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心生隔阂
关小茜2018-10-13 23:004,122

  那日之后白涵清晚上不再迟迟不肯回房,有时候事情没有处理完毕,就将公务带到房间内处理,沈离则在一旁缝制衣裳,有时候会添些茶水吃食给他,两人都喜静,少有交流,但相处起来比前些日子自然熟络不少。

  “三少,你上次说我手帕上的桃花好看。诺,这个是绣给你的”,早上白涵清穿搭完毕准备出门时,沈离将帕子递给了他,他倒是没有拒绝,说了声谢谢,面上和没收到礼物之前一样,心里倒是乐开了花。

  很久以前也有个女孩要给他送手帕,说是将帕子带在身上,就像她随时在他身边一样,还说是为了他才去学刺绣的,最终他也没等到那绣着鸳鸯的帕子,却是等来了桃花帕。情窦初开的年纪,他以为他以后的妻子会是她,哪知不过几载一切已不复当初模样。

  “你来云山城有段时日,前段时间繁忙,过几天带你出去转转怎样?”手帕上的淡淡香味飘入他的鼻子里,味道和沈离身上的一样,香甜香甜的,许是香味的缘故,白涵清说话温柔了许多。

  “好……好的”沈离结巴着回答,虽然已经对白涵清有所熟悉,但是他时不时对自己好下温柔下,来的毫无征兆猝不及防,本来就容易害羞的沈离现在更是容易害羞,经常结结巴巴的回答他的话,紧张不已。容易害羞的小结巴媳妇,这句对沈离的定位闪现在白涵清的脑海里。只觉看到她这样时心中欢喜,殊不知自己对沈离的感情越来越深。

  几日的功夫过的甚是快,转眼就到了白涵清带沈离出去玩的日子。第一次与白涵清出去,沈离仔仔细细的打扮了一番,梳妆完毕后小伞惊呆了,一个劲的说:“三少奶奶你真的好美好美好美,小伞都看呆了呢”。

  白涵清在一旁看书等候,小伞咋咋呼呼的声音扰了心境,也忍不住抬头望向沈离,只见她上着浅紫色的元宝领盘扣小衫,淡淡的绣花点缀,下着一袭轻薄的淡粉百褶裙,在浅色系的衬托下鹅蛋小脸更显白皙,她的双眸如一汪清水般澄澈,嘴唇似樱花般粉嫩,好似不慎跌落人间蝴蝶仙子。各式各样的美人他都见过,也不乏五官长的比她更精致的,但是唯独她美的让人很舒心,越看越叫人喜欢。

  白涵清自是没有像小伞那般大声惊叹,到底忍不住说了句:“确实很美”。因着这句话,沈离从出门那刻起就高兴极了,看来沈涵清对她这副皮囊算是满意。

  白涵清陪着沈离到城南有名的韩记服装店定制了几身当下流行的洋装,又陪着她去了香火旺盛的女儿庙。当地的女子几乎都去过女儿庙,起初这里主要是求姻缘,后来越来越繁盛,庙宇也不断辉煌扩大,发展到现在有求姻缘的,有求喜得贵子的,有求保佑子孙平安的……女儿庙里有一颗大树,专门用来挂愿望签,沈离见到这番热闹景象,开心的像个小孩子,忍不住写了愿望,将系有鲜红带子的愿望系在树上。母亲去世后,她连学堂都不用去了,大部分时间都呆子沈府极少出门,更令人欢喜的是她就是在这地方喜欢上白涵清的,没想到若干年后他会带着她来这里。

  “三少爷,小时候我来过这里,是和我娘一起来的”沈离笑着对白涵清说,然后似是鼓起很大的勇气继续道“当初我还……”她话还未说完,一女子的说话声将此打断,那女子穿着当下正流行的洋装,一袭玫红色的长裙,外搭白色毛绒小斗篷,恰到好处的收腰与微蓬的裙摆突显出窈窕身材,给人一种活力四射自信满满的感觉,和她完全不是一种类型的女子。

  “白涵清,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里啊”不一会儿那女子已经走到白涵清身旁,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白涵清还未回答,那女子继而道:“这位就是你的新婚妻子?”边说边指向沈离。

