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备战蓬莱
东旭鹰2018-10-11 16:465,464

  自从怪梦不请自来,每到蓬莱,我都忍不住向“五杰”和师姐打听“封印之界”所在,但都无果而终。

  因为乾坤盟中,除了三十六派掌门外,弟子们根本无人知晓“封印之界”的真实所在,只知道此处已落入“混沌”之手。

  更倒霉的是,有一次当我向师姐打听此事时,却被逍遥公这个老顽童听个正着。

  令我非常意外,他对我的冒失言行,竟未加任何责备,只是耐人寻味地告诉我:

  “不必刻意寻找,迟早有一天,‘混沌’会主动诱惑你进入封印之界。

  既然你好奇心这么重,恐怕三戒也约束不了你的双腿,玄天镜中的秘密迟早你将亲眼目睹。

  不过,云梦子,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稍有困惑,定要立即思虑我昔日教导。

  你只要不迷失自我,便不会堕入万劫不复之地。切记,切记!”

  师父的忠告,令我对神秘禁地愈加好奇,只可惜不得其门而入。我也曾怀疑前往封印之界的秘道,就隐藏在蓬莱群岭之中。

  此时,为了筹备“昆仑灵战”,师父愈加忙碌,对我的亲临指导也有所放松。

  而且,“逍遥”的修行也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学会基本功后,其余的五行术绝技皆随修行者对天地万物的感悟而自行修成。

  这让我终于得到充裕时间,借口进行“逍遥”式修行,趁机对蓬莱进行全方位冒险探索。

  那天,我偶然见某处瀑布后有光芒反射,似乎另有玄机。

  见四下无人,我立刻化木为藤,双手攀缘闯入。当我在水流冲击下跃入洞窟,全身上下并无半点水滴。

  看来正如我所料,这飞流直下的水幕只是以假乱真的幻术而已,并非实景。

  如此故弄玄虚,看来这洞窟里面定有古怪,莫非这就是通往“封印之界”的秘道?

  我正要抬脚前行,忽然听到迎头怒呵:“站住,乾坤盟重地,不得擅闯!”

  放眼望去,只见黑暗处钻出两名“神异”战士。

  “神异”虽然隶属乾坤盟,却不归任何门派管辖,因为三十六派弟子本源自人类,而“神裔”战士则是接近灭绝、隐居于乾坤界中的东方异族,其种族成百上千,阿修罗族便是“神异”之一。

  至于面前这两位守卫,轮廓好似西方传说中的人马族,上为人,下为马。

  但随着蹄声渐近、视野逐渐清晰,我才发现他们无论人身马身皆有虎纹,而且脊背上还多出对鸟翼。

  我立时心知肚明:这是经过再次进化的“英招”族勇士。

  看清我的“逍遥”装束,两个英招守卫才收起手中宝剑。

  左首卫士还主动打起招呼:“原来是‘逍遥’云梦子,失敬失敬!”

  对方的热情反而让我大惑不解,忍不住问道:“你们怎么会认识我?我们见过吗?”

  “呵呵,‘逍遥’历经两百年才有初醒者加入,乾坤界各族已众所周知。另外,你初来乍到,或许不清楚。‘秋水’与‘风流’每隔七天便发行一期‘天机竹简’,而且设有专栏通报你的近况。”

  另一个英招的回答,让我愈加心惊,每想到在这乾坤盟中还有新闻媒体?可是我为什么加入乾坤盟以来,对此毫无所知?

  似乎是察觉我疑惑神色,唯恐我不信,一个英招转身又奔入阴影处。

  不消片刻,他便手持一卷竹简而出,向我掷来,并对我说:“自己看看吧!”

  我随手接过,但任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竹简依然如同顽石般缩成一团,动也不动。

  那两个英招守卫,不仅不给我任何提示,反而发出阵阵嘲笑。

  我闻声怒从心起,重拳砸向竹简,高声呵斥:“笑什么笑,乾坤盟的古怪东西,难道你们天生就会用吗?”

