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殿堂风波
东旭鹰2018-10-09 07:115,002

  昔日从中原前来的泰宛州四杰一英,如今只余乾坤三杰,他们与佟忠也终于离开了他们曾经战斗过、伤感过、喜悦过的大漠明珠——泰宛州,而紫微星与梅花会北斗五星依依不舍直送他们到泰宛州十里之外。

  佟忠此时再三叮嘱弟子们:“泰宛州命运,无非是两种,一种是‘独’,一种是‘统’,绝无第三种命运,你们要率领梅花会弟子选择好道路,努力促成我古族之统一啊!”

  紫微星、天罡星恭敬下跪,齐声回答:“谨遵师命!”

  “万里送客黄沙起,九天云愁狂风疾,待到神州一统日,再聚泰宛续情谊。诸位,就此拜别啦!”

  明玉赋诗告别,梅花会高手们亦抱拳相送,与离别的师友们相约重聚古族统一之时。

  泰宛州独立之危暂时解除,古国军队还在天蜃绿洲威震黑突厥。

  古国朝廷大喜过望,除了决定要厚葬追封华元清、小铁外,还决定在早朝之时封赏乾坤三杰。

  求贤殿,是早朝时侍郎以下官员等待上朝的偏殿。

  三杰与乾坤四英一同进入轩辕城后,盈芳随乾坤四英到高级官员休息的偏殿进行采访,而风扬、明玉则被引入此处。

  古国当时的官吏制度,是只有具备进士资格的官员才能入朝为官,进士资格除了通过参加国家每年统一考试获得外,还可以到某些公立书院去求学。通过毕业考试者,即为进士。

  京城轩辕书院则在公立书院中独占鳌头,素来是天下学子倾心向往之所。

  轩辕书院毕业的进士们大多在中央和地方担任要职。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风扬,他毕业时是当届状元(第一名),如果入朝将前途无量,但他偏偏选择了去穷乡僻壤教书。

  明玉则不是什么名书院的高徒,他自幼才能就是一瓶不满、半瓶晃荡,诸子百家无所不晓,又无一精通。虽有举人身份,但在全国进士考试中却难以过关。

  原因是,对于国家最重视的科目——圣罗马语,他连考五次都只是丁等成绩(丙等以上才是及格),其它科目成绩也是在丙、乙等级之间,唯有少数成绩名列甲级。

  因此,纵然明玉再忠心爱国、博闻古今、胸怀韬略、见地独特,也与进士资格无缘,与朝廷无缘。

  何况,我们的明玉公子只是一介普通狂生,最多只能做个抄写文书的普通文员罢了。

  刚进入求贤殿,风扬便遇见身为御史的同窗好友,两人数年未见,叙起故旧。

  明玉自觉无趣,只得随便逛逛。

  满殿官员正在闲聊打趣。忽然看见白衣书生转来钻去,相当部分人都颇有反感。

  “余刚”虽未到而立之年,却已是四品户部官员,轩辕书院榜眼出身。他瞥见圆脸稍胖的书生,不由皱皱眉询问身边好友陆铭:“谁把这家伙放进来了?他干什么的?什么出身?”

  “陆铭”在兵部任职,略知内幕,轻声相告:“这家伙就是什么乾坤五杰中的明玉,听说绰号‘逐日鹰’,泰宛州独立危机解除,他立了大功,所以朝廷特别召见他。”

  “这家伙实际上不过是举人出身,”另一个吏部官员“文权”补充说,“听说他考了五次圣罗马语都是丁等,所以干脆不考,反而去提倡什么幻想文化?他只不过是个有点狗屎运的无聊家伙,不用理他,就当飞进来一只苍蝇好了!”

  文权的话让余刚不由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他这么有意思啊?那么简单的圣罗马语,我随随便便都能考甲上等,他居然……居然考了五次都是丁等。哈哈哈哈,乐死我了,不行了,不行了,我已经乐得连早朝都上不了了。”

  余刚一番话,引得同僚们阵阵哄笑,文权也打趣说:“我就说了嘛,这种程度的家伙能解决泰宛州危机,根本就是撞的狗屎运。如果换作是我,何止解决泰宛州危机,我早把魔砂会和梅花会都灭了,没进书院读过书的人,也不过如此!”

  听闻嘲笑,明玉自然知道这是针对自己,他斜着眼睛扫视着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官吏,便上前恭敬鞠躬说:

  “在下狂生明玉,郑重向各位大人道歉。

  由于在下的多管闲事,耽误了诸位立功建业、流芳百世的机会,让这么小小、小小、小小的泰宛州危机,被我考五次圣罗马语都考不过的破举人,撞狗屎运给解决了。

  如今又因此让我这破举人与诸位高贵的进士大人同处一殿,实在是有碍观瞻,还望诸位大人多多原谅。

  要不然这样,我一会儿向代君建议,让诸位大人马上去把天蜃绿洲给我古国收复回来。

  如能立此大功,你们就不用在我这破举人面前自惭形秽、找理由抬高自己喽,是吧?”

