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昆仑会客
东旭鹰2018-10-11 16:225,432

  曾经有句古话:“泰山归来不看岳。”

  可是,如果你见过真正的“昆仑”,任何高山在你眼中最多只是平原……

  或许,喜马拉雅山是个例外,因为它有座珠穆朗玛峰。

  但世界第一峰空有高度,却无法容人居住,而“昆仑”不仅是高山,更是个神秘世界。

  或许“鲲鹏”和“昆仑”都被施下什么魔法,至今为止,在高空之中,我竟然毫无传说中的异常反应。

  那种反应究竟是叫“高原反应”,还是“高空反应”,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但无疑任何乾坤盟弟子都毫无异状。

  “鲲鹏”的身躯过于巨大,因此无法在昆仑境内落下,只是如同在蓬莱时那般,化身为悬空大陆。

  等到我们尽数依次走入昆仑,它才重新变回展翅千里的超级大鹏鸟,呼啸而去,不见踪影。

  我们正打算继续前行,前方忽然传来阵阵虎啸,让我们这些初登昆仑的青年弟子不由胆颤心惊,心神不安。

  师父则抓住机会再次嘲弄我:“怕什么,身为‘逍遥’弟子,连老虎都怕,真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再这么不成器,我就拿你给陆吾作早餐!”

  “陆吾”?好熟悉的名字,恐慌的中我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这名字?

  放眼前望,只见不计其数的猛虎正列队以待,好似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它们相貌凶恶,体形古怪,比起动物园中的“大虫王者”,大部分“昆仑虎”的尾巴明显多了几条。

  见我们进入昆仑,数十猛虎立即咆哮扑来,吓得我们这班青年弟子纷纷后退,而三十六公却无动于衷。

  当轩辕公即将被来者扑倒,发狂猛虎们转瞬间变幻为人形,恰到好处地在三十六公身前刹住冲势。

  我不知应该称呼迎接者是人虎、还是虎人,因为他们虽然身体头颅与人类无异,但虎尾依然,我数了数每人大约有九条。

  另外,他们身披虎皮战衣,手足也还是虎爪原形。

  这时,虎人首领抱拳报告:“禀报乾坤盟诸公,陆吾率我开明兽一族,已等候诸位多时。”

  “好好好,陆吾,辛苦你了。西方客人到了吗?”轩辕公笑容满面,对这班家伙的恶作剧竟不以为然。

  而惊魂稍安的我猛然想起,陆吾不正是传说中西王母麾下爱将吗?如果他活到今天,该有多大年纪?

  陆吾此刻恭敬报告:“奥斯学会的客人,一个时辰前刚刚到达,夜游族正在招待他们!”

  开明兽首领说话间,未曾跟随他向前的大多数部下也发生异常变化,他们如同英招般上半身现出人形,下半身却虎躯如故。

  剩余少数开明兽,它们尾巴只有一条,但也转瞬化为九头,头颅如虎似人,古怪异常。

  看起来,经历了近万年沧桑岁月,“开明兽”神族的进化程度并不相同。

  在陆吾等高级进化者指引下,我们这些来自蓬莱的客人缓缓向前走去,而“开明兽”其余族众,半人者手持兵器,虎形者咆哮相随。

  当岩壁关闭了昆仑入口,他们立即训练有素地纷纷钻入岩壁中的掩体。

  果不其然,这族“神异”的任务无疑是守卫昆仑,根据有关史书记载,他们承担此重任应该至少已达万年之久。

  行进途中,我四处张望,结果发现两侧怪树上居然栖息着不少海龟,它们至少体长半米,每个龟壳上分别长出两对翅膀。

  另外,附近还有些山羊在悠闲游逛,它们的头顶竟长有四角。

  师父察觉到我的东张西望,随即对我发出警告:

  “云梦子,你可不要去招惹那群羊,它们叫‘土蝼’,早年性喜吃人,锋利的羊角正是杀人利器。

  后来,陆吾率众降服了这族怪兽,将‘土蝼’训练成昆仑守卫。

  虽然戒掉了吃人陋习,但这帮家伙性情依然暴虐凶残。

  你万万不可大意,对它们务必敬而远之啊!”

