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灵战异变
东旭鹰2018-10-11 16:476,942

  来到昆仑已是第三天,“两界灵战”将在今天开赛。

  会战场地由 “天工”高手在一月前于昆仑精心筑成,他们参考了历次灵战举办场所风格,将西方竞技场与东方楼阁艺术风格相融合,令会场气势磅礴、颇具新意。

  我随师父、师姐进入东边古代楼阁似的看台,只见各派弟子早已一拥而入,各自坐定,并纷纷打出旗号。

  眼前场景忽然让我感觉似乎有些不妥,我细细观望,才发现症结所在。

  原来,同样是打出旗号为本队队员加油,奥斯学会的四学院法师们,打出的英语标幅整齐划一,四色背景的彩幅上以跃然欲出的魔法金字清晰表达出众法师心声:“奥斯队必胜!”

  而我乾坤盟各派弟子打出的标语,则显得五花八门。

  底色各异的横幅上最引人注目的并非文字内容,而是那不尽相同、形态各异的众派标记。

  远远望去,这一队队东方弟子,哪里是乾坤盟的同门手足?简直与来自四面八方的“联合国大军”无异。

  东方阁楼中,唯有“轩辕”近卫军打出了“乾坤盟”的字样,仿佛只有他们才是乾坤弟子,其他各派不过是来凑热闹的“临时嘉宾”而已。

  本次“昆仑灵战”的裁判,分别由三个人组成:

  迈法尔院长亚斯诺先生、金鼎公以及来自埃及的“阿努比斯”族族长——穆拉德克。

  那位昨天莅临“昆仑”并将担任主裁判的穆拉德克先生,独特之处便是他的脖颈之上竟然长着如假包换的犬首。据说,狗头人身正是“阿努比斯”族的独特标志。

  在埃及神话中,“阿努比斯”族代表正义与公正,他们手持天平把守阴间入口,为每个亡灵称量良心,再为其引渡。

  以此传说看来,由“阿努比斯”来裁判这场关系两界荣辱的灵战,可谓“神”尽其用。

  西方楼阁上猛然间号角大作,而东方也是雷鼓齐鸣,号角雷鼓,本是风格各异,此刻却配合得天衣无缝,令人精神振奋。

  随着振聋发聩的信号,两队主力队员驾驭着座下灵兽,各自腾空而起。

  那一头头来自东西两界、千奇百怪的神兽让我这个初入“逍遥”的外行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再加上龙风大哥用“密不透音”之法向东阁弟子逐一介绍,顿时令我等眼界大开,叹为观止!

  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二十多头我曾在蓬莱目睹的神兽,竟然先我们一步,运到“昆仑”,如果它们与我们同行,不知又要惹来多少骚动。

  只见东方战队中,天啸座下的穷奇兽“球球”首当其冲、耀武扬威,他们可谓乾坤队的秘密武器,我不由暗祝好友大展神威,以为乾坤盟洗刷前耻。

  又有位“御风”驾驭神兽横空出世,此兽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混沌无面,正是古兽“帝江”。

  随之而来的猛虎背负“任侠”弟子,这神虎比同类体形稍巨,尾长于身,传说它日行千里,人称“驺吾”。

  驺吾身后一物飞出,远看似雕,却为有角之兽,音如婴儿,长鸣不止,原来是来自鹿吴山的蛊雕。除了身轻如燕的“御风”弟子外,又有谁能与它配合得天衣无缝?

  再看那名“钢刃”弟子,他胯下怪物,头似野猪却以鹿身为躯,貌似凶恶,其实心地善良。

  古时它常授予百姓五谷,甚至让饥民割去它身上鹿肉充饥,而自己滴血不流,转瞬复原。因此在《神异经》中被赋予“无损兽”的美名。

  半儒半将的“虎符”弟子,他所挑选的神兽也非同寻常,闻听阵阵犬吠,我们的眼帘中却只映入怪马,那马与土蝼般头顶羊角四支,身躯依然与马族类似,只是尾部却更像牛尾。传说这种动物生长之处,必然当地多狡狗,人送此马大名“峳峳”。

