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遇“通天”
东旭鹰2018-10-12 07:085,592

  自从成为“逍遥”,我的人生就此改变。

  望洋市中稀奇古怪的奇人异事,我已见怪不怪。因为比起蓬莱山,凡间终究是凡间,没有太多新花样。

  我更进一步看清了某些真相,比如张婶是个“尹彭”、王三哥是个“灵犀”、那只黑豹名字叫“虎啸”诸如此类。

  另外,虽然实为“踏浪”总盟的寰海集团并没有聘用我,但是由一位“鸿儒”担任校长的小学却接收了我的档案,请我去担任小学语文教师。

  法号是“中庸生”的校长一再叮嘱我要“为人师表”,真不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由于学校生活的假日比较正常,所以每周周末我都可以抽出时间与另外几个“初醒者”去蓬莱学艺,而我们的交通工具竟然是条只有乾坤盟弟子才能见到的大鲸鱼“欢欢”。

  坐在“欢欢”背上,不仅履骇浪如平地,而且可以令“沉睡者”们视而不见。

  每次训练的内容实在枯燥,仅仅是从各种植物中汲取木资源的“汲能术”,我就学习了整整两天。

  随后便是什么“运能术”、“种植术”、“助长术”、“生火术”之类。

  总之,师父是变着法地折磨我,不断向我提出新的难题,可用双手轻易完成的事情,却必须用法术来实现,稍有逾规就必然遭受严厉体罚。

  唉,蓬莱山的修炼用一个字形容是“苦”,

  两个字形容是“真苦”,

  三个字形容是“太苦了”,

  四个字形容是“苦不堪言”,

  五个字形容是“我、要、崩、溃、了!”

  不过还好,每当我接近崩溃边缘,总会被师姐的微笑拉回正途。

  在那圣洁笑容的鼓励下,我重新充满信心,将师父的刁难一一化解。

  可惜我始终没有机会打听师姐实际芳龄,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或许不知道更是一种幸福。

  每次的修炼总会有些旁观者,不知是因为一个新“逍遥”在乾坤盟比熊猫更珍稀的缘故,还是由于我小师姐那倾国倾城的笑容。

  总之,来往过客熙熙攘攘,永远不变的只有六个人——“牛犊五杰”和袁无欢,那些常客的目光似乎始终停留在师姐处,而我这个主角却往往被他们忽视。

  “五杰”暗恋师姐,我早已心中有数,但没想到讨厌的袁无欢也是如此。

  另外,“五杰”中的“灵犀”天啸,出现时间越来越晚,而且总是疲惫不堪,看起来为“昆仑灵战”而进行的特训非同小可、异常紧张。

  “五大少”也有几次意图来给我们捣乱。但或许是机缘“巧合”,只要他们一现身,以龙风为首的三百“轩辕”嫡系近卫军就不知从哪里钻出,无声无息地将他们包围。“五大少”每次都是一言不发便铩羽而归。

