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少年痴梦
东旭鹰2018-10-08 16:084,601

  奇幻居一役,风扬与古威消灭了泰宛州魔砂会十一名刺客,其中还包括魔砂会六大高手中的狂星。

  明玉活捉敌人首领“乌鸦”、还吓跑了黑突厥大日社高手——地将,可谓战果累累。

  盈芳听到捷报,刚才还欢声动天的她立时嘟起嘴来。

  原因很简单,仅从这役战绩分析,自己岂不是要排五杰倒数第一?

  不对,小铁在屋里没有应战,而她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也要排第四,不过,那“凤”岂不是真在“鹰”之下了?

  明玉似乎看出盈芳不快,圆圆鬼脸出现在盈芳面前,然后他笑嘻嘻地说:

  “凤,这次是我失策,并不是你本领差。

  你小时候被狼犬吓着过,一直怕狗,所以才会让那黑突厥人占了上风。

  如果黑突厥武士用幻术变化出来的是其他怪物,那么你盈芳大小姐定是手到擒来,哪里又有我出手的份?”

  盈芳满意地点点头,摆出女皇架子:“爱卿言之有理,看在你护驾有功的份上,你抢我功劳的事情,我大小姐就不计较了,退下吧!”

  “谢主隆恩~!”明玉也仿佛小臣般,微微鞠躬,向后退了两步。

  面对两人装腔作势的“表演”,其余三杰不由大笑起来。

  轩风则无意欣赏明玉和盈芳之间的表演,他白眉微锁,问道:“明玉,你说那黑突厥武士用的也是幻术?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人会使用你这种幻术?”

  明玉立时也变得与老相国同样严肃。他紧皱浓眉,回答说:

  “这件事我也非常奇怪。

  幻术,又名幻术波,是五年前自称“幻灵子”的老人向我传授。

  这种幻术波只是种基本功,门下弟子学成后,便可以自行研究、自成一派,但万变不离其宗!

  以我的悟性,只用半年就已完全学会,然后才自创了‘五行波’。

  我艺成之日,也是师父仙逝之时,所以可以说,我是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

  我记得,当初随师父前来的还有个师姐,她应该也是入门不久。

  可是,在我拜入幻门不过一个月,不知什么原因,我师父就将她轰出师门。

  她的幻术究竟学成没有,学到什么程度,我根本不清楚。

  另外,听我师父说,我应该还有两个没见过面的师兄。

  一个是圣罗马人,另一个是我国泰宛州人。

  至今为止,除了附近几个小孩子以外,我没有再教授过别人五行波。

  至于那三位师兄、师姐有没有收过弟子,传授幻术,我就更不清楚了。”

  风扬微微点头,继续分析:

  “看来,这黑突厥人的师父必然是另外三人之一。

  对了,刚才听你说,你为救盈芳,在慌乱之中,胡乱使用了威力有限的木幻术。

  而那个地将破了幻术后,本来已占上风的他却立刻逃走,那是为什么?

  答案应该只有一个:他知道你的存在,所以根本不敢和你正面交锋。”

  明玉脑中忽然有什么东西闪过,随即恍然大悟:“一定是她,一定是她,莫非她是黑突厥人?”

  “哪个他?拜托,说清楚点!”小铁皱着眉头表达了不满,不过他相信答案即将揭晓。

  明玉解释说:

  “那个地将定是阿萱的徒弟!

  对了,阿萱就是我师姐。

  我那两个师兄虽然知道我的存在,但未必了解我的实力。

  而且,他们跟我师父似乎对黑突厥人都有说不清的仇恨,他们的传人绝不可能是黑突厥人。

  至于那师姐,她不但和我切磋过,了解我的潜力,而且她当初无端被逐,师父又是那么愤怒,很有可能,师父发现她是黑突厥人!”

  老相国叹了口气,踱步走向明玉,边走边说:

  “唉,泰宛州魔砂会最近骗取民意,暂摄泰宛州统治权,意欲正式脱离古国,自立政权;

  圣罗马圣殿武士与黑突厥大日社蠢蠢欲动,与魔砂会、邪教慈悲教接触频繁,对我古族似有所图;

  波斯、巴比伦等地局势不稳,被圣罗马插手该地域之事,结果越弄越糟,我国西域也受其影响,极不安定,朝廷正设法安抚;

  代君新立,要尽扫朝野邪风、重整乾坤,可是积重难返,非一日可成。朝廷正是多事之秋、用人之际啊!

