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把它扔出去
玄北爷2019-09-13 15:042,990

  阮绵缅听她如此一说,顿时两眼通红:“清尘,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顾清尘被她的样子吓住了:“你你你怎么了?”

  “你以前肯定会说,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来参加……你不仅把我忘记了,你怎么都不像你了?”阮绵缅抽泣着。

  顾清尘张着嘴,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她本来就不是她啊,可她总不能跟她说,她是一个神仙,她已经一千三百多岁了,她的真身是一棵花生吧?

  张妈已经被她吓得够呛了,她还是不要再去吓人了。

  “我……有些事情我都忘了,不过没关系,我会慢慢想起来的。”清尘忙一本正经说道。

  阮绵缅止住了哭,伸手捏捏她的脸蛋:“清尘,没事啦,我一定会帮你恢复忘记的。”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都是阮绵缅在与她聊这聊那,聊她们学校里的事情,聊她之前的糗事,聊他们的老师。

  清尘也知道了,从前的顾清尘,除了疯狂喜欢着那个冰块,非要嫁给他之外,别的……简直是一无事处吧?

  论学习,在中等位置,论体育,算了,一直在后面几名,顾清尘这个名字,只有在傅景深耳里,是嘹亮的,尖锐的,在学校,那可是臭名昭著的,老师见她很是头疼。

  “清尘,明天开学,我过来接你。”阮绵缅临走时说道。

  “好。”顾清尘忙应道,她已经知道去学校干什么了,学校就是她们那里的学堂,以前她跟着六师兄九师兄也去过,那里的夫子留着长长的胡子,教着孩子们认识字。

  不过说也奇怪,她们那个时代的字,与现在的完全不同,可是她却认得现在的字,她自己都觉得挺奇怪的。

  送走了阮绵缅,已经很晚了,清尘洗了澡上床,回想着阮绵缅跟她说过的话,小妖就趴在她身边,眯着眼睛睡觉。

  “也不知道师傅他们怎样了?”想着想着,她又想到了青冥山,想到了师傅和师兄们。

  “呜……”小妖叫了声,噌了噌她的腿,再次闭上眼。

  外面传来悉悉碎碎的声音,清尘的听力非常好,她立即警觉起来。

  看了眼时间,快要十二点了,这个时候,会有谁?

  她蹑手蹑脚下床,朝着门口靠近,凑近门板,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会儿,她听到有人开门,又有人关门,然后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天哪,这人好胆大,居然半夜三更潜入景园放水?!

  清尘一把拉开门,朝着浴室的位置走去,里面果然亮着灯,她握住门把手,轻轻转了下,没有转动,于是,深吸一口气,伸起一只脚,想要踹门。

  脚抬起,朝着门踢去时,门突然开了,她的脚突然被人抓住,就那一拎,她整个人就倒了下来。

  清尘结实地摔在地上,疼得她大叫出声。

  傅景深腰间围着浴巾,一手还提着清尘的脚踝,看到跌倒在地上怪叫的顾清尘时,他眯了眯眼。

  清尘此时也才看清了面前的人,她倒在地上他的脚边,而他只围着一条浴巾,从她这个方向往上望……

  清尘瞪大眼,她似乎看到了什么黑乎乎长长的东西……

  “再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傅景深冷咧的声音自上面传下来,清尘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她忙从地上起来,站在他面前。

  第一次,她与他正面相对而立,她突然觉得她如此对着他,一点优势也没有,他比她高了一个头啊,她堪堪只到他的肩膀。

  这个男人,居然比起大师兄还要高大。

  “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还以为是小偷!”她忙说道。

  傅景深哪里会相信她的话,这个女人,有的是花样,她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不会相信!

