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光明使者
东旭鹰2018-10-09 07:203,666

  祭烈院整夜忙乱,并未捉住“杀人凶手”明玉,以隐身符与穿墙符的妙用,纵然是身怀绝技的八大祭司也是一筹莫展。

  不过当太阳重新升起,日祭司被暗杀的消息便如旋风般传遍黑突厥朝野。

  祭烈院在黑突厥民众心中仅次于天可汗,古国人竟敢在圣地行凶,让爱国民众怒不可遏。

  仅仅一上午,共有十几万人来到内阁首辅府前请愿,纷纷要求严惩凶手明玉,甚至有人提出“这是古国高层指使下的挑衅行为,必须与古国立即断交!”

  “迫于”民众压力,天狼内阁首辅毅然下令捉拿疑凶。

  同时,为保证黑突厥与古国关系不会因此被破坏,天狼还特别命令礼部派专使到古国京城去通报相关情况,并亲自召见风扬等人明确表示:“只捉拿明玉一人,绝不牵扯其他古国贵宾。”

  古威则代表古国使者团客气回应:“有本事你就去抓吧,最好在我们抓到杀人真凶前,你们先杀了明玉灭口,那就可掩悠悠众口了!”

  话音未落,古国四英三杰便不顾天狼那阴沉脸色拂袖而去。

  鉴于明玉公子身手不凡,这次除了刑部官差外,祭烈院祭司、黑突厥军队以及普通民众自发组成数十支“缉凶队”加入追捕明玉的行列,其中自然更不乏八祭司、五杀将的身影。

  西京城的大街小巷,处处可见不同身份的黑突厥人,手持明玉画像,四处巡逻搜查,恐怕天罗地网也不过如此。

  血案发生两天后的下午,一队民众“缉凶队”和往常般在大街上尽己所能、放声辱骂那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的古国狂生。

  “辱骂激将法”,不知是哪位高人的“妙计”,但绝对可以肯定:这“高人”定然不知,明玉是个百分之五百的外语盲!

  “你们这群傻瓜骂够了没有?”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绝不是明玉本人,因为就算打死逐日鹰,他也说不出如此标准的黑突厥语。

  “缉凶队”队员闻言一愣,他们循声前望,不由倒吸冷气,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

  如果仅仅是身材魁梧也就罢了,可是这大汉偏偏在做健身。

  如果仅仅是做健身也就罢了,但单手将几百斤巨石举放自如,这未免太过夸张。

  一时间,刚才还天不怕、地不怕的黑突厥“爱国精英”们竟被吓得哑口无言!

  “为什么要骂他们是傻瓜,难道骂厚颜无耻、卑鄙下流的杀人凶手不对吗?”大汉闻听此言,仔细望去,原来发问者是位率部下巡视到此处的将军。

  大汉冷笑声中,边继续锻炼边回答:“骂厚颜无耻、卑鄙下流的杀人凶手当然没错,可是你们怎么知道真凶就是古国人呢?真相还没查清之前,便对假设凶手破口大骂,也未免显得我们黑突厥人太不理智!你说,他们不是傻瓜,又是什么?”

  “如果不是古国人,哪为什么大祭司不说你是凶手,不说我是凶手,咬定明玉不放呢?”将军反问同时,顺手从路边举起另一块巨石,与大汉做起相同动作。

  眼见将军也是同样天生神力,大汉不由也和“爱国精英”们暗暗称赞,但他嘴上却丝毫没有服软:

  “大祭司素来对古国人有偏见,他的女婿被杀,自然第一联想到的古国人。

  再说,按照大祭司公开说法,他判断杀人凶手是明玉的罪证无非两条:

  一是日祭司身上的伤痕极似明玉幻门武功所致;

  二是当时有神秘人闯入现场,他们怀疑此人正是明玉。

  现在明玉又无端失踪,所以按照他们的推断,真凶定是明玉无疑。

  将军,你说,对不对?”

  将军点点头回答:“是啊,正如你所说的那样,难道这些还不能证明凶手是明玉吗?”

  大汉如同听到天大的笑话,大笑着说:

  “哈哈哈哈,你们真会开玩笑!

  第一,伤口可以伪造,不能成为铁证。

  第二,先不要说,现在祭烈院还没有证据证明现场的神秘人就是明玉。

  即使明玉真到过现场,若要杀死日祭司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根据《西京快报》报道,杀人现场属于祭烈院密室,现场并无搏斗痕迹,死者是被一击致命。

  众所周知,祭烈院行事缜密,对古族人更是防范森严,怎会让明玉轻易发现密室所在?

  日祭司本人武功高强,又视古族人为国家大患,更不会让明玉轻易得手后再无声无息逃走!

  所以,我倒怀疑这是死者亲友所为,否则如何能让日祭司那样的高手不及反抗便一命呜呼?

  第三,你们现在群情激愤,恨不得杀明玉而后快。

  我若是明玉,也不至于傻到束手就擒、任人鱼肉,只能暂避风头。

  何况,躲起来未必证明是畏罪潜逃,或许明玉被真凶杀人灭口,也不无可能。”

  “这混蛋真是叛徒,他怎么可以替敌人说话?”某“缉凶队”成员不满大喊,众同伴立即纷纷附和:

  “没错,真是给我们黑突厥人丢脸,居然说出这么没有立场的推测。”

  “不是古国狗杀的人,难道是其他祭司做的吗?真是胡说八道!”

