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奇异世界
东旭鹰2018-10-10 22:045,807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一路小跑直到老人焦急的怒吼完全在耳边消失。

  见四下无人,我才小心翼翼地取出“猎物”,看清手中东西,刹那间心中倍感失落。

  因为,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药物,只是一瓶再普通不过的国产眼药水而已,作用也不过是“抗眼疲劳”,并非治疗白内障。

  这种通常被用于电脑工作者的药物,几乎在望洋市遍处都是、伸手可得,实在毫无价值而言。

  沮丧之下,我随手就想把它扔入近在咫尺的垃圾桶中,可是却猛然想起自己昨天刚刚用完相同牌子的眼药,所谓“贼不走空”,麻雀再小也是肉啊!在这座物价全国“至尊”的现代都市中,钞票还是能省点就省点吧!

  于是,我随手将这药水收回,便匆匆离去。

  看来,今天招聘中心是不能再去了,还是回家冲网算了!

  归途中的车厢已没有任何空座,我只能忍受着腿酸在拥挤和撞击中,终于坚持到返回那肮脏但温暖的“小窝”。

  于是,无聊的一天再度开始,聊天、游戏、吃泡面,直到“周公”再度向我发出“请贴”,我打着呵欠关闭了电源,当然临睡前没有忘记享受今天的战利品。

  咦,这药水好清凉,仿佛直沁心脾,莫非是加入了新配方的升级产品?

  困倦之中我无暇细加琢磨,钻入从早晨就未曾整理的被窝陷入了梦乡……

  “叮铃铃……”又是那烦人的“护花铃声”,将我从英雄世界中拉回现实,我睡眼朦胧地起身洗漱。

  忽然,我察觉有些异样,只见目光所及,到处都散发出异色光芒。

  天呐,我莫非一夜之间患上了散光眼,难道打电脑的后果会这么严重吗?

  可是,可是这光芒怎么有些异样?

  红棕餐桌散发出淡绿光晕,

  洁白的电脑主机和显示屏却隐现金芒,

  就连水龙头滴落的透明水珠也被赋予碧蓝辉彩,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匪夷所思。

  虽然身患“重症”,但时不我待,我毕竟还要出去找工作。

  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下,我踏着散发棕黄光芒的地板,穿上被蓝绿双色包围的皮鞋和外套,匆匆下楼。

  昔日熟悉的大街小巷,如今看起来都是那么陌生,甚至神奇。

  当我走向张婶的小摊,察觉到平日滚烫的煎锅今天好像无比冰凉,但包着鲜肉的“生馒头”,依然在张婶铁铲和花生油作用下,随着似乎从主人手中发出的红光而滋滋作响。

  “怎么了,小家伙,还是两个吗?”

  张婶是我那对到北方居住父母的老邻居,在她眼中,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不过此时,我却无心理会她的殷勤招呼,反而忍不住好奇心,做出了让张婶和老主顾们万万想不到的事情——我猛地将煎锅高高举起。

  看清锅下情景,果然正如我所料,我比围观者更加惊异,不由脱口而问:“张婶,你今天怎么没点火?”

  “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呐?这火不是明明点着了吗?还不赶紧放下我的锅,别把你烫坏了!”张婶焦急万分,不由呵斥起来。

  而左邻右舍的老相识,对那冰凉炉灶毫无察觉,竟然也随声附和:“对呀,这火不是点着了吗?”

  “小孟,你怎么了,举着那锅不烫吗?”

  “这孩子别捣乱了,我们还赶时间呐!”

  ……

  在七嘴八舌的斥责声中,突然烧灼感沿着手上神经传入大脑,我也亲眼目睹在此之前,张婶向煎锅把手处射来的赤光……

  煎锅连同几个“生煎馒头”掉落尘中,我无心顾及别人的痛惜与怒骂,转头就跑。

  我不是怕张婶让我赔那几个不值钱的肉包,而是我敢肯定,这人绝不是张婶,否则她怎么会如同好莱坞电影中的魔法师,施展出如此可怕的法术?