  “是的”白涵清简短回答,很符合他一贯的风格。对于他冷淡的态度,那女子似是无所谓,继续凑到他跟前笑盈盈的说:“三少奶奶挺漂亮的嘛,对啦!影子过段时间就回来了哦”说到“影子”时她故意拔高声调,并紧了紧身上的小斗篷转身朝另一个方向离去,边走边打着再见的手势。

  行走间摇晃的腰肢,与潇洒的手势,可以看得出她现在高兴得很。她当然高兴啦,刚刚白涵清听到影子要回来时脸色不怎么好看,虽只是细微的变化,但是她刚刚一直盯着他看,瞅的可仔细了。白涵清哪怕只不痛快一分,她也高兴,谁让他辜负了影子呢。

  “当初你怎么了?”白涵清快速调整好脸色,像是刚刚无人打断他们的聊天般继续沈离刚刚的话题,“没什么,就是也在这树上投了愿望签”,“那你的愿望实现了吗”白涵清边说边望向树的某处,“实现了”沈离将目光投向他回答道。“是吗?我还以为这树不灵呢”似是对沈离说话又似是喃喃自语。

  “我们去那边吧”白涵清说完自顾自地往前走,沈离跟在后面,两人各有心事,继续在女儿庙玩了会,兴致已不如原来般好,索性打道回府。回府后白涵清并没有去书房,而是陪着沈离回房休息,不一会儿小伞就叫他们去大餐厅吃饭。

  白家大房二房素来不和,争争吵吵了几十年,白大帅是眼不见心不烦。然而每到吃饭时那两人定是要互相言语讽刺一番,为了图清净白老爷子索性规定星期日晚上的那顿饭全家必须在,其余时间可不在一起吃,并要求吃饭期间一定要和和睦睦,这样既避免日日面对争吵,又让各房记住他们是一家人。

  今天恰巧是家庭聚餐的日子,他们到达大餐厅时大嫂大哥都已经坐在座位上,礼貌性寒暄一番便在座位落座。不一会儿,白夫人与兰姨娘一前一后到达。“姐姐好福气,如今三少爷三少奶奶都在跟前儿,不像前些年孤零零的”,兰姨娘面上笑道。

  白夫人客气的说:“我儿志在四方出国学习,我甚是欣慰,况有老爷陪伴,何来孤单?”暗流在两人之间攒动,兰姨娘是个笑面人儿,嘴上甜甜的,心思却也是深的很。要不她一个没有娘家做靠山的人,怎会在白府混的好地位,如今她的儿子更是被白老爷器重。

  “姐姐说的是,我们涵峥最近可忙啦,不能常来瞧我,原是我孤单了”语气中满满的得意,谁都知道白家许多政务现在由她儿子白涵峥处理,光这点就让那高高在上的白家大夫人气的够呛,当年入府时百般欺辱她,如今因为自己不受宠爱连带儿子也不受器重,这就是所谓的报应?

  白夫人听到后脸都快气紫了,这是暗地里说他们母子不受重视呢,小妾永远是小妾得意个什么劲儿,准备怼回去,结果白涵峥出来打圆场,夸白涵清天资聪慧,出国后又开了眼界,父亲让我将手下的一些生意给他做,他办的也极好。

  说来也巧,白老爷一进来就听到了这番话,心中甚是宽慰,更是对着白涵清说:“你大哥赏识你,以后可要跟着他好好学”。白老爷来了,白夫人与兰姨娘也不敢继续争论,面上是达到了白老爷说的和和睦睦的吃饭,私底下的争休却从未停止。

  “阿离,你嫁到白府有段时间了可还适应?老三要是欺负你就和我说”饭吃到中途,白大帅忽然对着沈离嘱咐,和颜悦色,几次家庭聚餐下来,众人发现每次白老爷对沈离说话都非常温和,像变了个人似的。