  逍遥公的忠告绝对不是向我一人所发,否则他也不必故意提高声音。

  各派弟子闻言面面相觑,看来皆生惧意。

  金鼎公则闷哼说:“你们也不必过于害怕,只要乖乖守规矩,别到处乱闯,‘土蝼’们就绝不会伤害你们!”

  前面引路的陆吾也听到了我们的谈话,补充说:

  “没错,没错!

  ‘土蝼’是我们开明兽的好帮手,绝对不会伤害无辜。

  但是,昆仑为上古圣地,历来为群魔觊觎,为防万一,我们设下了重重关卡,并聚集各族怪兽神灵把守各处,专为对付和抵御擅闯昆仑的邪魔外道。

  你们如果随意乱闯,很有可能被误伤,所以还请千万小心,以免意外!”

  “嗯,陆吾大神的警告,就如同我们的命令,你们务必要服从大神安排,未经允许,不得擅离营地,明白了吗?”

  面对轩辕公呵问,我们拉长嗓音齐声回答:“明、白、了!”

  我偷偷查看各路弟子的反应,“五大少”和大部分弟子固然战战兢兢,但无论是“牛犊五杰”,还是“轩辕”近卫军,都在相视诡笑。

  看起来,逍遥公、金鼎公、陆吾、轩辕公的警告,他们注定是要听而不闻了……

  昆仑并非只有恐怖的怪兽,更让我们心旷神怡的是潺流溪水、扑鼻花香,更有百鸟争鸣以迎远客。

  蓬莱山偶尔得见的青鸟,在这里却处处皆是,真不愧是青鸟的故乡——“昆仑”。

  忽然,又有“秋水”弟子发出惊叫,我向前望去,也不禁心惊胆颤,只见几个怪人正步步走来。

  与陆吾等相反,来者身躯如人却头颅似虎,而且手脚如蹄肘弯有毛,比起“开明兽”更加怪异恐怖。

  怪人首领沉声报告:“‘强梁’族族长‘怒峰’,迎接盟主及乾坤盟诸位。您们的房间已准备妥当,请稍作休息后,再请诸位掌门到‘昆仑园’与奥斯学会的魔法师们见面。”

  三十六公似乎对“强梁”的安排十分满意,率领部众弟子,分别在“强梁”和“开明兽”勇士的引导下,各自分头前往临时住地,而我自然属于人数最少的队伍——“逍遥”。

  到达临时住处,身为本派第二大弟子,也就是“逍遥”排名最后的弟子,打扫床铺、安置行李、收拾桌椅、清洁地面这类杂活,我自然责无旁贷。

  而“无松子儿”老师始终不允许他的“掌上明珠”插手,站在一边对我指指点点,不停吹毛求疵。

  或许此时我真应该感谢“逍遥”的短小精悍,否则我需要打扫的房间,就不会只有一套“双人居”与特地为师姐准备的“闺房”了。

  不过,仅仅是这巴掌大的地方,也足以让我汗如雨下。

  当我累得筋疲力尽,正要恭请师父、师姐就寝休息,敬爱的老师居然对我微笑说:

  “你做得很好,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见奥斯学会的朋友们了。喂,臭小子,别磨磨蹭蹭的,在‘鲲鹏号’上数你吃的最多,不要好像没吃饭似的!”

  “爹,你不要再捉弄师弟了!”师姐终于看不下去,忍不住代我说话。

  可师父根本不在乎,反而振振有辞:“傻丫头,你知道什么?玉不琢,不成器,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个什么‘五大少’就是磨练太少,才会不可一世,不知天高地厚。以我的教学水平而言,将来乾坤盟众弟子中,定是我逍遥公的两大弟子独占鳌头!”

  逍遥公正恬不知耻的大肆吹嘘,清脆敲门声却骤然响起。

  师姐正要去开门,师父却故意阻止,反而对我说:“云梦子,你去开门吧,或许是‘夜游’来请我们了!”