  如果此刻我不是恶梦未醒,就肯定是哪里搞错了!我究竟在哪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仓惶逃窜中,我听到了王三哥的警告“小心”,我随即似乎被那大号自行车撞中,顿时仆倒在地。

  我惊惶失措地正要向王三哥道歉,可眼帘中出现的场景却更加让我惊恐。

  因为,王三哥胯下不是什么自行车,而是只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的黑豹,它呲牙咧嘴,不断向我发出愤怒咆哮,似乎责怪我阻挡去路。

  不仅如此,周围停车围观的人群中,几处本应是自行车的位置,同样也出现了异兽身影,它们的体形比传说中略小,但那凶狠目光和血盆大口足以证明它们的凶恶并未减少半分。

  王三哥友善地跳下黑豹,装出踢下车梯的动作,随后伸出手,想要将我从地上拉起,我惊慌地甩开那熟悉的大手,匆忙自行站起。

  当我发现旁边某白虎的主人,掏出道符似的东西宛如使用手机般放在耳边,并轻声说什么,不祥之感立时笼罩心头。

  我不敢再作停留,转身拨开人群,毫无目的地狂奔起来。

  随着视野的移动拓展,我心中的恐惧有增无减。

  只见某些巡警身上佩戴的不是警棍,而是古剑;

  公路中奔跑的少数汽车居然是木头制作,而且配备着精灵古怪的装置;

  高楼大厦间不断有人飞行穿梭,他们或者背生苍翅、或者脚踏剑鞘;

  自行车车海中,数只小型异兽搭载着主人纵横驰骋、咆哮狂奔。

  更怪异的是,这一切似乎只有我看到,而与我同样平凡的普通市民,对眼前异象视若无睹,反而将目光纷纷向我投来,仿佛真正的怪物是我才对。

  究竟种种情景,是因为我疯了,还是这世界本来就如此?我不过是刚刚发现,别人却早已习以为常?

  我跑入僻静的死胡同,停下脚步大口喘着粗气,苦苦思索也无法理解今天目睹的种种怪异,更不明白其他人为何如此麻木不仁?

  “出了什么事情?”

  我身后响起陌生声音,话语听似冷酷无情,我心惊胆颤地转过身,唯恐再受到什么刺激。

  不过还好,对方是个毫无异状的警察,看起来他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我,我或许是产生了幻觉……”我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解释。

  那警察忽然想起什么,浓眉紧蹙,大声呵问:“你昨天是不是去过招聘中心,而且偷了瓶眼药水?”

  “我……我……,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实在没想到今天的警务人员可以如此神通广大,连这点小事都能明察秋毫。

  我的天呐,那老头儿不会为了瓶眼药水报案了吧?

  听到我不打自招,那名年龄和我相仿的警察发出冷笑,眨眼间忽然浑身上下冒出刺眼金芒,让我不得不闭目闪避。

  待到光芒褪去,我的视线恢复正常,眼前哪里还有什么警察?

  似乎应属于至少五百年前的金甲武士,正对我怒目以视,伸手下令:“对不起,请交出药水,再跟我走一趟!”

  “凭什么让我跟你走!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以为穿身戏装就能吓唬人啊!”我明明心里怕得要死,却忍不住出言顶撞。

  “既然你能看见我的模样,说明你使用了药水,而且还唤醒了慧根,那我就更不能放过你了,跟我走!”

  我眼前金光闪动,那武士已近在眼前,我的衣领被他紧紧攥住,双脚慢慢离开地面,无论我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

  在此危急时刻,我听到身后传来奇异风声,而眼前的金甲武士顿时神色慌张,匆忙放开我,就地后跃闪避。

  我正莫名其妙,身旁骤然出现装束怪异的面具人。

  奇怪啊,我后方明明只有墙,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

  “破!”金甲武士发出大呵,拔出背后金剑似乎将什么东西劈落地面,我定睛望去,原来是枚武侠电影里见过的飞燕镖。

  面具人:哼哼哼,没想到你这个小‘金鼎’还有两把刷子嘛!连我飞翼的神镖都能击落!

  金甲武士:我道是谁,原来是‘混沌’中臭名远播的飞翼,在下‘金鼎’袁无欢,今天要铲除你这个叛徒!