  “这叛徒定是古国狗同谋,他肯定知道明玉下落,把他抓起来,抓起来!”……

  “扑通”巨响,是将军扔下巨石,他手指“缉凶队”厉声呵斥:“你们这些白痴,丢脸丢的还不够吗?”

  将军的斥责让“缉凶队”瞬间鸦雀无声,将军恭恭敬敬对大汉行礼:“在下是黑突厥军岁杀将,如果我没猜错,阁下一定是光明社五使者之一的‘力士’吧?”

  大汉听说对方正是黑突厥五杀将中排名第二、素有“不败杀将”之称的“岁杀将”,心中大惊。

  他急忙也扔下巨石,还礼回答:“我力士不知道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岁杀将将军,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原谅。”

  “力士使者,不必客气,我岁杀将之所以有‘不败’之称,是因为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如今祭烈院血案,疑点很多,我也认为如此简单定案确实过于草率,此案很难相信真是古国人所为。

  但是,我身为军人,必须以服从军令为天职,天狼大人命我等务必捉拿明玉归案,军令如山,不可违抗!

  不过我相信,只有明玉主动站出来,与祭烈院众祭司对质,真相才可大白于天下。

  躲藏终究是懦夫所为,于事无补。

  所以,为给我们黑突厥军民公平、公正的交待,我必须找出明玉!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还要继续完成任务,今天多有打扰,告辞了!”

  说完莫名其妙的话语,岁杀将便率领部下继续前进,而“缉凶队”队员见靠山已离开,在力士恐怖目光再次扫射过来前,他们匆匆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岁杀将的话在力士脑海回荡,他不禁喃喃自语:“难道只有明玉那家伙站出来,才能让真相水落石出吗?”

  在与祭烈院暗室风格相似的地窖中,被严令通缉的明玉公子,正在思考此刻对他来说十分重要的决定。

  他对面的青年不耐烦地用古族语催促着:“到底你是要炮,还是要马?你到底要想多久啊?”

  明玉也满脸不快反驳说:“驿马,你也太性急了,下象棋要有耐心,懂吗?耐心!再说了,炮也好,马也好,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我怎么取舍啊?”

  一名戴眼镜的黑突厥青年打着呵欠起身说:“我这本《八犬传》都看完了,你这步棋还没决定吗?你未免太有耐心了吧?”

  “博士,你会不会太夸张了,有那么久吗?”明玉搔搔脑袋,“不然这样吧,驿马,我看天嗣饭差不多该做好了,力士也该回来了,我们先去吃饭,回头再下。”

  “下不完这盘棋,你的饭我保证没有!”地窖口出现一张可爱娃娃脸,正是光明社女将——天嗣。

  “天呐,你们还讲不讲人权啊,连饭都不给吃?”明玉素来信奉“人铁饭钢”的不变真理,突闻此言宛若忽遇晴空霹雳。

  驿马无奈叹息:“我说明玉公子啊,你现在是通缉犯诶,我们收留你已冒天大危险,你还要讲什么人权啊?快决定保哪个棋子吧!”

  明玉思索再三,终于下定决心:“我保炮!”

  “嗖呀(黑突厥语:很好)!”驿马兴奋地上前一子,大声宣布:“将军!”

  明玉仔细查看,果然“马”棋子阵亡,对方攻势便完全形成。

  自己现在无论如何筹划,墨黑大将必是性命不保。

  他后悔不及,懊恼狂吼:“我就知道,你有阴谋的,我就知道!”

  “什么阴谋、阳谋,明玉你又输棋了吗?”走进来的力士一言中的,足见对明玉了解甚深。

  见力士回来,博士急忙询问:“外边形势怎么样了?”

  “比昨天更糟,不过今天很有意思,我遇到了五杀将中的岁杀将。”力士把刚才经历完整复述后,又问明玉,“你觉得岁杀将所说有理吗?你是不是应该考虑公开与祭烈院对质,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明玉似乎无心理睬力士,而是与博士不约而同脱口惊叫:“糟了!”

  力士尚不解其意,地下室突然响起两短一长的铃声,这正是门口放哨的宅龙传来暗号,意思是有大批不速之客闯进光明社。

  博士心知肚明:“这是岁杀将暗中跟踪力士赶来了。”

  “我不能连累你们,我出去把他们引开!”

  明玉说着便要往外闯,却被力士拽住。

  盈芳好友天嗣敲着明玉脑袋发出警告:“你给我老实点,你现在要是出去,我们就更说不清楚了。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光明五使,保证万无一失。”

  “没错,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必须听我们的。”驿马斩钉截铁表明态度后,顺便念了段黑突厥咒语,明玉顷刻间便寸步难行。

  “你们放开我,你们是挡不住帝国派的!”难以摆脱驿马“止步”咒语的明玉,冲着向门外走去的光明使者们大嚷。

  听到明玉喊声,博士虽然没有回头,却用母语喃喃自语:“挡不住就只有拖了,只要拖到两位导师回来,一切便可迎刃而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