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鹰之怒
东旭鹰2018-10-08 16:055,469

  风扬从未做过如此卑鄙无耻下流之事,对于轩辕书院的高材生来说放弃原则,本来足以让他无法原谅自己,但与其被明玉纠缠不休,他宁愿身败名裂!

  不过“御霄龙”更担忧此事被盈芳察觉,因为如果有什么比明玉的纠缠更为可怕,那百分之百是盈芳喋喋不休的罗嗦埋怨。

  幻门武功确实不可轻视,明玉那接近死亡的身体,竟只用一夜便恢复到可以正常起居饮食,只是所恢复的功力还不到原来的一半。

  即使如此,这依然让与梅花会密探白白忙碌一天的风扬和小铁略略放心。

  不过,他们想到明日帝星即将如期鼓动民众独立投票,而大日社的秘密据点至今杳无音讯,这“一龙一犬”又不禁眉头紧蹙,忧心忡忡。

  偏偏今天早晨,体力略微恢复的明玉又给风扬出了道难题:对尚未醒来的盈芳使用读心术,再把她昨日遭遇传入明玉脑海中。

  领教了明玉的“缠功”后,素来有君子风范的风扬终于毅然决定做小人,并再三叮嘱明玉和小铁,对于这件事,打死也不能说。

  “妖星!妖星!妖星!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了解盈芳记忆的明玉,把床上的被子当作妖星,一拳拳狠狠砸下。

  当明玉察觉小铁注视着他的复杂眼神,他不耐烦问:“干什么那么看我,告诉你哦,我心情不好,不要烦我!”

  “我,我并不想烦你,只是,只是……”小铁犹豫半晌,终于吐出心中不快,“你打的……是我的被子!”

  尴尬从明玉脸上掠过,不过怒气未消的“逐日鹰”无意向小铁道歉。

  他转身向风扬郑重请战:“龙,让我做前锋,我要把大日社和魔砂会的那些妖魔全宰了!”

  风扬颇感惊讶,又不得不允诺:

  “鹰啊!只要你能找到大日社的秘密据点,我就让你第一个杀进去。

  不过……就算你能找到,你真能把他们全宰了?

  我如果没记错,你‘逐日鹰’固然五行波独步天下,可是到目前为止,你好像连鸡都没有杀过,何况是人?

  再说你武功如今暂时只剩一半,你又用什么宰他们?”

  “我,我,我至少要宰了那个妖星,他竟然敢,他竟然敢对我的凤……”明玉气得声音颤抖,一时竟说不出昨日往事。

  小铁充满好奇地打听:“那个妖星究竟对凤做了什么?”

  风扬和明玉对小铁表现出史无前例的一致:“去,没你事!”

  这时,房间门突然被人急切推开,天罡星、左辅星、右弼星风风火火闯了进来,好似有重大发现。

  风扬急忙站起问:“怎么,发现大日社秘密据点了?”

  “不是!”天罡星转头向明玉行礼报告,“小师叔,紫微师兄发现了本门叛徒的下落,并已经亲自带其他三星赶去。为保稳妥,请小师叔助我们一臂之力。”

  “你是说魔星,”明玉顿时咬牙切齿、气不打一处来,“好!我正要找他和他的徒弟妖星算帐呐!”

  天罡星等人已从梅花会密探处了解到盈芳的事情,自然也对明玉奋不顾身的表现一清二楚。

  谁都料定,明玉必会找妖星拼命,所以才会请明玉出手,明玉此刻的反应正在北斗六星意料之中。

  “嗯,我和小铁也去,虽然昨天没有查出大日社据点的下落,不过我敢肯定大日社杀手定在魔星身边。所以,找到魔星,就必然可以铲平大日社分舵。”风扬话一出口,小铁已起身做好出发准备。

  明玉略作沉思,问天罡星:“我记得你说过,左辅星、右弼星以前负责保护梅花会要人或者要人家属,是吗?”