  明玉狂言令诸官员勃然大怒,纷纷斥骂:

  “这书生怎敢如此放肆!”

  “真是没有家教,太不象话了!”

  “把他轰出去,轰出去!”

  恼羞成怒,被说破心事的余刚等人正七嘴八舌地指责明玉,刚才陪风扬说话的御史走来发出大呵:“他是代君、相国、太师要召见的功臣,我倒想看看谁敢把他轰出去?”

  余刚等看清插嘴者正来是御史中最耿直的“岳腾”,大部分人便不敢再多言。因为岳腾不但是轩辕书院与余刚同届的探花(第三名),而且他素来公正无私,无论弹劾奸佞、还是指责时弊,都可谓不遗余力。

  由于生性过于耿直,岳腾近来才得以升任御史,比余刚进入朝中晚了整整五年,但深得代君姬元、相国轩风、太师黎洪信任,与乾坤五英也交往甚厚。

  所以,朝中大部分官员对岳腾都是敬而远之,不愿引火上身。

  余刚则仗着自己深得高京、萧宝赏识,冷冷反责:“没想到轩辕书院的探花,居然替这狂妄的破举人说话,是不是收了他什么好处啊?”

  “难道主持公道就是收人好处吗?余刚,这么多年你还是不长进啊?”随着冷嘲热讽,风扬出现在余刚视野中。

  见到风扬,余刚立刻像打蔫公鸡缄口不语。

  这三个轩辕书院的同届老同学,风扬是当年轩辕书院的群英之首,不但处处夺魁,而且深受大部分同学拥戴。

  余刚那时不甘居于人下,曾屡次设计陷害风扬,结果反而被风扬抓住把柄。

  再加上,后来余刚得知风扬其实是朝廷某高官晚年得子的亲生骨肉,趋炎附势的他便不敢再轻举妄动,即使到现在也是心有余悸。

  当余刚点头哈腰地溜开,明玉径自转身走到求贤殿门口,无聊地坐在门槛上观赏轩辕城内城的风景。

  其他官僚见余刚都触了霉头,自然也不敢在风扬、岳腾面前对狂生说三道四。

  风扬看出明玉不快,他让岳腾先去忙,自己走来坐在明玉身边问:“怎么,被那种官僚弄得郁闷了?”

  “切!他们有什么资格让我郁闷?别看他们身居要位,若论爱国忠心、治国韬略、举贤识能、高瞻远瞩,他们还不如你我兄弟呐。”

  明玉虽然满面不屑,但提到此话题就口若悬河:

  “他们这些人啊,素来嫉贤妒能,惟恐德才兼备者妨碍了他们的前途。

  可是他们自己呢,好不容易以进士资格得到高位,却一天到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样下去,我们古国如何昌盛?古族如何复兴?

  最要命的是,偏偏从地方到中央朝廷,这样的官僚比比皆是,关系网盘根错杂,长期以来构成了我国中下层官员的主体。

  而且,对这些人如果操之过急,强行清除,必会因为缺乏足够的后备贤才,最终影响我古国大局、破坏稳定进取;

  如果放任不管,又会让百姓对朝廷信任日渐衰落。你说,我想到这种种弊端,怎能不郁闷呢?”

  风扬注视着位卑未敢忘忧国的狂生,不由拍着他肩膀放声大笑:

  “你呀,你呀,我当年在轩辕书院毕业后忧心的问题,如今又轮到你来郁闷。

  既然我们没有解决的办法,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乾坤派祖师爷在上,定会让我们找到‘治病处方’的。

  不过说实话,我今生最得意的事情,不是成为轩辕书院的状元郎,而就是认识了你这现世活宝啊!”

  “哦?那我这破举人岂不是也应该不胜荣幸吗?”明玉的玩笑,令风扬与好友肆无忌惮大笑起来。

  举贤殿中的百官目睹他们放肆言行,部分青年官员被他们的洒脱无忌所感染,相视而笑。

  另一部分人则深觉不满,可是又不便指责,唯有余刚嘟囔道:“没规矩,真没规矩!”

  大殿之上,代君姬元向下望去,只见乾坤四英和盈芳都是泪痕未干,华玉婵尚且抽泣不止,看来他们想必又为华元清和小铁哭了一场。

  倒是风扬和明玉毫无悲容、昂首前望,这两个布衣平民不像是来接受嘉奖,到好像在等待乾坤派领袖授予他们新的任务。

  代君姬元正要就泰宛州之事宣布对乾坤三杰的奖赏,可是还没开口,一个小吏就匆忙闯入报告:“禀报代君,黑突厥大使‘鹿原’陪同黑突厥特使‘苍鹰’,在殿外要求觐见代君。”

  听闻黑突厥特使前来,百官立时议论纷纷,不知对方是否前来就泰宛州及天蜃绿洲一事专程请罪。

  随着姬元召宣,黑突厥特使苍鹰大摇大摆地走入大殿,在代君面前简单行礼,便大大咧咧地道明来意:

