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如梦初醒
东旭鹰2018-10-11 19:486,180

  侠天似乎正要吐露他所了解的真相,却突然莫名其妙地说:

  “‘通天’,‘混沌’出现以前,你或许确实不知道我们‘灵幻’后裔的存在,但你见到这面玄天镜后,应该已知‘灵幻’尚存!但你却自始至终装聋作哑,从来不肯吐露出心中怀疑,反而咬定我们‘灵幻’已被其它众派灭族,你究竟居心何在?”

  “哼,可笑,你是不是‘灵幻’还无法证实,即使你真是忘记先祖被屠戮大仇的不肖后辈,但却是初次在我面前公开身份,我又怎么可能知道‘灵幻’后裔尚在人间?你不要血口喷人!”

  通天公言语间神情自若,毫无内疚迟疑的情绪波动,莫非真是恩人对通天公产生误解?

  “哈哈哈哈哈,通天公,你的‘厚脸功’还真够火候,但也只能欺骗那些无知小儿。其实无论是你,还是这几个‘混沌’中的高手智者,都肯定早已猜到我们‘灵幻’尚存。因为玄天镜不可能是我‘灵幻’先祖遗物,原始社会根本就造不出琉璃镜!”

  是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恍然大悟的我,方如梦初醒。

  所谓琉璃镜,就是我们现代社会中的玻璃镜,玻璃的起源根据史学家考证,应是在公元500年前,而几百年前威尼斯才研究出制作玻璃镜的技术。

  透彻明亮的玄天巨镜无疑应出现在乾坤盟建立之后,又怎么可能是古流“灵幻”的遗物?

  “哼,‘灵幻’是我们五行士中的第一智者,什么宝物都能制作,琉璃镜算什么?再说,我隐居‘无相化境’多年,不问外界之事,又怎么可能知道琉璃镜是何时现世?”

  通天公冷笑依旧,但明显已是强词夺理。

  至于像飞翼那般看起来比同门更有心计的“混沌”,却不由自主后退几步,瞥见他们那微颤手足,足以证明侠天绝非无的放矢。

  面对通天公的狡辩,侠天斗笠落罩内笑意更浓:

  “呵呵呵,好,我就算你这位英明睿智、明察秋毫的‘通天大帝’是个无知无畏的妄想狂!

  不过,我实话告诉你,这面可再现历史往事的玄天镜,是我们‘灵幻’在两百年前研制成功,封印之界也是由我们同时开创,就连‘逍遥’无岳子,都是被我师祖引到这里。

  我们‘灵幻’目的本是揭露真相、为祖先申冤,却意外发现你们‘通天’的存在。

  更没想到,你通天公竟然在短短时间内便将玄天镜改造成‘无相化境’的入口,还不辞辛苦亲作讲解,误导乾坤盟弟子。

  哼,如果不是你动了手脚, ‘混沌’又怎会出现?”

  “哈哈哈哈,原来这一切你们都清楚,那怎么不当面点破呢?只要你们向乾坤盟通风报信,他们就不会被引入‘无相化境’!莫非你们‘灵幻’是故意放纵?”

  霎那间,通天公一扫平易近人、正气凛然之色,俊俏面孔上竟隐现几分诡异妖气。

  目睹“受尽迫害”的“通天”后裔转瞬判若两人,我隐隐察觉不对,与伙伴们交换着眼神,随时准备伺机而动。

  通天公的冷嘲热讽,竟让侠天为之一滞,他冷冷说:

  “没错,我师祖们痛恨乾坤盟的祖先不分青红皂白,将我‘灵幻’屠戮殆尽,更让后人东躲西藏、一蹶不振。

  所以,当他们发现你‘通天’有意引乾坤盟入彀,便有意放纵,打算借你之手,给乾坤盟小小教训!

  至于你后来在‘无相化境’中大赦乾坤盟,师祖们也心知肚明,对你心中所思了如指掌!

  你一是企图收买人心,将所有五行士掌控手中;

  二是担心我们‘灵幻’尚在人间,想留下乾坤盟作为与我们讨价还价的借口!

  如果不是如此,你就不会屡屡抚摸玄天镜,若有所思!”

  “你们,你们监视我!”通天公此刻显得惊慌失措、歇斯底里,如此神态我还是首次目睹。

  看来,自信满满的一代枭雄,此刻必然倍受打击,没想到自己的举动尽在别人眼中。

  侠天的豪迈笑声再次响起:

  “哈哈哈哈……

  ‘通天’啊,在我们‘灵幻’面前,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隐瞒?