  另一位天啸同门,也是别出心裁,他所驱使的宠物,看起来同样酷似宝马,但头颅尽白,浑身长满虎纹,而且拖着赤红马尾,马嘶如“遥”声。听龙风大哥介绍,此马本出名门,族号“鹿蜀”。

  身披山河图的“社稷”高手,他的“搭档”倒是众所周知,那便是东方瑞兽——“麒麟”。

  不过上次匆匆一瞥,未看清麒麟全貌,此刻仔细端详,才发现它身躯像鹿,遍体鳞甲,头长独角,角卜生有肉球,脚像马蹄,尾如牛尾。

  与坐骑最匹配的赛手,莫过“五大少”中的“钢刃”破军,他骑着飞天水牛,那牛皮毛墨黑如漆,与主人钢甲相映成趣。

  此牛以铁为食,粪便常被“干邪”取去用来锻造兵器,所造刀剑锋利无比。所以“干邪”们亲切地称呼它“啮铁”。

  还有种神兽,也同样以钢铁为食,只不过正餐中偶尔会以蛇为佐料。

  如今其中一只正随“灵犀”主人出场,它状似熊但比熊略小,名字虽不符实,却更显威武,那就是“猛豹”。

  众兽中最正气凛然者,是位“虎符”的坐骑,它状如羊却独角,毛色泛青。

  此兽为“金鼎”所喜爱,它生性忠直,如有弟子争斗被它遇见,它若冲向谁,那人定是无理之徒,从无偏误,“五大少”就多次栽在此神兽角下。它们学名叫“獬豸”,别号“任法兽”。

  最后的赛手还是位“钢刃”,他挑选的动物令人望之心惊,那家伙貌似豹而浑身赤红,头上独角而尾巴五条,嚎叫时仿佛石头相撞之音,大名单字一个“狰”。

  师兄介绍完本方选手和神兽,我们的目光又移向西方阵营。

  此时我发现,西方选手虽依然身穿巫袍,但颜色相同,显然此袍是为比赛特制,因为那如雪似璧的洁白,绝非四大学院任何一方的代表色。

  西方赛手中唯有雅加丽我比较面熟,其他人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而且,我对于参赛队员并无兴趣,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他们胯下奇兽和龙风大哥的讲解上。

  我未来的师妹,她所骑乘的动物,鹰头狮身有翅,我们东方人习惯叫它“狮鹫”,而西方魔法师却称之为“格力芬”。

  欣赏过西方魔幻电影的乾坤盟弟子,对它自然并不陌生,只是我没想到,狮鹫也能算“灵兽”之一……

  奥斯学会传说中的种子选手——迈法尔学院高材生“洛维斯”,他的坐骑我们也不陌生。

  根据希腊神话传说,它的祖先是波塞冬不敢承认的私生子,母亲是被世人不齿的蛇发妖女,兄弟则是凶恶霸道的巨人。

  如此声名狼藉的身世,却并未影响这位灵物的千古英名,因为它曾与一位著名希腊英雄共同铲除了喷火怪兽,又曾踩出灵感泉让诗人如醍醐灌顶、奇思顿生。

  奥林匹斯诸神对它另眼相看,希腊人民将它当作智慧与正义的化身。它就是至今永载神话星空的希腊名马——珀伽索斯,而它留下的种族自然就是“飞马”族。

  另外十位选手的“伙伴”,并非如“狮鹫”与“飞马”那般著名,如果不是耳闻龙风师兄介绍,我根本无法识别出其种族与来历,它们分别是:

  与飞马祖先有“世仇”,如今却并肩作战的怪兽“凯米拉”,它羊身、狮头、蛇尾,还不时喷出烈火示威;

  状如牛形,但鳞片皆为青铜,不但能喷火,传说还可以将万物石化的凶暴怪物“戈耳工”;

  拥有鹿的头和腿,鸟的羽毛、翅膀及后半身,这种半鹿半鸟怪便是来自“亚特兰蒂斯”的“佩利冬”;

  虽是狮身,却长着象鼻和象牙的印度神兽,大名“亚力”,它绝非寻常猛兽可比,一举一动尽显王者风姿;

  貌似狮鹫,拥有狮头与前腿,鹰翅与双爪,却又被造物主赋予蛇的叉舌,鳞和尾巴,这正是巴比伦的“提亚玛特”;

