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真相大白
东旭鹰2018-10-08 16:084,299

  琴儿自从服用了华元清所开的良药,病情确实好转很多,甚至已能如正常人般饮食起居。

  本来今夜帝星计划将琴儿暂时转移到别的地方,但琴儿坚持要留下来与丈夫同生共死。

  帝星无奈之下,只得嘱咐她不要乱动,并告诉她将与黑突厥人联手设伏捉拿刺客。

  可是,始终对黑突厥人不放心的琴儿,听到外面那惊天动地的厮打声,终于还是摆脱了管家等人的阻拦,毅然冲出屋外要看个究竟。

  当她看清眼前场景,极为眼熟的高手映入她的眼帘。

  没错,就是他!正是那个上次潜入官邸,意图暗杀亲爱丈夫的刺客。

  她当初正因为强行起床,意图用孱弱之躯保护所爱之人,才会因刺客的冷酷面容受到惊吓,令病情加重。

  如今仇人相见,可谓分外眼红,她自然迫不及待地将凶手指证出来。

  “琴儿,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危险,赶快回去,回去!”虽然不明白琴儿的意思,但帝星更关心妻子的安全。

  管家、官邸御医以及几个下人慌张跑来,对夫人连劝带拉,想尽早带夫人脱离险境。

  琴儿却拼命挣扎,指着楼下一人大喊:“是他,就是他,他就是那个刺……”

  琴儿的声音戛然而止,两眉之间沁出一滴红点,红点顷刻化为红丝,如同溪水般沿着琴儿高耸的鼻梁流下,琴儿也缓缓向后倒下。

  “琴儿!”帝星见状怒吼,紧抓着那刚刚找到的烈阳冰魂草,发疯似的向楼上跑去。

  而管家、御医、下人们这才发现不对劲,几个女佣失色尖叫。

  在场众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不知究竟发生何事?

  古族人中,只有紫微星、风扬、天罡星、小铁、明玉似乎看到琴儿额头前的空气曾发生异状,仿佛有什么东西猛然凝聚,随即扎入那无辜妇人的眉心。

  帝星疯狂地拨开众人,疯狂地抱住妻子,流泪大吼:“琴儿,不要,不要!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琴儿用尽残余之力睁开双眼,对丈夫留下最后遗言:“小……心……黑……突……”

  话未说完,泰宛州的一代才女已香消魂殒,永远离开了那个她在这世上最关心、最爱护、为了他甚至可以舍弃一切的爱人——帝星。

  “不,不!你答应过,要和我厮守一生!你答应过,永远不离开我的!你不能食言,你不能食言啊!天啊!!我帝星究竟犯了什么错,你为什么要夺走我的琴儿,为什么?!!!”

  帝星仰天怒吼,可是谁又能给他答案?

  而那珍贵的烈阳冰魂草则无力地掉落在地板之上,始终未能完成华元清的遗愿。

  日帅杀气毕现,越庖代俎对官邸守卫们下令:

  “难道你们瞎了眼吗?你们没看到是这帮梅花会的外省人和古国混蛋们,为了杀人灭口,暗杀了夫人吗?如果你们还是有血性的大丈夫,还不赶快和我们联手,为你们夫人报仇?”

  琴儿平时虽然身体柔弱,但对官邸中上上下下一视同仁,每逢节日不管自己多么痛苦,都要拖着病体、带着食物慰问当值的下人与守卫,所以在守卫当中最得人心。

  如今,看到温柔体贴的夫人就这样与世长辞,守卫们谁人不伤心欲绝,谁人不义愤填膺?

