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决高下
东旭鹰2018-10-09 09:204,678

  炽热红光直扑佟忠,佟忠急忙以水晶中杀气最重的黑魔光相抗。

  没想到,红光与妖星血光不同,不但杀气不逊于佟忠的黑魔光,而且杀气之外更添枭雄霸气。

  两光相抗、胜负立判,佟忠被逼得连退三步。

  老佟忠再发出斗气最重的红妖光,才得以勉强与对方相抗。

  日帅满面鄙夷:“佟忠,亏我师父把你夸成三头六臂,可是借用你们古国的话说: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看起来不是我师父太高抬你,就是你退步太多。”

  日帅嘲讽让佟忠不由想到当年在大日社教唆下,魔星伤师盗宝的往事,更难忘这么多年来因为武功全废,独藏暗室的痛苦。

  他咬牙切齿狠狠反斥:“日帅,你不用小瞧我,虽然你用阴谋诡计让逆徒废我武功多年,但幻门功夫绝不是宵小之辈可以想象。”

  “哈哈哈哈,古族人果然就会吹牛,你接我八成功力都这么吃力,还好意思夸下海口?”

  日帅刚说完,忽然感觉双肩似有千钧之重,双腿一软不由跪倒在地。

  日帅此时不敢撤回功力,他回头看去,只见两员古族神话中的天将,正一左一右全力按住他的肩膀。

  日帅痛怒之下,放声怒斥:“古国狗,我们二人各凭武功对决,就算输了,我日帅也无话可说。可是你居然暗藏帮手,以众欺寡,真是卑鄙无耻!”

  佟忠冷笑解释:“日帅,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哪有暗藏什么帮手,我只不过是全力而为罢了。实话告诉你:幻门武功最拿手的就是幻战士召唤术,我与你拼斗不过用了六成功力,而这两名天将则是我用白仙术召唤出的幻天将。”

  日帅猛然想起大祭司曾提及,“那两个幻门高手竟可以用古怪能量制造出数以万计的神灵妖魔”的往事,当时他还以为这不过是大祭司当年在撒鲁沙漠中产生的幻觉,今天才知此言非虚。

  日帅咬紧牙关,浑身变得通红,与水晶光芒相抗的红光也瞬间消失无踪。

  突然变化完全出乎佟忠意料之外,他来不及撤回功力,只能任由魔光、妖光袭向日帅,心中却隐约感到有点不对。

  果然,当日帅被对方魔光和妖光击中,他竟安然无恙,但那两员古族天将却发出惨叫,各自后退数步,随即凭空消失。

  “借力打力?”佟忠没想到日帅武功竟已达到如此修为。

  就在佟忠愣神之时,高温红光已向他袭来。

  佟忠忙用透明水晶发出墨、白、紫、赤、绿五种光芒,以十成功力相抗。

  但即使如此,不断暴涨的“大日神功”竟将水晶波缓缓逼退,眼看佟忠再也无法支撑下去。

  在东北巽位的广法,早已轻易地让因为痛苦回忆而近似发狂的风将倒下,虽然风将的性命可以保存,但中了广法的“慈悲佛掌”,他那一身绝技已荡然无存。

  此时广法忽觉北方传来阵阵酷热,他向右望去,眼见佟忠身处险境,急忙纵身前往相助。

  广法运足功力,双掌向日帅放出金黄佛光,这正是他的得意绝技“慈悲佛掌”。

  察觉有人来袭,日帅撤出一掌,与广法相拼。

  佟忠压力大减,却只能与日帅拼个平手。

  广法和佟忠深深察觉到日帅功力似乎无穷无尽,实在难以想象大日社首领怎会有如此高超的武功?

  原来,大日帅求胜心切,早已使出被大祭司所明令禁用的“大日神功”最高心法——“毁日诀”。

  这心法之所以有此怪名,就是因为“毁日诀”虽可在瞬间不断增强施展心法者的功力,但如果使用者不能在最短时间内击败敌人,当功力超出身体极限,那么最终被毁灭者除了使用者周围之人,也包括施法者自己。

  高温慢慢扩散,此时的日帅越来越像真正太阳,似乎要将大地上的一切全部吞噬。

  佟忠和广法汗如雨下,全力抵御,丝毫不敢有所放松,可是面对“人体太阳”,他们又是否真的能阻止这种疯狂行为呢?