  他哼了声,越过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砰”一声,甩上门。

  小妖已经到了她的身边,咬了咬她的裤管,示意她回房。

  清尘撇撇嘴,这男人脾气怎么这么大?算了,不管他,她还是睡觉去吧。

  这厢清尘睡得死熟,另一厢,傅景深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仅因为青龙的事情,还因为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来自于南宫颖,今天一天,他都没有去看过她,不过也是,她既已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便也没有理由再去看望她。

  傍晚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下,他掏出看,是南宫颖发来的。

  【景深,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以为两年过去,可以把你忘记,可我发现,我依然爱着你。】

  这样的话,他没办法回复,他想删除,但手指接触到屏幕,又缩了回来,只是关了手机,扔于一边。

  **

  清尘第二天很早便起床了,那天晚上发过烧后,昨天一天到今天都没再发热,可能是真正适应了这儿的生活吧,只不过胸口时不时总是一阵潮热,但并没有不舒服的。

  她很是想念那天傅月带她吃的冰淇淋,那清凉的感觉,通体舒爽。

  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还要傅月带着她去吃个十杯,不,二十杯。

  清尘穿上校服,藏青色小西装上衣,里面穿了件白色的花边衬衣,露也荷叶般的领子,下面是红色的格子百叶裙,脚上穿着一双筒棉袜,和校服是同色系的,袜筒到膝盖下,上面有两圈红色,刚好与裙子相互辉映。

  这套装扮,是昨天阮绵缅特地替她拿好的,要不然清尘才不知道上学去要穿校服呢。

  披在肩上的长发随意绑了马尾,两侧有微卷的发丝掉落下来。

  她皮肤白皙,脸上脂粉未施,大而清澈的眸子像是一颗玛瑙般,闪 着灵动地光。

  当顾清尘从楼梯一蹦一跳下来,走进餐厅时,老早在餐厅的端木与百里都看呆了。

  清尘还是那个清尘,可是总感觉看着哪里不一样了。

  顾清尘看到他俩,忙也笑着打招呼:“你们早啊,吃过饭了吗?”

  张妈听到她下来,忙端了早餐出来。

  清尘此时才发现,傅景深早已坐在餐厅中。

  “早……嫂子,我们吃过了。”百里差点又要叫小清尘了,看到傅景深冷着的脸,忙不迭改了口。

  清尘朝着他笑笑,走去傅景深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张妈,绵绵说了什么时候来接我?”她边吃边问了张妈一句。

  “阮小姐说了七点准时过来,还有时间,小姐你慢点吃。”张妈看到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忙说道。

  “唔唔,对了张妈,你一会帮小妖也准备点吃的。”绵绵说了,小妖不能带去学校的,那她只能把小妖留在家里了。

  “知道了小姐,你就放心上学去吧。”

  “小妖她很特别,喜欢吃荤的,张妈你一会给他做点肉。”清尘还是不放心地又说了句。

  “狗都喜欢吃荤的。”百里一听,忍不住插了句嘴。

  “没有啊,我以前的小妖就不吃荤的,这小妖,随我。”清尘指了指地上的小妖,开口说了句。

  傅景深自然也看到,眉心蹙了起来。

  “张妈,家里什么时候允许养狗了?”他开口说了句,然后,餐厅内一片静默。

  清尘眨了两下眼,有些犹豫地说道:“哦是、是我的雪妖狐……”

  一听到这个名字,百里便拼命忍着笑。

  傅景深只当雪妖狐是清尘给小狗起的名字,他依然不带感情,对着张妈说了句:“我不喜欢宠物,把它扔出去。”

  几个人一听,顿时都怔在那里。

  百里和端木对视一眼,老大这也太……

  张妈自然一脸慌张,少爷怎么就要把那只小白狗扔了?

  清尘一听,啪一下放下手里的筷子:“我说你什么意思啊?这是我的雪妖狐,关你什么事?!”她站在那里,怒目而视,恨不得上前抽他两耳光子。

  百里和端木简直看呆了有木有?

  小清尘这是怎么了?以前缠着老大,拍马屁都来不及的小清尘,对老大百依百顺的小清尘,这会怎么了?

  “小姐……”张妈也吓坏了,这些天,小姐可从没有发过脾气,她不禁拉了拉清尘的袖子。

  傅景深只在一刹那的怔愣后,不以为然。

  他慢条斯理拿起边上的毛巾擦了擦手,站起来之前,说了句:“这里是我的别墅,养什么东西,最好通过我,要不然,我有权将那东西处理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仙女和真豪门的顶流爱情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