  飞翼(面具人):嘿嘿嘿,什么叛徒不叛徒,我们混沌只不过是看透了谎言,选择了自由。而你这个愚昧的金鼎走狗,还犹自未醒呐!小子,只要你愿意跟我去趟封印之界,在玄天镜中窥破真相,就不会这么说了!

  袁无欢(金甲武士):呸,你这个叛徒,金鼎从来不接受诱惑!你受死吧!

  两个怪人的对话,让我满头雾水,不知他们究竟说什么?

  只是看到金光大作,那武士竟挥刀劈来,仿佛丝毫不顾我的死活。

  我还来不及发出抗议,双脚再度离开地面,身体也迅速向后移动,真是好险,如果再慢半分,我必成为刀下之鬼!

  当我定下神来,才发现拯救者,竟然是那阴阳怪气的面具人“飞翼”。

  他顺利带我避开刀光,便立即再次出言讥讽敌人:“臭小子,你才修炼了几年,以为装模作样就能从我手里抢走人吗?嘿嘿,无论是‘点化仙水’,还是这有慧根的小子,我们混沌都要定了。小金鼎,后会有期了!小子,我们走!”

  我晕,这两个家伙怎么如出一辙,为什么不听听我愿不愿意跟他们走?

  但不等轮到我说话,我便第三次离开了地面,那自作主张的家伙竟不用翅膀和剑鞘,就能拽着七十公斤的我飞上高空。

  这,这简直太可怕了!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我的飞行生涯开始还不到两分钟,头上便响起雷鸣般的大呵:“混沌,金鼎公在此,休得放肆!”

  “混蛋,是刃无双!小子,你自求多福吧!”

  我突觉身子发沉,随即便从高空落下,而一道黑影瞬间向远处飞遁。我发自内心地狂吼出两个字——“救命!”

  这垂死挣扎般的叫喊仿佛咒语,空中随之飞来什么东西,将我紧紧捆住,迅速向上拉去。

  我正暗自庆幸大难不死,却骤然发觉搭救我的竟是道铁索,而我现在手足被捆,丝毫动弹不得,顿觉大事不妙。

  当我踏上竟可承载人体的云彩,铁索主人现出真身,原来是位金甲将军,他宛若天神降世、威武凶猛,凛然不可侵犯。

  望着似乎可以追魂夺魄的目光,我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缓缓低头不敢仰视。

  “金鼎公!”这叫喊好熟悉啊!我偷偷望去,坏了,怎么又是那金甲武士。

  被称为“金鼎公”的将军等到武士落在云上,凝眉呵问:“袁无欢,这是怎么回事?‘混沌’为什么要绑架凡人?”

  袁无欢:禀金鼎公,这不是普通凡人,他正是偷盗逍遥公‘点化仙水’的要犯,而且他私用仙水,慧根已醒!‘混沌’是为了抢夺仙水才绑架他的!

  金鼎公:哼,好大的胆子。竟然连逍遥公的东西都敢偷!既然他已私用仙水,正好我要前往蓬莱赶赴三十六派大会,就把他一同带去,听候我们七大长老发落。袁无欢,他偷去的仙水搜出来没有?

  袁无欢:禀金鼎公,刚才我看到这小子飞起时,衣服里掉出什么东西,被“混沌”随手接去。我如果没有看错,那可能就是仙水。

  “金鼎公”怒由心生,竟将满腔怒火发泄到我身上:“你这个混蛋凡人,如果不是你偷盗仙水,又怎么会让‘混沌’得手。哼,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所作的事情付出代价,谁也别想逃避责任,你觉悟吧,蓬莱岛上自会给你公断!袁无欢,你随我同去!”

  “属下遵命!”

  “我,我,我错了,放过我吧!~”在悔不当初的哀嚎声中,我再次被人拽起,如同风筝般飘在高空,任由那金甲将军带我飞速前进……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次感受到大地的存在,第一件事情,就是尽情呕吐。

  我此时才知道,原来自己有“晕机”的毛病。

  “你在做什么,不得玷污圣地!”

  叫作袁无欢的家伙又在小题大做,而我毫不理会,经常踩着云彩飞来飞去的家伙怎能理解我此刻的感受。

  金鼎公则皱皱眉说:“算了,每个凡人或者‘牛犊’第一次飞行后,都是这德性!你当初不也是这样吗?”

