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只
啵啵复啵啵2018-10-27 14:443,185

  众人介震惊于眼前的惨状,紧随在谢春秋身后的老刘更是双脚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死了二百余号青壮劳力本来就已经要背负很大的责任了,如今连首领的两个侄子都惨死在东卫城,作为东卫城的管理者李长贵难逃其责。

  无奈之下谢春秋只得扶起老刘准备离开,将车上的大功率对讲机以及那把手枪收入怀中,因为是第一次摸枪总觉得那玩意有些危险还特意摸索了一番将保险关上了。时至傍晚西落的太阳将最后一道光线拽了回去,略显灰暗的环境配上身后那残尸与鲜血显得森然可怖,普拉多旁的房顶上自阴影的拐角中颤颤巍巍的走出一个浑身皮肤灰白的家伙,瘦弱矮小的身形除了灰白的色泽之外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那纤细五指之上隐约可见的白色长爪却看着异常尖锐瘆人,内外眼角撕裂外翻露出里面的红肉,而一双眼珠子却如同缩水了一般显得又扁又小很不协调,正直勾勾的看着众人渐渐离去的背影,而一张嘴则夸张的裂开至耳后根处,乍一看似是在笑,再配上嘴中那两排密密麻麻的尖细牙齿更是让人毛骨悚然,不停撕咬咀嚼的大嘴当中还时不时会自密集尖牙的缝隙当中渗出些许血浆,而右手所提的脑袋则早已被掀去天灵盖掏的干干净净,吃到开心处的怪物情不自禁的发出一串孩童般的脆甜笑声,待走在最后的谢春秋回身张望之时却又止住声音躲入阴影当中只留一双红瞳可辨其位。

  回到人防洞之后,老刘便如同丧了魂一般靠坐在墙角,任凭谢春秋给众人汇报着情况,在得知二人已死之后,就连赵石玉都控制不住的抽动着嘴角,思前想后他还是拿起对讲机道:“突击队赵石玉报告!收到请回话”

  过了一会对讲机里传出一个模糊的声音:“这里是火种基地,请讲。”

  赵石玉略微组织语言之后道:“东卫城找到幸存者共八十七人,发现二级丧尸两只,现已击杀一只,在逃一只,另外突击队一共阵亡四人……其中陈沙,张丹两位队长被丧失偷袭不敌牺牲了。”

  随着赵石玉的汇报结束,对讲机的那头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许久之后不耐的赵石玉只得再次道:“请基地做进一步指示,收到请回答。”

  随即对讲机那头的声音似是醒过来般急道:“我去请示首领”而后便没有了音讯,眼看着黑夜将至,焦急之下王安全便提议道:“要不然我们先带着尸体回去,有那只二级丧尸的尸体在那,我觉得咱们也还算有个交代吧!”

  赵石玉考虑了一会才微微摇头道:“我们都走了,那只二级丧尸肯定也要跟着走,到时候恐怕就不是二百多个人变丧尸这么简单了”

  王安全想说将东卫城的平民留下,却看了看那些惶恐不安的面孔,只得沉默下来。许久对讲机那头响起一个沉闷的男声:“我是陈利民,收到请回答”

  赵石玉闻言连忙答:“报告首领,我是赵石玉。”

  陈利民道:“我已经知道张丹等几人牺牲的消息了,都是基地的人才我感到很痛心,不过战斗还没有结束,我们应该怀揣怒火为逝者报仇,无论用任何手段都要将那只二级丧尸给解决在东卫城,一但让它跑入火种基地后果怎样你们都清楚,明天一早我会让高杉带队去支援你们,记住!你们的背后是家人和朋友,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随着陈利民慷慨激昂的讲话自对讲机中消失,众人原本悬着的心也重新沉回了肚子当中,即便是谢春秋也觉得这位火种基地的大佬说话还是公允大气的,唯独老刘担心的道:“陈利民是不是不知道东卫城的情况呀,怎么什么都没有提。”

  王安全上前拍了拍肩膀而后大声道:“老刘啊这上位者说话都是这样的,这首领不提过错,就是要我们将功补过,只要我们今晚干死那只二级丧尸他便既往不咎!”