  呵声未止,金光从我手中骤然冲天而起,毫无防备的我吓得失手将竹卷掉落在地,这时我才发现始作俑者正是这“天机竹简”。

  空中金光瞬间化为数十文字,好似杂志目录,其中某个专栏题目就是:《逍遥近况》。

  英招们此刻转笑为惊,看来他们绝对没想到,我的误打误撞,竟可“参悟天机”。

  见惯银行触屏式电脑的我,随手点去,金字随之转瞬尽数收回竹简中,而竹卷也随即展开一处。

  我拣起竹简仔细阅读,只见这里以楷书详细记载着我近日修行情况,配图不仅栩栩如生,还能反复变化,宛若实景影像,但从细微处,我还是能发现些许工笔画痕迹。

  至于配图所反映的内容,我可不敢恭维,因为那是我昨天练习“运能术”时,一不小心摔了个四脚朝天、引得围观者哄堂大笑的场景。

  当我看清绘画者正是蓝媚娘时,不由暗暗纳闷:“五大少”不是早被“轩辕近卫军”吓得不敢再接近“逍遥”了吗?蓝媚娘又怎会目睹我昨日窘状,还挥笔成画?

  归还竹简后,刚才打招呼的英招才猛然想起问我:“对了,云梦子,你不去好好练功,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也来看热闹吗?”

  “看热闹?看什么热闹?”我虽然不解其意,但完全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秘道通向封印之界,绝不可能有“看热闹”一说的。

  “哦,看起来他还不知道!”借我竹简的英招说,“不过没关系,轩辕公已经嘱咐过我们,各流派排名居前三的弟子随时可以去旁观,你是‘逍遥’的二弟子,也在此列,过去吧!”

  特许?特许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心中疑问重重,却因担心英招们反悔,所以并未脱口而出,只是在他们指引下,径直向前方走去。

  当我刚见到尽头射来的第一缕光线,欢呼加油的喧闹声与鸟鸣兽啸已不绝于耳。

  从通道穿出,眼前豁然开朗,率先闯入眼帘的竟是“球球”和天啸。

  此刻的天啸,无疑是这里的超级明星,只见随着他手中曲棍挥舞,一团光球始终不离他左右,再加上他与“球球”天衣无缝的配合,天地之间竟无人可敌。

  目睹此状,我才明白,原来这不是封印之界,而是为了迎战昆仑而进行特训的秘密基地。

  只是我弄不懂,如此广阔的场地究竟是暗藏在深山之中?还是我又来到乾坤界另一处圣地?

  “云梦子!”听到龙刃熟悉的招呼,我才发现他和清源生、远尘子、梦归君,早已在场内观赛。

  奇怪,我如果没有记错,他们四人在本派中排名都理应在“三甲”之外啊!

  凑到他们身边,不及细问,龙刃当头就是一句:“行啊,云梦子,你也混进来了!”

  “什么混进来,‘逍遥’一共就两名弟子,当然都在前三之列!”不等我开口,清源生已迫不及待地代为驳斥。

  “唉,还是你们‘逍遥’好,我们‘轩辕’弟子,蓬莱山上就有三百,全派弟子总计多达五百万,其他流派人数最少也不下几万,要想排上前三真是太难了!要不是大师兄提前发放隐身符,三十六公又有意放我们一马,否则哪有资格来给天啸加油?”

  随着龙刃感慨声,我才猛然发现前来观战的弟子成千上万,仅仅是紫衣轩辕就有百人之多,这还不算像龙刃这样散居而坐的“轩辕”。

  看起来,“混”入场中的各派弟子还真不少啊!反倒是我“逍遥”最有资格的碧婵师姐,未见踪影,想必是对这场面不感兴趣吧!

  梦归君突然指着天啸批评说:“这小子也太独了吧,分球啊!”

  远尘子则无奈叹息:“天啸得意起来,就不知所谓,照他这个打法,遇上奥斯那群魔法师非输不可!”

  “嘿嘿,谁让咱天啸本领高超、乾坤无双呐!鹤立鸡群,难免得意忘形啊!”

