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五杰五少
东旭鹰2018-10-21 08:595,612

  走出大门,门外场景比我想像得冷清了许多,三十六派弟子中只有大批龙纹紫衣的“轩辕”仍在此等候,金门一开,他们便纷纷围拢过来。

  这几百人的本意绝不是等待我这个初醒者,必定是担忧龙刃安危,才会停留此处,未曾如同其他各派弟子般散去。

  可是,此刻所有轩辕弟子顾不上问候同门,却纷纷将目光不约而同地向我投来。

  “他,他怎么会,怎么会……”为首一名年龄较大的轩辕弟子不由张口结舌。

  龙刃急忙解释:“龙风大师兄,这个初醒者已被‘天慧珠’赐予‘逍遥’身份,现在已是我们五行士中的一员。”

  “哦?我听说他是因为盗窃逍遥公的‘仙水’才被受审的,没想到居然能成为‘逍遥’?真是不可思议,不过也不错,‘逍遥’也该增添弟子了!”

  龙风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句句话中带刺,是他故意讽刺我,还是“逍遥”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早被冷落一边的袁无欢,突然提出建议:“云梦子,我陪你去找碧婵吧!”

  “喂喂喂,你们‘金鼎’是执法者,找人的事情哪敢惊动你们!”

  一个“轩辕”突然嚷起来,他的大师兄也马上随声附和:“我们轩辕人多势众,当然是我们去找,走,我们走!”

  阵阵喧闹声中,“轩辕”转眼间跑得一干二净,反而把我这个寻找碧婵的正主儿扔在原地。

  目睹此景,袁无欢冷笑着吐出四个字:“假公济私!”

  “得了,还是我陪你去找吧,没有哪个‘轩辕’弟子比我更熟悉蓬莱岛,是吧,阿比特!”

  听到这声音,我才发现龙刃依然未动。

  哦,对了!他功力被封,当然无法疾行而去,至于他口中的“阿比特”则是一个修罗守卫。

  满身黝黑的阿比特嘿笑回答:“那当然,相信最多十天,你又该回来受审了!”

  修罗的幽默让他对面同族也不禁捂嘴偷笑,而龙刃则面带尴尬,伸出大拇指说:“真了解我,够朋友!”

  随后,这位“轩辕”转身招呼我:“好了,走吧!正好带你逛逛名列三山之首的蓬莱!”

  “山,这里不过是个小岛吧?”

  我的问题似乎十分愚蠢,袁无欢冷笑离开。

  龙刃更是放肆地大笑三声,反问我说:“你见过地基方圆六千多公里的小岛吗?而且你现在站立的地方足有海拔一千五百三十多米高!什么岛有这种高度?”

  我:(大惊)什么,不会吧?你的意思这里高如东岳,阔如望洋?这怎么可能,我来的时候,明明看到这里只是个小岛,而且路上没有任何山道啊?!

  龙刃:蓬莱山不能从外部窥探,而且陪你来的什么人必定施展了‘缩地法’。如果地方不够大,山不够高,每次联盟大会,还不把我们三十六派嫡系弟子闷死?走了,走了,我陪你去找碧婵!

  龙刃不由分说,拉起我就走,当脚下异彩光晕散尽,代替者果然不再是绿茵茵的草地,而是彩虹天桥。

  它如同超市中的电动阶梯,我们只需原地不动,它就会将我们缓缓向下移去。

  放眼四望,类似彩虹桥数不胜数,四通八达,处处皆是,各派弟子畅游其中,不停互相招手示意。

  如此美景,在蓬莱岛外竟不可见,看来记载于《史记》中的仙山真是奇妙无穷,不知另外两座仙山——“瀛州山”和“方丈山”又究竟是何光景?

  我们脚下的彩虹,尽头是处瀑布,飞瀑寒水溅落肌肤之上,真是感到无比清爽畅快。

  龙刃则无心享受其中滋味,四下张望,仿佛在寻找碧婵。

  他紧皱眉头说:“这下麻烦了,碧婵是唯一的‘逍遥’弟子,又素来喜欢清静,不知她现在又跑哪里静修去了,真麻烦啊!”

