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古族之魂
东旭鹰2018-10-08 17:264,458

  此时,紫微星等人也是险象环生,一队黑突厥军发现了他们的行踪,紧随追杀。为掩护领袖,已有一车梅花会弟子壮烈牺牲。

  得意忘形的黑突厥军们继续挥舞屠刀追杀不止,却没有发觉自己的同伴越来越少。

  最初,落后骑兵队只见怪异风沙横卷袭来,当风沙从他们编队中穿过,三百人无论是人、是马,尽数被撕成碎片,此景可谓惨不忍睹。

  另外三百人更是可怜,当最后骑兵连人带马摔倒时,其他士兵还未曾察觉。

  可是,当他们意识到这是连锁反应,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风沙吹过,很快掩埋了失去水份、变成干尸的人马,将残忍情景深深埋藏。

  最后三百多人也如同祸从天降。他们与座下战马,竟同时感到气血沸腾。

  腥红血液迅速从七窍喷出,黑突厥骑兵连人带马尽数倒在黄沙之中,饱受折磨,挣扎死去。

  被追杀者虽然对敌人们的异状感到奇怪,但正好乘此机会急速远去,丝毫无意停留察看。

  作为统率千人队的禆将,自然有点内功修为,所以受到袭击后依然一息尚存。

  他挣扎起身放眼四望,只见三个圣罗马人从茫茫大漠中钻出,慢慢走到他面前。

  军官用母语喃喃求饶:“不要……不要、杀我,我们,我们……不是……你们的……朋友吗?”

  为首的圣罗马人点点头,冷笑着也用黑突厥语缓缓回答:“没错,我们圣罗马是你们黑突厥的朋友。所以,我们圣罗马人,又怎么会杀你们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对不对?即使杀,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对不对?”

  话音未落,圣罗马人右手指处,黑突厥军官的鲜血加速从七窍喷出,死不瞑目的军人就这样埋骨黄沙之中。

  另一个圣罗马人用母语请示首领:“水瓶,我们是不是再去把其余追击紫微星的黑突厥人全部杀掉?”

  名列“圣殿十二骑士”的水瓶摇摇头:“我感到古国方向有大队人马前来,应该是来救援紫微星的。虽然又有两路黑突厥军队加入了追杀,可是无论数量与质量,他们都不是古国军的对手。所以,巨爵,我们现在可以功成身退了。”

  第三个圣殿武士则建议说:“那我们去救天蜃绿洲上的那两个古族人吧,他们肯定坚持不到援军到达。”

  “巨鲸你太多事了!”水瓶以不满目光怒视部下,“我们的任务只是保护紫微星,其他人的生死不关我们的事情!何况那里现在有数千名黑突厥人,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应付。再说,绝不能让任何人察觉到我们的存在,除非是死人,否则必然后患无穷!好了,我们走吧!”

  随着水瓶命令,擅长吸收敌人身体水分的巨爵随同水瓶钻入沙中,而将敌人化为碎片的巨鲸则望着天蜃绿洲的方向默默祈祷:“古族勇士们,祝你们好运,奥林匹斯神将与你们同在!”

  随后他身形略转,也在黄沙中隐没……

  正如水瓶所料,四千黑突厥骑兵及时追上紫微星等人,并迅速包围了所有马车。

  破军星、贪狼星等人下车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车内的”百晓凤”盈芳则紧捏道符。

  车外,贪狼星双眼红芒闪烁、破军星铁拳蓝光耀眼,其他人也都是刀在手、箭上弦,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可惜,古族武士做英雄的权利被无情剥夺。

  只见南方黄沙大起,察觉异状的黑突厥人不由发出惊恐喊叫。

  接着,无数火枪子弹和羽箭闪电般袭来,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侵入古国边界的黑甲军团,大半黑突厥骑兵连同爱骑血染沙场,侥幸留命的几百残敌慌不择路地纵马奔逃。

  破军星、贪狼星等人翘首远望,只见远处金黄沙漠上,涌动出无边无际闪耀着太阳金光的赤红海洋,海洋上空仿佛还有数百金龙尽情飞舞翻腾。

  近了,近了,那不正是让全天下古族人引以为豪的乾坤军吗?

