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仁者之心
东旭鹰2018-10-08 16:024,914

  虽然并不情愿,但文曲星依然尽量尽到好导游的职责,博学多闻的他,陪着华元清每到一处,便为客人详细介绍相关风土人情、历史传闻,无一遗漏。

  当他们经过某座豪宅之时,华元清突然好像闻到什么,他眉头紧皱,自言自语:“冰心草加人参丸,这是治什么病?”

  文曲星不知道华元清在嘀咕什么,随口问道:“你们乾坤派的人都那么奇怪吗?好端端地嘀咕什么?”

  华元清没有直接回答文曲星,反而指着这豪宅反问:“这是谁的宅子,有人身患什么怪病吗?我闻这宅子里飘出的药味,味道很怪!”

  文曲星目光扫向豪宅,满脸轻蔑之色,回答说:

  “这是我们泰宛州执政官官邸,现在是魔砂会那个帝星的家宅。

  帝星妻子自幼体弱本来就常年病倒在床,几个月前这个宅子闹出谋杀未遂案,也就是帝星栽赃给我们的那个案子,他的妻子受了惊吓病情日渐沉重。

  最近,帝星找了位黑突厥医生,开了张方子,你闻到的大概就是那贴黑突厥良药的味道吧!”

  “错了,错了!”华元清一跺脚,忧心如焚,“冰心草属寒性,人参丸属热性,这两种药本就不该配在一起,如果给长期卧病在床的病人吃,更是有害无利。不行,我必须去看看!”

  “哎哎,你去看什么?那帝星可是我们梅花会和你们乾坤派的共同死敌,他的妻子如果被黑突厥医生治死了,那是现世报,又关你什么事?”文曲星不耐烦地拦住华元清。

  华元清神情肃穆地向文曲星解释:“你不是医生,不懂‘医者父母心’的道理。不管帝星如何恶劣,他的妻子终究是无辜的,就算有报应也不该算在他妻子头上。不行,我必须进去为病人重新开药。”

  “别傻了,乾坤派的神医!这帝星迷信黑突厥医术,不要说你是中原乾坤派的,就算你是泰宛州本地医生,这帝星都一概不见,你去了也白去。有这工夫,我们还可以去看看光明湖,那可是个著名的名胜古迹啊……”

  “名胜古迹?你给明玉留着,我们五英五杰爱好不同,我就是喜欢治病除患。如果你还把我当你们梅花会客人,就请你在这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说完,华元清便不顾文曲星的阻拦,径直向官邸正门走去。

  官邸守卫望见气度不凡的青年大步流星走来,心知此人必然有点来头。

  卫兵长上前客气询问:“这位兄弟,这里是执政官官邸,不知道你是找人,还是有事?”

  华元清随口回答:“在下黑突厥医生‘清水’。刚才经过贵府时,我闻到你们院中传出的药味不太对。为以防万一,特意前来拜访,以免病人反受庸医所害!”

  听说对方是黑突厥人,卫兵长不敢怠慢,急忙一边派人通报,一边请华元清走向客厅。

  凑巧的是,帝星恰好有公务未在官邸,而管家是琴儿从娘家带来的忠仆,他不仅把琴儿当作主子,甚至视为亲生女儿般。

  另外,老管家和官邸御医本来就怀疑那贴黑突厥良药有问题,只是不敢明说。

  现在听说有黑突厥神医发现蹊跷,他们如获至宝,匆匆出迎,热情招待。

  华元清进入客厅不喝茶不安坐,上来就要找管家要药方,管家早已随身携带,急忙掏出请华元清审阅。

  华元清仔细阅读,果然这药方的主要药物是冰心草和人参丸,其它配药都是调善药性的附药,任何对医术稍微精通的医生都不应开出这张药方,何况是黑突厥名医?

  华元清满腹疑虑,顺口向官邸御医咨询了病人的病症。

  听过御医描述,华元清双眉紧蹙说:“依据病症来看,这个病本身好治,但难就难在病人身体较弱,用药过于霸道会让病人有性命之忧,可是用药过轻又难以根治。如果我能亲自为病人诊断,或许会有办法。”

  管家听到华元清的分析,神色间似乎有些为难,不得不解释说:“清水先生,你有所不知,我们夫人与老爷性格相反。老爷最喜欢你们黑突厥人,可是夫人最讨厌你们黑突厥人,恐怕她现在不会让你给看病。要不然,你等老爷回家再来?那时,夫人或许会给老爷点面子。”

  华元清闻言,心中暗想:“等帝星回来,你们夫人给面子,你们老爷该不给我面子了。”

  他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淡淡说:“我虽然是黑突厥人,但长期在古国中原学习医术,你们夫人应该看不出我的身世。何况这个病不能再拖,你们就跟你们夫人说:‘中原神医来给她看病’,不就可以了吗?”

