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坚持
啵啵复啵啵2018-10-29 00:513,320

  赵石玉话刚出口,看似臃肿的老刘早已如离弦之箭般飞快的冲向了人防门,人还未完全停下来,两只胳膊却已轮圆了转动那个讨厌的转盘,一圈两圈……此时似是怎么也转不完,急的老刘直想抽自己大嘴巴,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门锁这么紧呢!

  不过几秒之后随着咯噔一声,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顺着门缝首先溢出的便是一阵阴森诡异的女童笑声,紧随其后的则是浓烈到让人发昏的血腥味,即便隔的老远,谢春秋等几人也可以闻到。随着大门完全敞开,微弱灯光的映衬下,此时一个小女孩正侧头死死的盯着大门的方向,而自门口延伸过去的血迹来看,刚才疯狂砸门的恐怕就是她了,灰暗的双眼当中遗留着一抹绝望的神色,仰躺着的身体则被一个蹲在她面前的身影所阻挡,瘦弱的身形灰白的皮肤裸露的后背以及油腻肮脏的头发,交过手的老刘自然认得,而原本大快朵颐的丧尸也被响动所吸引,缓缓的扭过了脑袋,那张布满血污的脸上,依旧是似微笑般的森人表情,未曾停止咀嚼的嘴里则不停溢出血水。

  见此情景诸如愤怒;沮丧;自责;懊悔等一系列情绪都涌上了老刘的心头,也不管是否打得过这只丧尸,嚎叫怒骂着便冲了上去,可即便如此,这只丧尸仍旧淡定的将手里的最后一块肉送进了嘴里,完全没有把老刘放在眼中。只见近前的老刘高扬双臂露出附着于胳膊之上的晶体,狠狠的朝丧尸的脑袋砸去,而丧尸则极其敏捷的往左一让,便轻松的躲开了,再看老刘胸前则又添了四道血痕,不过盛怒之下他也根本就没有理会,而是一击不中之后便顺势横甩右臂直击丧尸的腰肋,这样一来上下路封死,丧尸再想弯腰躲闪显然已不可能,只得不情愿的后跳一步让开这一拳,末了还雁过拔毛的在他右臂上抓了一把,却只在晶体之上留下四道浅浅的白印,老刘见状不禁嘲笑这丧尸不自量力,却在此时只觉手背上却传来一阵剧痛,低头再看手背上已是一片血红,一指长的伤口外翻而狰狞,而抬头再看丧尸则伸出一根黑色的长舌,缓缓的将拇指之上的血珠舔舐干净,同时嘴里又发出了一阵脆甜的女童笑声,充满嘲弄之意。

  不过两次攻击都是带红收场,看着有些狼狈的老刘高低立见,伤痛的刺激迫使老刘渐渐冷静了下来,转望四周一片漆黑,既无呼救的声音亦无逃跑的幸存者,心知这八十多人恐怕已经全部遇难,既然不急于救人老刘只得怀着悲伤的心情改变策略,先拖住这只丧尸等待背后的诸多弟兄,也就在这时背后密集的脚步声已经临近,暗自打算再拖住几秒钟,老刘便再次怒吼着攻向了丧尸,不给它逃跑的机会。再看丧尸,眼看即将陷入包围,面对前门大开的老刘这次并不缠斗,而是猛的往后退企图逃跑!见此情景老刘心中一急,不管不顾的改砸为抱如同铁箍一般死死的抱住了丧尸,为了防止它挣扎中伤到自己,更是连两条胳膊也箍在了其中。眼见大队人马越来越近,丧尸也炸了毛,以绝大的力气微微撑开老刘的双臂后,一对小臂向上弯曲,随即三寸多长的尖锐利爪直接冲着老刘的腋窝齐根而入,剧烈的疼痛使得他不停的哀嚎,可双臂非但没有松开反而一边箍的更紧一边尝试着拖动丧尸往门口的方向移动,而情急之下丧尸也更加疯狂的攻击,只是扎眼的功夫老刘的腋下已经千穿百孔,碎肉与衣物混合在一起,而血液更是不要钱的往出飙射,渐渐的老刘只觉得双臂越来越松,即便用尽全力的想去箍紧丧尸,可还是可以看到它渐渐撑开双臂脱离了控制,已经意识模糊的老刘还在纳闷时,只见愤怒的丧尸双手抓着他的胳膊使劲一扯,两股鲜血便随着断臂彪射而出,此时大队人马已至近前,丧尸只得留下不甘的眼神遁逃而去,直到此时失去意志力的支撑老刘终于仰躺着倒了下去,跑在最前面的谢春秋堪堪将其接住。

  而身后几位眼看着老刘被废的晶人,则怒火中烧之下便要冲着丧尸逃跑的方向追去,不过却被谢春秋给叫住了,倒不是怕了它,只因周围渐渐爬起来并往这边靠拢的众多普通丧尸,深知光线昏暗视线受阻之下大家的战斗力有多差,谢春秋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把老刘往外拖,而此时四面八方响起的哒哒声也在提醒着众人这里有什么,伴随着二级丧尸再次发出戏谑脆甜的笑声,众人只得暂退至光线明亮的门外。

  奇怪的是那群自黑暗中涌出的初变丧尸并没有理会众人,而是蜂蛹着扑向了老刘留下的那摊血迹和两条断臂,跟在最后的赵石玉见此情景脸色一变大喊道:“糟了!”

