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困兽犹斗
东旭鹰2018-10-09 07:185,597

  空旷草原上,八个黑突厥高手面对一个古族书生,却如同面临大敌。如果被祭烈院的雷祭司见到,他必会怒骂大日社畏敌如虎。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这里?”日帅冷冷问。

  明玉继续保持微笑,缓缓说:“这问题有点难度,我要请出一位亲友团成员,来替我回答。现在,让我们有请乾坤五杰之一‘百晓凤’盈芳,请大家给点掌声,谢谢!”

  明玉的话音刚落,一位小姑娘随即出现在三帅五将视野中,手中所持正是刚刚揭下的隐身符。

  更为诡异的是,随着明玉“请大家给点掌声”的建议,四野立刻响起热烈掌声,而三帅五将敢用生命保证,鼓掌的绝对不是他们。

  “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大家好!”

  随着盈芳微微行礼,神秘掌声再次响起,等到明玉打出停止手势、掌声消失后,盈芳取出淡黄道符介绍说:

  “这个道符叫做‘跟踪道符’,它速度快,能自动隐形,施法者可以通过它看清周围情况,是军事侦察、跟踪暗访的最佳用品,目前只有无极门内部专有,暂无外卖。

  现在言归正传,为查清梅子镇底细,我昨天下午将它放出,它只用一个时辰便来到这里,并在深夜正好发现你们埋设炸药、设置机关的行动。

  所以呢,明玉哥哥决定将计就计,把这里当作‘擒日瓮’,并让其他古族兄弟姐妹上演‘驱鳖入瓮’的好戏。

  我的介绍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哗哗哗哗……”又是让三帅五将心惊肉跳的掌声,不用问,这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不知还暗藏着多少明玉同伙。

  月帅不甘心地反驳说:“就算你们知道又怎么样,根据我们的计算,你的朋友们根本来不及从镇里撤出,刚才的爆炸声足以说明他们已经粉身碎骨。”

  一个老道突然出现在大日社高手后方,让三帅五将神经更加紧张。老道士摇头晃脑、自顾自地解释起来:

  “无量天尊!

  《南华真经》曰:‘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终身不解;大愚者,终身不灵也。’

  这句话说的就是你们呀,你们自以为聪明盖世、见解非凡,却往往连最简单的事情都会忽视。

  别的咱们先不说,我们在这里埋伏这么久,难道还不会在机关上动点手脚吗?”

  “阿弥陀佛,执着不斩,智慧难生。诸位施主就是执念太重,所以连爆炸声的真假都听不出来。刚才不过是无极门的震雷施放了几张雷光符而已,哪是什么梅子镇爆炸呢?”

  猛然现身的广法忍不住以实相告,可是有时候实话比谎话更加残酷。

  太清子身边又出现高手震雷,他脸上那憨厚笑容,更让大日社高手们绝望。

  星帅咬咬嘴唇,狠狠说道:“我们跟他们拼了,五将,上!”

  “遵命!”五将齐声领命,各自准备施展遁术。

  空将口念咒语即将隐身、

  火将原地跳起即将变为火焰、

  风将转身即将化为旋风、

  水将指手划脚即将变身雾气、

  地将跺脚即将遁地。

  …………………………

  大约过了半顿饭的时间,现在战场上的情形是:

  空将已至少念了二十遍咒语,却连汗毛都未隐去,现在有点口干,喝水中……

  火将已在原地跳了至少二十次,正在核对鬼神门秘籍中的咒语,怀疑自己是否念错。

  已经转了二十圈的风将有点头晕,正坐在地上休息。

  水将那非常搞笑的动作也重复了二十遍,正在反省自己的动作究竟哪里有误。

  地将转身前的第一步,是向下跺脚,而现在他却正在揉脚。幸好这是他,如果换成别人,连续重重跺了二十多脚,别说脚会疼,估计小脑都会有点蒙…………

  三帅紧皱眉头,已发觉不对,而眼前几乎每个现身的古族人都打起呵欠。

  “拜托,你们闹够了没有,到底打不打?你们那五个什么麻酱,到底在干什么呢?”玉清子坐在地上不耐烦问。

  星帅脸上也是冷汗淋漓,她刚才偷偷用从空将处学来的遁术尝试隐身,结果同样以失败告终。

  星帅忽然心中一动,指着明玉等人质问:“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们的遁术施展不了?”