  野猪我见过不少,却从未见过如此金光灿烂的野猪,据说它以獠牙为武器,奔跑胜过千里骏马,现身便可照亮黑夜。

  这本应被北欧 “富裕与丰饶之神”弗蕾所拥有的圣兽,竟然出现赛场之中,怪不得会引起阵阵轰动;

  拥有赤红狮身,貌似人面、耳为人耳,双眼碧蓝,上下颚各有三排利齿,尾端如蝎子般长有致命毒刺,波斯蝎狮“曼提柯尔”果然名不虚传;

  还有只从未见过的怪兽,不知应如何形容,如果不是它额头上的血红宝石闪闪夺目,恐怕连见多识广的龙风师兄也说不出它的名字。这位西班牙的“卡班克尔”,俗名便是“宝石兽”;

  或许是我孤陋寡闻,当我面对西方怪兽中的一匹怪马,我实在是瞠目结舌,心惊魂悸。

  因为,此马前半身直到头部,与所有马类无异,可是后半部却完全好似巨型公鸡。

  听师兄介绍,这种被称为“鸡马”的怪物本来就是古代希腊英雄经常乘坐的神兽,甚至被描绘在花瓶图案上,我实在难以想像,为何对它的起源我闻所未闻;

  双爪双翼,体似龙,爪似鹰,此怪兽我们称之为“双足飞龙”。它体型比龙小,胸口长满如狮子般的鬃毛,尾部有尖刺。

  这种本名是 “蜿龙”的英格兰家伙与我们东方传说中的神龙大相径庭,怪不得又有人叫它“龙兽”,它才因此得以跻身“灵兽棍球赛”!

  东西方共二十四只灵兽,无论其本能是否包括飞行在内,如今都得以翱翔九空,想来其中某些怪兽必然被临时施展了飞天法术。

  它们相对或咆哮示威、或嗤之以鼻,再加上主人的呼喝呐喊,形成唯有在灵界方能得见的壮观场面。

  身穿埃及长袍的“阿努比斯”裁判穆拉德克,猛然吹响开赛哨声。

  一道光球从天而降,天啸与洛维斯立即上前争抢,同时浮游在南、北两方的魔法球门,也开始大幅度地上下移动。

  天啸技逊一筹,光球被洛维斯传给金野猪主人,随后金野猪便化为金光,冲向我方球门。

  说是迟,那是快,只见“啮铁”、“猛豹”飞身而上,意图拦截金野猪的去路。

  但“金光”面对两大猛兽,毫无惧意,更未曾停歇,乘两大高手尚来不及合围,它竟从两者空隙间直冲而过。

  “帝江御风”见势不妙,忙驱动座下“肉团”堵截球门,并令帝江扇动四翼,向来者掀起狂风。

  裁判此时并未吹哨,看来任凭神兽发威,只要不对人体造成伤害,就并不违反比赛规则。

  因此,金光随风消散,始料不及的“金野猪法师”为稳定身形,失手将金球丢下。

  担任后卫的“无损兽钢刃”,催动坐骑奔向光球,眼见即将到手。

  忽然,他面前白光闪烁,那光球竟腾空而起。

  原来,西方主力队员“洛维斯”后发先至,驾驭飞马赶到,白光正是飞马神翼将光球掠起时所现幻相。

  洛维斯并非无端夺球,而是早有计划,因为雅加丽突破重重阻截,驱使狮鹫已赶到光球升空处。

  随着我未来师妹优美的挥球动作,光球不偏不倚落入处于上升趋势的球网中,金鼎公也随之鸣锣。

  中英文计分牌中的“奥斯学会”字样下,分别以阿拉伯文字和汉字变化出“一”,西方楼阁顿时号角齐鸣、欢声震天。

  异国怪兽也欣喜若狂,载着主人尽情飞舞,咆哮不止。

  相比之下,东方神兽与我们乾坤盟弟子则颇显沮丧,没想到才不过几分钟,就被奥斯攻下一城。

  我身边的一位“踏浪”初学者,气愤之下放声高呼:“越位不判,纯属黑哨,一二三,换裁判!”