  龙刃的夸赞,让他身旁一位男性“灵犀”牢骚顿生:“这次比赛根本不公平,凭什么灵兽战,就不能让灵鸟上?多少灵鸟高手被平白刷下,不然哪有这小子上场的份儿?”

  我与“四杰”相视苦笑,有心上阵却被排斥场外的人,何止这些擅长驾驭灵鸟的“灵犀”高手?

  三千万乾坤盟弟子百万取一,只有三十人可以代表全盟出赛,场上队员又不能超过十二人,失意者数不胜数。

  没办法,谁让我们乾坤盟人多势众、竞争激烈呢?

  随着天啸一球中网,青鸟长鸣响彻全场,这意味灵兽棍球模拟赛终告结束。

  轩辕公腾身空中,庄严宣布:“一号队以三比一获胜,希望你们能将这种蓬勃斗志带入昆仑灵战的正式赛中,为我乾坤盟争光夺冠!”

  八方欢声立起,群情激昂,即使失去胜利的二号队也是如此。

  龙风乘机率领近前师弟们颇有节奏地不断高呼着“乾坤必胜!”

  小小呼声立即如浪涌般四散开来,场内所有弟子都以“轩辕”马首是瞻,同声呼喊,大有众志成城之势。

  随后,轩辕公示意大家安静,似乎还有话要说,场内鼓噪逐渐平息下去。

  “再过五天,便是四月最后一天,凡是有意前往昆仑观赛、并在蓬莱修炼的弟子,可于当夜戌时来蓬莱会合,亥时集中出发。

  还望各派掌门和在场弟子,及时知会各派同门!

  若未能及时赶到,我等过时不候!”

  随着轩辕公最后通报,蓬莱特训落下了帷幕……

  五天后,怀着兴奋激动的心情,我暂时放弃了寻找封印之界的念头,下班回家收拾妥当,便来到海边与同乡的初醒者们搭乘“欢欢”再至蓬莱。

  蓬莱山上,各派弟子早已集结完毕,其中不乏“神异”各族的代表。

  我轻声问碧婵:“师姐,我们怎么去啊,昆仑山离这里很远啊!”

  师姐嫣然一笑,更显秀丽清雅:“师弟,不必多问,我们每次去昆仑,都由乾坤盟安排,次次方式不同。所以,我也不知道今年他们又会有何奇思妙想?另外,昆仑虽在昆仑山,但此昆仑却非彼昆仑?”

  我实在不明白师姐的意思,但又不便多问,只得紧随师姐和师父身后,沿彩虹通道向出发点移去。

  我们的前行目标是蓬莱山西侧,山脚外本是无尽汪洋,可是目睹眼前所见,我不由惊愕异常。

  见所未见的陆地突现岸边,唐代风格的楼阁遍布中央。

  接近小楼细细打量,我不由赞叹不止,只见那粉雕玉砌堪称神工鬼斧,再赏这锦像彩绘宛若置身其中,真是此景唯有天上见,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诸位弟子,我们即将起程,请速速进入小楼入座。”

  轩辕公的声音传遍四野,我们匆忙各自随师父或师兄师姐进入不同小楼。

  只见两层高的楼阁内桌椅齐备,仿佛古代酒楼,桌上分别写有不同字样。

  师父带我和师姐径直奔向一处靠窗上座,待我们落座完毕,大理石桌面上的“逍遥”二字便缓缓隐去。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每张圆桌中心突然闪现出轩辕公如国际象棋棋子般大小的身影,这无疑是用法术制造的虚幻化身,他的通告声也随之再次响起:

  “欢迎诸位搭乘‘天工’、‘秋水’、‘灵犀’联合打造的‘鲲鹏号’。

  我们现在已开始启程,即将前往‘昆仑’。

  无论将发生什么事情,还请各派弟子不要惊慌!”