  我突发奇想,轻声请教:“我说,龙哥,能问你个问题吗?”

  “尽管说!”龙刃倒是回答得痛快,“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个……我能不能不做‘逍遥’?我看你们‘轩辕’人多势众,又个个豪爽侠义,跟我蛮合得来,让我改入‘轩辕’算了!”

  我这简简单单的建议,竟似乎吓得龙刃不轻,他的诧异目光对我上下打量,如同看待怪物,让我心里不由暗暗发毛。

  半晌,他才带着古怪神情,缓缓回答:

  “好,好啊!你向乾坤盟提出书面申请,然后你选中新门派的掌门会考察你一年,看你是否适合做他麾下弟子,一年后便能做出最后决定。

  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们这样出身初醒者的弟子,还从来没有改投门派成功的先例。

  因为,‘天慧珠’是不可能做出错误决定的。

  还有啊,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逍遥’规矩最少,乾坤盟‘名花’又落户此处,其他三十五派除了金鼎、钢刃、鸿儒、天志外,不知有多少年轻男弟子,连续几次申请转入‘逍遥’门下,可是无人得逞。

  你这次成为‘逍遥’,不知要嫉妒死多少人呐!”

  “是吗?也对,那个碧婵要是去拍电视剧,准是个‘万人迷’,可惜腼腆了点。诶?对了,我说龙刃,那连续几次申请成为‘逍遥’的人中不会有你吧?”

  “你这是什么话!”我万万没想到,一句玩笑竟让龙刃火冒三丈,“我龙刃怎么会是那种朝三暮四、朝秦暮楚、数典忘祖、见色忘义之徒?难道在你眼中,我就这么污秽不堪吗?”

  “对,对不起!”我心中突生愧疚之感,甚至不敢再仰面正视。

  龙刃怒气略消,才嘀咕道:“我不过是去年申请了一次,结果当场驳回!”

  “你是什么时候加入‘轩辕’的?”被他刚才的“凛然正气”所欺骗,我不禁怒由心生,却又忍不住好奇打听。

  “啊……也就前年吧!”

  我目瞪口呆,发自内心称赞道:“I 服了 YOU,脸皮够厚!”

  龙刃立即满面春风、谦恭回应:“一般一般,乾坤第三!”

  我们正在互相嘲讽加吹捧,一声悲鸣从我身后传来:“不,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成为‘逍遥’,我就不行!”

  我回头望去,哀嚎者不知属于哪个流派,翠服之上还套着灰色奇异坎肩,并绣有鸟兽图样。

  龙刃则不满呵斥说:“我说‘天啸’,你这个小‘灵犀’发什么感慨?人家可是被‘天慧珠’直接选中的,谁让你没有‘逍遥’天分。再说了,你从小就喜欢和猫猫狗狗打成一片,除了精通鸟语兽言的‘灵犀’,还有哪个流派更适合你?”

  “‘灵犀’确实适合我,但是如果碧婵能做我师姐,就更值了!你们不知道,其实碧婵师姐很喜欢小动物的,上个月她还亲手喂我那调皮可爱的‘球球’吃水果呐!是不是,球球?”

  天啸话音未落,便传出似狗吠又如虎啸的兽吼,随后一只猛兽突然从天而降,吓得我差点掉入水中。

  并非我胆小,而是这家伙实在过于可怕,它貌似饿虎、长毛披肩、背生双翼、凶狠异常。

  天呐,这怪物到底哪点像“调皮可爱的小动物”,天啸不会是故意作弄我吧?

  龙刃笑着说:“云梦子,别怕,这是天啸领养的穷奇兽,它从小就在乾坤盟长大,早已被驯化。不过听说它祖先吃人的时候,都是先咬下脑袋,然后慢慢咀嚼……”

  “住嘴,别说了,不准侮辱我的‘球球’!”

  天啸神经质地发出抗议,并开始抚摸穷奇兽后背,让它安然趴下,宛如安抚通灵性的小猫咪。

  我此刻则更加魂不附体,真不知龙刃究竟是要安慰我,还是要吓唬我!

  “休要发怒,小生来也!”

