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哄人不易
朵颜三卫2018-10-26 09:382,451

  “哥!哥你等会儿!”蒋越连跑带颠的追上走路带风的男人,拉着他让他停下来:“你慢点走!哎!要过马路了,你看点儿路啊!”

  “你不是和她好吗?!你不是讨厌我吗?!不用你管,你去陪她吧!”

  想到刚才沐冬雪说的话,沐冬阳就觉得一阵心绞痛。

  他知道她不是因为爱他才和他结婚,可是,这样被人直白的说出来,他还是觉得难受。

  他会控制不住脾气和沐冬雪发火,根本原因是他心虚到恼羞成怒。

  他知道蒋越不爱他,可是他接受不了她嫌弃他!

  “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我昨天不该和她一起睡,你不要生气了,我以后不敢了!”拉着越来越往大道上走的男人,蒋越吓得魂都要飞了:“你干嘛!别过去!还红灯呢!”

  看着川流不息根本插不进脚的车流,沐冬阳终于停下了脚。

  见他听话了,蒋越抹了把冷汗,继续给他消火:“你乖一点,有什么事情咱回家……哎哎哎!”

  随着人群过马路,沐冬阳在四分之一处停下了脚,任着蒋越怎么拉扯就是不动弹。

  蒋越都快疯了!

  “沐冬阳你干嘛啊?!别闹了!快点儿走!要过车了!”死命的拉着他,可这混蛋男人就是纹丝不动。

  “沐冬阳我说过,你要是再敢站大道威胁我,我就跟你绝交!”看着挑战她底线的男人,蒋越咬牙切齿的说:“你再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

  那年,也是个夏天,十七岁的沐冬阳暗恋失败,绝望的站在马路中间等车撞,蒋越死命的拉他回来之后认识他十二年来第一次和他发火,告诉他如果再有一次他敢站马路中间拿自己生命作妖,她就和他绝交!

  “绝交呗,反正你们都讨厌我!”不管蒋越怎么说,沐冬阳就是不动弹。

  行人灯已红,可车辆却因为他的阻碍没办法通行,急得直按喇叭。

  “这同志怎么回事?!”这情况,交警自然也要过来。

  在交警的协助下,蒋越终于得以把沐冬阳弄到路边上。

  见交警过来,好歹沐冬阳知道凡事得有个度,也就没再闹腾,乖巧的听着交警对他一顿教育。

  点头哈腰的给人家交了罚款,拉着乖巧下来的沐冬阳回了家。

  一进屋,蒋越终于把这一腔要爆炸的愤怒找到了宣泄的时机。可刚想跟他急眼,就看见沐冬阳轻轻佝偻着身子捂着胃,一副胃病犯了的样子。

  瞬间看得她没了脾气,赶紧上前扶他到床上躺着。

  给他找出胃药,递给他,他却不吃。

  当即气的蒋越又上了股火!

  强按着想咆哮的冲动,她咬着牙试图和他好好交流:“你不要拿自己开玩笑,我哪里不对你就说,我一定改,你别这样行不?!”

  沐冬阳缩了缩,推掉她给盖的毯子,不说话。

  “哥~”蒋越绞尽脑汁的想着之前到底哪里不对来着,然后给他道歉保证没有下次了:“以后不和小雪睡了,我只哄你,我保证!”

  沐冬阳又缩了缩,再次推掉她给盖的被子,还是不说话。

  蒋越都急了,把沐冬阳扒拉过来,让他看着自己,苦苦哀求:“你告诉我,你到底在气什么?!就是判死刑,你好歹也让我知道是什么罪啊!”

  眼见着蒋越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沐冬阳不敢再作,扁了半天嘴,委屈出一句:“你就那么讨厌我?!”

  “我没有啊!”蒋越连忙表忠心:“我什么时候讨厌你了?!你不能胡思乱想!”

  “沐冬雪都说了!你不愿意和我一起住!”提起证人证词,沐冬阳更加委屈:“我一直以为你对我最好,不管怎么样你一定不会讨厌我,可是才结婚没几天,你居然就不想和我一起睡了!”

  说着话,憋了一路的眼泪更是断了线的往下掉,都快把蒋越的心给哭碎了。

  她一边拿纸巾给他擦眼泪,一边好声好气的哄着:“我不讨厌你,我那不是不知道可以拒绝嘛,我这几天有点累,实在不想伺候你了,我”

  “你看,你就是讨厌我了!”沐冬阳咬定青山不松口,就说蒋越是讨厌他了,他伤心了!

  “我,我真没有!”蒋越都绝望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就这么点破事儿磨叽到现在,至于吗?!

  真的,但凡换二一个,她绝对不惯着!沐冬阳一大老爷呢还!沐冬雪都没这样过!

  做了半天悲戚状的沐冬阳看蒋越拖到现在居然还没有表示,他真觉得他媳妇是一个情商极度低下的大笨蛋了!

  恼得像个要吃冰激凌的孩子,他蹬着被子哼哼蒋越:“你就不能抱抱我吗?!从结婚到现在,你一次主动都没有过!”

  “我怎么没有主动过?!”蒋越觉得很委屈,摸了把那啥,她提醒他:“那天……不是我主动提的吗?!”

  沐冬阳愣了一下,额,好像是的。

  但,是归是,他还是要生气!哼!

  “哎呦,哥~~”见沐冬阳表情没那么生气了,虽然还是不搭理自己,但是蒋越知道他已经没事了,于是再接再厉,拖着长调晃着他:“哥~好哥哥~别生气了~”

  “哥什么哥?!往哪儿搁?!我是你男人,不是你哥!”

  臭丫头,从结婚到现在,他领了证就喊她媳妇儿了,可她却始终哥长哥短的,就是不肯叫声老公!一点都不知道哄人!笨女人!

  然而,就在他满心嫌弃这个笨女人的时候,只听她‘笨笨’的对他说了一句:“情哥哥,也是哥啊~”

  沐冬阳瞬间心花怒放!

  幸亏他弹起身的前一秒猛然想起他还在生气,于是生生忍住了兴奋,淡淡的看着她,不说话。

  这种时候,作为只是‘笨笨的’不是真‘笨的’女生,蒋越自然知道要再接再厉。

  当即扑到沐冬阳身上,搜肠刮肚的想着之前看到小说电影电视剧里,那些女生都是怎么跟男人撒娇的。

  作为一个已经二十八岁,有过一次虽然只是以聚餐形式,但也算是恋爱过的女生,尽管很丢人,但她必须承认,她对哄男人这个事情,一窍不通。

  她就像一只对着放进玻璃柜里的鱼流哈喇子的小猫一样,抓耳挠腮却又不得其法,只能趴在那看。

  看呀看,她的眼神就往下瞟,然后瞬间顿悟了他的火气从何而来。

  庆幸了一声‘得亏姨妈走了’,她就去为他宽衣解带。

  “你,你干嘛?!”沐冬阳很矜持的拒绝她:“你别乱来!我告诉你!婚内强,也算犯法!”

  蒋越:“……”

  呵呵!要不是看你一脸的急切期待,老娘还真信了你的邪了!

  努力想着自己yy他和林峰时那个猥琐色情的表情,蒋越轻轻抬起他下巴,攻气十足的说:“你人都是我的了,愿不愿意,得我说了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