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领
啵啵复啵啵2018-10-30 15:063,826

  再次出脚丧尸凭着本能又想用手去拦截,怎奈它的手还没抬起来便被谢春秋一爪扎了个透,随即鞭腿狠狠的抽在丧尸的脑袋上,随着一阵尘土飞扬丧尸再次扑倒在地,此时的谢春秋也仿佛进入了一种状态,他不再逼迫丧尸而是耐心的等它重新站起来与自己过招,只见他虚手一挥丧尸便要去挡,后手立马跟上直插心脏,亦或者丧尸退他则立马接上一脚踹的它人仰马翻,如此这般循环往复的攻击甚至已经把丧尸的胸腔全部戳烂了,远处的胡子与大壮则早已看的目瞪口呆,撇过晶体来说其实晶人队里大多也都是普通人,皆是通过战斗的积累和本能在使用晶体,哪见过如此犀利的招式与打法,随着四溅的黑血与连连惨叫,即便已经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要害,丧尸还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胸腔和右手早已经被扎成了肉泥,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站立,丧尸有些茫然的躺在了地上不停蠕动,时不时的还有黑血从嘴里吐出来,即便如此它还是咧着嘴想要警告靠近的谢春秋,眼看它已经丧尸了利用的价值,谢春秋毫不犹豫的割下了它的脑袋。

  随即背着小六的尸体与相互搀扶的胡子大壮往人防洞走去,路过通风管道时则深深的往那边看了一眼,之前在他被迫钻进通风管道内时,在里面发现了仍未完全凝固的新鲜血液,是丧尸造成的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忧心忡忡的走进人防洞,入眼所见已是一片狼藉,大片的黑血正自右侧人防门为中心呈扇形扩散开来,上面的尸体挤在一起堆成了一片右臂冒着鲜血的赵石玉正靠墙坐在一旁休息,只有王安全在组织人挪动尸体,好将刚才战死的晶人从尸堆中掏出来,随即暗自松了一口气后,轻轻的将小六的尸体挨着其他几位战死的晶人放下,随即走到赵石玉身前道:“解决了,只是小六牺牲了!”

  赵石玉闻言紧绷的神经一松,略带欣慰的道:“那就好,至少兄弟们没白死。”说完这话便晕了过去,吓得谢春秋几人连忙过来检查了半天。

  待王安全确认赵石玉无恙后才一脸愁容的对着谢春秋道:“这次损失太惨重了,算上小六前前后后一共折损了八个人了,而且估计老刘也抗不了多久”

  谢春秋问道:“我看刘总管虽然伤的重但现在看着也没有性命之忧吧?”

  王安全闻言惊异的道:“你是地里长的么什么都不知道,我说了你可得记在心里,因为这很重要!咱们晶人的晶体如果意外脱离身体,便会在几天以内快速的在原处长回来,若是和老刘这样断臂短腿的便会从伤口处生长,过不了几天老刘的晶体就会从肩头断臂处往身体延伸,这晶体只要挨着脖子就会往上爬,到脑袋什么情况总不用我说了吧!”

  谢春秋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看着老刘他便想到了自己,而后叹了一口气感叹道:“要是能断肢再生就完美了!”

  王安全笑道:“咱们晶人能够吸收太阳能自愈便已经很厉害了,我听说只有部分自愈强化的丧尸可以断肢再生,除了脑袋哪都能长出来!”

  谢春秋闻言有些好奇的问道:“王哥你见过那种丧尸么?”

  王安全闻言有些发牢骚的道:“我怎么可能见过,那玩意一般都是四级以上,像咱们这种乡下基地要是出现一只基本就得全玩完!”

  谢春秋追问道:“咱们整个火种基地还打不过一只四级丧尸吗?”

  王安全自嘲的一笑道:“这里听着名气很大,是人类基地的发源地,可是十几年来但凡有本事的基本都出去开疆辟土了,如今的火种基地就是个空架子,待在这的都是图个安稳有口饱饭吃就满足了的普通人,我们不想开疆辟土收复失地,我们只想生儿育女安享晚年。”言罢自顾自的拿起对讲机汇报情况去了,只留下一脸若有所思的谢春秋,王安全的画将他的视野瞬间拉高,倘若这一地的尸体尚且算得上安稳的生活……

  王安全的报告没有得到陈利民的答复,看守电台的人只说让他们随高杉回基地再行发落,随即他命令众人连关三道大小人防门后便原地休息,此时众人已是心力交瘁不消片刻便呼声一片了。

  旭日初升阳光再次照耀在了大地之上,早已集合于前楼空地上的众多晶人全都露出自己的晶体享受着太阳所给予的温柔抚摸,能量的充盈感使得众人从困乏之中缓缓恢复了过来,原本昏迷的赵石玉和老刘也被太阳所唤醒,随着身体内一阵轻微的响动,赵石玉缓缓的试了试能够简单活动的左臂便继续闭幕养神了,而老刘则自始至终都是一脸的呆滞,不过几个小时新长出来的晶体已经将他的肩膀完全覆盖,人还活着心却死了。

  随着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临近,三辆亦如之前的大卡车依次停在了众人的面前,高杉率先从领头的那辆车内跳了出来,脚步匆忙的走向了众人,抬手阻止了众人要起身的动作后,他眼圈微红的扫了一眼摆在最前面的六具尸体后,便蹲在了赵石玉与王安全的身前道:“这次都是我的错,若是当初多给你们派两组人恐怕也不至于此!”