  天德生等人甚至因此草木皆兵,见有人突然出现,不管对方是哪派弟子,他们扭头就走,最终只能对我们“逍遥”敬而远之。

  大约过了一个月,我终于体会到张婶和王三哥等隐藏在都市中的乾坤盟弟子,为什么以“障眼法”为掩护,在日常生活中冒险秘密修行。

  因为,五行术的修炼,仅靠周末学习根本难以巩固,若想达到“通灵天地”的境界,只能运用所有机会去苦修,这几乎成为每个五行士的常识。

  为此,乾坤盟在所有五行士居住的凡间地区,都设下了“迷障法阵”,除非是依然相信奇迹存在且慧根骤然醒悟者,才能突破“迷障”,一睹真相。

  但并非每个人都如我这般幸运,大约有五分之一的初醒者全部神秘消失。

  在凡间,他们进入了司法机关失踪档案中,而我们乾坤盟猜测,这些人已落入“混沌”手中,生死未卜。

  我还听“五杰”议论,“混沌”并不可怕,他们只是迷茫者,却并非五行士的真正大敌。

  至今被三十六派掌门引为心腹大患者,是在两百年前由“混沌”唤醒的古派“通天”。

  根据可靠情报,“通天”正积极联络西方黑魔法组织“撒旦”,以及凡间神秘集团——“铁血”,不知又在酝酿什么阴谋。

  话虽如此,由于“金鼎”和“钢刃”的保护,大部分五行士根本无法接触到邪魔外道,我也不过在“初醒“时,偶尔遇到一个“混沌”而已。

  所以,这些传言不过是我们茶余饭后的话题罢了,既然乾坤盟返回人间近七十年来, “混沌”和“通天”始终不敢明目张胆正面挑战,想来也没有什么太大实力,我们年青弟子又何必“杞人忧天”呢?

  这天,我再次惨遭“无松子儿”的“蹂躏”,他还笑里藏刀地鼓励我说:

  “不错,不错,果然有潜质!但这段时间的修炼只是入门,下次再来蓬莱时,我将传授你更高层次的木系法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

  我晕,这老头子以为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啊!

  他无非是说:“小样的,吃这么点苦算什么,真正的地狱式训练还在后头呐!你小子等着瞧吧!”

  明白归明白,我能做出的反应,无非是强令接近极限的身体恭敬行礼:“多谢师父赞誉,弟子定然不会负您所望!”

  在师姐搀扶下,我终于挣扎着来到山脚“渡尘码头”,“欢欢”和那几个同样来自望洋市的新五行士,早已等候此处。

  像师姐、龙风、远尘子等“继承者”,完全没有我们这样的奔波之苦,他们可以每日在仙山直接修炼,对此我真不知应该羡慕,还是同情。

  在师姐的关切叮嘱下,我乘上鲸鱼,挥手告别,不到二十分钟,瞬间从“逍遥”变回都市人的我,再次回到了熟悉的凡间都市。

  拖着比平日更加劳累的身体,缓缓走入家门。我锁好大门,不及梳洗便倒在床上,沉重眼皮让世界暂时“消失”,其他器官也随着朦胧意识慢慢进入梦乡……

  “孟云,孟云,快起来,快起来!”

  刺耳呼唤声不断打扰着我宝贵的休憩,我虽已耳闻却置之不理。

  凡是亲身体会过“逍遥公”严师特训的人,都必会明白一个真理:睡眠有时比生命更宝贵!

  所以,即使现在我家中烈焰肆虐,我宁愿化身为灰,也不会睁眼逃命。

  不知好歹的呼唤骤然间化为近在耳边的吼声:“云梦子,起来!”

  刺耳噪音让我睡意全无,怒气冲冲坐起望向骚扰者。

  可是,当我的视线逐渐清晰,却心中大惊,因为眼前出现的竟是副“混沌”面具。

  我吓得急忙连连后退,唯恐这个“混沌”战士对我不利。

  突然,我察觉有些不对,背后墙壁本应近在咫尺,为什么现在却感觉遥不可及?

  我回首望去,不由惊恐大叫,因为只要我再退几米,就会碰撞到一丛奇怪的植物。

  那种植物实在是异常恐怖,墨绿茎叶是植物独有,而本应开花结蕾之处却是颗颗嬉笑献媚的美女头颅,还不断发出令人魂飞魄散的媚笑声。

  “哈哈哈哈,怎么样,我开发的‘美女花’很有创意吧!”那“混沌”的声音怎么好似从哪里听过?对了,他是飞翼!

  “你这个‘混沌’,你要做什么,这,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浑身冰凉,不清楚为什么会落到“混沌”手中。

  “嘿嘿嘿嘿,不用害怕,这是片自由天地,我们称它‘无相化境’,是‘通天’送给我们‘混沌’的礼物。

  这里没有五德三戒,也不需承担任何责任。

  你想做什么、想说什么都可以,不必担心受到任何惩罚,尽管去做去说!

  没有法律,没有秩序,自由就是一切,自由就是力量!”