  管家正在为难,忽然听到楼上传来夫人阵阵呻吟,好像是夫人头痛再次发作。

  华元清闻音心明,仿佛已亲身感受到病人剧痛,他催促管家和御医上去服侍的同时,拿出短箫,聚精会神吹奏起一曲《静心菩提曲》。

  琴儿正被那突然袭来的剧痛折磨得三魂不安、七魄难定,忽然耳中传入悠扬箫曲。

  在美妙佛乐之中,琴儿仿佛目睹无数仙女吹奏仙乐徐徐落下,无数美丽莲花随之飘舞,清香从她鼻腔袭遍五脏六腑,顿然体内清静如初,所有痛苦似乎尽数随仙乐云消雾散。

  待琴儿略微清醒,她眼帘中出现的是充满关切神色的老管家。琴儿轻声问:“刚才是谁在吹奏曲子?”

  “是……是中原来的一个神医,他说你原来用的药方不太对,想为你重新看看病。”

  老管家这是初次在夫人面前撒谎,不过好在夫人精神恍惚,也没有察觉任何不妥。

  “那就请他上来吧,只是……只是这件事不要告诉老爷!”

  “是,夫人!”管家和御医满口答应。

  华元清很快出现在夫人卧室中,不过琴儿由于过分疲惫已忍不住陷入梦乡。

  华元清目睹病人憔悴容状,足以想象出这个常年卧床的女子承受了多少痛苦煎熬。

  “济世佛”右手微抖,几根红线迅速缠住琴儿手腕,他随即将手指搭在线上默默感受病人脉搏。

  眼见华元清使出“红线悬腕问脉法”,管家和御医心知此人果然是医中高手,暗喜不已。

  华元清收起红线,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个黑突厥庸医会开出如此糊涂的药方。

  原来,琴儿自幼体弱,所以素来服用补药来增强体质,可是这次受到惊吓,按照常理,则需要用寒性药来定魂。

  但两种性质的药交杂使用,非但无益,反而成为毒药,使病人阴阳两气难以调和,直冲头顶,所以琴儿才会常常头痛不止。

  华元清随手写了一张药方,交给管家去抓药。

  老管家拿过药方却大为吃惊,因为这里所列的都是在泰宛州极为平常的草药,所需花费加一起居然只有那贴黑突厥“良药”的二十分之一不到。

  “神,神医,这药,这药就能治好夫人的病?”老管家小心翼翼地提出疑问。

  华元清摇摇头:

  “你们夫人的病之所以长期治不好,是因为要根治夫人的病,需要一味很难找的药草。

  这种药草就在撒鲁沙漠,一般人并不知道,但以我的本领,七天之内必能找到,只要把它加进去,你们夫人的病只需三天就可基本痊愈。

  现在这个药方,虽然缺了那味主药,但是只要坚持服用,可以减轻夫人的痛苦,甚至可以下床走走。

  只是注意,一定不能再让病人受刺激,切记切记!”

  老管家连声答应,可是依旧心存疑虑,忍不住小声嘀咕:“这药也太便宜了!”

  华元清微微一笑:“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尽量让病人花最少的钱把病真正治好,这是我们医生最基本的医德啊!”……

  此刻,在梅花会地下通道中,风扬、明玉两人好像同时想到什么,互相使个眼色,便不约而同地唉声叹气起来。

  佟忠等人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人哪根筋不对。明玉终于叹气开口说:“师兄啊,不是我不愿意带你回去,只是这师父遗愿很难实现啊!”

  “为什么,你不是马上要和这个风扬共同创办什么聚英会吗?”佟忠百思不得其解。

  “唉,佟老爷子,你是不知道啊!”风扬同样叹息解释,“如今黑突厥鼓动魔砂会搞泰宛州独立,据说七日后魔砂会的帝星就要煽动泰宛州民众进行独立投票。若泰宛州一旦独立,必然引起我古国内讧,无论输赢如何,恐怕古国短期内难以安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聚英会创办得不得其时啊!”

  天罡星紧蹙浓眉:“我们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我们梅花会自会处理。不过,为安全起见,我和紫微希望你们先把师父带回中原,这样我们才能毫无顾忌地放手去做。”

  “唉,天罡,是我这把老骨头拖累了你们啊!”佟忠仿佛被双杰感染,竟也长叹起来,“如果我功力还在,又岂能任由魔砂会如此嚣张?”