  随着京剧唱腔般的话语,一人从彩虹通道上跃来,远望来者容貌打扮,仿佛是刚刚唱完大戏、尚来不及卸装的京剧演员。

  如果不是刚才已亲眼目睹与他装束相似的掌门和弟子们,我定会以为乾坤盟请来个戏班子助兴。

  “呵呵,怎么,‘梨园’清源生,你也来了。嘿嘿,还缺两位,我们‘牛犊五杰’可就凑齐了!”

  龙刃顷刻间变得有些兴奋,而再度听闻“牛犊”术语,我不禁疑云再起。

  “且上青天钓明月,复取玉浆还人间。龙刃,我‘风流’远尘子早已等候多时了!是你来得太慢了!”

  不知从哪里又钻出个白袍唐冠的古装诗人,真没想到乾坤盟中还有敢自诩“风流”的狂人组织。

  仿佛看出我心中疑惑,龙刃主动解释说:

  “云梦子,你可不要误会啊!

  在我们乾坤盟中,‘风流’不是贬义词,而是文人别称。

  三十六派别中,属‘风流’一派最有文采,但无论男女都有几分李白狂傲遗风。

  话说回来,我们‘牛犊五杰’中最狂者可不是他,而是‘忘忧’梦归君。”

  “哈哈哈哈,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我不过是个酒徒,又何狂之有?”

  当我目睹梦归君尊容,却越发相信龙刃所言,且不说“忘忧”弟子那独有的披发敞襟、腰挂酒壶打扮,仅仅是对方举手投足间体现出的豪放气质,就足现狂士风姿。

  当新到的三位“牛犊”开始对我左观右察,我忍不住吐出心中疑问:“到底……什么是牛犊?”

  这五人先是一愣,随即相视大笑。

  龙刃擦干眼角泪水,笑意未尽地回答莫名其妙的我:“‘牛犊’其实就是指我们这些喜欢多管闲事的青年五行士,如果放在凡间,放在望洋市,也有个专用名词,你肯定听过,那就是‘愤青’。”

  “哦,是这样!”我恍然大悟,可是忍不住又问,“你究竟是带我去找我师姐,还是跟你朋友聚会?!”

  “我说老兄,你不要性急吗?我现在功力暂时无法施展,只好靠他们四位协助寻找碧婵了!”

  “怎么,你功力被封了吗?一年还是八个月?”

  随着远尘子的问候,其他三人也是目露关切之色,就连“球球”都支起了耳朵,由此可以看出他们的交情绝对非比寻常。

  “嘿嘿,才半个时辰!”

  “切!”四人几乎不约而同地挥袖表示不屑,而穷奇兽也发出呼噜呼噜似乎表示遗憾的声音,重新俯首睡觉。

  这四杰一兽的反应仿佛错过了场好戏,真不知道他们刚才是要对龙刃表示关心,还是原本就打算落井下石。

  龙刃不满说:“喂喂喂,新人面前给我点面子,好不好?算了,闲话少说,究竟你们谁看到碧婵了?”

  “她在参机洞静修!”梦归君随口回答。

  其他四人闻言没有半点欣喜之色,反而异口同声质问:“你怎么知道?”

  “啊!我,我不过,不过刚才,刚才暗中保护了她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才来这里聚会!”

  酒徒说话吞吞吐吐,看来与其说是保护,不如说偷窥更为恰当。

  其他几人还要斗嘴,我却无心再与他们纠缠,提出最后问题:“参机洞怎么走?你们慢慢聊,我自己去找师姐报到!”

  “我陪你去!”这五人真是心意相通,回答宛如一人,但随即又彼此射出竞争者般的仇视目光。

  接着,他们便不由分说,推推搡搡和我踏上某条彩虹路,至于“球球”则展开双翼紧随其后。

  不知走了多久,空中“球球”忽然发出不满声音,而我们也听到有人正大声嘲笑:

  “恭喜啊恭喜,听‘金鼎’袁无欢说,你增加了一个师弟。这样,如果一个‘逍遥’变成了‘混沌’,而另一个至少还是‘逍遥’!”