  天罡星不解其意,左辅星和右弼星则微微点头,替天罡星做了回答。

  “那你们能不能保护盈芳?盈芳太累了需要休息,可是她一个人在客栈,我不放心。”明玉恳切请求。

  左辅星故意皱着眉头问:“正如明玉公子所说,我们姐妹可是只负责保护梅花会要人或者要人家属,盈芳小姐好像不在我们的保护范围之内吧?”

  “怎么不算?”明玉扳脸反问,“她是你们会长未来的师婶,还不算是梅花会要人家属吗?我看就这么定了吧,天罡,龙、犬咱们赶紧走!”

  明玉不知什么时候成了“现场指挥官”,“布置”完任务,就匆忙起身出发,唯恐左辅星、右弼星又给他出什么难题。

  “师婶?”小铁满面惊讶,“鹰终于决定追凤了吗?”

  风扬无奈摇头叹息:“为什么每个人都是感到失去才会懂得珍惜呢?唉!”……

  此时,魔星正眉头紧锁,忧心忡忡。

  自大漠一役,大日社损失了十几个杀手,日帅便吝啬起来,昨天的行动,竟完全让魔砂会自己解决,大日社一人不出。

  结果痴星去而不返,不知所踪;

  妖星回来后则一言不发,意志消沉。

  更有不少低级杀手失踪,竟无人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今,在大日社所布置的“落梅”计划中:

  妖星和大批魔砂会杀手埋伏在第一关,自己和红莲佛以及其余魔砂会杀手、慈悲教信徒埋伏在第二关,而他们大日社所有高手都安排在最后一关,这不是又拿魔砂会当炮灰吗?

  再说,以他魔星和红莲佛的实力,梅花会又怎么可能到第三关?

  大日社这次根本就又是袖手旁观。

  魔星正在烦恼,红莲佛匆匆走入通报:“他们已经到第一关了,不过好像你徒弟的状况还是没有调整过来啊!”

  魔星阴着脸摆摆手:“没关系,杀戮会让他清醒过来,不要忘了他是妖星,整个魔砂会中没有人比他更恨外省人和古国人!”

  可惜事情并非如魔星所预料,当紫微星、武曲星、破军星、贪狼星率领梅花会好手蜂拥而入时,妖星依然无动于衷。

  乃至于大批魔砂会高手已经尽数现身,妖星却还在自己埋伏处沉思无语,完全没有注意到战斗已经开始。

  紫微星等人也同样没有发觉妖星的存在,只是深感此处顽敌武功低微、战无章法,不消片刻便溃不成军。

  紫微星坚信这是魔星诱敌之计,统率部下小心谨慎向前攻去。

  当明玉几人来到此处,遍地尸首大部分都是魔砂会杀手打扮,当然也有少数梅花会好手,这无疑表明紫微星的进攻相当顺利。

  明玉身为幻门第二代弟子,突然察觉到幻术波的存在,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扯嗓挑战:“妖星,你要是没死,就给我滚出来!”

  突闻明玉熟悉声音,妖星猛然清醒,他抬起头,双眼充满杀气。

  随着怒吼,妖星连赤水晶都没有取出,就跃出埋伏处,直扑明玉。

  明玉双手轻扬,金黄光球迅速从满地兵刃中飞到他手上,又转瞬化为金光冲向妖星。

  妖星在半空闪身躲避,却被明玉金光掌击中,在巨大冲力作用下,妖星的阳刚身躯向后飞去,直到与墙壁相撞,才止住去势,落地呻吟。

  “这家伙交给我,你们继续前进吧!”明玉头也不回嘱咐众人。

  “风扬公子,此人身上肯定有家师的水晶,我留下来助小师叔一臂之力,您和小铁公子去支援会长吧!”

