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凌哥你是妹控
红三2018-11-17 22:572,420

  郭佳佳虽然手上在摆弄魔方,但脑子里却在想阳台外的那通电话。

  时间太长了,明显不正常。

  以下为郭佳佳脑子里的推测:

  按照陈凌人的性格,他不会把自家私密信息随便透漏给外人,所以这次“请假”,班导姐姐最多可以得到的信息:陈凌人与“陈佳人”是兄妹关系,兄长现居恒市,所以,妹妹今晚会在兄长家暂住一晚。

  班导姐姐做事向来认真,陈凌人的片面之词她自然不会全信,所以,她首先会采取最简单的验证手段:让“陈佳人”接电话。

  第一、确认陈凌人口中的“兄妹”关系是否为真;

  第二、确认“陈佳人”现状是否安全;

  第三、迅速发一张“兄妹同框”并标有明确“时间标示”的照片。

  上述三条合格,同意请假;有一条不合格,迅速返校!

  但是,以上推测情节并未发生,也就是说,这中间有郭佳佳预料之外的情况发生。

  重新推测:

  首先,陈凌人不是话唠。至于班导姐姐:开班会只说重点,批评学生从不废话(直接罚写检讨)!这种人显然也不是话唠。

  两个陌生人,都是非话唠,但首次单独通话时间却超过了“十分钟”,这显然已经超出“我给我妹请个假”这一主题该用的时长。

  那么,陈凌人和班导姐姐聊的是私话?这两个人认识?

  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陈凌人也是青叶大学毕业的学生。

  算一算,陈凌人今年27,班导姐姐今年29……差两级的师姐弟,会认识倒也不意外。

  推断到这儿,郭佳佳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如果两人认识,那班导姐姐会不会也是陈凌人安排在“陈佳人”身边的眼线?

  刚才,郭佳佳把自己的手机交到陈凌人手上后,陈凌人本可以当着她的面打这个“请假电话”,但陈凌人并没有选择这么做,而是转头直接去了阳台,并回手把玻璃门拉上,制造了一个可视的隔音空间。

  技术含量不高的障眼法。

  所以,郭佳佳起初并没有怀疑陈凌人去阳台的举动,因为她的视线一直跟着陈凌人,并做好了随时去阳台接过电话的准备。

  陈凌人曾经也是青叶的学生,大一查寝严是历史传统,他不会不知道,而碰到“懒散”班导的概率也极低,那他选择当着“陈佳人”的面打电话才更合理。

  陈凌人之所以去阳台,也就是不想让“陈佳人”听到他与班导姐姐的谈话内容,刻意隐瞒的某些内容。

  回想将近一年的大一生活,班导姐姐对于“陈佳人”这个性格略显“孤怪”的学生,未曾另眼相待,但也未曾漠然置之,而是选择包容接纳。所以,“陈佳人”也会偷偷在心里称呼她为“班导姐姐”,就像大家私下里称呼她一样。

  当然,班导姐姐的人格魅力是有目共睹的,即便陈凌人和她不认识,相信班导姐姐也还是会对“陈佳人”选择一视同仁的态度。

  哗~!阳台玻璃门被拉开,陈凌人进入客厅。

  郭佳佳的推断到此为止。

  陈凌人直接冲着郭佳佳所在的沙发而去,一屁股坐到郭佳佳脚边,沙发也随之陷下一个坑,桃红色手机随手被放到腿前的玻璃茶上。

  “怎么样?”郭佳佳望着陈凌人的侧脸,装出若无其事的语气问道。

  “你们班导同意了。”陈凌人略过郭佳佳的眼神,转而顺手拿走郭佳佳手里的魔方,低头开始把玩。

  “哦。”郭佳佳随口应了一声,双臂抱膝,视线从陈凌人的侧脸转移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

  “今天下午……”郭佳佳语气停顿了两秒,继续道:“我在社团遇到了秦封。”

  陈凌人拨动魔方的手指一僵,眼看还差一步就能还原的魔方,就这样停在了半空。

  “……说了些什么?”短暂的沉默,陈凌人最终问出口,脸却一直没敢转向郭佳佳的方向。

  “也没什么,就是普通的打招呼,然后……”语气再次停顿,“我告诉他:我能遇到合适我的人。最后,我们决定继续做朋友。”

  彼此沉默的时间。

  “五年前……”陈凌人轻轻放下手中的魔方,转身直面郭佳佳的眼睛,眼中波澜不惊,语调平稳低沉。

  “五年前,我一时冲动,做了这辈子最蠢的事……”说着,陈凌人手掌慢慢抚上郭佳佳的脸庞,手指轻轻摩擦着她脸上娇嫩的肌肤,一下,又一下……

  “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我会尽我所能保护你……”语顿,“那晚,如果你醒不过来,我会先去杀了秦封,然后再陪你一起走。”

  “傻瓜……那妈妈怎么办?”

  “妈有人守护,但你……只有我。”

  爱一个人,爱到骨髓里,也就不过如此吧!如此想着,郭佳佳身体慢慢前倾,逐渐拉近了彼此的视线,轻轻闭上双眸,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落在了你我唇上。

  郭佳佳没有看到,就在她闭眼的瞬间,陈凌人波澜不惊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郭佳佳缓缓睁开双眸,这个流光瞬息的浅吻也随之结束。

  “凌哥,我是不是把气氛弄的有些尴尬?”望着陈凌人深邃的双眸,郭佳佳尴尬一笑,随之也恢复了两人之间原有的距离。

  “不会,我知道你有恋兄情节,小时候我去学校前如果不给你亲亲,你可是会哭一天的!”陈凌人打趣道。

  “……”郭佳佳无语,“陈佳人”幼年时期确实有过这样的记忆,那次还把嗓子哭哑了。

  面对郭佳佳的默认,陈凌人笑而不语,不声不响的覆上郭佳佳放在沙发上的手掌,略感粗糙的手指顺着郭佳佳的掌纹轻轻摩挲。

  下巴垫到膝盖上,郭佳佳低眉望着陈凌人手上的小动作发呆。

  “凌哥……”

  “嗯?”

  “你跟我们班导是不是认识?”

  陈凌人手指一顿,抬头迎上郭佳佳投来的视线,随即回答道:“认识,她以前是我大学社团的师姐,如今是我同事的妻子,我们三个是朋友。”

  “哦,知道了。”郭佳佳点点头。

  “凌哥……”

  “嗯?”

  “你是个妹控。”

  “嗯,我是。”

  “凌哥……”

  “嗯?”

  “你脸皮好厚。”

  “嗯,我知道。”

  ……

  在这张柔软舒适的黑色沙发上,郭佳佳和陈凌人靠在一起聊了很久,她们彼此交换着对方这五年欠缺的信息,点点滴滴,以至于忽略了时间。

  墙上的黑色石英钟指向凌晨两点方向,两人挤在空间并不是很富裕的沙发上侧躺着休息。

  低头轻轻吻着怀中熟睡人儿的头顶,陈凌人也悄悄闭上了双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佳人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佳人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