  不知为什么,如此看似理想的世界,竟会让我感到恐惧和惊慌。

  不受任何拘束的自由,或许是每个人幼时曾经向往的梦想,但当我再次目睹那恐怖的“美女花”时,却对充满自由的“无相化境”心悸不已。

  “好了,快走吧,你现在只是魂魄进入‘无相化境’,没有太长时间。有人还等着要见你,快来吧!”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这里不是自由的世界吗?我应该有不跟你走的自由吧?”

  我语带讽刺,飞翼却无动于衷:

  “无所谓,如果不跟我走,后悔的是你!

  而且,你有不去的自由,我也有强行带你走的自由!

  所谓自由,就是无限制,既然无限制,那么自然是能力越大,自由越多!”

  “你想动手?”我心中大惊,暗自施展“汲能术”,却一无所获,莫非我修为还不到家?

  飞翼竟然察觉到我的小动作,冷冷说:

  “哼哼,不用耍小花招!

  这里不是乾坤盟所认可的五行世界,而是根据传说中的‘混沌阵’所演化出来的‘无相化境’,是你们五行士的克星。

  不瞒你说,这里就是两百年前古流‘通天’困住三十六流派的异界时空。

  就凭你,根本无法向我动手!”

  我目瞪口呆,不由惊惶失措。

  突然,眨眼工夫,飞翼失去了踪影,不等我四下寻找,便如同当初遇见袁无欢般双足离开地面。

  原因很简单,飞翼再次打算用飞天术将我挟持走。

  任我如何挣扎,他依然可以得逞,因为“金鼎”不会在“化境”里出现。

  不知飞了多久,我已放弃了无谓反抗,任由“混沌”摆布。

  我无奈俯视大地,所见情景让我触目惊心,只见处处都是混乱场面,火烧遍野,血流成河。

  这里不仅仅是“自由”的世界,更是属于“强者”的世界、争斗的世界、无序的世界。

  远处出现白茫茫的雪山,雪山颠峰仿佛耸立着某座神秘庙宇,而飞翼正在不断降落,看来那里正是他的目的地。

  未曾踏足雪峰,已满耳充斥喧闹之声,只见庙宇前无数家伙蹦蹦跳跳,似乎正举行什么原始仪式。

  他们的服饰五光十色、古灵精怪,袒胸露怀者也不乏其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脸上都带着面具,但面具样式也是不尽相同。

  不仅是衣装打扮,他们的舞蹈也毫无章法而言,每个人的手足姿态都是随意而为。

  很明显,这些人追求的只是发泄或者表现自我个性,由于举手投足肆无忌惮,因冲撞而引发的争吵乃至斗殴不时发生。

  飞翼对此显然已司空见惯、无动于衷,他熟练地将我扔到雪地中,又是一个“鹞子翻身”稳稳落地。

  待我起身,他便指向前方低声嘱咐:“要见你的人就在里面,庙外的‘混沌’对乾坤盟弟子都没好感,在他们察觉你身份之前,拼命跑进去吧,否则我保证你最人道的下场就是被五马分尸!”

  仿佛是为了验证飞翼所言非虚,“混沌”们纷纷凑来,发出令人不快的声音:

  “嗯?怎么会有奇怪魂魄进来,新的‘初醒者’梦中来访吗?”

  “嘿嘿嘿,新来的要懂规矩,给我乖乖磕头!”

  “身上有什么好东西,给我掏出来,快!”

  怪人们不仅是说,而且个个向我伸出手来,似乎打算动手动脚。

  面对他们那张张阴森恐怖的面具,我宛若目睹千魔万鬼要将我拉入阿鼻地狱。

  极度恐惧之下,我猛然拨开人群,冲向那仿佛被黑暗笼罩的庙宇。

  庙宇前的四位守卫墨盔黑甲,虽然他们相貌狰狞,明显并非人类,但比起面具怪人,我却更感安全,或许是因为他们显得秩序井然的缘故吧!

