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爱与恨
东旭鹰2018-10-08 16:054,964

  盈芳惴惴不安地在槐树下等待,忽然茶馆后门被人一脚踹开,孟玉龙边跑边笑边喊:“快跑!”

  盈芳还不知怎么回事,便一头雾水随孟玉龙狂奔,身后远远传来店小二的叫骂声,似乎还有几个人追赶过来。

  前方不远处不知谁栓了匹骏马,孟玉龙二话不说,解开缰绳跨上马背,并向盈芳伸出左手。

  此时的盈芳如同牵线木偶般,又不由自主与孟玉龙同跨马背之上,在孟玉龙鞭打下,骏马拔足飞奔,转眼便消失了踪迹。

  暗中保护盈芳的梅花会密探暗暗叫苦,因为即使他们现身,也无法追赶那风驰电掣般的一品神驹。

  追逐孟玉龙和盈芳的店小二等人则停下了脚步,个个露出诡异笑容……

  很快,马背上的盈芳骤然清醒,暗暗责备自己的鲁莽,怎能跟刚认识不久的男子同乘而行?

  “喂,抱紧我的腰,不然会掉下去的。”孟玉龙察觉盈芳双手似乎始终放在马鞍上,刻意避免与异性身体接触,立刻出声提醒。

  盈芳任性地回答:“不,我不要!”

  孟玉龙微微冷笑,故意操纵骏马跑向坎坷之处,又故意将手中马缰时而拉紧,时而放松,让坐骑不知所措、摇摆不定,令盈芳发出声声惊叫,最后不得不抱紧对方熊腰。

  虽然明知这是孟玉龙故意使坏,但依偎在俊男虎背之上,盈芳害羞之余,似乎又有几分甜蜜感觉油然而生。

  (茶馆处)

  “啊!”随着惨叫,被藤条束缚的茶馆店小二重重摔倒在地。几个魔砂会弟子闻听异声,手持兵刃呐喊着从内屋一拥而出。

  但是,他们完全不是明玉和梅花会密探们的对手,转眼便一败涂地、当场尽数昏厥。

  此茶店本就处在相对偏僻的泰宛州南部,店外少数行人也早被这火爆场面吓得四散而去,根本无人问津小二等人的死活。

  明玉左手轻扬,藤条带着店小二闪电般撞向屋顶。

  店小二紧闭双眼发出绝望惨叫,叫声长久不息,却始终未闻那“头颅撞屋顶”所独有的崩裂声。

  惊惧不已的店小二缓缓睁眼,才发觉脑袋居然在离屋顶几寸远处停下,他不由暗暗庆幸。

  但小二惊魂稍定,藤条猛然又带着他飞速落下,似乎明玉意图调整方向重撞屋顶。

  小二吓得急忙哭喊求饶:“你,你,你们要问什么就问,我一定老老实实回答。不要,不要,不要这么折磨我了。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

  “住嘴,这台词太老了,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藤条停止了运动,让小二悬身半空。明玉凶狠冷酷的目光未曾离开店小二半分,此刻他已毫无半点公子风范,宛如天下一流冷面杀手。

  “我,我,我全说。我们是奉命助妖星完成任务,完全听妖星指挥,别的、别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不等明玉提问,店小二就不打自招。

  明玉的目光依然冰冷如故:“这句台词我还是不喜欢!不满意!看起来,你不真撞屋顶两下,肯定不会告诉我,妖星带那女孩去哪了,是不是?”

  藤条又开始原地打转,被束其中的店小二顿时脸色惨白,匆匆把自己所知全盘托出:

  “慢,慢,我说,我说。妖星,妖星让我们在南方备了一匹马,他可能、可能是要到偏僻地方去、去解决那古国女孩。”

  “谢谢!”明玉冷酷面孔挤出笑容,藤条也随即解开。

  店小二刚要假惺惺地说点“多谢不杀之恩”之类的废话,那藤条猛地化为木棒,向他后脑重重砸下。

  可怜的家伙随之陷入昏迷,幸好皮骨无损,显然明玉下手还不够狠。

  “偏僻地方?往南究竟还有什么地方适合下手杀人?”明玉心急如焚地向那几个梅花会密探请教。

  其中一个密探略作思索,脱口而出:“会不会是南方那片野桃林?”

  明玉二话不说,冲出店外,向南方跑去。其速之疾,连训练有素的梅花会密探都难以追赶。

  明玉早已以“传音道符”多次呼唤盈芳,却无半点反应,足见对方已远远超出道符施法范围,若不及时赶至,只怕盈芳必将凶多吉少……

  “你,你们不是说,他刚打过一场恶仗吗?”一名刚才负责保护盈芳的梅花会密探边跑边喘气问同伴。

  那个随明玉赶来的密探,紧皱眉头同样喘气回答:“没,没错,他刚才还是累得随时会倒地不起的样子,怎么……怎么现在还这么有劲儿?”

