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文武导师
东旭鹰2018-10-09 09:182,920

  当在大祭司、天杀将与光明社、“保皇派”军队在光明社前院对峙之时,阴险狡猾的剑祭司已引导着雷祭司、夜祭司等人来到光明社后院外。

  剑祭司让其他人暂且后退,自己缓缓拔出阴气逼人的宝剑,开始施展“魑魅剑法”。

  只见随着剑锋移动,无数杀气和鬼气,齐向高墙冲去,墙壁立时轰然倒塌。

  剧烈声响惊动了前院众人,大祭司趁藏风分神之际,用拐杖轻轻点地,直向后院飞去。

  不知是藏风措手不及、还是他有意放水,反正大祭司竟轻而易举地从藏风头顶飞过。

  风神战将唯一做的事情,不过是说了句:“博士、宅龙、天嗣,你们去后面看看!”

  刃杀将突然怒目圆瞪:“你怎么敢随意指使公主?”

  “她是我的徒弟,自然要听我话。另外,为两位将军着想,你们和部下今天最好就此离去,以免惹祸上身!”

  藏风冷傲态度以及那近似命令的口气,令刃杀将忍不住又要大发雷霆。

  岁杀将却对刃杀将使个眼色,高声答复藏风:“武导师说的有理,我们身为宣誓效忠皇族和黑突厥民主帝国的军人,天狼大人与小公主我们都得罪不起,还是就此离去吧!”

  岁杀将说完,拽着刃杀将,两人便向外走去。

  无论是岁杀将的部属,还是天杀将的亲信,大部分人都深觉岁杀将有理。

  见两位将军迈步离开,他们也纷纷紧随其后。

  不一会儿,光明社前院就只剩下天杀将和他的两个亲兵,以及那数十小祭司。

  天香公主(天嗣)在藏风身边翘起大拇指:“武导师,还是你厉害,一言吓退百万兵!”

  藏风并不领情:“说什么废话,还不快去后院!”

  天香丝毫不畏藏风眼神,吐吐舌头,随博士、宅龙向后跑去。

  藏风凌厉眼神随之落到天杀将身上,天杀将也斗志大涨,紧握朴刀,寻找着对方破绽,随时准备出手……

  冲入后院的祭司们并未能顺利前行,因为他们面前突现商人模样的黑突厥老人。

  这老人只是坐在院中静静品茶,墙壁坍塌依然从容自若,这不能不让祭司们心生戒备。

  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祭司,手持兵刃向老人冲去,老人猛抬头,双眼随之杀气大现。

  夜祭司见势不妙,急忙提醒:“快回来!”

  可惜事违人愿,几个小祭司只觉眼前一花,便被困在无形空间中,不断慢慢向上飘去。

  随即周围强光四现,让他们不得不闭眼移首。

  待到视线恢复清晰,他们已身处撒鲁沙漠之中某处戈壁滩上,仓促间他们甚至不知何处才是归乡之路……

  光明社后院,夜祭司等人眼中场景却是:

  几个小祭司转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老人却纹丝不动。

  目睹对方非凡本领,祭司们不禁毛骨悚然,无人再敢冒失向前。

  老人缓缓说道:“血案真相未明,你们何必如此激动?天可汗和天狼大人在大殿上亲口允许古国英杰追捕大日社,明玉杀日帅,又何必暗杀于祭烈院中?杀日帅的凶手,无非是意欲挑起祭烈院与古国恩怨,你们怎可任人摆布?”

  “你究竟是什么人!?”雷祭司厉声呵问。

  老人微笑回答:“在下光明社文导师‘苍松老人’,失礼了,还请多多原谅!”

  “哼哼,青木,你还是如此愚蠢啊!”苍松老人闻听有人叫出他真名,不由身形微颤,而祭司们则如同刚才光明社弟子般兴奋高呼:“大祭司!”

  大祭司毫不理会部众,依然指责着苍松老人:“青木,你手上和财产中沾满古国猪的鲜血,你就算能保住一个古国猪,又怎能赎清你满身罪过?”

  苍松老人叹气回答:

  “亡羊补牢,总胜过冥顽不灵。

  沙豹,我们两人当初为国家未来,以满腔热血参军远征,自以为可成民族英雄、万古流芳。

  没想到,最终我们的浴血奋战,却换来黑突厥的衰落和无尽罪恶。

  现在,我们已是满头白发,也该认真反省过去的错误。

  虽然我们因所见不同而分道扬镳,但我终会证明,我选择的道路才是唯一正途!”