  你也许可以蒙骗一时,却无法蒙骗一世!

  你那所谓‘替天行道、拯救万民’的谎言,现在让我来将它戳穿!

  你口口声声说心系天下安危才修炼神功,意图平定乱世。

  那我问你,为什么‘混沌’与‘通天’妖族会勾结‘撒旦’、‘铁血’、‘百鬼众’,屡屡挑起事端?

  两百年前,正是在你们魔道联盟的阴谋策划下,西方铁船遍布四海、屠戮弱小民族,继而又令强者内讧、导致数百万人无辜丧生。

  接着,‘撒旦’和‘铁血’诱惑战败国,再挑事端,迫害智者,重用豪强,你们则与‘百鬼众’遥相呼应,令疯狂小国以战火祸害东方。

  最巧妙的是,你们这些邪魔外道,不仅帮助战争发起国征战杀戮,还同时协助战争双方研制恐怖的超级武器,企图趁机让所有“沉睡者”同归于尽。

  一百三十年啊!我‘灵幻’在东方独木难支,又不敢轻易露面,只能任由你们胡来,眼睁睁地望着我们暗中守护的东方大地日渐沉沦,却无计可施。

  不要说‘撒旦’、‘铁血’、‘百鬼众’这等妖魔鬼怪,即使是曾迷失方向的奥斯学会,我们‘灵幻’都无力对抗。

  至此,“灵幻”弟子开始自我反思,对‘玄天镜计划’追悔莫及。

  师祖们也曾打算亡羊补牢,闯入‘无相化境’,释放出乾坤盟诸派,但因不得其路而作罢。

  就当‘百鬼众’引导其宿主国,即将灭我东方神州时,幸亏乾坤盟及时脱困而出,他们随即奔走八方,与奥斯学会联合,聚集世界各地神异种族,大败‘撒旦’、‘铁血’、‘百鬼众’以及你的妖族部众和‘混沌’高手,这才让各国得以喘息,击败了失去强助的侵略者,令世界重现和平曙光。

  只可惜,无数悲剧已无可挽回,未来末日的‘种子’也被你们播种完毕。

  这时,我们‘灵幻’才明白,原来你们‘通天’的唯一目标,就是促成末日预言的实现,引导‘沉睡者’的堕落,而绝不是主持正义、拯救苍生!

  那时,如果不是乾坤盟七长老,及时破坏了你可以适应所有环境的‘通天魔体’,恐怕你早已君临天下,将世界化为废墟!”

  耳闻侠天义正词严的指责,我心中更觉惊惧。

  原来,以受害者自居的“通天”竟然野心勃勃地引导人类走向黑暗一百三十年之久,而他们不惜代价促成今日现状,目的只是为了证明师祖的预言不会有错!

  我的兄弟姐妹们也个个看似义愤填膺,没想到我们竟被“通天”与“混沌”玩弄于手掌之中,今日怎能轻易罢休?!

  被撕掉伪装面目,通天公却毫不为耻,反而自鸣得意地说:

  “我说乾坤盟被困此处时,为什么总有些自不量力的家伙,屡屡在凡间坏我大事,但却螳臂当车、屡战屡败,原来竟是你们‘灵幻’!

  其实,我拘禁以五德为掩护的乾坤盟伪君子们,是为你我两派出气。促成末日实现,更是顺应天意行事!

  你又何必帮助仇人、逆天而行?”

  “天意?我虽不知天意究竟何在,但我相信,天意绝不会纵恶怙奸!”

  魔族魁首的以耻为荣,激怒了侠天恩公,他怒火中烧之下,口若悬河,再行指责:

  “无论乾坤盟的祖先做错了什么,仁、义、礼、智、信,并没有错。

  而陀天师祖也留下遗言:‘未来之事存在众多变数,预言者只不过看到了趋势,却并非事实全貌。

  人心无限,乾坤无极,未来究竟如何,全看我们怎样抉择。

  人心为善,盛世至,人心为恶,末日临!’”

  听到“人心无限,乾坤无极”八个字,我立时想起师父教导。

  莫非师父早已料到今日,所以才特地千叮万嘱?

  是呀,人心无限,乾坤无极,信仰就是力量。

  过去种种,如尘往事;来日情形,尚不得而知。

  只要人心不死,乾坤尚在,又有什么奇迹不能发生?