  所以,听到日帅挑拨,随着守卫长大吼:“别放走这帮王八蛋”,守卫们纷纷狂吼冲向紫微星、风扬等人,而被围攻者根本就来不及解释,只能准备拼死一搏。

  “站住!”日帅刚刚露出阴险笑容,悲痛却不失威严的男音却让守卫们止住脚步,因为这声音来自守卫们的最高上级——帝星。

  “帝星,难道这杀妻之仇,你就这么算了?”日帅不阴不阳问。

  “走,让他们走,让他们走!!”帝星紧抱着妻子逐渐冷却的尸体,吼声中充满怒火。

  所有守卫听到不可理解的命令,只得强抑心中涌动着的复仇火焰,忿忿不平地让开道路。

  大日社的残兵败将们见状不妙,也不敢再有所阻拦,只能眼睁睁地任由到手“肥肉”缓缓离开。

  紫微星和风扬心知现在无法解释一切,而且他们相信帝星之所以会有这种反常表现,定是发现了什么。

  梅花会和乾坤派的战士们抓紧时机,扶持着伤员,慢慢向外走去,小铁也不得不放开了风将。

  当经过月帅身边时,明玉停下来冷笑低声说:“够歹毒的手段啊,凝气成冰,滥杀无辜,你这么阴狠的女人,迟早会有报应的!”

  素来无畏无惧的月帅不知为何,听闻明玉预言忽然感到手脚发凉,她纵然有心以凝冰神箭教训教训这狂生,却终究是有心无胆。

  “喂,你刚才跟她说什么?”盈芳边走边低声问。

  明玉眨眨眼睛:“我告诉她,她那种丑八怪,比我女朋友百晓凤差远了!”……

  东方旭日微微露出曙光,泰宛州官邸内已经设立起临时灵堂,没有盛大的葬礼,也没有吊唁的人群,只有帝星默默地陪伴着琴儿的灵枢哭泣,其他人则全部被泰宛州执政官赶出屋外。

  日帅阴沉着脸走进灵堂,帝星以敏锐听力早已听出对方身份。

  他擦干泪水,似乎不想让黑突厥帝国派的使者察觉他在哭泣。

  “与其在这里为你的妻子伤感,还不如刚才杀了那些凶手报仇。真的不明白,你身为魔砂国人民的领袖,究竟是怎么想的?”

  日帅满腹不满,还在为刚才帝星的决定而深感不快。

  “住嘴!”帝星的愤怒出乎日帅意料之外,在日帅记忆中,帝星从来不敢对大日社如此不敬。

  日帅的神情愈加狰狞:“你是不是因为你妻子的事情太受刺激了,别忘了,我们黑突厥人可是你们魔砂会的朋友!”

  “朋友?哈哈哈哈……”帝星忽然仰天狂笑,随后步步走向日帅质问,“如果你们是我的朋友,为什么要派人暗杀我?如果你们是我的朋友,为什么要当着我的面,杀死我最爱的人?你告诉我,世界上有这样的朋友吗?!”

  日帅在对方震慑下,不得步步后退,后背早已冷汗涔涔,口中依然强辩说:

  “你,你这是受了哪只古国狗的蛊惑?我们是你的好朋友,怎么会做那种事?暗杀你的是外省人的刺客,杀你的妻子是那个,那个,对了,就是那个古国狗明玉,只有他的五行幻术才会杀人于无形……”

  “够了,你当我是瞎子吗?”此时的帝星完全可以用怒不可遏来形容,“琴儿指证的刺客是你的得力爱将空将,而杀害她的武功是你们大日社月帅的成名绝技‘凝冰神箭’!你们这些把戏只能蒙骗我的部下,又怎么能蒙骗我?”

  日帅面对帝星的驳斥,反而冷静下来,他冷笑道:“不愧是魔砂会现任首领,终究还是瞒不过你,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帝星缓缓从怀中取出某件东西,那正是紫微星等苦苦寻找的最后一颗水晶——可以召唤各种猛兽恶虫的“绿水晶”。

  原来,帝星正是魔星的另一个传人。

  日帅轻蔑地注视着对方举动,毫不放在心上:“你真以为凭你这颗破水晶,就可以致我于死地?不要忘了,就是你的师父都不是我的对手。”

  “打不过也要打,我要为琴儿报仇!”看起来帝星即使放弃一切,也要为爱妻报仇雪恨。

  “好啊,来呀,动手啊!”日帅此时冷冷地向帝星逼近,而帝星不知为何,却反而不由自主步步后退,两人的处境似乎瞬间逆转过来。

  日帅继续凶狠警告:

  “可是,你别忘了:

  你向我动手,就是向大日社宣战;

  向大日社宣战,就是向祭烈院宣战;

  而向祭烈院宣战的后果,就是与我们整个黑突厥为敌。

  到时候,谁又会支持你们魔砂国的独立大业?