  我已没有心思再和老顽童计较,拖着疲惫身体,前去打开房门。

  猛见来访者的尊容,我吓得大吼一声,坐倒在地,疲劳之感已完全被惊惧所替代。

  不是我胆小如鼠,见过“开明兽”与“强梁”,本来无论再见到任何怪人奇景,我都可司空见惯。

  但是,面对眼前小颊赤肩的连体兄弟,我还是被吓得魂飞魄散。

  失态之下,我再度听到师父得意的笑声:“哈哈哈,怎么样,云梦子,现在是不是精神许多?这位就是‘夜游’族中的阿杰、阿风,夜游族世代都是两人连臂,夜间出没,你又害怕什么?真是少见多怪!”

  那对夜游兄弟则茫然不解,却又不好意思多说什么。

  两人左右臂配合抱拳行礼,同声恭敬邀请师父:“奥斯学会四大家族的首领在昆仑园等候聚会,其他诸公也已携亲信弟子前往,逍遥公请尽快动身吧!”

  “好,我们走!云梦子,地上很凉快吗?快起来,走了,走了!”

  “这个死老头!”我心中暗暗怒骂,口中却只能唯唯答应,起身紧随师父出门。

  到达目的地,昆仑园中已是人声鼎沸,来自蓬莱或本居昆仑的“神异”族人,在园内与来自西方的异人类族半人马、矮人、巨人等族开始联谊。

  奥斯学会的魔法师们则正与乾坤盟诸公聚宴,双方觥筹交错、不亦乐乎。

  我远远望去,众魔法师巫袍相似,颜色各异,大致分为墨、棕、赤、蓝四色,或许这就是区分四大支流的标志吧!

  “逍遥公,你来了!”一位须发皆白的墨衣法师,似乎与师父熟识,起身前迎。

  师父似乎非常开心,也急忙上前抱拳示敬说:“安卡特斯先生,别来无恙啊!”

  安卡特斯:还算不错,对了,听说你终于收了新学生,祝贺您!

  师父:多谢,多谢!

  我忍不住向师姐打听:“这外国人是谁啊?怎么中国话说得这么利索?”

  碧婵师姐对我轻声回答:“他是现任奥斯学会会长,也是温克亚学院的校长,一直住在伦敦。他并非汉语说得流利,你看到他的法杖了吗?他们的法杖都被赋予了魔法,既可以翻译主人的语言,也可以把别人的语言翻译给主人。”

  或许是听到我们交谈,安卡特斯的目光向我射来,并向师父询问:“那个男孩就是你的新学生吗?”

  “是的,就是他。”

  听到对方提及,我主动上前拜会:“云梦子拜见奥斯学会会长。”

  “呵呵,你好,两百年一见的小‘逍遥’!”

  安卡特斯先生笑容满面,另外有三位各学院首领模样的大法师见状也围拢过来。

  安卡特斯先生对我说,“来,小‘逍遥’,我为你介绍:

  这位棕袍女士是‘兰德斯学院’院长‘盖特娜’小姐、

  蓝袍女士是‘卡渥特学院’院长‘诺加贝’夫人、

  赤袍男士是‘迈法尔学院’院长‘亚斯诺’先生。”

  我以现代方式,一一与各位院长握手致意,只是心中有点奇怪,那位看起来没有八十、也有六十的盖特娜,怎么还是个小姐?

  这样的傻问题当然不敢出口,倒是盖特娜“小姐”主动问我:“小‘逍遥’,你的师父逍遥公可是个大名鼎鼎的英雄,曾在危急时刻拯救过我们奥斯学会,你向他学会了多少本领啊?”

  “我,我没学什么……”羞愧应答的同时,我也暗暗生疑,游戏人间的“无松子儿”,难道也有过叱咤风云的传奇生涯吗?

  轩辕公闻言过来打圆场:“呵呵,云梦子成为五行士不过两个月,怎么可能这么快学尽‘逍遥’绝技呢?”

