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斗
啵啵复啵啵2018-10-30 04:403,388

  只见月光之下第四个通风管道口,二级丧尸悄无声息的钻了出来,而谢春秋仍旧探头检查着第三个通风管道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临近,此时探出大半个身子的丧尸也发现了身侧这个猎物,双眼中瞬间露出了兴奋的红光,只是它用长舌舔了舔嘴之后并没有立马对谢春秋发起攻击,而是小心翼翼的钻出通风管道后,径直爬到了管道的上面,自始至终它也没有将目光从谢春秋的身上移开过,直至二级丧尸高抬双爪准备自上而下给谢春秋一个透心凉时,被吓呆了的三人才反应过来大喊道:“小心上面!”

  而听到警告的谢春秋也是反应极快,也不去抽身张望,而是直接往通风管道内钻去,随着他如泥鳅一般滑入管道内,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二级丧尸猛插下来的利爪,眼见到手的猎物就这么溜了,气的它对远处出生提醒的三人发出了尖锐的叫声,随后不再理会管道内的谢春秋,转头冲着三人便扑了过来。

  他们之前不是没有见过老刘的惨状,心知这只二级丧尸极不好惹,不过终归是三打一多少还是有些底气,只见微微躬身飞奔而来的丧尸在接近三人之后突然一个猛扑,便朝着最为矮小瘦弱的小六扑去,小六见也不慌张而是熟练的往后退了几步,待他让出一个身位后胡子便移身至前,高举右臂架起了那面圆盾,按照以往的惯例只要胡子挡住了猎物的攻击后,小六与大壮便会一左一右趁着猎物一击刚去的空挡自两侧攻击,靠着这个简单的配合,三人便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凶猛的变异兽。眼看二级丧尸即将撞在盾牌上,左右两侧的二人早已蓄势待发,却在这时异变突生,二级丧尸原本前扑的轨迹突然下压,竟从胡子高抬的盾牌下方钻了过去,而后不由分说的便抱住他的大腿狠狠的用嘴撕下了一大块肉,胡子吃疼之下当场便卧倒在了地上,鲜血更是立马便涌了出来。

  这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原本准备围剿的二人此时才反应过来,眼看胡子倒地连忙挥舞着武器围了上来,只见大壮高举双拳凶狠的朝丧尸的腰身砸去,面对如此灵敏的丧尸攻击面积更大的部位显然是最合理的选择,而小六则双臂紧缩眼睛死死的盯着二级丧尸的移动方向,只要它进行躲避他便会第一时刻将两把匕首戳向它移动的方向,两人默契的配合看似天衣无缝,面对左右夹击丧尸似乎也明白这一击不可能完美的避开,于是毫不犹豫的便冲着小六扑了过去,而小六也如之前计划的那般,双臂发力两把匕首猛的便直戳丧尸的胸口而去。

  只是二级丧尸却前门大开,任由小六将两把匕首戳入自己胸腔心脏的位置,而它则除了更加疯狂的尖叫之外根本不为所动,待小六的双手因为用力过猛直接卡在二级丧尸的胸口上时,与丧尸四目相对之下他的冷汗才刷的一下冒了出来,不同于往常对付的变异兽,丧尸除了脑袋并没有致命的要害,只是再想抽手却为时已晚,不顾背后再次挥来的大锤,一双利爪自他的双目直插下去,伴随着一阵抽搐小六瞬间便瘫软下来,任凭一双手臂半吊在丧尸的胸前,而此时大壮的一双拳锤也至二级丧尸的后背,毫无悬念,身形瘦弱的它如同被大脚开出的足球一般滚了出去,在地上连弹了三四下才拖着一阵扬尘停了下来,借着这个空档大壮立马去检查倒地的小六,却只看到一双血肉模糊的眼眶以及挂外面依靠神经链接着的干扁眼珠。三人出生入死配合多年,眼见小六当场被杀,大壮红着眼嚎叫着便冲向了二级丧尸,任凭身后躺在地上的胡子怎么呼喊也不理会。

  此时躺在地上的二级丧尸也缓缓撑起了身子,凹陷的后背以及略微失衡扭曲的身姿都表明了大壮刚才那一锤对它的伤害,眼看大壮往这边冲了过来,二级丧尸也不甘示弱的用尖锐的叫声予以回应,含恨出手的大壮摆出了一副以命换命的架势,使尽全力甩出的双锤不给自己留一丝余地,而二级丧尸也不甘示弱,躲开冲向脑袋的一击后,眼看第二击即将落在剪头,它却不退反进,右手五指并拢将利爪攒成一束直戳大壮的心窝,作为一只丧尸用这种以伤换命的打法还是很赚的,远处躺在地上的胡子眼见另一位弟弟也即将惨死在面前,粗壮的汉子竟一时不受控制的哭了起来,月亮仿佛也不愿看到这惨烈的一幕,悄悄的扯过一片乌云再次将自己盖了起来,这二十年来如这般的场景又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随着黑暗覆盖大地,胡子一边哀嚎着一边痛苦的等待惨剧显现在眼前,这已经是他第四次看到亲近的人惨死在眼前了,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随着月光再次照耀大地,胡子的哭声却戛然而止。

