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上套的小丫头
朵颜三卫2018-10-11 14:272,377

  “你还说!”提起这个,蒋越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既然明知道她跟你告白是为了气别人,你还答应!是不是傻?!”

  “那不是你让我答应的吗?!再说她一个女生大庭广众的跟我告白,我要是拒绝了,她多没面子啊!”

  沐冬阳很委屈,他分明是牺牲了自己做好事,怎么到头来反倒全成了他的不是?!

  当时蒋越去他学校看他,俩人正在操场上溜达,无辜的他就被飞奔过来的李墨一把抓住要求交往。

  原本沐冬阳是不打算理会的,他知道,这同学近几天刚跟男神告白失败,前天晚上他夜跑的时候还看见她坐在操场边上偷偷哭,这会儿跟他告白,怎么会是因为喜欢他!

  可还不等他拒绝,那边不明真相的蒋越一见有美女和自己老哥告白,整个人都亢奋了,一个劲儿的攒撵他答应,周围看热闹的同学也都起哄让他接受,迫于形势所逼,他只能答应。

  “我让你答应你就答应啊?!我不知道她咋回事你还不知道?!我傻你也傻是不?!再说了,她告白不成功她没面子,那你被抛弃在机场就有面子了?!”

  想起当年李墨在校操场上拉着沐冬阳说要交往那一幕蒋越就气的直哆嗦!

  当时她还觉得这李墨勇气可嘉人又漂亮,老哥捡到宝了!后来她才知道,人家就是拿她哥涮着玩儿呢!

  真的是,想想这事情她就气的肝儿颤心口疼,直埋怨沐冬阳当年为什么不拒绝,她不知道咋回事儿,沐冬阳自己还不清楚吗?!

  “没关系啊。”对于这件事,沐冬阳的回答总能气她个半死:“反正我也不喜欢她!就当是帮她了。”

  “帮个屁啊!你当是做慈善哪?!那可是你初恋!初恋啊!”时隔多年,再提起这件事,蒋越依旧气的直跺脚:“第一次就这么没了!好好一小伙儿被玷污了!”

  沐冬阳:“……”

  捂着额头,他有点接受不了:“你能不能别胡说,我和李墨什么也没有!我可连她手都没牵过!”

  “连手都没牵过?!”蒋越不信任的打量他,从上到下,最后定格在中间。

  目光探究得他面红耳赤:“你往哪看呢?!”

  “哼!往哪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都三十三了,不会还是个小伙儿呢吧?!”蒋越冲他挤眉弄眼,那猥琐的样子明显到让人想拍她板砖!

  沐冬阳让她问的脸更红了,白了她一眼梗着脖子反问:“要不你和我结婚,验验货?!”

  “哎呦你就不能绕过结婚这件事儿吗?”一听又提起这个话题,蒋越打了个冷颤使劲儿摇头,顺带找了个借口出去:“我下去看看沐姨晚上吃啥。”

  “才吃完午饭你问什么晚饭!给我站那儿!”一锥子戳破蒋越的借口。

  围着蒋越转了两圈,他依旧试图劝说蒋越接受‘活埋’:“越儿啊,哥跟你说,你看哈,你今年都二十八了,眼瞅就要三十了,然后你长相不济,脾气也不好,虽然工作薪水还可以,可危险系数又那么高,而且这世上除了你那已经不再的亲爹,估计目前最了解你的异性就只是我。婚姻,需要的不是轰轰烈烈的爱情,而是细水长流的陪伴,而我,就是你一生的蓝颜知己。你自己说,我是不是一个最合适结婚的人选?!”

  “哎呦,哎呦我去!你这把我贬的,把你自己夸的……你咋不去说相声呢你!”

  蒋越让他说的一阵气血上涌,如同土拨鼠似得拔着脖子尖叫。

  “沐冬阳!我跟你说,虽然咱俩从小一起长大,你又比我大了五岁,按理说你应该是我哥,但是冲你这话,我不打你,我是真对不起我自己!”

  越说越火大,蒋越抓起一旁的抱枕就往沐冬阳身上狠狠的招呼,一边打一边冲他恶龙咆哮般怒吼:“我长相不济?!啊?!你长得好啊?!长得就跟演新版西门庆那个,那个啥来着!也就看起来老实,其实根本是一肚子坏水的闷骚男!真都白瞎了你那张让人觉得白首不相离的稳妥脸!

  我脾气不好?!啊?!你脾气好啊?!一天天跟个百岁老人似得,除了工作就是往家里葛优瘫,都他妈躺的四肢快退化了,你瞅瞅你肚子上那块儿大发糕!知道你是男的,不知道的光看肚子都以为怀了五六个月了呢!

  我工作危险系数高?!啊?!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老子是军人,保家卫国的军人!你死那是死,我死了那他妈叫为国捐躯!思想高度都不是一个等级的!你还有脸嫌弃我?!啊?!我一黄瓜大闺女没嫌弃你个二手货就不错了!你还要什么自行车!”

  削到最后,那抱枕都让她扯开线了!

  丢掉被打坏的抱枕,看着像只熊猫似得抱着脑袋任她暴揍的沐冬阳,蒋越扁扁嘴,又忍不住心疼的埋怨他:“你咋不还手?!就这么受着整得我都不好意思再打了。”

  听了这话,沐冬阳哆哆嗦嗦的把脑袋从手臂里扬起来,劫后余生的说:“还好我没还嘴,要不打的更惨了!”

  “呵,怎么会呢!”蒋越冲沐冬阳特别灿烂的笑了笑,一个龙虾出钳就狠狠拧上了沐冬阳细嫩的大腿里带,疼得他“嗷”一声惨叫,把楼下老爹的凉开水都吓洒了。

  “蒋越!你大爷!”捂着一天之内接连受了两次伤的大腿,沐冬阳疼得脸红脖子粗。

  真不是他娇气,这掐里带,是特么疼啊!疼得肝儿都颤!

  “哼哼,你等着,我给你叫我大爷去!”幸灾乐祸的冷笑一声,蒋越开门喊沐爸爸:“大爷!沐冬阳喊你!”

  “嘎哈?!”正在那擦洒水的老头每到褶子都在生气,没好声的吼他们:“不去!干活呢!你们就不能小点声闹!水都给我吓洒了!”

  中气十足的怒吼吼得蒋越一缩脖子,回头瞥见沐冬阳幸灾乐祸:“哼哼,风水轮流转哪!我爸敢这么喊,我妈准定不在家,没人会帮你!”

  “嘁!是没人帮我!”蒋越眯着眼睛冷笑一声,冲着沐冬阳扑将上去,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连续掐着他可怜的里带:“但也没人会救你!”

  “呜!”伴随一声憋屈的惨哼,沐冬阳疼得眼泪横流,拼命的挣开蒋越堵着自己嘴巴的那只爪子冲她痛哭流涕的求饶:“我错了,我错了!你是仙女下凡,是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放过我吧!别掐了,腿都要断了!”

  “哼!”蒋越正掐的兴起,都舍不得停手,听他求饶,只得意兴阑珊的放过他。

  毕竟是自己哥哥,再生气也不能往死里弄不是!虽然真的没掐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