  “是,金鼎公说的是!不过,我们乾坤盟三十六派的圣地怎能容他如此亵渎?”

  “这有什么的,让力士打扫一下就是了,何必再吓唬他?”

  说话者是位中年妇人,她似乎地位不在金鼎公之下。

  袁无欢急忙点头称是:“既然天志公如此说,我这就去叫黄巾力士来收拾!”

  真是奇怪,明明对方是个女性,怎么也叫“公”?

  我在怀疑那金甲武士智商的同时,不得不停止吐出污秽的肮脏行为,面对慈母般的古装贵妇,我难免有些尴尬。

  袁无欢还不等动身,忽然金光闪烁,头裹黄巾的巨人转瞬出现在我们面前。

  巨人微微鞠躬,随手扔出金色物体漂浮半空,那怪东西转瞬发出扇形金光,将污秽尽数吸入其中,地面竟点滴不剩,干净如初。

  我不由失声惊呼:“好厉害的吸尘器,哪能买到?”

  “哼哼,少见多怪,这是法宝混元金斗,唯我乾坤盟独有!”袁无欢看来颇有些自鸣得意。

  但这所谓法宝,在我眼中,无非是个可飞行的特种吸尘器罢了。

  当力士收起法宝消失了身影,袁无欢便命令我向前行进。

  没想到,偷眼药水也会沦为阶下囚,看来刘备说的不错,莫以恶小而为之啊!

  我在感慨间,不知又前行多久,低头不语的我忽然发现脚下绿茵茵的草地,眨眼间化为五彩光芒,不由吓得止步不前。

  毫无人情可言的袁无欢猛地狠狠推来,我脚下微绊,身体向前倾倒,无法腾出双手的我,眼看就要来个“狗啃泥”。

  还好,幸运女神始终不曾抛弃我,有人及时出手相扶,才让我不至于出丑。

  但我相信对方绝不是善意相救,纯粹是为了自保,否则我早已连对方一起撞倒。

  而且,而且对方竟然是个……满脸通红的古装美女。

  “哇,现在的凡人胆子越来越大了,连逍遥公的独女兼弟子都敢调戏!”

  “哈哈,我看他是色迷心窍!”

  “嘘嘘,都小声点,金鼎公在那了!”

  听到阵阵喧闹,我才发现周围密密麻麻站满了服饰各异的古装年青人,似乎每种服饰代表了一个门派,如果这么算起来,或许这就是袁无欢口中的乾坤盟三十六派众弟子。

  “那个,喂,你,你能不能直起身?”

  始终扶着我的小美女,犹犹豫豫地发出请求,引得周围各派弟子又是哄笑。我也红着脸匆忙站稳脚跟,恭敬道歉。

  “好了,少在这儿装好人了,快进去!”袁无欢的语气霸道凶狠,容不得半点商量。为了免他动手动脚,让我再遭不测,我只有对惊魂未定的姑娘微微点头,再示歉意,便匆匆往前走去。

  看守大门的守卫明显不是人类,他们金发黑颜、肌肉发达。见金鼎公前来,立即恭敬行礼。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疑惑,袁无欢再次嘲弄我说:“怎么,没见过修罗啊?放心,真正的修罗族战士不会无辜伤人,他们只会挑战强者和消灭侵入者,你只要老实点,他们才懒得理你!”

  我半信半疑间,前方大门自行打开,展现出富丽堂皇的大殿,大约三十多个气质非凡的大师级人物,正在兴高采烈地站立交谈。

  他们见到金鼎公和天志公到来,便纷纷打起招呼。

  我偷偷暗数,除了我和袁无欢外,屋内恰好是三十六人,每个人的服饰大体上分别与外面某些青年弟子相似。

  而我数到的最后一个人,正是那瓶眼药水的主人,看到他对我为老不尊地作个怪相,我急忙再次低下头。

  此时,我猛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屋外与老人服装相似的似乎只有那小美女,他的其他弟子都没有来参加这场所谓三十六派的大聚会吗?

  我犹自胡思乱想,身后骤然传来大门紧闭的巨响。我心中顿时大惊,莫非,莫非对我所谓的“公断”,就要开始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