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坐怀不乱这件事
朵颜三卫2018-10-24 05:342,330

  大概想这些事情想上火了,蒋越翻来覆去睡不着,喉咙也发干,于是爬下床去找水喝。

  刚一到客厅,就看见沐冬阳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盏快要没电的幽暗小台灯把他映得阴森森。

  “我的妈呀!”蒋越吓了一激灵,不可思议的问他:“大哥你这干嘛呢?!这都,这都十一点多了,你不睡觉坐这儿干啥?!”

  “等你啊。”沐冬阳起身,在幽暗的台灯光里缓缓走向蒋越,尽管乌漆嘛黑的看不到表情,也能从一改往日和善的语气中感觉到他愠怒的情绪。

  “等我?!”蒋越觉得自己喉咙更疼了,绝望了一下,她认命的往他房间去:“走吧。”

  唉声叹气的进了屋,却发现沐冬阳没跟进来,刚要去找,就见他端着杯凉白开过来:“呐。”

  “你怎么知道我渴了?!”欣喜的接过水,蒋越几口就喝了个干净。

  “能让你半夜起来的,不是渴了是什么?!”沐冬阳白了她一眼,略带教训语气的说:“不让你吃那么多炸鱼你就是不听,那玩意儿用盐卤的,吃多了当然渴!”

  “嘿嘿。”蒋越憨笑了两声,把杯子放到柜子上,伸手去摸他。

  “你干嘛?!”沐冬阳被她的动作弄得一愣,赶紧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蒋越一脸新奇加不解:“不是这个你叫我来干嘛?!喝水呀?!那喝完了,我回了!”

  “哎!不许走!”眼见着蒋越才来就要走,还把自己想象成只是需要才喊她的那种人,沐冬阳这个生气呀!

  “你给我说说,为什么不肯和我一起住?!”

  “我不是说了,我想小雪了……”

  “骗人!”见她还是不肯老实交代,沐冬阳气鼓鼓的把她丢到床上,扑上去:“你根本就是在躲我!”

  无奈的侧了侧脸,下意识躲过他的唇,蒋越伸手向某处摸去:“还没走呢。”

  “我不是要这个。”见蒋越又误会了自己,沐冬阳又气又无奈的滚到一边,换了个相对老实的姿势搂着她。

  “我只是想和你睡在一起,就算只是单纯的睡觉也行,你别这么排斥我好不好?!”

  “我没有!”蒋越试图辩解,却似乎,说不出什么,这几天的接触,让她认定了,沐冬阳找她,就是为了这个。

  “我是个男人,可能我这几天表现得是有点……可那是因为我觉得咱们结婚了,我高兴,也,应该这样。那你不喜欢你就说啊,我不会勉强你的,你别躲着我就行!”

  窝在蒋越颈窝里,沐冬阳的声音听起来好生委屈。

  蒋越无言以对。她想解释自己不讨厌他,可是话到嘴边,她又怕说了,沐冬阳再那样折腾她。

  但是不说……似乎更加不好,总不能新婚第四天就闹别扭吧!

  “我真的没有。”因为姿势问题,蒋越回不了头,只能轻轻摸着沐冬阳的脸,试图和他解释:“我只是让你折腾累了,想,想歇一天。”

  “那我不折腾你了,你在我身边歇着!”

  “好。”蒋越乖巧的听话。

  不然呢,现在这姿势,这环境,这语气,这身份,哪一样,都容不得她不说好。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居然真的只是搂着她,不再像之前那样蠢蠢欲动。

  反倒弄得她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在她的认知里,做妻子的,那个,是义务。

  嗯……她的想法的确守旧,但是,真的是内心的婚姻准则。

  “哥,你要是难受,我”

  “你为什么总觉得这么说?!”沐冬阳很奇怪蒋越为什么总这样问:“难道在你心里,夫妻之间除了那个,就没别的?!”

  “不,不是。”蒋越被问的一脸尴尬:“我只是,怕你憋得慌。小说里不是总写男人会憋的特别难受嘛。”

  沐冬阳听得一脸黑线:“大姐你都看的什么小说啊!”

  “就是类似霸道总裁那种啊。网文不都是那个类型么。”蒋越抱着沐冬阳胳膊,理所当然的说。

  沐冬阳:“……”

  沉吟半晌,纠结半天,他最终还是决定和她说实话。

  “其实吧,男人说忍不了、忍不住、会发疯之类的,都是骗人的!男人对于异性的自制力真的没那么差,也没那么高尚。”

  “作为一个知道强推会进监狱的正常人,对女人有反应是他身体健康,控制得住是心理健康,真没必要上升到坐怀不乱的高尚境界。”

  “再说了,这个词里的‘乱’只是没乱来,又不是点明了没反应,那是一个人的道德底线,是很正常的!”

  “可是……”蒋越翻过身来,瞅着给她上课的男人,笑眯眯的问:“你说了实话,就不怕以后不能再用这个借口了?!”

  “我也没有用过这个借口啊!”沐冬阳首先声明了自己的正直,然后摸着蒋越的小脑袋,语重心长的一声长叹:“再说,你傻得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哎~呀!”蒋越又气又恼又不好意思的在他怀里使劲儿拱了拱,哼了一声,傲娇的翻过身去不理他!

  “哎呦……你还不好意思了?!”看着耍小脾气的蒋越,沐冬阳紧紧搂着,哄着:“好啦,很晚了,咱们睡觉吧。明天……咱俩出去玩!”

  “去哪?!”一听要出去玩,蒋越激动的翻过来,扒拉沐冬阳:“去哪玩啊?!”

  “不知道啊,你想去哪?!”沐冬阳打了个哈欠,泪眼朦胧的说:“人家结婚都有个蜜月旅行啥的,咱就是不办婚礼也不能差了……哎?!话说,你干嘛不让办婚礼?!你不知道老太太为这事多郁闷,今天一个劲儿跟我叨叨让我劝劝你,说你要是不办婚礼,以后一定后悔!”

  “不是说了等退伍以后,长长了头发再办嘛!”蒋越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她只关心去哪玩:“我有两个地方特别想去。一个是长沙,我特别想去吃剁椒鱼头、臭干子当初看湖南台的美食节目的时候,真的馋得哈喇子都掉地上了!还有就是很想去成都!抖音上有个胖姐姐是成都人,她说有家火锅店和兔头店可好吃了!还说,没有一只兔子能活着走出成都!哎呀……她都这么说了,一定能老好吃了!”

  “兔……头?!”沐冬阳原本都要睡着了,听到‘兔头’二字,又精神起来,满脸慈悲的说蒋越:“怎么可以吃兔兔?!兔兔辣~么可爱!”

  蒋越:“……”

  翻了个白眼,她一蒙沐冬阳眼睛:“行了,你睡觉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