  “不,不,不,这孩子很有悟性!”师父突然破天荒地夸赞起我,“我能教他的东西已经全部传授给他,以后他的‘逍遥’修行能到达何等境界,就全看他自己造化了!”

  什么?什么叫“能教给我的已经全部传授给我”?就是那些“汲能术”、“运能术”之类的不入流法术吗?

  我不知师父是否在开玩笑,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又怎敢让师父难堪?只得选择沉默不语。

  “对了,今年你们交换学习的人选定下来了吗?”诺加贝夫人忽然岔开话题。

  如慈母般和蔼可亲的天志公,徐徐走来说:“已经定下来了,‘天志’与‘秋水’共有五名女弟子,将前往贵会学习西方魔法,你们呢?”

  “雅加丽!”随着诺加贝夫人呼唤,一个金发碧眼的欧洲少女从小魔法师中跑出。

  我眼前宛若流星划过,骤然闪烁。因为这活泼可爱的异国美女,与碧婵师姐相比,她们两人可谓各有千秋,交相辉映。

  雅加丽恭恭敬敬地向我们鞠躬,便手持法杖自我介绍:“我是卡渥特学院的学生雅加丽,即将到乾坤盟学习东方五行术,这是我的荣幸,在未来几年中,还请诸位老师多加指导!”

  轩辕公等人似乎对欧洲小女孩十分喜爱,当即表示欢迎。

  诺加贝夫人又提出请求:“乾坤盟门派众多,若有可能,我希望雅加丽可以到‘逍遥’学习。我听说逍遥公的教育是引导学生进行开拓性创造的修炼,我想这种教育方式可能比较适合奥斯学会的学生,不知您们能否应允?”

  对于此要求,不要说诸公,连我都深感意外。

  “逍遥”后继乏人,众所周知,虽然有我新近加入,但由于我根基浅薄,所学有限,难以得承大统。

  而美丽动人的雅加丽小姐,很明显颇有西方魔法基础,又聪明活泼,如果学习“逍遥”法术,恐怕本派精髓将被她尽数掌握,来日成就必在我之上,即使是修行多年、生性恬静的碧婵师姐,恐怕都未必是她对手。

  奥斯学会为什么会如此突发奇想,究竟用意何在呢?

  轩辕公似乎也有与我相同顾虑,他立刻踢起皮球:

  “那就要看逍遥公意下如何了,只要他点头,我绝不反对。

  另外我还必须说明,以前为了照顾西方学生,加入其他流派的他们,都被安排在接近西方乾坤灵界处学习。

  但是成为‘逍遥’,就必须长居蓬莱,这点不知道你们考虑好没有?”

  “没问题,我们奥斯学会已妥善安排,雅加丽就算失踪几年,也不会有‘沉睡者’质疑。” 安卡特斯先生成竹在胸,看起来奥斯学会对此早有谋划。

  师父则似乎毫无顾虑,大笑表示:

  “没有问题,我‘逍遥’人才匮乏,我也从来没有教授过异国弟子,早有心一试,以光大‘逍遥’门楣。

  轩辕公,我看就这么定了吧!

  雅加丽与我女儿交情非浅,碧婵在蓬莱也需要个伴儿啊,所以我求之不得!”

  “哈哈哈,还是逍遥公爽快,希望雅加丽不会给你增添麻烦!” 亚斯诺先生看起来与师父性情相投,见轩辕公无言点头,便大笑嘱托。

  师父也微笑回应:“雅加丽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会给我添麻烦?而且你们也尽管放心,乾坤盟众所周知,我对徒弟最为体贴,雅加丽交给我,你们算是找对人了!是不是,云梦子?”

  我嘿笑不语,就算作了肯定回答。

  话说回来,如果折磨捉弄徒弟也叫“体贴”,那么“无松子儿”老师可谓名副其实。

  当碧婵师姐上前与故友雅加丽搭讪起来,我望着这东、西方两大美女,顿觉头痛。

  俗话说:两个女人一台戏,我将面对怎样的未来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