  马车上的梅花会弟子们似乎忘记了来者是他们几十年的宿敌,所有从鬼门关中逃出的古族武士百感交集、放声欢呼,使劲摆动着手臂,就像在欢迎分别许久的故友。

  训练有素的乾坤军骑兵来到马车前,大部分战士随即在马车北方以身躯形成不可逾越的火红防线。

  其他战士迅速下马,熟练地为梅花会弟子们包扎伤口。

  “盈芳,大家都没事吧?怎么没有看见紫微星会长?”熟悉声音在盈芳耳边响起,那正是“百战兽”雷霆。

  刚才还打算以身殉国的盈芳,见到亲人,因为过于激动竟扑在雷霆怀里尽情痛哭。

  雷霆不明所以,习惯性四处张望,寻找明玉所在,唯恐让那“鼠肚鸡肠”的狂生误会。

  盈芳意识到失态,急忙放开雷霆擦干眼泪回答:“没事,会长在车里,只是晕了过去!”

  “哦,怎么会晕过去?”雷霆满面不解。

  “是小铁他……”盈芳这才想起小铁和武曲星还身处险地,急忙提醒雷霆:“快,快去天蜃绿洲,小铁和武曲星还在那里断后,去晚了,他们就活不成了!”

  雷霆闻言二话不说,跨上战马,高声下令:“一队到八队跟随我前往天蜃绿洲,卫将军,你率领九队、十队护送各位同胞交给后面跟踪我们的泰宛州军,然后迅速到天蜃绿洲与我们会合,执行命令!”

  众将士齐声领命,各自行动,四万大军紧随主帅向前驰骋。忠于职守的卫华将军择率领剩余一万乾坤军,护送四辆马车向那早已败露行迹而不自知的泰宛州军奔去……

  天蜃绿洲四周,早已倒下一千多具黑甲尸首,但无论生死,始终并无任何黑突厥人能接近天蜃绿洲。

  随着体力消耗,伤口增加,武曲星的能量镖威力愈加衰弱,小铁的速度也愈加迟缓。

  黑突厥军密密麻麻地围住方圆千米的绿地,面对两个鬼神般的古族战士,虽然他们已从剩余的近一千人增加到五千人,却无人再敢上前。

  忽然,黑突厥军发出欢天喜地的嘈杂声。

  只见北方地平线上,又出现黑压压蝗虫般的军队,数面墨黑帅旗迎风飘扬。望见那旗帜,武曲星闪现出惊慌神色。

  “怎么了,来的是什么人?”小铁察觉到武曲星的反应,心知不妙。

  武曲星目光茫然回答:“我们看来是真回不去了,看那帅旗,定是黑突厥军‘五杀将’中的刃杀将来了。”

  小铁也倒吸一口冷气,他早已听闻黑突厥军中有五位武功不凡、凶狠毒辣的将军,并称“五杀将”。

  以自己和武曲星现在的状况,连普通士兵的包围圈都闯不出,又怎能与“五杀将”交手?

  刃杀将目睹大军围着两人却不敢进攻,不由怒从心来,他用黑突厥语大声斥骂,围攻将士顿时满面羞愧。

  一个副将壮胆上前向刃杀将汇报,刃杀将愤怒目光中逐渐透露出钦佩之色。

  刃杀将跃下马,来到阵前,对两位寸土不让的古国高手用半生不熟的古族语劝告:

  “你们,英雄,很好,非常好!我对你们,钦佩,非常钦佩!我,不杀你们,他们,也不会杀你们。只要,你们,投降,我保证,我们的,朝廷,一定会,放走,你们,安全地,放走。”

  “放屁!”武曲星忍不住怒吼起来,“你们在古国的地方,凭什么让我们投降?我宁愿葬身此处,让我的血肉和天蜃绿洲融为一体,也绝不会向你们这些强盗屈膝求饶!”

  小铁随之附和:“好,说的好!不愧是神州子孙!今天就让黑突厥人看看,真正的古族人是怎么死的!”

  小铁话音未落,两大高手已向刃杀将冲过去,他们并非是要擒贼先擒王,而是死,也希望能带走敌人大将。

  可惜,武曲星和小铁实在太累,敌人实在太多。

  黑突厥兵虽然被古族战士的忠义精神所震撼,但也绝不可能让他们伤害本军主将。

  不等二人靠近,一群黑突厥兵已经冲杀上来,而刃杀将则被部下拉回安全位置。

  不知为何,刃杀将似乎根本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望着两个拼力战斗的异族人叹息不止。

