多的破绽可以找出,可是昨晚上,他本身心情就不平稳,再加上青龙一呼救,他没有深思,便带着大家前往,都是他的错。

  K上校点了点头,从大班椅内起身,走向窗口,站在宽大的咖啡色落地窗前,望着远处隐隐的山脉。

  “你也清楚此番案件已经结束,青龙已经将任务交接完毕的,既然已经完毕了,青龙的去向或是生死,均与对方无关了。”K上校慢慢说道。

  傅景深蹙眉,并没有开口。

  “凌晨的爆炸,已经引起国际部的注意,他们正在调查……”K上校又说道,还没说完,傅景深便打断了他。

  “那爆炸不是我们设计的,是有人设计了我们。”

  “可是你们到了那里,而且,你说你收到了青龙的求救符号,是他把你们引去的?”K上校转头望他,幽深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精锐,像是早已洞察一切般。

  他的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天冥组织这次受到重创,与这次的任务无关,而是和他们团队有关。

  “青龙不是这种人!我会查清楚!”傅景深紧攥着拳头,轻声却是坚决撂下句话,随即转身朝门口而去。

  “冥夜!”K上校叫住他,“这件事,我会帮你去查,你们这阵子消停一会,避一下耳目,别让国际部发现了……”

  傅景深顿了下,并没有回应他,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朝电梯走去时,险些就与刚从电梯内出来的人撞个正着。

  “对不起。”来人带着一副金边眼镜,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手里拿着牛皮纸袋,他对着傅景深笑了下,越过他朝着办公室而去。

  傅景深淡淡瞥了眼,并没有在意,进了电梯。

  他得回去好好研究下,青龙那边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他掏出电话拨给了端木。

  “通知所有天冥组织的人,让他们集合,开个紧急会议。”

  “是,老大。”端木忙应声。

  朝停车场走去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傅景深再度停下,掏出看,眉头拧起来。

  顾清尘?她打他电话有什么事?

  没心情接她的电话,直接按断后扔在副驾位,傅景深启动了车子朝前而去。

  一会儿,手机再度响起来,他没接听,脚却慢慢踩下油门,车子的速度指针慢慢提升直去,引擎响起轰轰地声音,遮盖了手机铃声。

  没一会儿,便到了一处庭院。

  从外面看,只是一座私人府邸,黑瓦白墙掩映在山林中,门口有几个大字:苍山翠谷。

  进入门口,锈花的大门自动打开,车子缓缓驶入。

  一路往前开,经过小桥流水假山,进入到后面空旷的园子里,那里,早已停了几辆车子。

  风影刚从红色的车子上下来,看到进来的车,她等在那里。

  “老大,你来了?”

  “嗯,其他人都到齐了吗?”傅景深边往里走边问道。

  “应该都到了。”风影忙跟在他身边,一齐朝里走。

  **

  清尘独自研究着手机,一直从下午到晚上。

  傅月教她怎么打电话,怎么发微信,按住哪一个键,可以直接说话的,她觉得很好玩。

  先是练习着按了电话,傅月只教了她按1,手机内设置的1按了后直接跳了傅景深的电话。

  但上面的备注,并不是傅景深,而是“阿深”。

  清尘也不管,只听到那端传来嘟嘟的声音,一会儿后,又传来一个女声。

  “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她觉得这女的声音很好听,于是,又按了一遍,可后来那次,就一直没有听到那个女声了。

  然后,她转而去玩微信,她看到傅月给她发的那条,于是她也照着傅月教她的,发了一条过去。

  【五叔?是我是我。】

  彼时的傅月已到苍山翠谷,斜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傅景深的话。

  手机突然“叮”一下,进来一条微信。

  他顺手打开,不小心按到了语音,就听到里面传来顾清尘的声音。

  【五叔,是我是我。】

  室内顿时一片安静,所有的人都望着傅月,傅月也怔了下,完全没有想到顾清尘会发过来。

  傅月嘿嘿笑了下:“小尘尘在玩微信……”说完,又看了眼傅景深黑着的脸,咽了口口水。

  清尘等了良久,也没有等来傅月的回音,她不禁又发了一条:【五叔?五叔?喂喂喂?你在吗?难道是我错了?不是这样发的?】

  她拿着手机翻来覆去良久,仍没有等到傅月的回答,算了,不发了。

  吃完饭,清尘带着小妖出去逛了一圈,回到景园时,张妈说有人找她。

  清尘正纳闷,看到一个和她差不多的女孩朝着她奔过来。

  “清尘!顾清尘!我想死你了!”她看到她便扑了上来。

  清尘吓了一跳,却躲闪不及,被她抱了个实在。

  阮绵缅抱着她好久,一个劲在说着:“小清尘,我可想死你了,你有没有想我啊?”

  清尘一脸懵逼,这人……她认识吗?

  她将眼神望向张妈,张妈忙说道:“小姐,她是你同学阮小姐啊……”

  阮绵缅一听,忙放开她,在她面前将她上上下下看了个遍,一脸痛惜加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她:“清尘,你不会吧?你当真忘记我了?我是绵缅啊,你真不记得我了?”清尘从楼梯 上摔下来的事情她在回国时知道了,可没想到她竟摔得如此严重,居然连她都不认得了。

  “绵……”顾清尘望着她,有些不敢叫。

  “唉呀阮绵缅!”她又说了句。

  “软……绵绵?”清尘险些就笑出声,哪里有人叫这个名字的?

  “不是,是耳朵旁那个阮……唉呀算了,清尘,我没想到你真的摔得失忆了,连我都不记得了,清尘,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听说你终于和傅家少爷订婚了,恭喜啊,我都没来得及赶回来参加你的订婚宴……”阮绵缅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对着她说道。

  “啊没事!无所谓啦……”顾清尘挥挥手,十分大度地说道,反正她也没参加那个订婚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