  我顿有所悟的同时,侠天的怒斥并未中断:

  “我们历代‘灵幻’弟子,谨遵师祖遗命,并默默接受乾坤盟五德,从来不曾放弃过信仰。

  我们唯一的错误,就是因私念导致你‘通天’得势,‘混沌’遍生。

  这才让我‘灵幻’在独自守护东方的一百三十年中,受尽磨难,又遭屠戮,所剩传人屈指可数。

  如今,我既然已找到了进入‘无相化境’的方法,就定要代师祖纠正此错误!”

  “哈哈哈哈,可笑啊,可笑!”

  声声狂笑来自狂妄凶狠的通天公:

  “小子,实话告诉你,在‘无相化境’之中,五行灭绝,混沌独存。

  那些背叛乾坤盟的弟子们,正是因为接受了我‘混沌神功’的教化,才起名‘混沌’。

  虽然我身受暗害,无法再脱离此处,但我可以毫不夸张地告诉你,在此化境,天下地上,惟我独尊!

  就凭你小小‘灵幻’,能奈我何?”

  “不错,我孤军奋战,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这八位乾坤弟子、一位西方魔法师,还有那可爱的穷奇兽,恐怕会与我联手作战吧!”

  通天公似乎刚刚想起我们的存在,他再现微笑,转向我们:

  “孩子们,该知道的事情你们已全部知晓,应该如何选择请你们三思而行。

  平心而论,你们加入乾坤盟是为了什么?

  为了盛世信仰、五德三戒吗?

  不,绝对不是,那些都只是借口!

  你们需要的是力量,无穷无尽的力量,以此去享受逍遥快乐的人生。

  什么仁、义、礼、智、信,都是掩饰真实内心的遮羞布,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又哪来的什么无私?

  现在,你们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

  一是选择带上面具,获得在乾坤盟中修炼百年也不可得的强大力量,甚至超越你们的师父。

  从此灵界凡间,任由你们纵横驰骋,再没有人敢约束你们,再没有人敢管制你们!

  自由,无边无际的自由,将永远属于你们!

  二是选择与我为敌,你们那可怜微薄的五行术,将与我举世无双的‘混沌神功’对抗,下场可想而知!

  你们根本就挡不住我的一招半式,又凭什么和我作对?

  乖,孩子们,带上面具,选择自由吧!”

  “我是‘金鼎’,不是‘混沌’!”负伤最重的袁无欢竟第一个站起身来,表明立场。

  碧婵师姐一语不发,毅然立于袁无欢身旁,她那坚强不屈的眼神无声胜有声,竟令通天公不敢直视。

  雅加丽举起魔杖,恭敬道歉:“对不起,通天公先生,我喜欢自由,但戴上这面具,只会让我迷失真正的自由,所以我并不想如您所愿!”

  “汪汪汪……”随着“球球”乱叫,“灵犀”天啸急忙过去安抚:“好球球,不闹,不闹,我保证不会让你呆在这臭气熏天的地方,我们一会儿就出去!”

  “往事随风去,来者犹可追。

  飞蛾本无悔,夸父终不归。

  百年弹指过,千古芳名垂。

  若为光明故,赴死亦相随!”

  “风流”远尘子以诗明志,长卷在手,随时准备迎战强敌!

  或许是受远尘子影响,“忘忧”梦归君竟然也开始吟诗长啸:

  “人生好大梦,世事几度凉,

  人醉心已醒,冷眼观黄粱。

  通天公啊,我已经醒了,可是看你却还在黄粱梦中啊!”

  “你说什么?找死吗?”

  通天公“海纳百川”的度量,却容不下醉汉冷眼,看来已无意掩饰他的本来面目。

  而“梨园”清源君的念白,更如同火上浇油:“人生百年止,生死又何惧。老先生啊,你为污水,我本清流,又岂能与你合流同污?这个,难矣,难矣呀!”

  “好好好,果然是帮不知死活的‘牛犊’!”通天公咬牙切齿之余,又转向我和龙刃,“你们两个是聪明人,不会如他们那般糊涂吧?”

  沉默许久的龙刃缓缓起身:“通天公,谢谢你让我看到了真相……”

  通天公刚刚面有喜色,但不等他客气,龙刃下面的话语便让他大失所望,那就是:

  “不过实在对不起,乾坤盟中唯我‘轩辕’弟子最积极致力于盛世理想的实现,您的苦心,却让我龙刃的信仰愈加坚定!我不接受你们的末日预言,我要与师兄弟们携手并肩,共同改变那荒诞的预言!”

