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孤星坠落
东旭鹰2018-10-10 08:403,850

  “明玉!”盈芳已不知是第几次大喊着从恶梦中醒来,可没有任何一次比这次更让她恐惧。

  在她身边照顾的华玉婵急忙过来安慰:“盈芳,别怕,没事,你不过是又做了个恶梦而已。”

  “不是的,玉婵姐,这不是恶梦,肯定不是!肯定不是的!”

  盈芳急得几乎快要哭出来,而华玉婵却以为她是过于紧张明玉才会这样,笑着说:“你不用担心,至少现在佟忠前辈没有和明玉在一起,就算明玉到了山里,也不会有事的。”

  “不,不是,这次我看得非常清楚,非常清楚。那个,那个老人不是佟忠前辈,他是个圣罗马人。那些武士我也看的很清楚,他们也是圣罗马人,是圣罗马人啊!”盈芳紧紧抓住华玉婵的手臂,紧张万分。

  “哎哟,盈芳,你把我抓疼了。”

  听到华玉婵喊疼,盈芳才发觉失礼,急忙放开双手,带着哭腔愧疚急切地道歉:“玉婵姐,对不起,可是我真的觉得那是,那是真的。明玉要出事了,要出事了!”

  华玉婵微笑着抚摸好友长发告诉她:“我的傻妹妹,别着急!我们已得到‘乌托邦’圣罗马分社的情报,风扬和明玉成功逃出圣殿,正在回国途中,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到他们的。你太累了,再休息休息吧,乖,听话!”

  在华玉婵的连哄带劝下,盈芳才勉强躺下闭上双眼。

  这时,华玉婵见武天宇身影出现在门外,便悄悄走出。

  “神,出了什么事情?”华玉婵目睹武天宇脸色,便知出了意外。

  武天宇探头看看盈芳,当确定“百晓凤”已经睡下,他便与华玉婵又往远处走了几步,轻声告知:

  “明玉师姐阿萱传来消息,说他们安全离开圣罗马,并到达泰宛州,梅花会已安排好,相信风扬很快就会返回京城。”

  “好哇!”听闻爱侣无恙,华玉婵自然欣喜若狂,但又不禁发问,“那你还愁眉苦脸干什么?”

  武天宇忧虑回应:“因为……因为明玉没跟他们在一起,他故意将敌人往西边引开,风扬等人才得以顺利回国。到现在为止,明玉生死未卜,就连乌托邦也没有关于明玉的情报传来。对了,刚才盈芳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华玉婵点点头:“盈芳还是做那个梦。”

  武天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明玉曾偷偷告诉我,盈芳小时候本来就有‘预言梦’的本领,但盈芳却无法自控。

  她七岁时曾梦见好友因病去世,结果梦应验了,她还以为朋友是被自己咒死。

  为让她摆脱心理阴影,盈芳师父上清子用道法消除了她的部分记忆,使她忘记此事,也忘记拥有预言梦的绝技。

  明玉说过,当盈芳梦变得清晰之时,就意味预言即将应验,而且据我所知,圣罗马西部山区非常多……”

  “啊!?刚才盈芳梦见明玉的师兄不是佟忠,而是个圣罗马老人,而且,而且那些武士全都是圣罗马武士,莫非表示梦要应验了?”华玉婵再无喜悦之色,紧张大喊起来。

  武天宇急忙示意对方禁声:“仙,你想把盈芳吵醒啊?”

  然而武天宇并不知道,盈芳此刻就蹲在窗子下偷听着武天宇与华玉婵的谈话。

  现在的她,已是满面泪水,右手紧紧捂住嘴,以免哭出声来。

  她心中不断祈祷:“明玉,你不要死啊,千万不要死啊!你答应过我,绝不会死在我前头的,你答应过的,答应过的……”

  (圣罗马境内)

  金黄魔幻波与五行波合成的七彩黑色化合波,激烈地在空中碰撞,天平和明玉同时被震得向后落去。

  不过,这两人都是幻门高手,又怎会就此坠下?

  “天平”布恩,用蓝魔法在空中稳住身形,明玉则用水幻波在脚下变化出云朵,两人重新开始新一轮的较量。

  天平和明玉在空中互相逼近,不断分别从四周提取幻术波,一到手中就立即向对方打去。

  虽然他们的功力都因为凝聚巨型能量球而所剩无几,但永不言弃的幻门精神让他们咬紧牙关,用最基本的幻术波攻击继续战斗着,始终是不分胜负。

  没有多久,两人已虚弱到连在空中停留都无法做到,布恩和明玉只好趁功力还未完全消失,主动向地下落去。

  说来也巧,两人在空中打斗了半天,最后的落脚点还是他们起步之处。

  此时的天平由于功力大量丧失,身体已呈现严重老化的现象。

  明玉这时才相信,天平确实比佟忠衰老得多。

  “师,师弟,没想到,没想到你还真厉害!看来今天,今天再打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了。”天平喘着粗气称赞起师弟。

  明玉依然发出狂生独有大笑:“哈哈哈哈,能和师兄痛痛快快打一场,就算是死,也值了!”

  这时,山外突然传来嘈杂喊杀声,明玉往远处望去,只见不计其数的圣殿战士咆哮着从山口处涌入。

  其中几个铜剑士还大声叫喊着:“不要放走天平和明玉,杀啊!”

  闻听这阵阵喊杀声,布恩霎时心中明白。他脸色惨白,满面愧疚说:

  “双子……双子他居然违背三神命令,不但要杀你,还要杀我灭口。师弟,我对不起你啊,是我太笨,中了双子的阴谋,看来他从开始就是要等我们自相残杀后,再把我们一网打尽啊!”