  轩辕公说话间,我已微微感觉到,脚下陆地在缓缓前行,并不断升高,我甚至发现窗外景物似乎有所变化,但月色朦胧又无法洞悉。

  忽然,我身后座椅传来强大吸力,让我全身牢牢贴在椅上,半点动弹不得,楼中少数胆小的女弟子甚至发出惊呼。

  异变才不过刚刚开始,随着地势不断增高,月光渐渐洒遍大地。

  看清楼外地面颜色,我倍感惊奇,因为那颜色似乎本应属于海洋中的无鳞水族,略显暗灰而且看似光滑,可是为什么我初登岛屿时,脚下完全是踩踏草地的感觉呢?

  不仅如此,变化正逐步完成,每寸“土地”似乎缓缓长出褐棕色的小草。不,那不是小草,而是粗大鸟翎!

  刹那间,此起彼伏的惊叫声从每栋小楼中传出,而岛屿也飞速升至高空,虽然无法目睹它的全状,但我们却听到了震耳欲聋的神鹰长啸……或许,我应该称之为大鹏长啸吧!

  因为,身为小学语文教师的我猛然想起《庄子·逍遥游》中的名句: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当鲲鹏升至高空,逐渐平稳,古椅吸力才慢慢消去,师父捻须诡笑,看来这一切他早已心中有数,无非是静待好戏。

  碧婵姐显然不知情,刚才本楼中的惊叫声以她最为强烈,如今对真相若有所悟,她才惊魂稍安。

  轩辕公再现圆桌,发出得意笑声:

  “哈哈哈哈,弟子们,是不是都被吓到了!

  这可是名副其实的‘鲲鹏号’啊,以它的飞行速度,我们将在一个时辰内到达昆仑。

  在此期间,‘尹彭’会为大家献上精心烹饪的美味佳肴,我代表三十六派掌门祝大家‘鲲鹏之旅’愉快!”

  每张餐桌上现出几碟点心与白玉瓷瓶,但瓶中倒出的却并非杜康佳酿,而是美味甜汁,好似酸奶又如果汁,一入脾胃,顿觉烦躁尽失。

  我随手又拿起块小点心轻轻咬下,松脆薄皮入口即化,甜馅仿佛变成欢快精灵,在我舌头上跳起甜美的舞蹈,踩遍了每寸“舞台”。

  随后这淘气的精灵又分身为二,一个通过我咽喉缓缓进入肠胃,如同凉爽清风在体内荡漾;

  另一个顺着我的味觉器官直冲头顶,霎那间我立感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等到我从“尹彭魔法”中清醒过来,却发现刚才拿起点心的盘子,仿佛根本无人动过,盘上洁白晶莹的糕点完好如初,一个不少。

  另外,桌上精致小巧的玉浆瓷瓶,虽然已斟满数杯,分量却沉重如故,好似取之不尽、饮之不竭。

  欣赏着窗外夜色,品味着桌上美味,我才初次感受到身为乾坤盟弟子的好处。

  我们在欢笑声中享受着仙境之乐,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流失。

  忽然四周银光闪逝,数百高悬圆镜突现不同方位,它们即使正对明月,也不会炫目反光,足以让楼中客人均能望见镜中情景。

  不同明镜仿佛连接着相同的摄像头,闪现出下方连绵山峰,有人惊叫道:“昆仑山,我们到昆仑山了!”

  真没想到,一个时辰竟如此之短,万里之遥,好似近在咫尺。

  镜中场景不断上升,逐渐平视,前方夜空中七彩闪耀,似有什么物体悬在半空。

  “镜头”逐渐拉近,原来那是高山般的悬空巨岩,岩壁上尽是古怪壁画,好似是描绘一位贵妇招待王者打扮的客人。

  师父见此,不由感慨万分:“昆仑,好久不见了!”

  什么,这才是“昆仑”!

  那画中贵妇不就是西王母,而王者打扮的客人就是周穆王吗?

  我注视着镜中愈加接近的巨岩,不由心神激荡:

  昆仑,东方传说中的诸神故土、上古圣地,留下无数不朽传说和英雄传奇,而今日的“昆仑”,又究竟隐藏着多少奥秘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