  武曲星的能量鞭不断将敌人抽倒在地,而小铁的光速拳也不断将敌人击毙击伤。

  但他们的战斗力已下降不少,不消片刻,每个人身上又多添几处新伤口,而在他们面前也多倒下几十名黑衣黑甲的敌人。

  武曲星的能量鞭已化为能量剑,数枚长矛向他腹部刺来,武曲星急忙以剑拨开。

  这时,三把长剑又齐刷刷地攻至,武曲星闻听动静在狂吼中回身长剑急挥。

  转眼间,三颗头颅高高飞到空中,又落到黄沙里。

  此时,武曲星手中的能量剑忽明忽暗,看来已到极限,而刚才那几枚长矛却又再次杀至。

  武曲星故伎重施,再次挥剑急拨,能量剑却在此时彻底消失,敌人的长矛尽数扎入武曲星腹中,剧痛让武曲星闻到了死亡味道。

  意识逐渐模糊的武曲星极力握住敌人长矛,以不让自己倒下。

  他忍住痛苦,用最后生命狂笑大吼:“我武曲星今日为泰宛州人洗耻了!”

  虽然听不懂吼声意思,手持长矛的黑突厥士兵却因为惊恐放开双手。

  随着吼声消散,武曲星缓缓倒地,一代泰宛州俊杰,将自己的生命永远留在这最后一片没有从外敌手中收复的古国国土上。

  “武曲星!”察觉到不对,小铁发现了这难以接受的事实,他正要奔向同伴,一枝长枪却在他分神之时从他腹部穿入,直透后背。

  小铁痛怒交加,飞起一脚将敌人踢得心脏碎裂。

  身负重创的小铁后退几步,渐渐靠上一棵绿树,注视着不敢再靠近的黑突厥人,小铁露出蔑视冷笑。

  遥望远方,很多人在小铁脑中闪过:有平易近人的轩相国、有文雅而不失真性情的风扬、有爱跟他斗嘴的明玉等等。

  当然,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则是那外表冷酷、本性善良的碧霞。

  他心知肚明,如今自己一腔碧血洒大漠,唯有千般恩爱待来生……

  目光所及已逐渐模糊,小铁却不肯有丝毫示弱。刃杀将带着英雄相惜的目光注视着小铁,轻声问:“勇士,你,还有,什么心愿吗?我,一定,会替你,完成的!”

  小铁已听不清那含糊不清的古族语,恍惚之中却突闻“心愿”两字,他猛然想起曾任古国乾坤军副将的父亲临终遗言。

  小铁遥望泰宛州方向,不由脱口而出:“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言尽于此,小铁忽然用尽最后力气,右手将腹上长枪狠狠更深插入,让枪尖穿透背后树干。

  乾坤五杰之一的“光速犬”在临终前,就这样将自己钉在了古国天蜃绿洲中。

  刃杀将望着两具古族人尸体,他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异样感觉在心中翻滚,苦涩自知。

  突然,连声惨叫传遍大漠,不停有黑突厥将士倒地身亡,而夺去他们生命的却是相同的羽箭。

  刃杀将见状,回身望去,只见一位红甲将军飞马奔来,他手上长弓的羽箭箭尖正对准刃杀将。

  在这位将军身后,是数不清的红甲骑兵,以及几百面耀眼夺目的古国金龙旗。

  “快撤,是‘百战兽’雷霆和乾坤军,我们快撤!”刃杀将自知不是雷霆的对手,急忙用黑突厥语下达撤退命令。

  听到雷霆名字、目睹声势浩大的古国将士,黑突厥军个个发出惊慌叫喊。

  骑兵匆忙纵马狂奔,步兵此时真恨爹妈少生一双腿脚,忙不迭地向北方逃窜。

  匆忙间,乾坤军还未开始追击,已有数百黑突厥人被战友践踏而死。

  当小铁和武曲星的尸体并列在古族人面前,每名乾坤军战士的心灵都受到巨大震撼,人人都是泪流满面。

  雷霆无力下跪,不顾部下劝阻,狠狠磕着头,抽泣自责:“兄弟们,我该死啊,我来晚了,我来晚了啊!!!!!”

  此役十五年后,当古国从黑突厥手中正式收复天蜃绿洲时,全国民众捐资在此修建了两座纪念碑,史称“双烈碑”。

  一座石碑碑文是:“小铁,古国京城人,古族乾坤派弟子,天蜃绿洲第一烈士”。

  另一座石碑碑文是:“武曲星,古国泰宛州人,古族梅花会弟子,天蜃绿洲第一烈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