  只见原本钻入通风管道内的谢春秋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大壮的侧面,飞快踹出的右脚堪堪将利爪往心脏的右侧推了三分,随着利爪刺入胸膛,大壮的拳锤也紧随而至直接将二级丧尸狠狠的锤倒在了地面上,接着他也在胸口飙出一股鲜血后坐到在了地上,下意识的一阵咳嗽一口鲜血自嘴中吐了出来,不过眼看着应该性命无忧。

  再看谢春秋则连喘息的时间都不给丧尸留下,几乎是追着丧尸躺倒的身子攻了上去,这只丧尸有多厉害他今晚已经见识过了,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谢春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过这丧尸不愧是速度强化的类别,即便在这种极端条件下依然用尽全力让开了戳向它脑袋的利爪,随后又借着后仰之势一扭身子往出滚了五六圈后才得以拉开了距离,此时再看丧尸,左肩也已经完全塌陷,严重变形的身体极大的降低了它的灵活性,四目相对丧尸的眼中红光闪烁,显然已经有了惧意。

  生怕丧尸逃跑,谢春秋不敢犹豫立马再次攻了上去,只是情急之下难免失了章法,胡乱的挥舞着一对利爪,却再也没有摸到丧尸半根汗毛,反而被它找着机会抓出了好几道血痕,这样一来谢春秋也不得不暂时停下了攻击的节奏,只是相比较不急不躁的丧尸,忧心人防洞内战况的他显然就着急得多,进退两难的境地使他急得直跳脚。

  都说压力是动力,情急之下谢春秋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着解决的办法,随后一段话瞬间便涌入了脑海当中“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无招无形,后发而狙击之拳,先发而制人之拳”这时当年他被人欺负后一个老头告诉他的,只说让他领悟这段话的意思便可不受欺负,怎奈当年谢春秋并没有把老头的话当一回事,虽然后他天资聪慧还是理解了那段话的意思,只不过深知没人撑腰打赢打输都吃亏的他还是选择了忍耐以及好好学习这条更有钱途的路。

  事已至此也只能一试了!暗自下了决定之后,谢春秋开始全身心的着重于控制自己的攻击方式以及节奏,所谓以无法为有法在他的理解下便是没有招式随便打的意思,而以无限为有限的意思却充满了中国式的玄奥,大致可以理解为在没有固定套路的前提之下出拳脚亦要有所控制,至于最后一句后发而狙击之拳,先发而制人之拳则更加偏向于实战,大意为先手拳应该多数虚招,目的为引导敌人的动作迫使其露出破绽,而后用极其迅捷的后手拳功其弱点达到制敌的目的,至于防守时亦可套用为先手防守后手反击的套路。想到这谢春秋气沉丹田心平气和的挥出了左手爪,而右爪则微缩于胸前等着丧尸的动作再行变招,眼看这一击临近丧尸故技重施,重心下移躲开这一击的同时,趁着谢春秋胸前大开便要挥爪给上一下,可就在它右手挥出的一瞬间,谢春秋早已看准机会的右手爪便犹如一条毒蛇一般猛的弹出,竟直接将二级丧尸挥舞到半空的手掌扎了个透,而原本挥出的左手爪则化虚为实该挥为扎,目标直指已经蹲下的丧尸脑袋,而丧尸下意识的想要抬左臂进行格挡却发现因为骨骼变形怎么也抬不起来,此时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得将头后仰用胸口接了这一爪,顿时两股微黑的血液分别流出丧尸的胸口和手背上已经被开了两排大洞,吃痛之下它发出一声凄厉痛苦的尖叫,随即连忙一个驴打滚便往后让出了好几米,眼见之前还将占优势的丧尸突然被谢春秋开了六个洞,坐在地上关注战况的胡子和大壮都是有些小雀跃,之前谢春秋受伤时他们一度以为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

  谢春秋自然不会给丧尸留有任何可能逃跑的空档,紧随滚出的丧尸他三两步便跟到了近前,只见他右腿微抬一个小鞭腿便直冲丧尸的脑袋而去,而丧尸则阴险的抬起利爪挡在了鞭腿的路线上,可眼见它出招,谢春秋立马重心上移原本就用力不大的右腿更是飞快的收回了身前,与此同时右爪猛的戳出直冲丧尸的面门而却,这丧尸也是敏捷,立马侧过脑袋妄图让开这一击,却见谢春秋再次变招,已至肩头的利爪该戳为扫立马追着丧尸让开的脑袋便划了过去,随即锋利的水晶爪自丧尸的脸上划过后,三道血痕才分别从眉头鼻梁与上嘴唇上浮现出来,紧接着随着几颗锋利的牙齿掉落在地,脸上的那三道伤口才开始渗出黑血,再次发出一阵尖叫之后,丧尸看向谢春秋的眼神当中已经只剩下畏惧了,眼看着丧尸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往后退,谢春秋一脸冷漠的逼了上去。

继续阅读:首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