  “师兄,你的功力已经无法恢复了吗?你不是还能设置那道幻术门吗?”明玉奇怪发问。

  佟忠摇摇头:“师弟,你应该清楚,那种幻术门对于真正的幻术波高手来说,只是雕虫小技,上不了台面。以我现在的情况,恐怕至少还要二十年才能恢复我原来的功力。”

  “师父,难道我们这两颗水晶,真的不能让您恢复如初吗?”紫微星满面忧虑地请教。

  佟忠拍着紫微星的肩膀依然叹息说:

  “好孩子,我明白你的心思。

  但是我早已说过,由于我把我的功力按性质分成五部分输入到五颗水晶中,除非再把五颗水晶中的功力同时吸回来,才能在三个时辰内恢复功力。

  如果哪怕少了一颗水晶,我都必然走火入魔,何况现在我们只余两颗水晶而已!

  再说,你们如果没有了水晶护体,本领只会剩下原来的一半不到。

  你们还有大事要做,在此关键时刻,千万别做傻事!”

  “好!我决定了!”明玉猛然跳起,“我定会帮助梅花会,轰走大日社,击败南斗六星,为师兄夺回那三颗水晶,再带您回中原。”

  “我们已经说了,不需要你们乾坤派帮忙,你没有听清楚吗?”天罡星心怀不满,起身怒吼。

  “谁说我是以乾坤派身份,我是以幻门第二代弟子的身份斩魔除妖、清理门户。对了,天罡星,我们幻门门规第二条是什么来着,我有点想不起来了,提醒我一下。”

  天罡星满脸不屑,随口回答:“你这个幻门弟子怎么当的,这都不记得,不就是‘长幼有序,尊……尊……尊敬师长。’”

  天罡星的声音越来越小,心知已着了明玉这小师叔的道。

  紫微星脑子有点发胀,开始后悔这么早就把明玉带来。

  他暗想:如果小师叔以长辈身份逼我们同意和乾坤派合作,我该怎么办?

  明玉似乎看出紫微星心事,宽慰他说:

  “紫微星会长,请放心,幻门门规第七条规定‘不可恃老欺幼’、第十一条规定‘不可强人所难’,我不会逼你跟我们乾坤派合作的。

  不过我要提醒两位,我们幻门门规第一条是‘仁义为本、与时俱进,不可因私废义、不可拘泥于古’。

  泰宛州局势关系到天下太平、古族苍生,我逐日鹰绝不能撒手不管!”

  紫微星依然忧虑未除:

  “小师叔说得固然没错。但现在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

  最近泰宛州来了很多陌生人,明显来意不善。

  即使我们梅花会和你们联手,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如果您们能带师父返回中原,我们梅花会就可放手一搏。

  你们放心,只要梅花会还剩一人,就绝不会让黑突厥人和魔砂会的阴谋得逞。

  如果我们真的彻底失败了,你们乾坤派再来动手也不算迟啊!”

  “紫微星会长,您真的认为事情会这么简单吗?”

  风扬的目光中充满了忧虑:

  “如果黑突厥和魔砂会真的下定决心让泰宛州独立,他们会留下你们古国梅花会吗?

  如果梅花会被彻底破坏或者名存实亡,那泰宛州独立还可以避免吗?

  最要命的是,如果泰宛州宣布独立,中原不干涉,且不说天下古族之人不答应,泰宛州人也会因为对自身安全始终不放心,最终沦落为黑突厥附属,成为黑突厥削弱我古国的当头炮。

  如果泰宛州宣布独立,中原干涉,则是骨肉相残、血流成河,黑突厥也会从中取利,利用泰宛州顽固武装扰乱我古国。

  所以说,我们若不在此时防止或延缓此阴谋的实现,我古族大劫必将到来,你们这样固执又可算是仁义为本?”

  “你们不要逼我!”紫微星猛然发出大吼,让众人不解其意,他自知失态,满面疲倦地坐下,声音渐渐平缓,“求求你们,让我再好好想想,千万不要逼我!”

  佟忠深知徒弟难处,急忙劝解:

  “好了,紫微他现在是梅花会领袖,不能任意而为,你们就让他好好想清楚再说吧!

  既然现在外面已到如此局势,我回到中原也没有什么意义,此事暂且搁置。

  师弟,师父的最终愿望是天下真理永在、正气长存、让人类无意义的流血减到最少。

  所以,无论如何,我会在这里等你带我回中原。

  无论等到什么时候,我都坚信,你和你的朋友定会完成心愿,然后回来接我归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佟忠边说边向明玉伸出右手。

  明玉与师兄双手紧握,坚定回答:“师兄,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天上的师父和这个隧道里的你失望的,我必在危机解除之日接你回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