  古威正全力以赴地与空将作战,他们已由互拼功力上升到近身肉搏。

  忽然,古威感到左方传来酷热,他心中略感异样。

  就在他分神之间,空将的破空拳乘机猛然捣向他的心脏。

  当古威发现不妙,已来不及隔挡,出于本能也向对方心脏捣去,这样至少可与空将拼个同归于尽。

  血光暴射,两雄相争已有了结果,不过结果并非是两败俱伤。

  古威铁拳捣穿了空将心脏,而空将却早已让拳头在古威胸前停下。

  古威没想到空将会手下留情,他惊慌地扶住空将即将倒下的身体,满怀愧疚地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你……没有……错,快……制止……日……帅,他……要……毁掉……所有……人……。”

  空将缓缓闭上双眼,死神的催促已让他不能再说下去。

  素来视大日社为死敌的古威,此时却完全没有胜利喜悦。他轻轻放下空将尸体,望着日帅方向放声怒斥:“日帅!为了你那疯狂的梦想,你究竟还要毁掉多少无辜之人!”

  狂啸声中,古威纵身而起,向日帅杀去……

  南方的“坤地”,一记“震地掌”令地将尸体永远埋葬在脚下。

  地将终生凭借地遁术,暗杀了不少古族豪杰,可是或许如希伯来经文所说:“以刀杀人者必死于刀下”。

  当地将准备从地下刺穿坤地双脚时,坤地却先行施展出“震地掌”。

  这样,此战结果是地将付出了生命,而坤地伤了手掌心。

  坤地在用疗伤符为自己治疗同时,西南方的对决也有了结果。

  火将用幻战术燃起的烈火包围了震雷,然而在火光中,由雷光符发出的雷电击中了火将要害。

  浑身颤抖倒地的火将,虽然身体抽搐不止,可是他好像没有丝毫痛苦,只是大笑两声留下这样的遗言:“哈哈,好玩,好……玩……”

  随着主人生命消逝,虚幻火焰也随之熄灭,它们烧焦的只不过是震雷的衣服与头发而已。

  暂时止住手掌剧痛的坤地,远远发现震雷的狼狈样,忍不住指着对方放声大笑起来。

  震雷则面带肃穆警告小师弟:“还笑,没有感觉乾位方向不对劲吗?还不赶快去看看!”

  坤地这才察觉北方过于炽热,急忙与震雷奔向日帅,丝毫不顾其它方位,也不知他们是忘记了其它方位的战斗尚未结束,还是对明玉、太清子、盈芳等人充满必胜信心。

  西方离位上,月帅冷汗涔涔怒视太清子,她已使用了“凝冰神箭”的所有招数,包括暗杀绝技“寒眼凝冰”。

  可是无极门“三清”之末的太清子,都如同儿戏般轻松化解,甚至无法让太清子的罗嗦说教停息片刻。

  月帅心中很明白:如果不是对方存心戏耍自己,或者是如对方所说的手下留情,自己早已无命。

  但性情高傲的月帅又怎能甘心就此认输?

  此时乾位酷热已传到离位,月帅心中不由大惊,她面对乾位失声大喊:“如艾桑,衣可昵(黑突厥语:日帅,不可以)!”

  话未说完,月帅便匆匆向日帅奔去。

  太清子虽然也感觉不妙,却不知发生何事。

  眼见月帅离开,他急忙追在月帅身后大喊:“小姑娘,等等,我还没有给你讲完《道德经》呐!”……

  烈暑高温传来,却丝毫没有影响在东南艮位“看戏”的盈芳和水将,他们依然将注意力集中在坎位决战上,不时还要为己方“队员”呐喊加油。

  盈芳忽然发觉,明玉和星帅似乎边交手边小声交谈什么。

  按道理讲,以这两人相隔的距离,中间又有那么多幻兽、幻将、幻兵在厮杀,他们根本无法以声音交流。

  不过,或许幻门弟子有类似“传音道符”的内部法术,两人交谈得异常激烈,神情似乎还因交谈内容而不断变换,时怒时忧。

  盈芳娥眉紧蹙自言自语:“奇怪,明玉到底和星帅有什么可谈的?”