  “哈哈哈哈,我们黑突厥民族素来信奉‘成王败寇’,如果你今天死在我手中,又如何证明谁对谁错?就请当年以‘空间秘法’闻名大漠的青木千夫长,领教我沙豹新学得的‘黑暗魔法’吧!”

  大祭司边说边飞起停留半空,挥杖发出纯黑能量。

  苍松老人一改方才悠闲态度,起身扬手发出无形“空间波”,将攻击而来的黑能量转移开。

  威力巨大的黑能量正击中刚才那几个小祭司的落脚之地,离开不远的祭司们回头见到起脚处突现深邃沙坑,不由暗自庆幸大难不死。

  大祭司一击不中,再将能量波化为狰狞嚎叫的魔鬼头颅,向苍松老人扑去。

  苍松老人再次试图用空间波封住来者,未曾想魔鬼竟能破波而出,张开血盘大口咬向老人。

  巨响轰鸣,魔鬼头颅竟爆裂四散,苍松老人所在处也化为废墟。

  大祭司正想落下查看苍松老人生死,忽觉大手按在他肩膀上。

  大祭司没想到,有人居然会趁他不备,飞身于他背后空中,他回头望去,原来是苍松老人以 “空间转移术”移到此处。

  “老伙计,就让我们再到我的‘梦幻空间’中去决高下吧!”不等大祭司抗议,苍松老人运起神功,连同对方消失在空气中。

  “爸爸!”担心父亲安危的夜祭司仰首大喊,但被苍松老人用‘空间秘法’带走的大祭司,早已不知身处何方,又怎能听到女儿呼唤呢?

  “夜君,你要对大祭司武功有信心,我们还是先去抓明玉吧!”

  夜祭司对雷祭司的提醒似乎无动于衷,依然忧心忡忡望向父亲失踪处。

  五年前,大祭司正是被苍松老人带走决斗,回来时武功丢失大半,因此她又怎能无动于衷?

  不过,身为日祭司的妻子,夜祭司也深知捕获杀夫仇人,远比忧心父亲而无能为力更重要。

  她咬紧嘴唇,转头准备继续寻找明玉藏身之所。

  “都给我站住!”大呵声中,博士一剑向夜祭司攻来,夜祭司急忙纵身闪避。

  看清是光明使者杀到,古怪小法杖出现在夜祭司手上,两名高手随即战成一团。

  雷祭司正要用手中巨锤砸向博士,却被两只微微发红的“龙爪手”挡住,不用问,来者自然是“宅龙”无疑。

  剑祭司则比较幸运,他的对手是小公主天香。

  不过,剑祭司的“魑魅剑法”无论如何阴险歹毒,却丝毫无法击中轻功无双的天香公主,甚至反而被对方佩刀连连得手,身上多处血流不止。

  剑祭司怒火中烧,却无计可施,只能且战且退。

  眼见敌人杀到,小祭司们有心助阵,但武功低微的他们却无胆卷入战局之中,六大高手的比拼转眼间让光明社的后院随即陷入混乱。

  光明社前厅,祭司们已被众弟子打得落花流水,而天杀将与藏风却依然屹立不动。

  由于藏风与人动手不喜他人打扰,光明社弟子无人敢上前相助。

  但天杀将的贴身亲兵却不知藏风脾性,两人混战中见有机可乘,齐声发出呐喊,挥刀杀向藏风。

  仅仅瞬间,藏风挥动了猛士刀,而天杀将也施展开“杀神刀”的绝技。

  墨黑猛士刀放出洁白光芒,穿过两名亲兵,却只是将他们的兵刃和盔甲打得粉碎。

  而天杀将雪白刀刃所发出的幽蓝光线,辐射状地向前方扩展。

  两名赤身裸体的亲兵躲闪不及,连惨叫都不及发出,便尸骨无存。

  不过,天杀将的刀光并非仅仅误杀了部下,在击中爱卒之前已将藏风攻击化解尽,足见“无敌杀将”确是名不虚传。

  不过,当天杀将正欲发出第二轮刀光,却再无机会。

  因为,黑黝黝的猛士刀眨眼间已架在天杀将颈上,近在咫尺的持刀者,他那独有特色的雄厚声音也随之响起:“你,输了!我藏风,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