  明玉大闹小茶店不久后的时间里,背负俊男美女的神驹奔至一片野桃林,由于骏马疾奔过猛,孟玉龙和盈芳均被树枝划破手臂和手背,两人不得不停马休息。

  孟玉龙眼见盈芳雪白手背渗出丝丝鲜血,他急忙取出一瓶金创药,要为盈芳敷药。

  盈芳一缩手,嘟着樱桃小嘴说:“不,你也受伤了,我先给你敷药!”

  “算了,你是女孩子,还是让我先给你敷吧!”孟玉龙满面充满关切之情,恐怕大部分少女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被英俊面孔所吸引,任由对方摆布。

  不过,任性的盈芳固然也有些感动,却依然不肯让步,坚持要先为对方敷药。

  “这样吧,我们做个游戏,我把药瓶放在这里,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去拿这药瓶,谁先拿到,谁就先给对方敷,好不好?”孟玉龙突发奇想。

  “不好,我们两个要一起喊才行!”盈芳任性依旧。

  孟玉龙展现出迷人笑容,点头应允:“好,就听你的。”

  药瓶被放在林中巨石上,两人以相同步伐后退三步。

  盈芳伸出手指示意,随着异口同声“一、二、三”,这对璧人竟宛若一人般向前冲去,几乎同时握住药瓶,只不过一人抓住了瓶身,另一人则提住了瓶颈,居然打了个平手。

  面对这种结果,两人相视而笑。

  在这一刻,孟玉龙忽然发觉与对方距离竟如此之近,冲动涌上心头,他含情脉脉地望向盈芳,盈芳亦被充满魅力的目光所吸引,迷茫间竟陶醉其中。

  帅哥的嘴唇缓缓向半点“樱红”移去,似有意一润芳泽,而盈芳脑中化为空白,只是傻傻注视着对方眼神,似乎并无异议。

  此刻,孟玉龙也已完全忘记了任务,他现在脑海中只有面前虽并非倾国倾城、却本性清纯善良的中原少女。

  眼看盈芳的初吻即将献出,沉湎在爱河之中的孟玉龙也已下定决心:即使受到魔砂会最严厉的惩罚,他也要和这女孩厮守终生。

  将让孟玉龙和盈芳终生难忘的风流韵事,似乎即将在偏僻的野桃林中发生……

  “盈芳!”熟悉声音从盈芳怀中响起,正是明玉通过“传音符咒”在呼喊着自己最爱的女孩。

  明玉的呼唤让盈芳立时从浪漫气氛中恢复了理智,她匆忙捂住孟玉龙双唇,慌慌张张向后连连退去。

  察觉到孟玉龙眼神中的失望,盈芳满怀歉意地解释:

  “对不起,我想,我想我们刚才都有点不对劲,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不是那种关系,你,你不要误会。”

  话虽如此,盈芳却感觉自己有点口是心非,但不知为何,她此刻竟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明玉的感觉。

  “是因为你怀里说话的那个人?”孟玉龙的话语中明显有些醋意。

  孟玉龙很显然对“怀中出声”的异象毫不惊异,而善良的盈芳却对此未起疑心,依然微笑回答:“他?怎么会因为他?”

  孟玉龙问:“他,他是不是你的未婚夫?”

  “呵呵呵呵!”盈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他,未婚夫?他都没有向我求过婚,怎么会?”

  “那,那如果他,他向你求婚了,你会不会答应?”

  孟玉龙的话让盈芳的笑容顷刻消散,若是以前,她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会!”,可是现在,她自己也突然不知应如何答复。

  “盈芳!凤!快回答啊!我是明玉,”逐日鹰”明玉!你快点回答啊!”盈芳怀中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盈芳决定先放下那道难题,所以她并没给孟玉龙任何答案,而是转移话题说:“不好意思,我再不答复,我的朋友会急得上吊的!”

  盈芳掏出“传音符咒”,满腹牢骚地斥责起来:“嚷什么嚷啊,居然现在才想起我,我现在就在……”

  说到这里,盈芳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因为孟玉龙在她背后轻轻一点,让对方再也动弹不得,不用说答复好友,就连盈芳手中符咒也被孟玉龙无情夺走。

  “你怎么了?你在哪里?快说啊,求求你,凤,快说啊!”

  听着明玉急切的声音,孟玉龙的双眼差点冒出火星,同时手掌瞬间喷出团火苗,将“传音符咒”焚为灰烬。

  孟玉龙在盈芳身上又点了几下,让对方可以开口说话,但依然无法移动分毫。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待我?”盈芳没想到巨变突起,更不明白刚才还亲密无间的英俊男子,怎么会这么对待她?

