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那我开始了
朵颜三卫2018-10-27 10:412,445

  “媳妇儿你真好!”沐冬阳如愿以偿的搬到了自己的小窝里,虽说这房子才八十多平,但是两个人住,绝对足够足够的。

  现在的他觉得,好开心啊!

  “你不用觉得我好!”蒋越不吃他那一套,很直接的告诉他:“说好了,家务你做!”

  “是是是!我知道,我会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搬新家的喜悦让沐冬阳特别兴奋,家务什么全都一口应承下来,仿佛什么都不是事儿。

  “亲哥啊!”在厨房转了一圈,蒋越觉得有点小崩溃:“我才看到,上回来我都没注意,你这里除了床垫子,和吸油烟机、煤气灶,怎么什么锅碗瓢盆都没有?!连冰箱也没有!这,咋生活啊?!”

  “买呗。”沐冬阳激动的说:“还有半个多月我才开学呢!啥东西买不了!明儿咱就去把该置办的全买了!这是咱家,要好好收拾一下!”

  “其实,也不用太多。我和咱妈说,过几天就回去的。”回忆起听到她也要出来住,当即红了眼眶的老太太,蒋越有点于心不忍:“要不咱别买了,将就一下,三两天就回去吧!”

  “不回!”沐冬阳坚决不同意:“我今年三十三了,就没离开过他们,可下子我能过个自由生活了,才不回去!家务我自己能做,饭也对付能吃,我要在这里过!不回去!”

  蒋越:“……”

  真的,你这特么就是有父母惯的!要是像我似得没爹没妈,我看你还愿意自己过不!

  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蒋越没再说什么。

  这是她老公啊!那是他家啊!他说不回去,她能自己回吗?!

  哎,行吧,虽然只有他,但也总好过只剩自己!

  认命的铺了床,洗了澡(热水器还是有的),她湿漉漉的找吹风机。

  “大姐,我那热水器,好像坏了,你怎么还洗呀!”心疼浑身冒凉气的蒋越,赶紧用毯子给她捂上。虽说现在还是夏天,可是洗冷水澡也是很遭罪的啊!

  “那,这,这不是结婚了么……”蒋越羞涩的低下头,结婚第一天,她总不能满身臭汗的躺那吧!

  “你这是,洗白白等着洞房?!”秒懂了蒋越的意思,沐冬阳当即激动起来:“那我也去洗洗!”

  “你,你别洗了,再给冻感冒了!”被窝里暖和,蒋越堪堪缓了一点,拉住沐冬阳,怕他洗生病了。

  “不行,你洗了,我怎么好意思不洗呢,很快,马上就好!”说完,推掉蒋越的手,就钻进了浴室。

  叹了口气,缓过来一些的蒋越哆嗦着爬出被窝,找出感冒药先吃上。

  真的是,洞房花烛夜吃感冒药助兴的,她应该还是头一份吧!

  刚把药吃下去,就听她手机响了,是沐妈妈。

  小老太太在电话那头委屈的哽咽着,伴随沐冬雪和沐爸爸的小声安慰,她问蒋越:“你们在那边,怎么样啊?!什么时候回来啊?!”

  “妈,你,你别哭啊!”听着沐妈妈的哭泣,想着沐冬阳的开心,蒋越左右为难。

  “我没事儿,我就是,想你们了。”沐妈妈抽抽搭搭的问:“沐冬阳那小王八蛋呢?!”

  “他洗澡呢,一会儿等他出来,让他给你回一个。”满心埋怨沐冬阳不知道心疼父母的蒋越极力的哄沐妈妈:“要不我现在叫他去!”

  “不不不!”那边的沐妈妈连说了三个‘不’,一改刚才的抽抽涕涕,激动且雀跃的和她说:“你们忙你们忙,正事儿要紧!正事儿要紧!”然后就挂了电话,徒留蒋越一人哭笑不得。

  看看沐冬阳还没回来,又紧张又兴奋的蒋越有点哆嗦,为了缓解情绪,她试图用刷抖音来分散注意力。

  效果不错,她看得忘乎所以,只顾着乐了。

  “你干嘛呢?!”沐冬阳抖着一身肌肉出来,就看见他想象里应该玉体横陈等他来的女人把自己裹得跟只蚕蛹似得在那玩手机,心里这挫败感,就别提了。

  “刷抖音。”蒋越特别开心的给他看自己收藏的改版《三八度六》。

  听着手机里唱:“娶了媳妇犯了愁,我失去了自由。

  在家活的不如狗,动不动家法伺候。

  昨天朋友请喝酒,不喝醉不让走,回家肯定得挨揍,没想到我回去媳妇把我关在家门口!

  给我个花枕头,连被子都没有,我坐在我家大门口一坐就是一宿!

  天气已入了秋,冻得我鼻涕流,媳妇她突然开门让我坐了个跟头~

  (女人问)你唱啥呢?!

  唱我自作自受!”

  好奇心起的沐冬阳解开浴巾,光不出溜的往蒋越身边拱:“给我看看。”

  “呐。”只顾着翻手机的蒋越也没怎么注意他,等把手机递给他看的时候才发现他光着膀子。

  尴尬了一下,蒋越下意识往后一撤,带着扯掉被子的她这才发现,他其实不止光了上半身。

  不是年少无知的年纪了,虽然说没经历过真的,可也总隔着屏幕看过假的,她没尖叫,没惊慌,只是有些尴尬,尴尬到手心直冒冷汗。

  “你怎么了?!”见蒋越定定看着他直发抖,沐冬阳有点不太高兴:“你,你是不是,还没有准备好?!”

  “啊?!不,不是。”听出沐冬阳的不高兴,蒋越连忙丢了电话把被窝给他打开:“你,你进来,外面怪冷的。”

  沐冬阳进了被窝,和她并排坐着,看她紧张的不停舔嘴唇吞口水,再次说:“你要是没准备好,我,我可以再等等。”

  “不,不是准备的问题。”蒋越看着他,强按着自己慌得一批的心,和他解释:“我,我就是,头回遇到这个情况,我有点,不知所措。你,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用管我!”

  说完,就认命的往被窝里一躺,等死一样紧紧闭着眼睛。

  “你,你这”沐冬阳被她这等着行刑的样子逗乐了,也跟着躺下,侧身看着她,炙热的大手,轻轻的摸上她的肚子。

  突如其来的触感让蒋越一个激灵,她忍不住问沐冬阳:“你这有酒吗?!”

  她昨天晚上喝多了,迷迷糊糊的时候,胆子大,欲望也大,身体的触感也变得迟钝。如果她再把自己喝多,应该能表现得好一些。

  “不要,不许喝酒!”沐冬阳很利落的拒绝她:“你要是不喜欢,我不会勉强你,但我不希望你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接受我。”

  蒋越有点想哭,她特别想承认,其实她挺期待这个事儿的,毕竟也是二十八岁眼瞅要到虎狼之年的老姑娘了,她紧张尴尬,真的只是因为事到临头没经验的怂啊!

  “我真没有。”蒋越都觉得解释烦了:“我,我就是紧张,不知道为啥的紧张。”

  “那,那我可,真的,开始了。”

  看着紧闭双眼的蒋越,沐冬阳有种强推的错觉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