  “啊~~”不知何时出现的坤地打着呵欠说,“你们别忘了,黑突厥遁术来自我们古国遁术,而古国遁术起源于我们无极门,在我们面前施展遁术,实在是班门弄斧。”

  “呵呵,佟忠前辈,还是你厉害,若无你水晶中的紫芒掩护,他们又怎么会至今还蒙在鼓里?。”

  日帅循声望去,虽然说话大汉他并不认识,可是那个连大祭司都忌惮三分的老对手——梅花会“佟忠”,他可是认得清清楚楚。

  风将看清大汉模样,则不由打个冷战,他非常清楚古国“震世虎”正是他的克星。

  佟忠紧盯日帅,缓缓举起透明水晶,从三帅五将的四周顿时出现无数紫光,返回水晶之中。

  直到紫光飞尽,三帅五将才发觉他们哪里是站在什么草原之中,脚下原来是焚烧不久的荒地。

  而荒地四周,八个巨大的太极符号正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

  “嘿嘿嘿,无量天尊,大日社的诸位施主,就在我老道为你们设下的八卦阵中,将我们多年来的恩怨作个彻底了断吧!”太清子颇有些得意洋洋。

  “我们赶快破坏掉符号,这些符号只能破坏遁术,不会影响你们的攻击!”日帅令下之后,便同部下们分别杀向不同方位。

  “好,我们就和他们来个单挑决战吧!”明玉话音刚落,已全部现身的八个古族战士早已各自坚守本位,等待敌人来袭。

  日帅奔向北方乾位,而他的老对手佟忠早已恭候多时,面对宿敌,日帅恶狠狠地发出警告:

  “老家伙,我看在你徒弟魔星为我大日社立下不少汗马功劳的份上,早已多次放过你了,你别给脸不要脸!”

  “突厥狗,老夫今天就跟你新仇旧恨一起算!”佟忠说着已举起手中透明水晶,而日帅双掌也是红光闪烁,两个老对手即将展开最后决战……

  西方离位,冷酷狠毒的月帅面前,守护者正是八卦阵阵主太清子。

  打量着眼前貌若桃花、心如蛇蝎的黑突厥美女,玉清子叹息说:

  “唉!天作孽,犹可救,自作孽,不可活。

  小丫头,你若不愿意嫁人,老道我可以给你介绍个道姑庵,修身养性、参悟天道,也是乐事一件。

  何必如此执着、滥造杀孽呢?”

  月帅的眼神依然冰冷:“少说废话,成者王侯败者寇,强者才有资格说教!”月帅冷语之间,身边已凝聚起无数寒气。

  太清子长叹声中,紫光充斥身外,看来他唯有“行道除魔”了……

  东方坎位,本是满面杀气的星帅,却遇见她最头疼的对手——明玉公子。

  注视着星帅,明玉眼神突露复杂神色,他微微行礼说:“师姐,还好吗?”

  “师姐?你还有把我当你师姐吗?”不知为何,星帅话语间除了悲愤外,更有几分嗔怨、几分关切。

  明玉则是一脸愧疚:“对不起,无论是为了古族,还是为了古国与黑突厥之间的和平,我绝对不能让黑突厥帝国派得逞。所以,我只好再次得罪师姐了。”

  “好啊!我今天就要击败你这师父的爱徒,让天上的师父看看,当初将我逐出师门,是多么可笑的错误!”