  明玉,你说你干什么要用那不切实际的建议给朝廷添乱呢?

  你如果是因为觉得怀古阁不适合你,你可以提个申请,我知会陵州教化使在他职责范围内,另外给你安排差事。

  等到有合适时机你们建立奇功,朝廷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明玉突然放声狂笑,在其他人耳中,笑声非但没有丝毫喜悦,反而充满悲凉:

  “哈哈哈……

  轩中堂,你把我明玉当成什么人,如果我明玉真的只求个人名利,以我才华,在怀古阁足可无忧无虑安度一生,我又何必自添烦恼?

  做什么五杰、当什么‘逐日鹰’?

  轩中堂,轩相国!

  我身为古族后人,不敢独善其身,不问古国兴衰;

  我身为乾坤派弟子,也不会置本派大业成败于不顾。

  可是,您可知道?

  爱国爱派者却不为朝廷所理解、所支持,任由我们激情消退、蹉跎一生,才是我们有志青年的最大悲哀啊!”

  “鹰,冷静,有什么话好好说,别这么激动。你慢慢说,轩中堂绝不是寻常官僚,他会理解我们的。”古威急忙劝解。

  轩风不愧是腹中可撑船的相国,面对眼前激愤书生,他没有丝毫不满,只是向古威做了个制止手势,示意明玉继续说下去。

  明玉稍微收敛情绪,便继续将多日来腹中所藏话语尽数倾出:

  “轩中堂,您说我那个提倡奇幻之学的建议不切实际,可是我古国现在问题就在于太切实际者过多,而创新、远虑者甚少啊!

  过分不切实际固然是好高骛远,但活跃思想往往可突破已知知识的限制,取得超越世俗的成绩。

  圣罗马科技日新月异,就是因为他们善于突破旧有框架,开放思想,从而不断创新,探索未来。

  现在连黑突厥都模仿圣罗马,大兴奇幻之学,激发本国民众之想象力。

  再加上,他们所创建的重视后人成才的环境,因此人才倍出,对我古国形成新的威胁。

  如今圣罗马元老院,不惜重金,网罗天下奇思之人,将各种古灵精怪的想法融入各行各业,使本国发展日新月异,我国不少欲一展才华者都投效其麾下。

  投奔他国者之所以离开,固然是因为爱国之心不够坚强,但是我国无伯乐之才识、无举贤之度量的环境也难辞其咎。

  我国片面倡导切合实际、不重视想象力的开发,亦扼杀了不少有天份有才华的潜在人才。

  现在朝廷整治吏治,意欲不拘一格选拔人才,可是因为旧制下的负面影响,少年晚辈创新意识均受到限制。

  其实,理想也是幻想之一,没有幻想,也就没有了美好未来理想的动力,看到的就只有现实的挫折与黑暗。

  很多热血青年在挫折面前变成再无激情的平庸之才,对他们也是可以理解的,怪不得他们自己。

  我明玉自知并非什么治国良才,只不过充满幻想和空怀激情。

  在怀古阁里,我的激情和才智正在消退,我希望自己在还没有江郎才尽的时候,能为我古国和乾坤派尽一分力,难道这样的愿望也是错的吗?”

  轩风边听边踱步沉思,等到明玉说完,他突然问道:“自古邪教多以幻想之事蛊惑民心、骗取钱财。你这建议又直接针对少年晚辈,如果被人有心利用,后果将不堪设想,你又想过没有?”

  五杰之首风扬突然接过话头说:

  “既然怕被他人利用,为什么我们乾坤派不先把它控制起来呢?

  对晚辈们的教育始终是应以‘疏’为主,而不是仅仅依靠‘堵’。

  现在圣罗马、黑突厥以各种丰富多彩的幻想文化冲入我国,这些文化确实很容易被他人利用,也很容易将少年晚辈吸引住。

  可是,如果我们不能创建更具吸引力的相应文化,那么仅仅依靠朝廷强行限制、封杀,始终是治标不治本。

  少年晚辈的情绪就如同弹簧,如果不能得到正确疏导,得到他们认同,而只是强行压制,只能让弹簧越缩越紧。

  当朝廷压不住时,弹簧的反弹力就足以毁掉古国朝廷和乾坤派,难道朝廷就没有想过吗?”