  此时的明玉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四望周围峭壁,又注视着显露衰老外形的大师兄,再望向潮水般的敌人。

  转眼间,他心如明镜:这,就是盈芳梦境所预言之处。

  当明白命运已无法避免,明玉不禁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来吧,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明玉死也对得起古族列祖列宗了!”

  说完,明玉全身散放出七彩光芒涌动的黑色化合波,威力似乎比刚才更加强大。

  天平没想到,筋疲力尽的明玉居然还有如此本领,但他随即意识到这是师父幻灵子严禁幻门弟子使用的幻术武功——“梦醒功”。

  “梦醒功”与日帅的“毁日诀”有异曲同工之妙,可将幻门弟子的每分体力都化为幻术波全部引发出来,威力之大足以在瞬间消灭千军万马。

  不过,施展此功者最后必然会因体力耗尽而身亡,甚至会被“梦醒功”功力反噬,尸骨无存。

  所谓“梦醒”,也就是人生“幻梦”到此结束的意思。

  布恩念及此处,不由焦急大喊:“师弟,你不能这样,就算你能把他们全部杀死,你也会耗尽功力身亡的,快住手,住手啊!”

  明玉惨然笑言:“对不起,师兄,恕师弟不孝了。可惜我们乾坤派的领袖不能了解我的一片苦心,我既不能再报效祖国,也不能同您一起完成师父的遗愿了。师兄,请原谅我,您自己多保重吧!”

  话音刚落,明玉跃身高高跳起,落在敌群之中,多彩黑光离开主人身体,迅速向周围扩散开来。

  “不要啊!师弟!”布恩高喊着向明玉发射出金光,可是已无法阻止。

  离明玉最近的圣殿斗士、剑士稍稍接触到化合波,他们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连根汗毛都没留下。

  距离明玉稍远的战士目睹恐怖场景,吓得纷纷向后逃遁。

  可惜,“幻梦功”蔓延得何等迅速,不到半分钟时间,圣殿千人队从队长到最低等的斗士尽数融化在空气之中,无人幸免。

  仅凭意志强行支撑,又被布恩金光击中的明玉,他此时脑中所想并非是为之奋斗终生的古国和乾坤派,而是他永远无法再见到的心爱女孩——‘百晓凤’盈芳。

  他淡淡一笑,轻轻自言自语:“盈芳,对不起了,原谅我!”

  消灭敌人的七彩黑光此时已向主人反扑过来,将明玉团团包围,继而又化为粗大雪白光柱冲天而起,慢慢消失在无边夜幕中。

  明玉原来站立之处,此刻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

  大约半小时后,在远处躲藏的双子才鬼鬼祟祟地走入山中,在这里他所能见到的只剩下天平苍老尸体。

  原来,天平的最后一击,耗尽了全部力量,在明玉被“梦醒功”反噬前,天平早已结束了他七十多年的传奇人生。

  双子四处张望,这里并不像他事先预料,尸体满地,毫无痕迹的战场却更让他惊惧不已。

  刚才还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千名圣殿战士,居然瞬间人间蒸发,这究竟是多么可怕的力量啊!

  当双子走出山谷,他意外看到匆匆赶来的射手和天鹰。

  注意到双子一人从山谷中走出,射手和天鹰心头一沉。

  “双子,风扬、明玉呢?天平呢?你的部下呢?”射手冷冷问。

  双子耸耸肩回答:“风扬和明玉不在一起,这里只有明玉。他负隅顽抗,杀了天平,又跟我部下全部同归于尽。”

  “胡说,明玉虽然武功盖世,却从不杀人,怎么会杀他的大师兄?”天鹰愤怒狂吼起来。

  “哈哈哈哈,不杀人?他临死前仅用一招就杀了我千名部下,连同他自己共是一千零一人,而且还都是尸骨无存,你还说他不杀人?”

  “难道你派所有部下去杀他?”射手深知双子性格,早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双子见射手和天鹰眼中透出杀气,心知不妙,他阴沉笑问:“你们两个又干什么来了?”

  “我们奉朱庇特大人之命来保护风扬、明玉安全。如今你违反三神之命,竟然私自下令追杀明玉,该当何罪?”天鹰边说边取出根鹰翎,可不等他掷出,无形力量已将他重重打倒。

  射手目睹情形不对,急忙取下肩上黄金弓,但又是那无形力量,在撞开射手同时,将他的黄金弓化为碎末。

  身形未动的双子露出阴险笑容,爬起来的射手恍然大悟,指着双子说:“原来你会‘意念攻击’!”

  “哈哈哈哈,我身为世界第一催眠师,又怎么不会……”双子突然无法再说下去,因为无形箭已射穿他的咽喉。

  射手起身望向倒下的双子尸体,冷冷说:“别忘了我也是十二骑士之一,你会‘意念攻击’,我也能用手指发出‘无形箭’。”

  此时,射手和天鹰谁也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因为他们的朋友——“逐日鹰”明玉已不可能再归来。望着空荡荡的山谷以及天平尸体,天鹰眼中含泪、喃喃自语:“明玉,这就是你选择的道路吗?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后悔吗?”

  “我相信他不会后悔!”射手说,“当他选择了这条道路,就已预料到自己结局。虽然,这并不是他最希望的结果,但一路走来他从未退缩,从未放弃,他是只名副其实的‘逐日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国英杰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