  天罡星唯恐明玉体力不支,决定协助明玉降服妖星。

  风扬早已意识到妖星思想混乱,实力大打折扣,与明玉可以说是半斤八两,如果再加上天罡星的紫水晶,己方定然稳操胜券。

  于是,风扬点点头,同小铁不再顾及此处战事,径直向前冲去。

  妖星紧咬牙槽,慢慢起身,凶狠目光不曾离开明玉半分,沉声挑衅:

  “大日社的星帅告诉我们,你是幻门的前辈,是魔星师父的师叔,我或许应该管你叫师叔祖。因此,我师父和我都不愿跟你作战,这才让我去对付盈芳,让痴星去对付你,看来这个决定真是错到家了!”

  明玉回以冷笑:“你们从与我们中原为敌开始就已经错了,既然错了,就要付出代价!来,我们来个一对一的单挑吧!”

  “小师叔,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而且前面还有魔星,你可不能意气用事啊!”天罡星急忙劝阻明玉。

  妖星眉头微皱,颇为不解:“明玉,你的身体怎么了?昨天你明明还能操纵那惊天动地的狂风,也未见你有半点伤痕,怎么会?……”

  “你还好意思说,”天罡星愤怒地指着妖星呵斥,“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小师叔昨天和痴星大战已经耗费大半体力,你又骗走了盈……啊,我师婶,害得小师叔到处奔波。最后,他施展五行波阻止你动手,体力完全透支,若不是师叔功力深厚,现在他早就躺在棺材里了!”

  “师婶?体力透支?”妖星咀嚼着这两个词,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发慌。

  此刻,他也意识到明玉那掌虽然将他打退,但威力却属平常。

  明玉冷笑如故地解释说:

  “天罡星说的这两个词没错。

  第一,我已经决定从今天开始,全力守护盈芳,不让任何人再伤害她,我要照顾她一生一世。

  第二,昨天你错过了杀我的最好机会,当你见到我时,我本已筋疲力尽,又耗费残余功力施展远程威慑的‘风啸阵’,最后根本只能凭意志来支撑。

  那时,即使是普通人都可将我轻易打倒,可是你却放弃这大好时机,逃之夭夭!”

  “你当时就不怕我杀了你?如果你死了,你再怎么爱盈芳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你料定我一定会跑?”妖星对乾坤派狂生实在难以理解。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只能拼!

  你这样的帅哥不会理解我这种丑八怪,我没有你英俊、浪漫,但是我对爱的理解是付出,不计后果的付出、不留悔恨的付出,而不是希望得到什么。

  就算昨天我死了,我也会在临死前,拼尽全力让盈芳脱险,至少也要拖延到我的援军赶到。

  只要盈芳能够安然无事,我死也值了!”

  听闻此言,妖星终于明白盈芳为什么会那么在乎这个丑八怪,原来他不如明玉的地方只有一点:

  一个是用尽心计去占有自己所爱的人,另一个则是对爱不计回报、无怨无悔的付出。

  对于真正聪明的好女孩来说,她们可能一时去拥抱浪漫、寻求刺激,但最终会选择明玉这样的人来获得安全感,追求真正的幸福以度过余生。

  想通了始终困惑自己的问题后,战士之血重新在妖星体内沸腾。

  他缓缓取出赤水晶,决定进行自己最后一战。

  因为,他相信,面对明玉如此执着的超级战士,魔砂会此役难有胜算,而他妖星恐怕也即将走到人生尽头。

  天罡星也亮出紫水晶,准备替小师叔与妖星决战,而明玉却拦住了他,轻声说:

  “让我先上,如果我赢了,我就夺取他的赤水晶来弥补我体力不足;

  如果我输了,他也定会被耗费大量功力,然后你再乘机为二师兄夺回赤水晶。

  这样,我们才能稳操胜券。

  但是记住,这个人最后要交给我处置,他敢欺骗你师婶,我绝对不能轻饶他!”

