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单独聊聊
朵颜三卫2018-10-27 07:372,326

  不过他们预想的霸王硬上弓,最后并没有得以上演。

  因为沐妈妈来了。

  当看到沐妈妈冷着脸带沐冬雪进来的那一刹那,沐冬阳吓得一哆嗦。

  他今年三十三,在今天之前,他只作过一次。

  就是十六岁那年他失恋,又赶上沐冬雪欺负他,于是他借着怒火雄起了一把。

  然后被沐妈妈丢出了家门,足足半年不许他回家!看见他就没好脸色!

  要不是被蒋越捡家去,只怕他都得睡天桥,睡公园长椅了!

  虽然最后在老爸的帮助下战战兢兢的回了家,可从此之后他牢牢记住了他在沐妈妈心里的地位,再不敢造次。

  这回,估计又会是一场血雨腥风吧。

  但是他不怕,他有自己的家了,就算这次老太太一年不让他进家门,他也有地方待,有人陪!哼!就算不止一年,他也不怕!

  不过想是想着有底气,身体却下意识止不住颤栗。

  “妈!”蒋越喊着沐妈妈,却是挡在沐冬阳面前,抓着他泛凉的大爪子,心里不住的心疼。

  虽然知道男人承受一点压力没关系。可是从小就看着沐冬阳不受待见被区别待遇,她没办法昧着良心说:“男生嘛,缺点爱怎么了!”

  不怎么,只是会和女生一样没有安全感,多疑敏感又可怜罢了。

  没办法说这个安全感对于男人来说有多重要,她只是看着他被冷落了二十八年,心疼。

  她不是说沐妈妈不好,毕竟沐妈妈对沐冬阳的冷落只是相对沐冬雪的,只是要求他这个做哥哥的要像父母一样对妹妹无条件宠爱而已。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毛病,可能有天自己做父母,也会这样。

  可是在蒋越没做父母前,看着像块破布一样被裁得破破烂烂全拿去填补妹妹的沐冬阳,她真的心疼啊!

  记得她以前看过一个《家庭观察者》的电视节目,这家是一家四口,一对儿女,男孩是哥哥,大妹妹三岁。

  父母相当偏颇妹妹。

  哥哥弹钢琴,妹妹要玩,父母就要求他让出来,一起吃鸡腿,哥哥不怎么爱吃,妹妹吃得香,父母就说男孩不如妹妹听话。

  反正不管做什么,发生什么,父母乃至爷爷都会觉得哥哥没有妹妹懂事听话,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贬得一无是处。

  晚上,这个观察员开口的第一句就是:“我好心疼哥哥,你们不喜欢他,生他干嘛?!为了骂他?!贬低他?!”

  看到这个节目的时候,蒋越不记得自己多大也没有看到结尾,她刚看了个开头,老爸就换台了。

  她之所以对这节目印象深刻,是因为她从那个哥哥身上看到了沐冬阳的影子。也是从这一刻,她很心疼他,从此她有的,不管是玩的,吃的,都会先可着沐冬阳。

  因为她总觉得,这孩子能长这么大,还没长歪了,是真的不容易!

  看着紧张的护着沐冬阳的蒋越,沐妈妈说她:“蒋越你不用那么护着他,我是他妈,不会弄死他的!”

  “是不会弄死。”感觉着沐冬阳越发冰凉的爪子,蒋越担心的说:“但你这表情,能把他吓死!”

  沐家三口:“……”

  沐妈妈有点想笑,可是想想来时目的,只好把笑意生生憋回去,说沐冬阳:“让你媳妇出去,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沐冬阳又吓得一哆嗦。

  不过想想毕竟是自己亲妈,总不会真的把自己怎么样,最多就是骂一顿。虽然很想蒋越就在这里陪自己,可是又怕为难了她,只好松手,让她出去:“媳妇儿,你,你别走远了!”

  那哀求的语气,幽怨的眼神,当年求沐妈妈给他买游戏机的时候都没这么楚楚可怜过!

  那小样子看得蒋越心里一疼,可也不能不出去,只好哄他:“我不走远,就在客厅。”那殷殷嘱托,就差一句“有事儿喊一声”了!

  跟着沐冬雪一起坐到沙发上,小丫头一张精致娃娃脸上委屈巴巴的可怜得让人心疼。

  “越儿,我是不是,很讨人厌啊?!”

  蒋越被这兄妹如出一辙的问题问得手一哆嗦,有点绝望的同款哄着:“没有,你怎么会讨人厌呢!你这么好!”

  “那我哥,为什么和我发这么大火?!他好像,一直也不是很喜欢我。”想着今早沐冬阳骂她那些话,沐冬雪这个郁闷。

  她从记事起,沐冬阳对她就不亲近,是,也给她零花钱,零食也可着她吃,她提的要求他也基本都答应。可是,他就是对自己不亲近。这个,她感觉得出来!

  尤其是在妈妈向着自己的时候,她都看得见他眼里对自己的厌恶!

  “这事儿,不怨你。”蒋越只能这么说。

  父母偏心这个事儿,坑的不止是被偏颇孩子的心理健康,还有他对兄弟姐妹的态度。

  原本两兄妹应该互敬互爱,却因为父母的强制性干预让一方觉得不公平,继而厌恶比自己受宠的对方。

  这事儿吧,说真的,兄妹间谁也没啥大矛盾,生气,完全是因为父母偏心导致的心里不平衡。

  别说是他自己心理脆弱,把谁丢进那样一个有失公允的环境里,都会敏感脆弱的!

  由此,蒋越想着,她以后可不多生,就要一个就够了,省得麻烦!

  “越儿。”沐冬雪想不通她哥为啥讨厌她:“我都改了,那年你和我说让我对他好点之后,我真的都没怎么和他发脾气了,就这一次,他就这么凶……”

  “宝贝儿,这事儿真不怨你,他是跟我不高兴呢!”蒋越主动承认错误,把问题扯到自己身上:“他就是嫌我没陪着他,和我生气牵连你了!是我对不起你们,小祖宗啊,你可别郁闷了!”我郁闷还不知道找谁说去呢!

  “嘁!他真坏!”一听是因为蒋越没陪他睡觉才生气,沐冬雪立马不自责,反而转过来嫌弃沐冬阳不正经。

  哎呦~~~

  见沐冬雪没事了,蒋越抹了把冷汗,苍天在上,她是不是不该和沐冬阳结婚?!以前咋没发现,他们这家人这么难搞呢!

  “哎,话说。”觉得事不关己的沐冬雪精神的看着紧闭的卧室门,问蒋越:“你说我妈能和他说点啥?!”

  看着隔音效果不错,没什么声音穿出来的房门,蒋越也很担心:“不知道来之前,老太太没和你聊聊?!”

  “没有……”想起刚才沐妈妈那样子,沐冬雪打了个激灵,怕怕的说:“脸黑了一路,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