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朵颜三卫2018-10-11 11:462,267

  刘洋家和沐冬雪家曾是邻居,她那双已经辞世十年整的父母与沐冬雪的父母就是闺蜜,这也是她们之所以成为闺蜜的重要原因,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

  因为这关系,她堕落成孤儿之后,就时常来沐家蹭饭,早把这儿当自己家一样祸害了!

  使劲儿的嗅着沐妈妈做的家常菜,蒋越抹着哈喇子问沐妈妈:“我哥呢?!”

  “楼上呢,不用管他,咱们先吃,他不吃还是不饿!”提起那个臭小子,沐妈妈就一肚子火,原本扬起的嘴角也耷拉下来,拿碗的动作都带着生气。

  瞄了眼假装看杂志的沐爸爸,蒋越偷偷问他:“咋的啦?!”

  沐爸爸没敢直接回答,瞄着沐妈妈进了厨房,他才小声和蒋越说:“她又让你哥去相亲,俩人刚才吵的门差点摔坏了!”

  “啧!”了然的一挑眉,蒋越叼着根小鱼干就上了楼。

  而作为沐冬阳亲妹妹的沐冬雪,则是一脸‘我什么都没听到’的趴在桌子前等开饭。

  蒋越一进屋,就看见沐冬阳跟只吃了耗子药的小仓鼠似得半死不活的趴在床上,瞧那神色,就剩口怏怏气儿了。

  “这干嘛呢?!”蒋越拿下嘴里的小鱼干,逗他:“特地给你带的,叼了一路了,来一口不?!”

  “哼!”三十三岁的青年男人傲娇的把头一扭,语气可怜得好似受了委屈的小孩儿:“我不吃!饿死算了!反正我也没人心疼!”

  “哎呦,怎么没人心疼?!”蒋越扒拉他,将他的脑袋转到自己面前,瞅着他那张成熟大哥脸,认认真真的说,实实在在的哄:“我心疼!我心老疼了!哥你要不吃饭,你让我咋吃?!”

  “不!吃!”来了犟脾气,沐冬阳丢给蒋越一个后脑勺,坚持生气:“我吃饭就是跟她屈服!我不吃!”

  “哎呦~~沐姨今天这鱼腌得有点咸了。”

  “啊?!”满以为蒋越会继续劝他,哪知道人家根本不再说了,他不高兴的回头瞪她:“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枉我当年给你换尿布,你说你怎么就不能帮帮我?!”

  “这你让我咋帮?!”蒋越嚼着小鱼干,一脸为难:“要是你在外面遇到缠你的,我帮你挡了就挡了,谁也不认不识的,没什么所谓,可明天那个是沐阿姨亲定的,这我可不敢管。”

  “呵!就知道!”沐冬阳白了她一眼,从床上爬起来,旧事再重提:“你就不帮我一劳永逸吗?!好歹咱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我就求你这么点事儿,你怎么就这么别扭!”

  “这真不是妹妹不帮!”蒋越也很绝望:“婚姻大事不是儿戏,结婚过日子咋不得找个可心的人,不能将就的!你说这两肋插刀伤能好,可一脚踏进坟墓再想出来可就难啦!哥你不能冲动啊!”

  听着蒋越这七扭八弯着拒绝帮他的东北调,沐冬阳气的心口直疼:“你这嘴茬子当什么兵啊!不去唱二人转真是屈才了!”

  “哎呦~~”蒋越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那么好的艺术,我还是不够天赋的!”

  沐冬阳:“……”

  被她气的翻了个白眼,沐冬阳‘噗通’一声趴下:“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肝疼!”

  “瞧你那样!就跟这顿不吃明天就真能不去似得!有意思吗?!”蒋越把小鱼干塞嘴里,一边擦手一边数落他:“沐姨都跟人家定好时间地点了,你不去行吗?!别闹了,赶紧吃饭!”

  说着话,就去扯他大腿,想让他起来。

  “我不吃!”沐冬阳兔子蹬鹰一般挣扎,试图阻止蒋越把他拽下床:“不能不去还不能生个气吗?!你们怎么都欺负我!”

  “民以食为天,失节事小饿死事大,你胃不好,饿难受了自己遭罪!置这气干嘛呀!来,听话,跟妹儿下去吃饭去!”蒋越一边死命拽着他脚踝,一边哄孩子一样哄着,可不管她怎么说,沐冬阳就是扒着床不撒手,死活不听话。

  二人正你拉我扯的胶着,‘咣’的一声,房门被人大力破开了!

  沐妈妈挂着一张后妈脸虎虎生威的走进来,不满的瞟了一眼蒋越,嫌弃她:“这点破事儿让你办的!跟他客气什么!”

  说着,那双保养得宜的纤纤细手就快准狠的一把掐上了沐冬阳的里带(大腿根儿)!

  一声惨叫过后,沐冬阳抽抽着脸,一瘸一拐的跟着沐妈妈下楼,再不敢说半个不字。

  身边,是一脸‘让你不知好歹’的蒋越:“敬酒不吃吃罚酒!”

  因为那一掐,沐冬阳这顿饭吃的相当安生文静,虽然吃得不太多。

  撂下筷子,他瞧着脸色依旧冷的沐妈妈,乖巧的说一句:“我吃饱了。”就一瘸一拐的要回房间。

  赶紧把碗里的饭扒拉到嘴里,蒋越快步跟了上去。

  小心的把他扶到床上,蒋越开导他:“你就听话好好和人家接触嘛!万一有个适合结婚的呢!”

  “你还是我伺候大的呢!都没适合我结婚,那些陌生人,可能适合吗?!”

  “而且,你是不知道那些女的,上来就问我有车没有房没,有几百万存款没?!我有没有也不会给你,问个屁呀!我的东西你又没出过力,凭什么问我要?!”

  “凭人家以后要嫁给你,要给你洗衣服做饭带孩子!”蒋越实事求是的讲:“相亲就是这样的,大家把条件摆到明面上,觉得硬件适合了再来谈感情。人家也不是非要你啥,可你总得让人家知道你有房子住,有钱养得起家啊!”

  “哎呦!她们要真这么说我也不至于生气!”沐冬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可她们要彩礼!弄得好像卖身一样!卖也行!那也得值那个价儿吧!”

  “哥!你注意下言词行吗?!”蒋越被沐冬阳直男的语气气到了,可是想想是自己哥,也不好发火,努力心平气和的和他解释。

  “你想想,一个女人,一旦结了婚,基本上都会早点要孩子,孩子从怀上到能脱手,怎么不得是七八岁能上学的时候?!在这几年里,女人与社会脱节,只围着你和孩子转悠,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要男人给予的。这个过程中,难免,甚至可以说大部分男人会产生优越感,或者是厌烦,一天两天他还会想老婆是辛苦的,日子久了,工作累了不顺心了,他铁定叽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