  “混蛋,又是五大少!”清源生嘀咕说。

  “什么是五大少?”我确实想少问几个问题,但蓬莱山中我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

  清源生还算耐心,知无不言:

  “五大少和我、梦归君、远尘子都一样,全是五行士中的名门之后,不需要‘天慧珠’认证的继承者。

  像我们这样出身的弟子并不少,只有他们五人目中无人,整天瞒着各位掌门向盟中兄弟姐妹挑衅闹事,就连他们的同门都敢怒不敢言。

  他们分别是‘鸿儒’天德生、

  ‘秋水’蓝媚娘、

  ‘刑天’灵巨、

  ‘遁甲’玄空郎、

  ‘钢刃’破军。”

  等到不厌其烦的“梨园”介绍完,五大少的尊容也纳入我视野中:

  天德生与鸿儒公般儒服翩翩,但他却不像儒生,更似纨绔子弟;

  蓝媚娘遍身“秋水”弟子独特柔滑丝衣,将主人的婀娜玉体衬托得淋漓尽致;

  灵巨则是身穿火红战衣的彪形大汉,正面竟绣着图形古怪的双目一口;

  玄空郎与遁甲公般都是蒙面人,但遁甲公是白服,而玄空郎则是墨衣;

  至于破军的玄铁战甲,不时发出金属摩擦声,比起“金鼎”的金甲更让人感到说不出的厌恶。

  见我们到来,天德生更是满脸鄙夷:“呵呵,没想到‘混沌’的接班人,刚成为五行士,就和‘闯祸五人组’打成一片。看起来这些牛犊要扩充到六个人了!而且说不定将来全都会成为‘混沌’!”

  “我们‘逍遥’不是‘混沌’!我师弟,他……他是‘逍遥’的接班人!”

  出声为我“平反”的竟是那个与我只有一面之缘的师姐,这让我不禁颇受感动。

  可是讨厌的蓝媚娘还不肯罢休:

  “哼哼,谁不知道,第一个‘混沌’就是加入‘逍遥’不久的初醒者,如果不是他,我们的祖先根本不会战死异界。

  如今两百年了,你们又迎来了初醒者,他不是‘混沌’又是什么?

  我真不明白, ‘逍遥’为什么不趁早解散!”

  我听闻此言,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作“面若桃花,心如蛇蝎”!本来,对这“秋水”美女我还想多看几眼,如今却觉得她真是面目可憎,不敢再亵渎眼睛。

  不等我发难,龙刃已抢先反驳:“蓝媚娘,你好大的口气!解散‘逍遥’?你以为你是谁?乾坤盟大会吗?不,不,不,你只是个‘秋水’,而且是个小‘秋水’。至少你先混上‘秋水公’,才有提出建议的权力,那也未必能通过!”

  “你这个初醒者,好放肆!简直就是个小‘混沌’!”

  破军似乎是有意讨好蓝媚娘,竟主动出头。

  而五杰看来也不好惹,清源生立即本能性地发动反击:“嘿嘿,别忘了,第二个混沌正是个‘钢刃’,我看你的嚣张气焰,倒是和你的‘混沌’前辈很像啊!”

  “你们干什么?找茬打架啊!我灵巨奉陪!”

  那个看来懒于动脑、勤于动手的“刑天”竟没说几句就要动手。

  他可谓言出必行,古怪战衣和灵巨手中铁斧瞬间无限放大,他的大头也完全被衣服遮掩。

  随着红光闪现,手持巨斧、袒露上身的无头巨人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玄空郎也默默拔出腰上短刀,手腕轻抖,便化为必须双手握柄的长剑。

  我忽然联想到某著名岛国,那里古代武士所用的长剑倒是与玄空郎颇为相似,或许岛国剑术正是源自‘遁甲’术士吧!

  “呵呵呵,要打架吗?我们也来陪你们玩玩!”

  头顶传来耳熟的挑战声,我们循声仰望,那悬在半空者,不正是“轩辕”大师兄龙风吗?

  非但如此,其余“轩辕”竟然也同时赶到,目光所及之处,天上地下尽是龙纹紫衣。

  龙风冷笑发问:“怎么着,大名鼎鼎的五少?是你们五个单挑我们这三百‘轩辕’嫡系弟子呢,还是我们三百人一起群殴你们五位呢?快做出决定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