  起初兰姨娘还疑惑精明的白夫人怎会同意让他的宝贝儿子娶个破落户的女儿,现在算是明白了,那沈离在白老爷心中地位不一般,娶了她可不就可以讨得老爷喜欢,改变这不受重视的处境。这对母子可真会打算,兰姨娘在心中嘲讽,当然有一点她想不通,为什么大帅会偏爱沈离。

  后来某日,她在大花园无意间撞见穿着素色旗袍的沈离,正对着白涵清说话,神色间尽是温柔。第一次见面时就觉得沈离很熟悉,但她一直呆在云山城,白涵清也说沈离没来过云山城,以前肯定是没见过。

  当沈离的一缕头发从耳畔滑落,白涵清帮沈离将头发重新挽在耳后,沈离对着白涵清甜甜一笑时,她想起来了!!!原来是有几分像她年轻时候。可大帅虽怜爱自己,总不能因为沈离长的像自己就格外垂爱沈离,自知没有这份重量,仔仔细细想了一番,忆起当年进府时白夫人对她说的话,再将这种种联系起来,心中瞬间明了,原来是这样!

  晚饭过后,白夫人让白涵清先回房,叫沈离陪着自己在大花园散会步消消食。“沈离,老三他忙于生意偶尔疏忽了你,你要多多体谅。在屋子里呆的闷了,就过来陪我聊聊天,总归热闹些”。

  “母亲,三少忙于事业,阿离应好好照顾他的,怎敢心生怨言”。“你是个懂事人,回去吧,今儿个我也累了”。瞧着白夫人逐渐远去的背影,沈离若有所思。婆婆对自己谈不上不好但也不亲近,其实她多多少少也知晓些,相较于自己,白夫人和白涵清更中意于一个叫“影子”的人。

  那时她新婚不久,白涵清每天晚上呆在书房至很晚,一方面她想见白涵清另一方面担心白涵清累了饿了,就每隔几天做些宵夜送到书房,不仅能见到他还能让他在吃东西时休息下。原是想天天送的,可又怕扰了他,让他觉着心烦。

  这日小厨房的菜晚上做饭时都用光了,沈离就去了大厨房。走到厨房附近,发现那里灯还亮着,两个小丫头说话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南,这个时辰了,你还在厨房忙活呢?”“今日三少爷去探望夫人,夫人直道他瘦了,担心他这会子还在书房办公,让我做些吃的过去瞧瞧。”

  那问话的女子紧接着道:“不是刚娶了三少奶奶?有她照顾就好,哪里需要你瞎忙活”。“小云,你这话和我说说就好,夫人吩咐的,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照做就是”。沈离听到他们提及自己,不由得停下脚步,接着屋内那个叫小云的压低声音说:“三少爷和三少奶奶正值新婚燕尔,且三少奶奶是个外地人又长得美,按理说三少爷会多多陪着三少奶奶,怎么日日在书房呆这么晚?莫不是……莫不是还忘不了影小姐?”

  那声音低低的,沈离听不大清就放轻脚步走至厨房门外,前面的几句听得隐隐约约,后面两句清晰入耳,听得她一怔一怔的。那小云似是意犹未尽,继续道:“小南,大夫人不是也很中意影小姐么,老爷逼着三少爷娶三少奶奶时,大夫人怎会同意”。

  原来他们期待的都是一个叫影小姐的人做三少奶奶,而她只是一个意外,一个破坏人家美满姻缘的外闯者,沈离没有继续听两人的对话,丢了魂般的回到房间,那晚自然没有给白涵清送吃的,后来也甚少去书房内。

  直到那日大雪,白涵清早早回房休息,做出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举动后,两人关系才逐渐好转。今日白涵清带她出去玩,本是挺美好的一天,没想到会再次听见别人提及“影子”,沈离心思向来细腻,白涵清听到那个人快要回来时神色发生变化,她自是落入眼底。

  缘分到底是怎样的呢?她守着意中人躲在角落了悄悄过活,原想这一世再能见他一面就好,没想竟嫁与了他,自是无比欢喜,没过多久却发现他的心中住着未亡人,原来是单纯的喜欢,如今其中夹杂着丝丝疼痛,令人难受不已,更不知接下来的日子如何走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影照离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影照离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