  正在想办法给老刘包扎伤口的王安全闻言抬头一看也是脸色一白,而谢春秋则是不明所以,此时只见几只进食过老刘血肉的丧尸率先站了起来,随着肩膀一阵耸动,连带着发出几下咔咔声之后,原本软塌塌的胳膊竟然抬了起来,紧随其后伴随着成片的响声,那帮晃动着双臂的丧尸终于将视线扭向了众人,不知尸群中哪一个率先发出了极其沙哑的嚎叫声,一群丧尸便鬼哭狼嚎的扑了过来,挥舞的双臂以及矫健的步伐都证明着它们与之前门口那群的不同。

  很快第一只丧尸便与突击队发生了接触,仍旧是那位身材高大双手有圆锤状晶体的晶人率先出手,不过这次看似力拔千钧的一击,紧紧是将那只丧尸击倒在地而已,不一会虽然身形扭曲半边肩膀已然塌陷,可它还是再次站了起来。面对这群挥舞着双臂又颇为结实的尸群,半废的赵石玉有心无力,而稍稍好一些的王安全则为了保住老刘的命在做着努力,此消彼长之下突击队顿时陷入了焦灼之中,此时也只有谢春秋才能在看准机会后能够给予丧尸致命一击,但效率也大不如前。

  与此同时看着远处混乱的场面,一直观光的二级丧尸终于伴着笑声末入了黑暗,一直紧盯着它的赵石玉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随着它的身影渐渐消失,赵石玉焦急的大喊到:“那只二级丧尸要逃跑了快想办法拦住它!”

  一直关注着二级丧尸的谢春秋自然也注意到了它的动向,甚至眼看二级丧尸钻入了房顶的通风管道之中,在解决了一只丧尸之后他急忙退出战区,对着赵石玉大喊道:“赵哥给我几个人,我去外面堵它!”

  面对眼前的大敌,赵石玉也不敢像之前一般派整整一半人手了:“小六,胡子,大壮你们跟着谢春秋走!”

  随着赵石玉的话,之前的那个大高个;一位身材矮小双手有两把匕首型晶体的晶人;以及一位敦实健硕右胳膊上有一个圆盘形晶体的晶人迅速的退出了战场,时间紧迫谢春秋只是看了眼因为少了四人后更加紧张的防线,便直奔楼梯口而去,时间紧迫拖太久的话或许先撑不住的会是这边。

  此时已至后半夜,户外的月光在乌云之上忽明忽暗,只见谢春秋于黑暗之中快速的往南奔去,而身后的三人则得益于赵石玉平日里严苛的训练所以勉强能吊在他屁股后面。白天路过这里之时谢春秋隐约见过一个类似通风管排风口的设备在侧楼的南面,心中只道是跑都够快或许能够将那只二级丧尸堵在管道里,谢春秋更是没命的飞奔,即便是跟在他身后的三人眼见他跑的更快了也有些纳闷,来了没几天的新人何故如此卖命呢?

  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理解谢春秋的苦闷了,一觉起来世界天翻地覆,到处是吃人的怪物,换作一般人恐怕早就疯了。也幸得多年来凄惨坎坷的经历,才使得谢春秋的神经如同路边的杂草一般顽强,如今已身在末世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更何况十几年来孤身一人,除了亲人般的女友百洁他也了无牵挂,所以只要百洁在身边,对于谢春秋来说即便是末世也不过是换个方式求生存罢了。如今幸得那个高队长的赏识,本以为可以借他的手尽快找到百洁,却横生这丧尸吃人的事,如果今天让这只灵活的二级丧尸跑了,恐怕不等他在火种基地找到百洁,火种基地就得先完蛋,心中想着“生要见人死要知因”他跑的更快了!

  很快一马当先的谢春秋已经跑到了印象当中通风管道的位置,这是一排自地下探出呈九十度弯曲的方形管道,巨大的送风口足以让一个稍瘦的成年人钻进去,走到第一个送风口前,只见他略微弯腰往管道内瞧了瞧,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锈迹斑斑的细密铁丝网,正被牢牢固定在了拐弯处,其上密布枯叶和杂物,显然那只丧尸不是从这个通风口进去的,于是谢春秋又急忙挪步往第二个通风口内探了过去,见到亦如第一个一般的情况便又急忙看向了第三个通风口,与此同时之前被甩出老远的三人才堪堪来迟,借着月光看到正在检查通风管道的谢春秋,三人便准备凑上去帮忙,只是一朵乌云却好巧的缓缓将月亮挡在了身后,随即缺少了月光的照耀,大地顿时便陷入了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三人只得放缓脚步等待乌云飘走,不一会随着景物由远及近重新出现在视线当中,原本已抬起一只脚的三人却硬生生的僵在了原地。

继续阅读:激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