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贼心不死
东旭鹰2018-10-09 07:253,396

  宝祭司,原名“风龙”,是祭烈院中实力第三的高手,他之所以为大祭司屡立奇功,并非是因为身怀骇世武功,而完全归功于他的祖父。

  宝祭司的祖父“风虎”曾是黑突厥侵古军中的重要文官,他精通古国历史文化,尤其对于古国各种文物垂涎已久。

  在侵略战争中,风虎利用职权到处掠夺文物,并秘密运回黑突厥家中隐藏。

  不幸的是,当风虎阴谋掠夺菩提寺藏经阁典籍的时,却被乾坤派奇袭军伏击阵亡。

  风虎死后,由于他曾将埋宝部下尽数杀死灭口,失踪宝物的下落便无人知晓,风虎后人亦不例外。

  或许是天意使然,十年前,风龙在历经地震后,无意中在旧宅发现藏宝地图。

  他循图找去,发现宝物中竟有四件古国传说中的玉虚派法宝,它们分别是:

  能束缚大部分敌人的惧留流“捆仙绳”、

  刀枪不入并能随主人身形变化的赤精流“紫绶仙衣”、

  可砸碎花岗岩的广成流“番天印”、

  足以熔化钢铁的清虚流“五火神焰扇”。

  另外,他还从宝物埋藏处的祖父日记中,得到有关这四件宝物的使用秘诀,从而成为一代高手。

  风龙正是凭借这四宝为祭烈院大祭司除去不少政敌,才得以稳坐宝祭司的宝座,佩戴上东君面具。

  宝祭司和后来加入祭烈院的灵祭司,虽然同为大祭司的左膀右臂,但私下却将灵祭司视为劲敌,因为自从美女高手加入此处后,他便察觉地位比过去下降不少。

  负责巡逻的宝祭司,忽然发现另外两大祭司踪影全无,他不由心生疑惑,手提五火神焰扇不露声色四处查探。

  当他发现秘道之外守卫消失的异状时,急忙从腰间取下捆仙绳,准备进入密室搜查。

  可是,不等宝祭司迈步前行,只见蓝光从黑暗秘道中飞驰而出,宝祭司急忙闪身躲避,并随手将捆仙绳掷出。

  捆仙绳对主人心意心知肚明,飞速将蓝光牢牢束缚,并将对方重重摔落。

  捆仙绳作用下,法术均会失效,蓝光当然也不例外。

  光芒散尽,现出主人原形,正是口吐血沫的灵祭司。

  狼狈不堪的美女祭司望向同僚,忙用黑突厥语警告:“快放开我,后面有古国狗!”

  宝祭司闻言大惊,听闻秘道里传出的脚步声,他又掏出番天印,严阵以待。

  但他只闻其声,却未见半点异状,慌乱间他紧攥番天印的手掌已满是汗水。

  “笨蛋,他们身上贴了隐身符,已到你身边!”灵祭司焦急提醒。

  话音未落,大手已攥住宝祭司左腕,三眼武士突现宝祭司面前,碧霞和盈芳也紧随其后现身相见。

  望着眼前武士,胆大包天的宝祭司不道为何,莫名恐惧袭上心头。

  这三眼武士无疑正是古国五英之首“护国神”武天宇,他神情肃穆地质问:“番天印、五火神焰扇、捆仙绳,我们玉虚派的宝物怎会在你手中?”

  当宝祭司听清面前站立者,正是玉虚派传人,他更加做贼心虚,猛然挣脱武天宇铁腕,边后退边语无伦次回答:

  “这,这是我家传的,不是我从你们古国偷的!我们黑突厥私人财产不可侵犯,所以……所以你无权要回,我也绝不还给你,绝不!”

  宝祭司说完、扭头便跑,早已忘记来此目的,连捆仙绳都不及收回。

  可是即使如此,他也未能离去,因为另外四个古族人挡住前路,正是佟忠、风扬、雷霆、华玉婵。

  宝祭司见形势不妙,伸手欲祭番天印。

  可惜的是,宝祭司只懂使用法宝,本身并无功力,风扬轻易以读心术掌握对方意图,也得知紫绶仙衣的秘密。

  只见风扬身形闪动,气指向宝祭司太阳穴击去,心乱如麻的宝祭司还来不及念动咒语,便化为烂泥、昏倒在地。

  “快来人啊,古国狗来袭击我们了!”

  灵祭司那美妙声音因为恐慌已走音,不过她口中的黑突厥语,依然能收到明显效果。

  没有多久,岁祭司便率众小祭司匆匆赶至。

  这点时间虽然不长,却足够让武天宇在风扬指点下夺回宝祭司的紫绶仙衣、五火神焰扇、番天印,只有灵祭司身上的捆仙绳没有解下。

  闻听古威噩耗,风扬等人面对来敌,悲愤交加,祭司们顿感前方扑来强烈逼人的阵阵斗气。

  再加上,祭烈院两大高手灵祭司、宝祭司都已落入敌手,岁祭司等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你,你们,要干什么?”岁祭司有些惊慌失措。

  七个古国人虽对黑突厥语都比较熟悉,但谁也没有答话,只是个个向祭司们投以愤怒目光,仿佛接近死亡般的寂静让岁祭司等人顿觉毛骨悚然。

  双方不知相持了多久,大祭司、夜祭司以及苍松老人、明玉终于赶至此处。

  见到明玉,盈芳扑入对方怀中哭诉:“虎死了,古威被圣殿武士……就是那个坏女人害死了!”