  当通天公充满最后希望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这位两百年一遇的“逍遥”弟子不得不实言相告:

  “通天公,如果您在哪怕一个月前对我说这番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戴上面具。但如今,我的好朋友们以及师姐师妹,都选择了乾坤盟,我自然也不会例外。您身为‘自由’保护神,不会妨碍我选择信仰的自由吧?”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没想到我一番苦心,却只是弄来九具、不,是十具尸体!”

  通天公的怒笑声未绝,数百名牛头马面、虎身豹躯的妖族战士,便一拥而上,向我们扑来。

  我们还未动手,忽然身后光芒大作,妖族将士们顿时皮开肉绽、鬼哭狼嚎、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两个身影落在我们面前,正是金鼎公和师父逍遥公。

  妖族“通天”们并非平庸之辈,但在两位乾坤盟超级高手面前,却不堪一击。

  面对部下的溃败,通天公却毫不在意,反而再次狂笑:“好啊,好啊,刃无双、无嵩子,你们终于回来了,我等你们等得好苦啊!”

  我正要上前帮助师父,忽然耳边传来侠天话语:“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碧蓝卡片呼啸而来,我脚下随之一软,似乎刚才还硬邦邦的大地竟在转瞬间铺上了地毯,而侠天也不知何时蹿到我身前。

  二度出手相救的恩公只说了句:“小心啊,我们要走了!”

  脚下顿时阵阵摇晃,害得我坐倒在地,那地毯竟负载千斤,随之飞天而起,让我不由联想起“天方夜谭”中的魔毯。

  始料不及的妖兵妖将,心急如焚地呼喝威胁,并纷纷射来墨黑毒箭,但尽数被远尘子的长卷击落。

  不消片刻,魔毯已畅游远空,脱离险境。

  “喂,侠天兄弟,你不是五行士吗?为什么会有阿拉伯的魔毯?”我兴奋请教恩公。

  侠天微笑回答:

  “喂,小‘逍遥’,不要太迂腐了!

  ‘灵幻’召唤术与封印术,随五行而动,可将天下万物操纵自如。

  五行无处不在,并非仅仅局限于东方神州,而我们五行士的力量源泉也本应遍及世界,化虚幻为现实。

  何况,只要五德在心,无论运用什么本领,我们五行士的本质都不会改变。

  可如果拘于形而忘本性,即使所用尽是东方法术,也不过是‘通天’、‘混沌’之流的邪魔外道!”

  “恩公,我父亲年纪老迈,恐怕寡不敌众,还请您回去出手相救!”

  面对碧婵师姐的苦苦哀求,侠天却无意返航,他的微笑回答却令我们稍稍宽心:

  “不必担忧,我早已设下机关——‘折射术’,只要‘通天’敢运行‘混沌神功’,他的部下们就要倒大霉了!

  另外,高手作战,最忌讳本领低微的亲人好友在旁,一旦分神相顾,必然会被敌人有机可乘。

  你们还是尽快飞出‘无相化境’为妥。

  只要你们离去,我自会回返相助,救出刃无双和无嵩子两位掌门。”

  “那我们离出口还有多远?”袁无欢迫不及待地打听,他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看来心中也在惦念金鼎公安危!

  侠天极目远望,随口回答:“似乎快到了吧……不好!”

  随着“灵幻”高手的惊呼,恶风突起,魔毯仓促间迅速下降,这才让它翻落之前,得以将我们一行安然无恙地送到地面。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群孙悟空还想逃出我如来佛的手心吗?”

  狂风集聚,竟然化作庞大如山的通天公,如虚似幻的他狰狞狂笑,已毫无和蔼神情,尽现“通天”本色。

  侠天匆忙戴好斗笠,似乎不希望在任何人面前显露真颜,他指着通天公嘲讽说:

  “哼哼,还说你隐居‘无相化境’中,什么都不知道?那么这《西游记》的内容你又从何知晓?琉璃镜的历史你也不可能闻所未闻吧?”

  “哈哈哈哈,真人面前不说假话。

  没错,我对外界发生的事情心如明镜,也早就猜到你们‘灵幻’尚在人间,但因过于轻敌,才会让你今日坏我大事!

  我不但熟谙‘如来佛降服孙悟空’的故事,还听说过‘孙膑赛马’的史实。

  呵呵,孙膑是个奇才啊,以下等马对上等马,以上等马对中等马,以中等马对下等马。虽输一处,却赢全局!

  而今,我以不成材的妖族小卒便缠住了你们那两个大救星,却亲自来‘伺候’各位青年才俊。

  如今,我看你们这些‘牛犊’,还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