  天罡星领教过顶撞小师叔的“后果”,只能点头称是,暗中则早已下定决心,只要师叔稍有败相,自己甘冒被师叔责罚之险,也要出手降妖。

  妖星的赤水晶血光闪现,明玉和天罡星随即感到周围无数令人毛骨悚然的妖气正不断聚集,天罡星急忙凝聚起紫水晶的道家力量抵御妖气侵袭。

  明玉则左手向下,右手向上,分别呈龙爪之相。

  只见四面八方的空气中,闪现出无数碧蓝光芒,宛若流星般飞入明玉的右手;

  而大地则涌出不少暗棕光球,瞬间在明玉左手下集合。

  妖星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实在想象不到明玉如此状态下,还能瞬间召集两种不同性质的能量。

  如果明玉的体力处于全盛,那又能发挥出多么可怕的实力啊?!

  妖星紧握赤水晶先发制人,随着妖星怒吼,无数妖气立时弥漫方圆数百米。

  明玉和天罡星突觉四周杀机大起,定睛望去,只见妖气中数十妖魔咆哮着杀向二人。

  不等明玉出手,天罡星便主动冲向妖魔,手中紫光闪现处,一批手持桃木剑的道士,随主人冲上,与妖魔们混战不止。

  “小师叔,我来对付这些妖魔,你集中力量对付妖星。”

  明玉对天罡星微微点头,他将双手合为一处,棕蓝光芒立时冲出。

  妖星也毫不示弱,赤水晶中血红妖光迎敌而上。

  两道光芒刚刚接触,便引起剧烈爆炸,激战双方都被爆炸余威所波及,顿时脚步不稳,天罡星也不能幸免。

  胜负只在一招间便已分出,一人倒下,一人屹立不动,倒下的是明玉,不动的是妖星。

  明玉挣扎站起,嘴角边沁出鲜血。

  天罡星大惊失色,手持紫水晶跑过来正要动手,却再次被明玉制止。

  “我说过,我输了,你再上,可是我已经赢了!”明玉的目光中充满自信,缓缓站起。

  妖星冷笑道:“没想到你枉为长辈,除了嘴硬,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都被我伤成这样,还说自己赢了?”

  “你没有发现,无论是你的妖魔,还是天罡星的道士,都已经消失了吗?至于我嘴里的血,那是我偷学了阿萱师姐的黑暗幻术波来增强功力,结果有点被功力反噬!”

  妖星闻言心中大惊,他放眼四望,果然不但水晶波战士尽数消失,妖气和道气也全部被冲散。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妖星忽然察觉体内功力正纷纷四散,赤水晶的血光也慢慢消失。

  不一会儿,消散功力顺便带走了妖星体力,虚弱身体无力倒地。

  妖星已无法紧握的赤水晶,顺着地面滚到天罡星脚下,天罡星急忙拾起交予明玉。

  红光刹那间进入明玉体中,赤水晶的妖气代表着佟忠的破坏欲,恰好补充了明玉战斗力的缺陷。

  明玉感到强大力量在体内不停翻滚,这是他从未体会过的感觉,那是连他自己都感到恐惧的感觉。

  “小师叔,这个家伙是那叛徒的弟子,您先略作歇息,让我解决他。”天罡星望着妖星,眼露杀机。

  明玉摇摇头:“我说过,这个人我来处置,你先到前面去帮助会长。”

  “可是,小师叔,我……”

  “师门门规第二条是什么?”明玉再次满脸肃穆。

  天罡星二话不说,鞠躬行礼:“小师叔,我懂了,您忙,我先去帮师兄。”

  明玉得意洋洋地向天罡星伸出大拇指:“聪明,跟我一样,有前途!”

  当天罡星渐渐远去,明玉恶狠狠地盯着妖星,步步前移。

  全身无力的妖星目睹明玉那微微发红的眼珠,他缓缓闭上双眼。

  曾经被妖星亲手杀死的仇人们个个浮现在妖星眼前,这令孟玉龙想起以前老人的故事:

  一个人将死之时,被自己杀死的人就会来索命,看来,他妖星的大限已到。

  赤水晶的光芒再次聚集,只是主人已经不同,明玉的眼珠愈加血红,仿佛已完全失去本性。

  他,那个从未沾染血腥的“逐日鹰”,今日要初开杀戒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