  见到众人再无异议,一直沉默的赵石玉便开口道:“首领的指示大家都清楚了,老刘那只丧尸和你们交过手,你来说说它是哪种强化,咱们也好商量一下对策”

  老刘点了点头道:“这只二级丧尸身高大概只有一米七左右,纤细瘦弱属于速度强化的类型,但是爪子和牙齿都很锋利且硬度不低,而且很聪明,我身上的伤就是被它偷袭的。”说着老刘便指了指胸前那四道入骨的抓痕

  赵石玉点了点头分析道:“咱们碰到老刘之前楼道内的笑声应该便是这只丧尸发出的,综合来看这只丧尸的智商还是比较高的,所以它主动攻击我们这大队人马的可能性比较低,加上又是速度强化的类型,一但绞杀不利让它跑了可能就会放弃咱们直奔火种基地。我有一个想法不过有点风险,说出来大家再合计合计。”

  见众人点头,赵石玉道:“咱们将这只丧尸引到人防洞内,而后关门打狗,我相信以我们的人数优势,围殴这只二级丧尸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谢春秋有所顾虑的道:“这照明问题该怎么解决,万一如之前一样灯突然坏了那可就危险了,其次这只丧尸是灵活型的,难保它在打不过的情况下会不会绕过我们袭击平民。”

  老刘闻言也不说话直接跑到通往右侧人防洞的门前,只听一声脆响后,右侧人防洞上方的一盏白炽灯也亮了起来,左右两盏灯的照耀之下,整个大厅内瞬间显得明亮通透,而后只见老刘指着人防门内说:“这平民也好安排,人防门可是能防导弹的,就像之前一样让他们躲在里面,然后咱们把门一关,即能保护平民安全也能阻止那丧尸乱窜”

  赵石玉见众人没有意见便道:“要是没有什么问题,咱们就赶紧组织一下,让平民转移吧。”

  老刘闻言吆上东卫城的那几位晶人便走了过去,待小孩的啼哭声被厚实的人防门隔绝的时候,老刘又抓着门上的转盘狠狠转了十多圈才肯罢休,这时在赵石玉的命令下突击队所有人已经席地而坐啃起了干粮,东卫城的人见状狠狠的咽了下口水,早上逃跑的时候太仓促根本没有带吃的,这一天的折腾之下早已饥肠辘辘。

  眼见老刘几人过来,赵石玉招呼着将自己与王安全的那份干粮递了过去道:“你和东卫城的几个兄弟吧我们这份一分吧!我们受伤了待会打起来可得仰仗你们呢。”

  老刘虽有心拒绝,可是看了看身后眼巴巴看着的几人也只得拍了拍胸口道:“你放心吧!这祸毕竟出在我这,我理所当然冲在最前面。”

  浑身满是恶臭血污的谢春秋本就没什么食欲,这会见状便要将自己的那份分出来一些,却被王安全悄然阻止道:“你要保持体力,待会说不得就得靠你对付那只丧尸了,一会放血你也不要去。”

  谢春秋有些疑惑的问:“放血?”

  王安全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道:“以前都没有人告诉过你么,我们晶人的血液中富含某种能量,丧尸一但喝了我们的血便会更快的进化,所以我们一般都放点血做引子给丧尸下套”

  谢春秋闻言才恍然大悟,不过想到丧尸的眼中自己竟然是一只人参娃娃,便不免有些膈应,再看吃得快的晶人已经起身在准备了,便赶忙狼吞虎咽了起来。

  不一会由那位手长刀形晶体的队员动手,一条迎接丧尸的“红地毯”便自出口一直延伸道人防洞内,最后看了一眼外面明亮的星空,谢春秋便随着众人重新钻回了地下,只见沿着窄门的两侧,所有晶人都紧贴墙壁神情严肃而专注的看着入口,敞开的窄门背后更是有一人将手轻轻搭在上面,只待丧尸一跨入这扇门便立马将门锁死,再看众人放血时留下的伤口竟然已经自行止血了,谢春秋不得不感叹这晶人恢复力的强悍。

  时至深夜,东卫城内除了几声虫鸣再无一点响动,众人如这般靠墙站立在人防洞内已经四个多小时了,焦躁不安的情绪正在空气中蔓延,即便想方设法安抚众人的赵石玉内心也不免忐忑起来了。

  而就在此时,右侧紧闭的人防门处传来咚的一声轻微的闷响,只当是里面的小孩在玩耍时砸到了门,所以众人听到后并没有在意,可随即又是更大的一声闷响后,本就等的有些神情恍惚的众人便下意识的看向了右侧的人防门,眼看大门紧闭看起来也并无异样,于是众人暗骂着那个砸门的小孩后便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回了窄门处,只是不过几秒钟后更加大的砸门声再次响了起来,紧随而至的便是一连串密集的砸门声,在这寂静的深夜声音中透露出的焦急感足以提醒众人,大家不约而同的暗道“里面出事了!”

  反应最快的谢春秋脸色一变连忙问老刘:“这个人防洞有没有通风管道?”

  赵石玉闻言也是一惊,不等老刘回答立马吼道:“快开门!丧尸从通风管道进去了!”

继续阅读:唯一的坚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