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舌战七星
东旭鹰2018-10-08 16:003,806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不是凭吊诸葛亮的诗句吗?”盈芳欣赏着梅花会客厅中的一幅字卷问。

  “何止,这里还有岳飞的‘还我河山’呐,没想到他们还挺爱国!”小铁也不由赞赏起来。

  而华元清、风扬、明玉注视着中堂悬挂的那幅“锋自磨砺出,香自苦寒来”的墨字嘿然不语,云侍郎则相当尴尬,找个借口躲了出去。

  云侍郎离去后,风扬才点醒小铁和盈芳:“你们别傻了,这幅诸葛亮的诗句是他们用来凭吊泰宛州历代未能成功反攻中原的梅花会领袖的,而‘还我河山’是将我乾坤派视为金人,把他们自己当成南宋岳飞,发誓一定要夺回中原,重建梅花古国。”

  “怎么,这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你们乾坤派对岳飞‘精忠报国、誓复失地’的赤胆忠心也不满吗?”随着右辅星那熟悉美妙的声音,北斗七星一一走入客厅。

  精通古族历史的明玉随口应对:“岳武穆是我古族华夏人的民族英雄,我们乾坤派当然素来敬仰。

  但岳飞北伐是为推翻实行民族压迫的金国政府,重建对各族平等相待的宋朝政权,再兴太平盛世,这是当年中原大部分百姓的心愿。

  所以岳家军所到之处,百姓纷纷箪食壶浆迎接宋军。

  不仅如此,虽然岳家军当时镇压了不少义军,但许多义军名将都为了祖国大义、抛弃旧怨,投身北伐大业,甚至连金人军官,都心悦诚服向岳家军投降,这全是因为北伐顺应民心的缘故。

  自古以来,顺民者昌,逆民者亡。

  如果梅花会反攻中原,你们认为,中原百姓会倾向你们梅花会,还是我们乾坤派?”

  “好个顺民者昌、逆民者亡!”七星中的破军星气势汹汹地踏前一步,“我们泰宛州民心所向,都将你们乾坤派视为仇敌,你们乾坤派要将我们梅花会赶尽杀绝,根本是做梦!”

  听到这种话,华元清仰天大笑:

  “恶魔火山冷却已久,我中原数百万乾坤军实力又是天下有目共睹,若我乾坤派有意赶尽杀绝,何必等到今天?

  我们乾坤朝第一代‘代君’就曾经提出过,愿意仿效当年梅花会对奉天军的先例,只要泰宛州易帜、废除外交,则其它均可不变,而且梅花会会长同各派领袖一样,可任‘副代君’。

  即使是现在,我方实力强泰宛州百倍不止,当朝代君姬元依然未改变此许诺,足见我们乾坤派诚意。”

  七星中的武曲星以冷笑对应华元清的大笑:

  “我们可没有看到什么诚意,看到的是西域三十万虎视耽耽的乾坤大军,听到的是你们咄咄逼人、‘不降则死’似的宣传。

  你们乾坤派说的那么多废话只有一个意思:我们若不接受你们这易帜建议,你们乾坤大军随时会踏平泰宛州!

  这种威胁之下,哪个泰宛州热血青年肯向你们俯首称臣?

  若你们乾坤派真有诚意,何不先将古国金龙旗换成我们梅花旗呢?”

  “没想到梅花会说笑话这么在行!

  不知道当初是哪个梅花会会长提出什么‘团结友邦,正视大局,一中一泰,双古并存’的论调,既然泰宛州是另外一个古国,那与泰宛州独立何异?

  我们乾坤派又岂能视之不理?

  何况,提出这观点的那个黄幡星居心何在,难道到了今天,你们还不清楚吗?

  至于我们古国打什么旗帜,那要看天下古族人的选择,看看他们究竟会选择我们金龙旗作为古族正统的代表,还是选择你们梅花旗当作古族正统的代表!”

  小铁显得似乎有些激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说完了,才感到自己都有点吃不消。

  文曲星扬起手中毛笔冷嘲热讽:“还提什么古族正统?繁体字是我们古国历代文人数千年来总结出的文化结晶。你们乾坤派一朝掌权,立刻弃之不用,反而用些粗陋不堪的简体字,如此数典忘祖,还好意思说什么代表古族正统?”

  狂生明玉听见这话不由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国文字经历了甲骨文、金文、篆书、隶书、草书、行书、楷书等多阶段变革,无非是两种目的,一种是艺术性,一种是实用性。

  若单从艺术性看,颜体柳骨、苏黄米蔡,风格各异,最适用字体也不一样,甚至可以以各种字体为根本,再自创一家。

  在我看来,若讲艺术,繁体字未必比隶、草、行、楷更加优秀。

  而从实用性看,简体字则比繁体字无论是用于教学普及,还是追求书写效率,效果都更为显著。

  若弃用旧体、使用新体便是数典忘祖,那你们为什么不改用甲骨文,那岂不是更显古族正统吗?

  况且,现在执政的魔砂会正在‘去古国化’,这繁体字还能在泰宛州存在多久,恐怕都不好说了。”

  七星另一女将左辅星不满瞪向文曲星,好似责怪他就会在芝麻小事上较真,又厉声质问乾坤派英杰:

  “文字小事,无关大局,但是你们乾坤派贪官污吏比比皆是,各级官府大都喜欢乱插手、朝令夕改。

  我们泰宛州人到中原做生意,需要孝敬的各路‘神仙’比繁星还多。

  这样的朝廷、这样的官府,即使我们泰宛州易帜,谁知道最终会导致什么后果?”