  见到我奔向庙宇,四个守卫立即迎面冲来。

  我本来以为他们是打算阻止我入庙,四人却与我擦肩而过,将手中武器指向追兵。

  “混沌”们似乎对众守卫极为忌惮,见此架势纷纷后退,不敢再有丝毫放肆。

  我回头对无可奈何的“混沌”们施以冷笑,便独自向庙内走去。

  这座寺庙好似被施下法术,看起来不过巴掌大的地方、外表也无奇特之处,内部却是富丽堂皇、无边无垠。

  庙内处处都是黑甲武士,仿佛古代传说中由各种动物修炼成人的妖怪,但个个又好似正气凛然,英武非凡。

  他们严守岗位,不敢有丝毫懈怠,我所至之处,都有人恭敬指引。

  当我迈入一间小屋,就听到有人招呼说:“欢迎你,客人,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小屋中心的洁白转椅猛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椅上的黑衣主人格外醒目,还好他并非妖魔怪物,而是我在这个庙宇中见到的第一个人类。

  我小心谨慎地回应着对方:“是你找我吗?你究竟是什么人,那些黑甲人是什么物种?”

  对方:我是五行士最强流派——古流‘通天’的最后弟子,至于黑甲武士们,他们是几千年来我用‘点化术’造就的新一代‘通天’传人。乾坤盟那群伪君子称我派弟子为妖,可是比起人类,这些所谓的‘妖’更忠诚、更坦率、更加强大。

  我:(疑惑)‘通天’?又是‘通天’?你们‘通天’究竟有什么目的?

  对方:呵呵,小家伙儿,相信你在乾坤盟也打听过我们‘通天’的情况,但你能得到的答案少之又少。我现在也不想和你解释什么,为保证客观,你将来只要到封印之界看看玄天镜,就可亲眼目睹所有真相,更能看清那些伪君子的真面目!到时候,你就会明白,在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君子、没有善良、没有正义、没有真理,一切都是虚伪、虚假和丑恶!所以宁做真小人,莫当伪君子!

  耳闻“通天”莫名其妙的言论,我有心反驳,却又不知其所谓,自然无从驳起。

  我正想再进一步追问,“通天”却伸手示意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他又问我:“你对‘无相化境’有何看法?”

  “混乱!我感觉到的只有混乱!”我言为心声,绝非赌气之语。

  没想到“通天”竟然不以为忤,大笑回答:

  “没错,没错,正是混乱。但只有这种混乱,才能让真正的智者操控自如。

  而且,五行士也好,沉睡者也罢,他们内心都渴望打破世俗条框,身处不受拘束的世界。

  换句话说,混乱才是人们心中的真切渴求。

  但站在五行士的立场,混乱意味着理想将永远无法实现,我幼年时就曾将遏制混乱当作自己天赋使命。

  可是,当我们‘通天’参透天机,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

  我们应该放弃无谓的执着,赐给人类自由,让他们享受每一天的快乐!

  哼哼,秩序,秩序算什么狗屁东西,只是勒住脖颈的绳索而已!

  至于理想,更是欺骗我们的谎言,用来掩藏伪君子真面目的工具!”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让你的想法产生截然不同的变化?”我的好奇心愈加浓烈,对于“通天”,三十六派高层到底有何隐情?

  “一切秘密,我们‘通天’都已留在玄天镜中,你有时间自己去看吧!”

  “什么秘密?能不能直接告诉我?求你了!”

  我正要继续追问,忽然耳边铃声大作,莫非这场梦又要就此结束,可是我心中还有太多疑问需要答案……

  虽有万般无奈,我依然在闹铃“呼唤”下醒来,回想刚才梦中情景,我不知究竟是真是幻?

  莫非,莫非封印之界的“玄天镜”中藏有天大隐秘?

  古流“通天”又为什么会仅剩一人,并遁入“无相化境”?

  这一切,是因我修炼过度产生的幻想,还是“混沌”为我制造的真实?

  面对种种问题,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我相信,所有的答案,必然就在封印之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乾坤无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