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喝点汤
朵颜三卫2018-10-21 10:362,569

  没有男人只是亲吻便能满足的,沐冬阳自然也不例外。

  手不老实,整个身体更是直接压上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泰山压顶,蒋越没心情感慨他的伟岸,只嚎了一句:“嗷!好重!”

  这一刻,她再一次觉得自己被小说骗了!

  就像那年她去苞米地里掰苞米,被苞米叶子划得一身红痕,不由开始质疑在苞米地里办事儿的舒适性。现在,被压得上不来气儿的她,也开始怀疑那看起来亲密的动作的舒适性……

  不过鉴于她的声音有点小,沐冬阳也喝了不少酒有点钝,他并没在意她的惨嚎。

  一手摸着她头发,一手轻轻解她衬衫扣子。

  “哥,问个事儿呗。”被压的喘不过气的蒋越极力忍耐着问。

  “什么?!”沐冬阳嘴上问着,手上也没闲着,炙热的大手覆上本来就不大,一躺下更没有的某处,说实话,满心失望。

  虽然瘦女孩儿看起来身材很好,但是手感,真的奇差!尤其胸部!

  “你,能起来不?!咳咳!我感觉自己要被压死了!”蒋越有点绝望的扬着头,竭尽全力的试图呼吸,本来她就瘦,沐冬阳这一压上来,她觉得自己肋骨被都要被压得扎进肺里了!

  “你,有这么难受?!”身经岂止百战的男人第一次遇到如此不按套路出牌的对手,有些慌乱的翻个个儿,侧到一边看着窝成一只蚕豆的蒋越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用力的呼吸,真心挫败。

  他有那么重?!

  哎,果然,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没什么意思!她总能把你的调情解读成调戏,把风情解读成下流。

  看看,这在部队里摸爬滚打过的女人,却连他简单的倾压都受不了,说到底,不是他真的有多重,她只是不习惯他的亲密吧!

  嗨,算了,来日方长。

  “你好好休息,我,我去沙发睡。”

  “哥!”用词是让人觉得解放的,可他那语气里满满的失落实在让蒋越不敢得罪。

  顾不得还没喘匀的气儿,赶紧翻过身来咕涌到沐冬阳跟前,讨好他:“我,我可能,就是不习惯,过段时间,习惯就好了。”

  “你……”见蒋越居然如此主动,沐冬阳着实很意外。抬手摸她的脸,指尖顺着,划到衣领里面,声调低沉且魅惑:“你是,想要?!”

  “额……”蒋越为难的瞅着他,艰难的压着林立的寒毛,吞了吞口水,斟酌半天还是忍不住实话实说:“其实,我不想。但是,我更不想惹你生气。”

  “为什么不想要?!”沐冬阳有点挫败,他以为刚才,她动情了的!

  被他一个‘要’字说红了脸的蒋越羞涩的和他解释:“我,我说我只是不习惯,不是要你现在,我只是和你解释,我不排斥你,你不要生气。”

  “我们,还没真的结婚呢……那个,我觉得,应该等到结婚以后……”

  沐冬阳:“……”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沐冬阳要还是对她动手,那还是男人吗?!

  他要是敢,那就相当于男人对女人说:“你不把身体给我,就是不爱我”。

  这种明知道女人不是心甘情愿的半胁迫情况下得到的身体,那特么约等于强推啊!

  太王八蛋了!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他绝不能那么做!

  嗯……其实要是和别的女生谈恋爱,他自然是不要白不要,谁知道未来能不能真的一起过日子呢!先解决眼下才是!

  但是,他们俩明天就去登记了,他要是在今晚在她挑明了不是很甘愿的情况下要她,这会破坏她对他信任感,不利于未来生活的和谐发展。

  所以,尽管有点委屈,但他还是得忍!

  哀叹了一声,他骨碌到一边,做受伤状。

  “哥……”看着他浑身散发的不高兴,蒋越有点左右为难。

  站在她的角度,她自然是希望把事情留到明天,他们成为法律上的夫妻之后再做。无关所有道德,她只是单纯的觉得那样有仪式感,应该那样。

  但是看着沐冬阳这个样子,想着小说里各种男人忍耐时艰辛痛苦,她又有些于心不忍。

  红着小脸儿,她悄悄凑上去,小声和沐冬阳说:“哥,你,你要是难受,那,那”

  “我没有。”听到蒋越带着委屈的和自己这样说,沐冬阳赶紧翻过身来,把她搂进怀里和她解释:“我和你闹着玩呢,我没难受。你不想就不要,等想要了再说!”

  “我,我就是觉得,那个,应该结了婚再……那样,有仪式感。但你”

  “好,那就再等一天!”沐冬阳吻着蒋越的脸颊嘴角,拦住她违背本心的话。

  大手探进她衣领,笑眯眯的问她:“不给吃肉,喝点汤行吗?!”

  你都把勺子插锅里了,还问啥啊?!

  蒋越羞红了脸,不肯回答。

  “这个也不行啊?!那算了。”见蒋越不回话,沐冬阳以为她这也不愿意,失落的收回手。

  “不是!”见沐冬阳又失落了,蒋越急了,自己往他怀里拱了拱,送上门去:“我,我”

  磕磕巴巴半天,羞得脸色能磨出红浆儿了,她也没好意思说出‘愿意’俩字。

  “我不勉强你……”见她不说,沐冬阳越发乖巧,只是声音委屈得都要哭了。

  “我,没不愿意。”蒋越羞得不行,声音也低的跟蚊子似得。

  “你看,你那就是不愿意嘛!”沐冬阳落寞的说着,把手缩到胸前,可怜巴巴的窝着,像是就要那样睡了。

  蒋越哪看得了这个?!从小到大她不怕自己受伤流血,唯独看不得沐冬阳受一点委屈!

  当即一咬牙,哆嗦着,把他的手拿着,往自己衣服里探。

  然后看着惊讶的男人,吞了吞口水,磕磕巴巴的说:“肉没炖到时候呢,汤随便喝……”

  沐冬阳:“……”

  憋了半天,他收回手,特别郑重的和她说:“你说你要是不说话多好?!挺好的气氛,让你这么一说,我只想笑!”

  然后笑着,狠狠的咬上她那张特别能败气氛的嘴!

  辗转良久,就在他觉得真的难受到要忍不住的时候,愤愤的松开嘴,捏着蒋越的下巴要求她:“给我唱首歌,哄我睡觉!”

  “哦。”被折腾得有点懵的蒋越听话的点点头,往他身上蹭蹭,小声给他唱影子猪唱给拈花那首歌。

  “你是我的最爱,今天你要我表白,

  你的乖和我的坏,老天早已这样安排,

  我看着天默默发呆,我怎么能一直忍耐,

  你总想把我陷害,别怪我逃的比谁都快,

  请亮出你温柔的底牌,别总出你的大怪小怪,

  别每一次都是被我打败,给我一次迷人的风采,给我一次迷人的风~采。”

  “所以……”沐冬阳听得心花怒放,磋磨着她的尖下巴:“你是在跟我表白?!”

  “嗯……嗯!”蒋越看着他,很认真的点点头,尽管,她其实只是单纯的喜欢这首歌,而已。

  但是他希望是她和他表白,那就是表白好了。

  蒋越不需要什么骨气,这种时候,这个人,往后余生都要是他,让他觉得自己在乎他,也是好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