  他吼声未息,身体已自行升起,飞向入口,只见两名负责维持秩序的“金鼎”高手正在他落脚处“恭候大驾”。

  本来也想随声起哄的我,目睹前车之辙,急忙捂嘴止声。

  看起来,足球场上那一套,在“两界灵战”中是被严格禁止的。

  光球再次移到场中央,天啸和洛维斯也重新就位。

  当光球又升空中,“球球”忽然对准天马狂吠,促不及防的小天马受惊嘶叫,差点把主人从空中扔下。

  天啸则趁机飞身而上,一棍将球传给“鹿蜀灵犀”,这两位同门师兄弟随即展开凌厉进攻,在敌群中穿梭前进。

  “球球”的恶作剧看起来是灵兽的自作主张,与主人无关,所以并无任何裁判吹哨警告,但西方楼阁却立刻嘘声大作。

  我们乾坤盟乘机敲锣打鼓、喊声动地,转瞬便凭借人数优势将抗议嘘声完全遮掩。

  在我们助威下,天啸、“鹿蜀灵犀”深入敌人后方,而破军的“啮铁”也乘势插入左路,一时之间对方队员竟无人注意到破军的小动作。

  可是,天啸明明已瞥见破军在其左侧出现,却根本毫不理睬,他更没注意到洛维斯已安抚坐骑情绪,飞速扑来……

  当天啸再次企图将光球传给同门,洛维斯眼疾手快,一棒截断光球路线,顺手传给“波斯蝎狮”上的队友。

  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蝎狮法师”尚未接触光球,火焰般赤红光芒猛地从他下方冲天而起,将光球截获。

  无疑,这是“驾狰钢刃”及时赶至,随着他曲棍巧劲,光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敌人后方的下端飞去。

  众多西方灵兽皆在高空,前下方正是唯一死角,但在这死角上,早有人蓄势待发,那正是“钢刃”破军,而对方球网也恰好处于下降趋势……

  随着亚斯诺先生的号角声,双方比分终于以一比一拉平。

  我与诸位师兄弟立时起身欢呼,就连素来喜静不喜动的碧婵师姐,也面露喜色。

  最让我意外的是师父,他竟然与我同时跃起,还主动与我击掌庆贺。

  瞧他身手,真是老当益壮,绝对不逊于任何“牛犊”,我越发后悔当初在公共汽车上给他让座。

  “轩辕”近卫军也不失时机地舞动横幅彩旗、齐声呐喊:“乾坤队,真是棒,天下第一世无双!……”

  我真是服了龙风他们,刚刚将比分拉平,就“天下第一世无双!”这牛皮吹得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我忽然发觉,天啸与“球球”耷拉着脑袋,似乎满腹不快。

  哦,对了!在模拟赛中出尽风头的这对最佳排挡,此刻不但未能打入首粒进球,而且还被敌方队员从手中将球截走,难免会如此沮丧。

  可是,毕竟我们乾坤队得分了啊,谁进球不是进呢,又何必如此?

  无论天啸如何不满,比赛还是必须继续进行,光球自动重回场中,天啸与“球球”也再度准备夺球。

  不过,天啸的对手已不是奥斯队的种子队员洛维斯,而是骑着印度神兽“亚力”的法师。

  随着光球涌动,穷奇兽故伎重施,再次发出阵阵犬吠,而那“亚力”竟也不甘示弱,血盆大嘴一张,如虎啸似象鸣的怒吼从咽喉中骤然冲出。

  这次受惊者轮到了调皮的“球球”,它竟然吓得在空中略微后退,虽然不如飞马那般惊惶失措,但稍稍示弱已足以让对方将光球传给洛维斯。

  东方楼阁抗议声刚起,光球已从洛维斯处,再次传给疾行如电的“金野猪法师”。

  又是那道匪夷所思的金光,直冲我方腹地,如此重现故技,莫非欺我乾坤无人?