  “怎么,难道你也要和他创建这个什么倡导幻想不实的东西吗?”轩风似乎有些紧张。

  风扬的回答非常肯定:

  “是的,中堂,鹰的幻术是靠想象力而强大,要创造出能吸引少年晚辈的奇幻文化,非鹰和他的朋友们莫属。

  而我自认为比较擅长伯乐之术,我会配合鹰组织民间会社,将古族青年组织起来。

  我们将以共同创造古国奇幻文化、参与古国奇幻活动为基础,继而开发潜在创意、共同开拓成才机遇。

  同时,我们将为国培育以前所轻视的经商人才和管理人才,对德才兼备者及时推荐给国家。

  我坚信,总有一天在此‘会社’基础上,我们将走向全世界,同圣罗马、黑突厥、法兰克、日耳曼、白罗刹等国的青年共同建立涉及更广泛的‘会社’。

  我们要以此来发扬古族文化,让其他各国了解古国人真正的思想,并与其他国家朋友们进行理智文化交流。

  我还坚信,通过世代努力,未来各国青年必然可以此加强文化互访,学会尊重和理解别人的思想。

  在此成就上,我们再从而求同存异、共同发展,为打造未来的和平世界、实现乾坤派祖师‘天下大同、民族融合、无穷无富、劳者得食’的理想社会奠定基础……”

  “够了!”轩风不知何故勃然大怒,“你们清醒吧!乾坤派祖师爷的理想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更不是靠你们小孩子胡闹就可以奠定什么基础的。如今遵循祖师爷理想的国家,我们古国算是最强大,可在天下群雄中,我们又算什么?你们年纪还轻,就不能去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吗?”

  “中堂大人息怒。”古威似乎又要站出来调解,“以前您不是教导我们说,要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之内,为古国和乾坤派大业做出最大贡献吗?在下认为,龙和鹰正是根据他们自己的特长,实践您的教导啊!”

  “没错,没错,无论理想多么遥远,路都是有人开始走,再一步步走出来的。什么事情都要有开头,才能有结果啊!如果做都不做,又怎能知道会不会成功?这样说,也不够实事求是啊!”

  小铁的补充更是入门三分、一针见血,让轩风暂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明玉微笑说:“中堂,人生短短数十年,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可是如果我们每代每个乾坤派弟子,都能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之内,力争多向祖师爷的理想接近一步,那么就算是这理想再虚无飘渺,它也终究会实现的!”

  轩风被面前这四杰气得无言以对。

  这时,他看到盈芳正在奋笔疾书,奇怪发问:“盈芳,你在做什么呢?你也赞成他们那么胡闹吗?”

  盈芳头也不抬回答:“我们飞鸽社社员都要保持中立,才能客观撰写传闻,我现在正在记录你们刚才说的话,我相信如果这些话刊登在《飞鸽传闻》上,定会引起轰动。对了,中堂,你说题目写什么呢?要不然就叫‘两青年立志图强,老中堂厉言斥责’?”

  “谁说我斥责他们了!不要乱写传闻。”轩相国大吼之后,才意识到这是小丫头利用朝廷近来对飞鸽社放宽的权力在要挟自己。

  轩风再次转向风扬与明玉,盯着他们的眼神问:“充斥幻想之说并针对少年晚辈的想法,即使你们成功了,也未必会得到朝廷的奖励,而你们如果出了乱子,必然会受到重罚,甚至会身败名裂,你们想过没有?”

  “哈哈哈,我明玉一介狂生、臭皮囊一个,身败名裂又有何妨?”明玉依然是狂傲至极。

  风扬回答得也相当果断:“中堂,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绝对无怨无悔!”

  轩风缓缓转过身,咳嗽了两声,向门外走去,小铁急忙上前扶持。

  走到门口,轩风突然停了下来,他回转身说:

  “我只是老朽之人,对你们没什么帮助。

  即使是代君也要考虑各方面的因素,不能轻易为这点小事随便表态。

  总之,这种事情朝廷上下不会支持,但目前也不至于反对,你们自己先想办法干起来看看吧。

  还有,我听说圣罗马类似会社叫做魔幻会,那么你们打算叫什么名字呢?”

  风扬与明玉相视一笑,异口同声说出三个字:“聚英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