  面对盈芳愤怒目光,孟玉龙毫无得意之色,双眼再次充满了哀愁与悲愤。

  他从手中缓缓取出个赤水晶,这让盈芳随即想起明玉所说的泰宛州幻门叛徒的事情。

  “你,你就是那个背叛明玉二师兄的叛徒?”盈芳的心如同落入千年冰川。

  孟玉龙摇摇头,愧疚道歉:“那个人是我的师父‘魔星’,而我是魔砂会的‘妖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原来,原来你说的一切、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愤怒的泪水顺着盈芳的脸颊流下,这个男子让她初次感觉到“浪漫爱情”,她甚至差点为了对方放弃青梅竹马的明玉。

  可是,原来这只不过是对方为诱杀她而设下的陷阱,她宁愿对方直接将她头颅砍下,也不愿承受因感情受到欺骗而带来的无尽痛苦。

  妖星眼眶中也闪现出泪花:

  “不,那些都是真的,都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事。

  只是我没有讲完,当我母亲临死前问我‘为什么老天对我们如此不公平’时,我当时就回答她:

  ‘不是因为老天,如果没有那些外省人、没有古国人,我们就不会到今天的地步,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把他们都杀光!’

  我母亲死后不久,我便参加了魔砂会,在学会水晶波之后,亲手烧死了外省人老板和那些偷渡来的古国人,还伪造了失火现场。

  我本来从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但是,今天……今天是你,让我第一次怀疑我的选择是否正确。

  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中原还有你这样的女孩,无论中原人多么该死,至少你不该死!

  我不想杀你!真的不想!”

  说到这里,妖星已是泪流满面!

  “但是,你还是要杀我,是不是?”盈芳悲愤质问。

  “如果你肯跟我走,我发誓我会带你到天涯海角,好好照顾你一辈子,再也不管泰宛州独不独立,你愿意吗?”

  妖星期盼着对方应允,但盈芳那愈加悲愤的回答却让他彻底失望:“不,不可能!你确实让我一时心动,但你却不是可以托付终生的人。明玉比你差远了,不过他绝对不会像你这样欺骗我、伤害我!所以我绝对不会跟你走的!”

  妖星咬咬牙,举起赤水晶,水晶中的血红光芒愈加浓重,却迟迟没有施展那夺命神威。

  妖星泪眼朦胧地注视着眼前女孩,他,实在下不了手。

  此刻,狂风平地而起,四周桃树剧烈地晃动着树枝,被栓在树边的骏马受到惊吓不停嘶鸣挣扎,似乎急于逃离这恐怖地方。

  妖星突感从未体会过的剧烈压迫感,他惊慌地四处张望,将水晶举在胸前,随时准备对抗危险的敌人。

  恐怖场景持续了许久,妖星未有丝毫轻举妄动,甚至连眼角泪水都不敢抹擦。

  他突生直觉,只要自己稍有不慎,便会有可怕力量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所以他只有等,等待敌人的自动现身。

  与妖星相反,此时盈芳内心既激动又忐忑。

  激动的是,这分明是明玉“五行波”力量所致,意味着那个屡次救她于危难之中的“逐日鹰”,再次及时赶来;

  忐忑的是,她现在不愿去面对那熟悉面孔,她刚刚发觉,自己竟是个轻易就会被虚伪“浪漫”所打倒的蠢女人,她又有何面目再去见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呢?

  让妖星恐惧不安的高手终于现出身形,正是体形稍胖、脸庞稍圆的中原书生,那个以愤怒的目光紧盯妖星并缓缓走来的明玉公子。

  随着愈加强烈的恐惧感,妖星终于下定决心,他猛地一跺脚,随即飞身离去,不敢停留半刻。

  他知道今天自己已经败了,这并非是任务上的失败,而是感情的失败。

  他败给了那个丑陋而恐怖的书生,他已经无心再战……

  确定妖星已远远离去,狂风转瞬平息,树枝不再晃动,骏马也从恐慌中安静下来。

  明玉擦干额头汗水,缓缓走到盈芳面前,他将所有力气凝聚在指尖,向盈芳身上点去。

  被解穴的盈芳并没有道谢,她边走向骏马,边饱含泪水委屈大喊:“你就知道看美女,关键时刻就无影无踪。你为什么现在才赶来,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为什么?”

  “对……对不起,我……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再,再也……不会……”

  断断续续的声音骤然消失,盈芳急忙回头望去,明玉公子、乾坤派五杰之一的“逐日鹰”脸色惨白地倒下。

  原来他早已体力透支,再也无法硬撑支持。

  在即将陷入昏迷之前,明玉模糊目光仿佛看到盈芳正向他跑来,口中似乎还在不断呼唤他明玉的名字,不过那声音似乎越来越遥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