  你们就等着被古国侵占屠戮吧!”

  帝星听闻此言,猛然心惊,紧握绿水晶的右手慢慢落下,愤怒目光也变得惊慌,从日帅处移向自己脚下。

  日帅见帝星退缩,又假作好意宽慰起帝星:

  “老朋友,有些事情你必须想开点儿。

  派空将假装暗杀你,以此争取泰宛州人民的同情,不是我们大日社的主意,而是你师父魔星的妙计。

  我们大日社不过配合配合而已,此事就连我们大祭司也不知道,别人更无从查起,最后只能怀疑梅花会。

  至于你妻子的死,那是个意外,等到魔砂国独立以后,我定会给你交待。

  不过,你不要忘记,没有我们大日社这个朋友,你什么都不是,明白了吗?哈哈哈哈哈……”

  日帅猫玩老鼠般拍拍帝星浸满泪水的面庞,便狂笑离去,只剩下帝星呆呆地伫立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帝星缓缓仰头,好像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依然是六神无主、浑身乏力。

  他收起水晶,跌跌撞撞走向透明水晶棺。

  天还未亮时,官邸守卫们便连夜敲开一家棺材铺,向那位刚刚被吵醒且身为魔砂会弟子的老板高价购买了这高档水晶棺。

  由于他们不敢透露实情,那位老板到现在还以为是帝星遭到暗杀,甚至正在举家痛哭。

  帝星抚摸着送给妻子的最后礼物,满面泪水地对似乎沉睡未醒的爱妻倾诉:

  “琴儿,你说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我素来憎恶的古国人竟会救你,甚至因此被黑突厥人害死。

  而我视为朋友的黑突厥人,他们原来只是把我们当作棋子,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感受。

  只要能到达目的,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甚至敢强行在我面前夺走你的生命!

  我好想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帝星悲愤交加,右拳重重擂下,但很快又慌忙停手,哭泣着小心抚摸、擦拭着刚才捶击之处,唯恐惊扰了琴儿的安眠。

  帝星擦干泪水,对妻子继续吐露心声:

  “琴儿,如果失去黑突厥人的支持,魔砂国就无法独立。

  如果没有魔砂国的独立大业,我就失去了自己毕生理想,更不再是魔砂会的首领、泰宛州人民的领袖。

  如果我什么都不是,我还能是谁呢?岂不是成了行尸走肉?

  你说我究竟该怎么办,怎么办……”

  帝星声音再次哽咽起来,在如此矛盾的心理下,他所能做的,最后只有趴在水晶棺上如同孩子般放声大哭。

  不知哭了多久,阳光再次洒满灵堂,帝星感受到那温暖光芒,内心终于恢复平静。

  他继续用充满深情和愧疚的眼神望着亡妻,缓缓说出最后决定:

  “琴儿,原谅我!我现在还不能替你报仇。

  你说得对,黑突厥人绝对不能信任,但我毕竟还是帝星,必须做完某些事情。

  你生前很支持我的事业,我相信你现在依然可以理解我所做的一切。

  相信我,原谅我,好吗?”

  此时,屋外传来魔砂会官吏的声音:“帝星大人,我可以进来吗?”

  帝星匆匆忙忙将眼泪彻底擦干,用威严声音问:“什么事情?在外面说!”

  “大人,昨晚之事我已知晓,还请大人节哀顺变。

  夫人之仇,即我们魔砂会上下百万弟子之仇,此仇必向外省人和古国狗清算。

  不过,今天是我们倡导魔砂国人民独立投票之日。

  恕属下大胆直言,没有任何事比此事更重要。

  二十万民众正在魔砂会场等待您的莅临,大人,请启程吧!”

  帝星慢慢整理好衣襟,缓缓回答:“我知道了,你们在大门外等等我,容我向琴儿道别吧!”

  “是!”官吏摇头叹息着向大门外退去,面对领袖遭遇,他对梅花会和中原的怨恨似乎又添几分。

  “琴儿,我该去做今天的事情了。我走了,你等我回来!”

  帝星再次深情无限地向水晶棺三鞠躬,便毅然转身向门外走去。

  他,真的要忘记妻仇,选择成为古族罪人的不归之路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