  赵石玉摇了摇头道:“兄弟们缺少对付变异丧尸的经验,人多也一样,这次多亏春秋兄弟了,打残一只打死一只。”

  高杉闻言眼中一亮立马转头看向谢春秋道:“没想到谢老弟你有这本事,你怎么不早点说呢,就你这个实力我回去就给首领申请让你接任一小队的队长”

  谢春秋还想拒绝却被突然插话的王安全给打断:“谢老弟就不要推脱了,你在这谦虚人家坐在基地里的看不到也不会领你的情不是!”本来就是想说客气话,被王安全这么一说便将话咽了回去。

  随即王安全又对着高杉说:“老大,那这次回去以后基地准备怎么处理咱们?”

  高杉瞥了一眼不远处依旧呆坐的老刘,小声的说:“你也知道基地现在的态度,这次我准备让老刘吧锅给背了,反正他没几天了,回去以后首领问话该怎么说心里清楚吧!”

  王安全虽有些不忍还是点了点头,而赵石玉则张口想说什么却被王安全扯了扯衣角后便也勉强点了点头,随即高杉又对着谢春秋道:“谢老弟你这次回去我是肯定会为你请功的,至于后面假如首领找你问话该怎么说你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说了吧”

  谢春秋也只得点了点头道:“您放心吧我清楚该怎么办!”

  高杉再次欣慰的一笑后便起身看向了众人,在一番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感怀怜悯的演讲之后,众人终于得以回归基地,至于东卫城自有老刘的三个手下以及晶人一小队留下暂时看守。

  很快三辆卡车便缓缓驶入了火种基地内,紧挨老刘而坐的谢春秋有些可怜的看了他一眼,只因两个荷枪实弹的守卫已经等候在车外了,怕老刘没有手臂不好下车,谢春秋二话不说一把便将老刘抱了下来,可就在刚将老刘放下时他却在谢春秋的耳边开口道:“我见过百洁!”

  随即便被两个守卫粗暴的拉走了,待谢春秋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想要追上去问个究竟时,却被一位守卫爆喝中抬起的枪口所逼退了,遥望远处渐渐消失的背影,谢春秋脑袋瞬间乱成了一团,老刘的这句话信息量实在有点大,首先他肯定知道百洁是谁,其实他更知道百洁和谢春秋认识,甚至有可能老刘还清楚两人之间的情侣关系,那继续深思他为什么没有对明显年轻很多的谢春秋表示怀疑呢?或者他根本就知道穿越这件事!直至陈利民的传唤到来谢春秋也没能搞清楚老刘这没来由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随着两个荷枪实弹的卫兵走进一栋外形古朴的二层小别墅后,刚刚洗完澡的谢春秋只觉一阵清爽的凉意便迎面扑来,外面的小桥流水以及屋内开的很足的冷气都让谢春秋有些恍惚,仿佛从末世穿越回了他那个安稳平和的世界当中,在卫兵的示意之下,谢春秋拐进了右手边的一间房子里,屋内只有一套桌椅以及一个沙发,加上桌子上所放的一叠文件,宛若一间普通的办公室一般,随着门锁一阵响动一个微微发福但很健硕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紧随而至的还有两名身穿黑衣黑裤手拿手枪的男子,心知这就是火种基地的大BOSS,谢春秋赶忙起身恭敬的对陈利民道:“首领您好,我是咱们晶人队的新人,我叫谢春秋!”

  陈利民和善的对着谢春秋一笑道:“你好你好,来坐下说不要客气。”

  说罢他自己现行坐到了桌对面的老板椅上,随即自有一名身材姣好的女性端来了两杯热茶,舒适的靠背椅与热茶都让过了好多天苦日子的谢春秋倍感享受,只是两侧两个面向他而立的黑衣人让人有些不适。

  只见陈利民轻嘬了一口滚烫的热茶后道:“你在东卫城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们火种基地这几年人才流逝很严重啊,正是缺少你这种敢真刀真枪跟丧尸拼的勇士,至于他高杉说的话我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谢春秋有些迷惑刚想询问,却被陈利民挥手打断道:“我这个人就事论事,多余的咱们就不要讨论了,你要找人的事情我会让秘书帮你落实一下,其次现在一小队缺少一个副队长我也决定由你担任,你要知道咱们基地的晶人大队都是从一小队演变出来的,我委以重任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一片期望啊!”

  说罢又闲情雅致的吹了一下浮在水杯上面的茶叶根,而后又小嘬了一口,这字里行间不提高杉的举荐之功态度便已经很明确了,谢春秋自然明白此时该说些什么对自己最有利,于是佯装感激涕霖的说道:“我一个来了几天的新人何德何能能够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不过既然首领愿意信任我,那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定会在这个位置上为您发光发热……”这人不要脸则无敌,如机关枪一般冠冕堂皇的话一套接着一套,直把陈利民都说的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收了个马屁精。

  不过被人表忠心拍马屁终归还是很舒服,只见陈利民满脸笑意的对着谢春秋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有思想觉悟的年轻人,行了我回头会知会你们大队长陈柏生的,你明天去他那报个到,以后具体工作由他分配,至于找人的事有了结果以后我会让我的秘书通知你的”说完率先起身伸出了右手,可当看见谢春秋手上的利爪后又反应极快的改变姿势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当谢春秋一脸恭敬的正准备开门出去时,陈利民却在背后冷不丁的用略微阴沉的声音道:“陈沙和张丹两位队长是被谁留在外面的?”

继续阅读:陈柏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