  忽然,她看到明玉不小心被星帅的血雾兽击中,惨叫倒地。

  随着明玉倒下,所有五行波幻化战士尽数消失,而星帅则双掌发光向明玉步步紧逼过去。

  盈芳大喊“不好!”纵身奔向坎位,水将担心盈芳伤害星帅,也随后跃起。

  黄符冲向星帅,星帅转身避开黄符袭击,不过她也失去了结明玉的最佳机会,因为盈芳已手持黄符挡在明玉身前。

  水将急忙护住星帅,摆出战斗姿态,让盈芳毫无攻击星帅的机会。

  盈芳杏目圆睁、放声警告:“有我在,你别想伤害……啊~”

  盈芳的惨叫,是因为金黄能量从盈芳脚踝传遍全身,盈芳昏倒前,迷茫中依稀看到握住她脚踝者竟是明玉。

  如此意外的变化,让水将惊异不已,可是星帅却神色不变,好像此景完全在她意料之中。

  站起的明玉诚恳请求星帅:“师姐,请按照我们的约定,赶快带盈芳离开这里。你只要照我计策去做,我保证你能得知真相。”

  “哼,傻师弟,你就不怕我把你同伴当人质?”星帅冷冷问。

  明玉放声狂笑:“你是以前最疼我的师姐阿萱,如果我连你都不能信任,我还能信任谁呢?”

  狂笑声中,明玉飞身往乾位奔去。

  听到莫名其妙的对话,水将大惑不解:“星帅,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不要问,背起那丫头,我们赶快离开。日帅要玩命,古族援军又正往这里赶来,我们再不走,只怕就来不及脱身了!”

  对星帅惟命是从的水将,不敢再多话,急忙背起盈芳,随星帅离去……

  当明玉赶到乾位时,与日帅对抗之人,除了佟忠、广法,又多了古威、坤地和震雷。

  可是,日帅只从身体发出几道热光,就足以将古威等人逼退。

  面对强敌,虽然五人明知不敌,但依然忍住酷热,大汗淋漓地全力与日帅或抗衡、或周旋。

  明玉眼见形势不妙,急忙双手冲天,八卦阵外的绿草以及周围空气中,随之冒出无数碧蓝能量向明玉手中飞来。

  很显然,明玉是要聚集水能量,来破坏日帅的大日神功。

  日帅猜出明玉用意,放声狂笑:“你的五行波再厉害,聚集再多水幻波,对我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我这轮真正的太阳,绝不是你这点修为可以熄灭的!”

  明玉微笑回答:“对于快要爆炸的太阳,我看没有什么熄灭的必要了吧?”

  日帅闻言心惊,一时想不到明玉究竟要做什么?

  他虽然自信水能量无法破坏大日神功,但面对诡计多端的古国狗明玉,只怕此人另有阴谋。

  因此,他绝不能让水能量接近自己,免生不测。

  水能量已化为不大不小的“水球”,在明玉操纵下,“水球”从日帅头顶高空中缓缓压下。

  日帅急忙从身体周围的大日能量中又发出几道红光,意欲阻止水能量球的落下,可是水生性克火,那几道红光收效甚微。

  看起来,想要阻止明玉的水幻波,只有用双掌直接发出能量破坏“水球”。

  可是,只要日帅撤掌,他必然会被广法和佟忠击中,那恐怕结果会比被水球砸中更为危险。

  日帅暗暗叹气,心知今日已无胜算,只有将“毁日决”提高到最高层,促使自己尽快爆炸,才有可能与古国狗同归于尽。

  这,恐怕是今天唯一的选择,也是最后的选择。

  “夜儿,永别了!”喃喃自语中,日帅已准备将功力全部放出。

  可是,扑过来的身影以及那熟悉声音,让日帅行动稍微停滞。

  “如艾桑,衣呐啊(黑突厥语:日君,不要啊)!”月帅大喊着冲入“人形太阳”的核心。

  虽然月帅自小修炼阴冷功夫,但在如此高温下,她必然毫无生机。

  “么桑!(黑突厥语:月君!)”日帅担心月帅受伤,匆忙撤去全部功力。

  也在这瞬间,广法与佟忠的功力尽数击来,而日帅已来不及还击。

  月帅见势不妙,发出寒气击散广法佛光,而对于佟忠的五色水晶波,月帅则用身体为日帅接下……

  日帅目睹此景,急忙抱住奄奄一息的月帅,因为惊异和心痛,他此刻竟说不出只言片语,只是傻傻抱住为救他而牺牲的红粉好友。

  其他高手正准备上前制服强敌,此时偏偏明玉的水球也恰好落下。

  随着巨响,日帅、月帅以及水球全部消失了踪影。

  包括太清子在内的其他古族六大高手失去了目标,他们不知明玉究竟搞什么鬼?六双目光不约而同扫向手脚失措的明玉。

  明玉面对大家充满疑问和愤怒的眼神,脸上急忙换成讨好表情:

  “我,我本来害怕日帅和大家同归于尽,想用‘水移术’把他移走到百里之外。

  可是,可是我没想到他会自己撤功。

  所以,所以我,我绝对不是故意把他们放走的!

  你们……相信我,好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