  “在下苍鹰,奉伟大英明的天可汗及内阁大臣之命,前来传递国书,并请古国代君即刻就有关问题给予答复。”

  听到命令似的口吻,大臣惊诧莫名,纷纷指着苍鹰议论起来。

  四英三杰则一言不发,只是狠狠注视着不速之客。

  苍鹰傲然放眼望去,不小心接触到四英三杰那充满杀气的眼神,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急忙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代君身上,不敢再随处乱看。

  姬元面对狂妄特使,冷冷说:“既然特使的古族语说得这么好,就请当众宣读你们黑突厥的国书吧。”

  对古国君臣了如指掌的鹿原,悄声用黑突厥语提醒苍鹰:“好木棒不砸玄铁,好鞭子不抽高山,这里毕竟是在古国大殿,不该说的还是不要说了!”

  苍鹰双目圆睁,呵斥鹿原:“懦夫,我们站在这里就代表黑突厥民主帝国,怎么能向古国狗示弱?”

  朝上青年官员之中,不少人精通黑突厥语,听到苍鹰口中的“古国狗”,都恨不得敲碎此獠头颅,但在代君面前又不敢放肆。

  苍鹰展开手中卷轴,用古族语盛气凌人地念起来:

  “黑突厥民主帝国‘天可汗’授权之内阁首辅‘天狼’,向古国代君姬元问安,并就贵国太医院院长华元清不幸之事深表哀悼。

  同时,亦有三件不解之事,望代君答复:

  一、据我国调查,我国确有少数百姓,出于维护泰宛州民主自由之目的,做出偏激行为,无端绑架泰宛州梅花会首领,我国已严令追查。

  但贵国公民小铁及泰宛州公民武曲星,在已成功救出人质的情况下,却变本加厉侵入我国领土天蜃绿洲,杀害我边防军将士千余人。

  虽然此二人已经伏法,但还望贵国仔细调查此事究竟有无幕后指使,不知可否?

  二、我边防军五千人追赶小铁同党,误入贵国疆域实属不该。

  但贵国兵部侍郎雷霆违反两国公约,未对我国军人提前警告,便大开杀戮,造成我军三千余人阵亡,近千人失踪,可谓令人发指。

  此事古国代君将如何处置,还望明确答复,不知可否?

  三、当我军误入贵国疆土的幸存将士已远离贵国后,贵国兵部侍郎雷霆依然不肯罢休,竟公然率领大军一度侵入我国领土天蜃绿洲。

  此事震惊我国朝野,万民震惊,皆以为此事系对我国最大挑衅,严重破坏我黑突厥与贵国友谊。

  贵国圣人有言:是可忍,孰不……”

  “住嘴,住嘴,住嘴!”高声呵斥的并非代君,而是古国礼部尚书孟丘,那激动气愤的声音让苍鹰也为之一滞。

  随后,苍鹰只见那白发苍苍的老人,浑身颤抖地走到他面前,不等苍鹰开口,耳光已狠狠扇到特使脸上。

  古国君臣听到所谓“国书”,早已怒不可遏,但是谁也没想到平常最讲“礼尚往来”的孟丘尚书居然会做出如此冲动的行为,一时全都手足失措、不知该如何应对。

  苍鹰何时受过这等侮辱,伸拳就要还手,可是那老人背后武士威严眼神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他虽然并不知道,那武士就是古国大名鼎鼎的“护国神”武天宇,但本能让他感到莫名恐惧。

  就在苍鹰犹豫之间,老人又掷出手中笏板,正砸到苍鹰鼻梁上,鲜血立时从黑突厥特使的鼻孔流出。

  苍鹰盛怒之下还不及破口大骂,老人怒吼已传入他耳中:“你们黑突厥人都是无赖、流氓、混蛋,你们杀了我们古国人,霸占着我们古国的土地,还说错在我们!天下还有比你们黑突厥更加无耻的事情吗?!……”

  说到此处,老人情绪愈加激动,忽然捂着心脏倒在地上。

  大殿立时混乱异常,诸葛云急忙扶住孟丘,呼唤着老师名字;

  姬元、轩风、黎洪匆忙奔向孟丘,并高喊“传太医”;

  高京、萧宝、余刚等部分文武百官故作关切围上问候,却被黎洪怒斥:“你们围那么紧干什么?快让开,给老尚书通风!”;

  苍鹰、鹿原想乘乱开溜,却被三英四杰及姚升、岳腾等青年官员拦住去路,好像情况不妙。

  混乱中,诸葛云听到老师口中喃喃反复说着一句话:“天蜃……绿洲,是……我们的;天蜃……绿洲,是……我们……的……”

  就在这天,古国朝廷中年龄最大的乾坤派高官——礼部尚书孟丘,因过度激动引发心脏疾病而不幸逝世,享年六十五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