  星帅说完,再次喷出鲜血,灰色雾气随即在两人之间飘荡。

  明玉也从四面八方招来各色能量,短短瞬间,多彩乌黑能量再次围绕着明玉快速转动起来。幻门的同门相残,看来已无法避免……

  南方坤位,“坤地”等来的对手居然是实力最弱的地将,这让坤地极为失望,他不满地摆摆手:“去,去,去!换个强点的对手来,你们这种安排,简直是对我的侮辱!”

  地将差点被气歪鼻子,他摆动双刀,放声怒吼:“你们古国无极门的人,不要小瞧黑突厥鬼神门,否则今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哈哈哈哈。”坤地好像听到笑话般,毫不畏惧敌人的威胁,“难道你不知道吗?鬼神门的祖师爷,当初就是我们无极门的外来弟子,鬼神门武功本源自无极门。你又有什么资格,向无极门高手挑战?”

  地将闻言愈加愤怒;

  “够了!

  在你们古国昌盛的时候,你们古国人自以为是天朝大国,处处瞧不起我们黑突厥人。

  现在你们早已衰弱,居然还不把我们黑突厥人放在眼中。

  我告诉你,黑突厥虽小,我们族人意志坚定、目光远大、忠君爱国、团结自强,比你们这些狂傲自大、鼠目寸光、自私自利、内讧不止的古族人不知要优秀多少倍。

  今天我就要击败你,来证明黑突厥族远胜古族!”

  这番话竟让坤地连连点头:

  “别说,我们不少古族人还真是像你说的那般不堪,但你也不能一概而论啊!

  不过,既然你是为黑突厥族而战,那我也不能给古族丢脸。

  好,我就暂时撤销对地遁术的限制,我们两个就为各自民族,竭尽全力大打一场吧!”

  坤地右手扬起,大地上可遏制地遁术的“坤卦”符号光芒顿失。

  一心为民族而战、而实际上却时时受日帅猜忌的黑突厥武士——地将,不由心有所感,他微微点头向坤地表示感谢。

  现在的地将,已决心作为真正武士,在这场或许是人生最后战斗中,去夺取胜利或拥抱光荣的死亡……

  西北兑位,古族武士古威与鬼神门大弟子空将,两人冷冷相对,动也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古威第一个开口打破宁静:“我,古威,乾坤派弟子,古族武士,擅长力转换、冲力拳。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消灭你们大日社!”

  “我,空将,鬼神门弟子兼第二十七代掌门,黑突厥武士,擅长破空拳。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别再增加悔恨,能挑战古族‘震世虎’是我身为武士的荣耀。”空将以几乎相同的语调说。

  “你曾经有悔恨吗?”古威感到奇怪。

  空将点点头:“至今为止,我有三大悔恨:第一,我小时候父母双亡,只有姐姐照顾我,那时候圣罗马人作为胜利者还在我国驻军,我们当时就住在军队附近。有一天,我跟姐姐遇见三个喝醉的圣罗马兵,他们居然把我姐姐给……”

  说到这里,空将再也说不下去,眼圈有点发红。而古威自然明白当时发生了什么,他双拳紧握,狠狠地说:

  “那些狗东西都该死,你现在知道那三个家伙在哪里吗?如果你今天死在我的拳下,这个仇,我替你报!”

  空将摇摇头:

  “谢了,此仇我已报,可是仇报了,又怎么样?我姐姐因为羞愧自尽,根本无法再复活,如果我当时拥有强大的力量,根本就不会让悲剧发生。

  至于我的第二个悔恨,就是为了成为强者,带领师弟们误入大日社,做了不少违背良心的事情,所以今天就算死在你拳下,我也算是罪有应得。”

  “既然知道错,为什么不悬崖勒马呢?”始终视大日社为死敌的古威,此时对于大日社高手的看法突然有些改观。

  “因为我的师弟们都为了各自目的,不愿退出。

  我是他们的师兄,更不能弃他们而去。

  还有,作为黑突厥武士,我也不能违背信义,只能全力以赴地做好大日社主将的角色。

  现在说我的第三个悔恨,那就是不应该导致泰宛州帝星夫人的死,她是个好女人,为了丈夫连生命都不顾,确实值得我去尊重她。

  可是我不杀她,她却因为认出我的身份而死,我对此非常愧疚。

  总之,今日之战,我相信我和师弟们很难全身而退。

  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作为真正黑突厥武士,去走完自己人生的最后旅程,震世虎,得罪了!”