  明玉闻听此讯,宛如五雷轰顶,未曾想继华元清、小铁之后,古威也永远离去。

  他无言以对,只能默默流泪,哀悼知心好友。

  大祭司得知真相,浑身颤抖,走向灵祭司,怒不可遏地厉声呵斥:

  “没想到、没想到真的是你。

  对啊,你曾与我约定,无论遇到何种情况,也需保证我二人或留守、或出击。

  除你之外,任何人都无法在我外出时,留在此处!

  我真的不明白,你当初既然传授我西方黑魔法恢复武功,又为何要处心积虑灭我大日社、杀我女婿呢?!”

  灵祭司心知一切都已结束,她万念俱灰,放声狂笑:“哈哈哈哈,为什么,为什么,你不会知道的,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哈哈哈哈……”

  “赶快阻止她!”经验丰富的武天宇和碧霞同时大声提醒,但为时已晚。

  灵祭司将牙齿轻磕,齿中剧毒扩散开来,将美丽少女的年轻生命无情夺去……

  明玉冤案终于得以平反,但灵祭司的秘密随着死亡永远埋藏。

  虽然古国英杰们将所知尽数告予刑部,但怒蟒却如此答复:

  “我们黑突厥朝廷,不追究你们私入他人住宅的罪行,已是格外开恩了,谁还有时间听你们挑拨离间的胡说八道?

  对了,那个叫武天宇的,听说你掠夺了祭烈院宝祭司的私人财产。

  根据当事人要求,只要你立刻交出,我们便不再追究”

  武天宇冷冷注视怒蟒:“这些东西本属于我古国玉虚派,是你们借侵略战争掠走,凭什么还给你们?”

  怒蟒白眼一翻:“不列颠几百年前也抢了你们的宝物,现在还公开展示。他们什么时候原物归还,我们再将过去的战利品双手奉上!”

  “不好意思,刑部尚书大人。”明玉客气回复,“我们古国宝物,不管谁抢走的,总要一件一件拿回来,你们要追究就追究,我们奉陪就是!”

  随后,众英杰再次拂袖远去。

  最终,关于祭烈院祭司私人财产被掠案,因某些客观原因还是不了了之。

  不久后,有人发现西京冒出个小餐馆,老板酷似以前祭烈院的宝祭司。

  但当人们向老板求证时,对方总是一口否定:

  “你们搞错了,我不是宝祭司,绝对不是!宝祭司不是因病回家疗养了,怎么会是我?你们看什么看,到底是来吃饭的,还是参观的?!”……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几天后,祭烈院后厅中,大祭司再次与天杀将促膝谈心,想到九大祭司死的死、走的走,如今只剩三人,大祭司深感大势已去,再无争雄之心。

  而天杀将则将责任都推到古国英杰身上,他以军人尊严向大祭司保证:只要有一线机会,定会替祭烈院讨回公道!

  这时候,岁祭司急匆匆跑入报告:“大祭司,古国英杰离开黑突厥。”

  “什么?”天杀将大吃一惊,“他们同行几人,何人护送?”

  “这次的古国英杰只有七人同行,虽然天可汗使者以及‘不知大义’的百姓相送,却无人护卫。这几天,其他古国狗已分批离开我国。尤其是那佟忠,好像有梅花会的人前来找他,他早已随后赶回泰宛州了。”

  岁祭司调查得可谓滴水不漏。

  天杀将眼珠微转:“大祭司,我要没记错,祭烈院应有通往撒鲁沙漠的秘道吧?”

  大祭司苦笑道:“有又如何?我现在只剩一个女儿和一个爱将,就算再加上我那帮不成材的小祭司,又能把他们怎样?”

  “可是我麾下还有黑杀将、除杀将以及数百训练有素的心腹,只要在撒鲁沙漠伺机偷袭,未必不能为大祭司出这口恶气!再说,撒鲁沙漠有古国叛军真理军活动,事成之后我们可将罪责推到他们身上,必然万无一失!”

  天杀将似乎早有筹划,踌躇满志。

  大祭司思索良久,终于下定决心:“岁祭司,你去挑选批功夫不错的孩子,两个时辰后随我征战撒鲁沙漠,但绝不能让夜儿知道!”

  “是!”岁祭司恭敬领命,前去准备。天杀将也就此告辞,回营调兵遣将,以供大祭司驱使。

  大祭司注视前方,脸上颓废之色已被满面杀气所替代,他凶狠立誓:“古国英杰,不杀你们,我誓不为人!”

  “咔嚓”声响,大祭司手中茶杯被捏为碎片。

  在大祭司看来,古国英杰的下场,必与此杯无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