  四杰中的飞鸽社员盈芳停止记录,也加入了这场舌战:

  “没想到你们梅花会这么刻舟求剑?

  天下事从无一成不变,我数年前来你们泰宛州所见所闻,与今日你们泰宛州所见所闻就已大不相同,中原也是如此。

  我们当朝代君上任以来,锐意图强、改革吏治;

  刑部密切配合御史们横扫贪官污吏,效果显著;

  我们飞鸽社揭露时弊,也立功不小。

  最近代君又重新精简机构,规范职能,以后各级各方官府机关专职专管,不得处处插手、一事多管。

  现在各地官府更是大力刺激商业发展,官府的手将越缩越短。

  你要不信,咱们就走着瞧,中原定会逐渐光明一片!”

  华元清接着补充,:

  “至于我们乾坤派内部的腐败现象,我们乾坤派弟子绝不否认。

  但是正如你们梅花会曾有暗通黑帮的高层官吏那般,乾坤派也无法避免有这样的败类。

  如今,你们梅花会俊杰倍出,扫除会内污秽。

  我们乾坤派领袖姬元也在大力反腐基础上,积极提拔青年一代中的正派清流。

  长期下去,以清释浊,终能还我们乾坤派本来面目!”

  “哼哼,未来之事难说的很,我只知道中原百姓有不少人在家乡活不下去,千里迢迢跑到我们泰宛州讨生活,什么下贱的工作都干。可见你们中原早就是人心离背、穷不聊生。我们泰宛州如果易帜,恐怕我们背不起你们这个穷包袱!”贪狼星傲气满面地说着冷话。

  “没想到你们这么能以偏概全。那前不久,你们有些泰宛州人组成什么‘救国团’,还进入我们中原,秘密拐卖妇女,甚至轮流对幼女施暴,然后还画成秽图四处传播以炫耀。我们中原人是不是可以据此认为泰宛州已经堕落为人心卑劣、污秽不堪的罪恶之城了呢?”

  盈芳杏目圆瞪,当初她从捕影鬼处了解到此案件时,就已怒不可遏,此时提起,更是火冒三丈。

  华元清长叹道:

  “古国地广人稠,地区发展水平及百姓素质均不平衡。

  中原整体资源多,人均资源少;

  综合收入高,人均收入少;

  治一州易,治一国难啊!

  但是你们尽可放心,中原还没有到无法自给的地步,否则以中原人口众多的情况,泰宛州财富再多,也不过杯水车薪,对我们毫无用处。

  泰宛州若能易帜,税收完全自用,朝廷绝不染指。

  只不过,魔砂会独立之风日益嚣张,若他们依赖黑突厥势力得以独立,试问你们这古国梅花会又何以自处?”

  许久没有说话的七星之首天罡星终于开口:

  “这不劳你们乾坤派的人操心,我们泰宛州已经实行两会民主制,自会用民主手段解决。

  我们梅花会虽然此次选举失利,但是下次定可获胜,泰宛州人民不少都是我梅花会遗臣遗民,绝对不会跟随魔砂会出卖祖先!

  你们放心,我们泰宛州的政治比你们中原民主得多,执政官是来自民选,民可选之,也可废之。

  严密的监督体制对国家的益处,你们永远不会看到的,更不会明白的。”

  “不,我们看到了!”

  明玉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让天罡星颇感意外,但是明玉下面的话就不那么中听了:

  “我们看到的是,你们的民选制将如黑突厥所愿,断送这浸透古族前辈鲜血的土地;

  我们看到的是,你们的两会制导致民众分化、矛盾日增;

  我们看到的是,你们监督体制下,先是至今未破的神秘刺杀案,又是排除异己的军队和巡捕禁投,作弊似的假选票、假票箱、假投票;

  我们看到的是,你们的民主所掀起的狂热排外主义。

  等到你们这些所谓的外省人都被逼出泰宛州,或排斥在泰宛州选民之外,然后魔砂会在黑突厥支持下,堂堂正正大搞分裂独立的时候,

  试问你们还会和我们高谈这种两会轮庄、欺骗民众的所谓民主制吗?”

  “昨天你们有没有上街听一个泰宛州人的讲演?”

  风扬忽然问了个奇怪问题,不等别人弄明白他的意思,他便自问自答地说了下去:

  “我去听了,而且印象非常深刻。

  我听到他说:‘梅花弟子的鲜血不是青色,魔砂弟子的鲜血不是黄色,所有泰宛州人让鲜血流出来看看,有哪个不是红色?’

  听到这些话,我想到的是,泰宛州是如此,我们整个古国又何尝不是如此?

  如今黑突厥人处心积虑地鼓动魔砂会搞泰宛州独立,他们为什么?

  还不是想让我们古族同胞骨肉相残,他们再从中取利吗?

  如今泰宛州人与我们中原人确实有很多地方无法达成协调一致,但是我们每个人洒出鲜血看看,谁人不是神州血脉?哪个不是古族子孙?

  如今泰宛州外有猛虎,内有恶狼,分裂国土之祸近在眼前,我们还分什么乾坤、梅花?

  难道不该如同五十年前抗击黑突厥时那样,暂且抛弃旧怨,携手并进,驱魔除奸,共保疆土吗?”

  “讲得好!”随着这声喝彩,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入客厅,他,就是当今梅花会会长——紫微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