  空将双拳周围气流快速围绕着他的双拳旋转,而古威也开始默运内劲。

  虽然两名武士已是惺惺相惜,但命运注定他们今天必须进行这生死决战……

  西南方震位,震雷与性烈如火的火将已交手几招,雷光火焰,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两人暂停攻势,目光中都流露出敬佩神色。

  火将高兴大吼:“好,好,好,你没有让我失望,确实是个好对手!”

  震雷则眉头紧皱:“你就这么喜欢战斗?”

  “当然,如果不是为了挑战强者,我干什么要加入大日社?黑突厥是否复兴,又关我屁事?”火将随口回答。

  “你对黑突厥复兴根本不关心,只为了能挑战强者,便加入大日社?”震雷没想到大日社中还有这号人物。

  火将满不在乎地回答:

  “当然,我们鬼神门五兄弟,加入大日社目的不一,但是除了地将,谁又真是为了黑突厥复兴?

  我火将天生喜欢挑战强者,现在黑突厥能有机会与强者战斗、而且可以学到星帅幻术波的组织,只有大日社一家而已。

  所以加入大日社,自然是我最佳选择!

  少废话,我们继续打吧!”

  话音未落,火将右掌伸处,火虎咆哮而去,而震雷又不得不继续与奇怪的家伙纠缠起来。

  东北巽位,与广法交手的风将,虽然快拳如风,却连广法的衣襟都沾不上。

  而广法似乎根本未动,以幻术波化成的风兽,面对菩提佛光,也是毫无用处。

  风将满头是汗喘息不止:“有本事、有本事你别动,接我一掌再说。”

  广法微笑回答:“施主,我何曾动过,动的明明是你啊!”

  “既然,既然你没有动过,为什么,为什么我打不着你?”

  风将的问题令广法笑意满面:“你心已乱,执念太深,求胜心切,自然碰不到我。如果你能破除心中魔障,才有碰到我的机会。”

  风将忽然恼怒起来:“魔障?求胜?大、大和尚,你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难道你也拐着弯骂我是废物?”

  “废物?难道以前有人说过你是废物吗?”广法感觉似乎其中另有隐情。

  问话似乎触到风将痛处,他莫名其妙地泪涕并下,红着脖子大嚷:

  “是,是!

  他们都说我是废物,我爸爸、我妈妈、我哥哥、我姐姐、我邻居、我老师都说我是废物!

  他们说什么只有强者才配生存,说我这个废物不配做黑突厥人。

  为什么,为什么讨厌打架就不是强者?

  为什么讨厌打架就不配做黑突厥人?

  我要证明我不是废物,我不是!”

  狂吼之中,风将又狠狠地向广法打去……。

  东南艮位,水将似乎并无意与盈芳战斗,时时走神的他已被淡黄符咒灼伤多处。

  盈芳气得直跳脚,不断提醒:“喂喂,是我跟你在打仗啊,你干什么老往明玉那个方向看?你不要瞧不起我,我可是无极门第四大高手……”

  水将不但不理会盈芳的罗嗦,最后反而干脆跳出战圈,坐在地上专心观察东方坎位的战况。

  盈芳目睹对方异状,也干脆放弃了无谓喊叫,同样坐在地上,望向坎位。

  不一会儿,她好像跟朋友看戏般,轻声问水将:“喂,你说明玉和你们星帅谁会赢?”

  水将喃喃回答:“谁赢都无所谓,只要她平安无事就好!”

  盈芳的脑子里顿时打了好几个大问号: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他究竟在想什么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