  果如我所料,只见早有准备的“帝江御风”、“驺吾任侠”、“麒麟社稷”、“猛豹灵犀”四人及时列阵后方,以逸待劳。

  望着铜墙铁壁般的防守,我还真不相信这有冲劲、乏灵活的“金野猪法师”能再创胜机。

  “金野猪法师”见势不妙,刹住身形,接着他出人意料地猛将光球向下掷去。

  我方队员正要抢夺,“鸡马法师”却抢先接住,毫不犹豫地将光球后移。

  在他后方,“蜿龙法师”默契现身,不等乾坤队其他后卫反应过来,光球又被击向飞速前进中的奥斯队队长洛维斯。

  洛维斯无意接球,而是挥杆直击,光球加速旋转飞向前方。

  可惜,球门前方并非空无一人,“无损兽钢刃”不知何时已静候此处。

  “钢刃”正要挥杆反击,但那光球却猛地转变方向,绕过挥出的球杆继续奔向球门。

  目睹如此高超的球技,我张口结舌,心中暗暗叫苦,此时我才明白什么是种子选手!

  看来,洛维斯并非忽略了“钢刃”,而是早将对方举动完全计算在内,手上力度恰到好处,足以在对方阻挡前转向冲锋。

  就在我“不好”二字脱口而出之时,没想到风云逆转,形势再次急转直下。

  只听羊嘶大作,“獬豸虎符”竟早已料到此招,迅速奔往此处。

  光球经过转向,难免力度大减,随着“虎符”弟子反杆回挑,光球竟改向冲往奥斯阵地。

  洛维斯的如意算盘被打破,他匆匆驱马飞下,妄图保持攻势。

  但“蛊雕御风”已然先行拦截,再加一棍,将光球传给摩拳擦掌的天啸。

  “球球”见主人接球,便拼命向对方球门飞去,“鹿蜀灵犀”与驾驭“啮铁”的破军也如刚才般左右配合,随同冲锋。

  见攻守异势,乾坤队“三剑客”全面反攻,我们乾坤盟立即锣鼓再响,众弟子纷纷手舞足蹈地高呼“加油”!

  但我们的兴奋不久便化为疑惑,因为天啸竟无意再作任何配合,表演起“盘球大法”独角戏。

  只见穷奇兽“球球”左挪右闪、“灵犀”天啸棍花挥舞,面对敌人狂风暴雨似的截击,光球始终不离天啸曲棍分毫。

  在这惊心动魄的时刻,所有目光几乎都集中在天啸身上,只见他本人与坐骑、曲棍、光球,宛若牢不可分的四位一体,驰骋场中,所向披靡。

  我想,就算是巴西足球明星“德尼尔森”在绿茵赛场的表演,也不过如此吧!

  奥斯队当然无心欣赏天啸绝技,见天啸独闯后阵,立即纷纷围拢过来。

  不消片刻,“凯米拉法师”、“戈耳工法师”、“佩利冬法师”、“亚力法师”、“提亚玛特法师”、“曼提柯尔法师”、“宝石兽法师”、“金野猪法师”共计八人将天啸团团围住,其他乾坤弟子虽有心上前接应,也已无隙可乘。

  天啸依然不肯就此放弃,竭尽全力施展平生所长,“球球”面对各种西方怪兽的威胁恐吓,也不甘示弱犬吠还啸,主仆一心,大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动之势。

  然而,对方天罗地网般的包围圈,渐渐让天啸黔驴技穷,棍上光球随时会成为他人囊中之物。

  穆拉德克已腾空而起,近前观察,防止有人趁乱犯规。

  天啸周围八方此刻处处棍花挥舞,只要我这位好友稍有不慎,必将功亏一篑,而这很明显只是时间问题。

  天啸的“孤军冒进”无疑必成败局,我甚至已不忍相看。

  可是刹那间,赛场内恐怖兽啸骤然间此起彼伏,似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大惑不解地抬头望去,只见除了天啸与“球球”外,所有赛手,无论是来自乾坤盟,还是奥斯,无一例外地连人带兽向下坠落,绝望惨叫响彻全场。

  惊变突起,两方楼阁上的观众纷纷惊呼前望。

  赛场大地只是在昆仑山岩上略植绿草,从至少十米高空落下,不死也必成重伤。眼见血肉模糊的悲剧即将发生,即使是破军和雅加丽也难幸免,而手脚冰凉的我却无计可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只不过片刻功夫,半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