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解除?
啵啵复啵啵2019-05-27 15:073,189

  明亮的灯光瞬间照亮了整个隔层,许多晶人队员们诧异的发现自己已经跑偏了很多,王安全也在灯光的刺激下摇摇晃晃的撑起了身子,紧接着众人便看见谢春秋如同一发大力扣杀之下的羽毛球一般飞射了过来,先是咚的一声砸在了地上,而后又余势未去的滑行了十几米,直至众晶人身前才勉强停下,擦伤布满了全身,密集的血珠正从伤口处渗出。自有几位晶人赶忙扶起了谢春秋,所幸刚才是以背着地,除了浑身有些痛之外倒也活动自如,此时再看怪物已经变的惨不忍睹,之前谢春秋开的那几个血洞正不停的往外冒着黑红的血,而头上的那几下或许是影响了它的大脑,摇摇晃晃感觉随时会倒下,已经不复之前的凶悍之气了。

  赵石玉靠在墙角看着这一切,嘴角上翘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随后对着众人大喊道:“谢春秋已经把丧尸打残了!你们还在等什么!干死它!”被这一吼之下,众多晶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痛打落水狗的事情大家不要太喜欢,只见一帮晶人鬼哭狼嚎的便冲了上去,刀枪棍棒斧,各种样式的晶体更是疯狂的往丧尸身上招呼,即便每一下只能在它壮硕结实的身体上留下浅浅的一道伤痕,可也架不住如此密集的攻击。只见丧尸从起初的怒吼声开始到随后的嚎叫而后又变成了惨叫,直至最后声音渐渐变小到细弱无声,近三米的巨型身体也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直至这怪物再也没有一丝的动静之后,众多晶人才缓缓散开,此时再看丧尸已经宛若被千刀万剐了一般浑身再也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周围更是掉了一地的碎肉,致命伤则是脖子处那道边缘毛糙的硕大开口。

  而赵石玉则神色复杂的看向远处的谢春秋,心中明白这次是他救了大家,于是对着众人大喊道:“大家听好了!是新来的春秋兄弟拼了命才将二级丧尸打残的,也是他拼了命拖住丧尸才使我有机会开灯的!”

  随着赵石玉的话音落下,众人激动之余皆是眼神灼热的看向了谢春秋,这倒把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只得对众人腼腆的一笑不停点头示意。后续的工作自有众多晶人操办,有队员在第三道人防门的后面找到了被啃食一半的张猴子已经一堆贴在墙上的烂肉泥,从衣服碎片来判断应该是另一位侦察队员,事已至此突击队以两位队长重伤,两位队员牺牲的代价才堪堪拿下了这只力量防御强化的二级丧尸,看着两具被衣物包裹的尸体被依次抬出,依旧靠在墙角的赵石玉以及王安全皆是露出了悲哀的神色。

  返回的路上为首的人已经换成了谢春秋,至于王安全与赵石玉则在几位队员的搀扶下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东卫城剩余人的去向已经不是他们现在的这个状态可以去追查的了,虽说谢春秋只是轻伤并且战力尚可,但缺少足够的经验显然不能够代替重伤的两位副队长指挥全队,至少杀了二级丧尸那便足够回去交差了,只是当众人回到第一道人防门外时,右侧漆黑的人防门深处却传来了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众人瞬间止步如临大敌,怎奈即便全神贯注的望向那边却仍旧是一片漆黑,就在此时通往地面的楼梯道内又传来一阵微弱的笑声,是一个属于小女孩的脆甜声音,可待众人反应过来想要仔细聆听时却又无影无踪,随即右侧人防门内突然亮起一道光柱,光柱透过黑暗胡乱的在众人身上晃动,接着一个声音试探性的自黑暗中飘出:“是基地派来的援军吗?”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安全也顾不得后脑上还在渗血,甩开搀扶着自己的两位晶人队员就大喊到:“老刘!是我啊!三小队的王安全,我和五小队的队长赵石玉来支援你们的!”

  王安全的声音还未完全落下,便见光柱渐近漆黑的人防洞内传来一阵密集而仓促的脚步声,随着声音的临近一个浑身衣衫破烂还有多道抓痕的中年男子便腆着微胖的肚子小跑了过来,紧随其后的还有一群面色煞白神色慌张的妇孺以及三个同样浑身是伤的晶人。

  见到人群中的王安全,老刘激动的近前就想要抱他一下,却在看到他伤痕累累的模样时只得作罢,只见王安全对着旁边的赵石玉介绍道:“这位就是东卫城的总管刘长贵,我一般就叫他老刘!”

  而后又扭头看着刘长贵道:“这位是五小队的副队长赵石玉。”

  老刘对赵石玉点头示意后又看着王安全道:“你们怎么搞成这样?是那只二级丧尸干的?”

  王安全点了点头后道:“已经搞死在里面了,要不是谢大兄弟出手及时我和赵队长可能就交代在这了”说完还一指站在边缘的谢春秋。

  老刘张望了一眼后又扭回头对着王安全道:“你们来的真是太及时了,我估摸着再晚来个把小时恐怕连我们这么点人都得全部完蛋啊!”

  王安全问:“老刘啊,这早上与基地通电时还一切正常,怎么才几个小时等我们来时就变成这样了?”

  老刘颓废的叹了一口气,一边摇头一边说:“这事情来的太突然了,早上收到基地的消息以后我就赶忙组织手下晶人将妇孺安排到这人防洞内避难,另一边便让巡逻队去组织剩余的人在楼下集合,谁知道才一眨眼的功夫,等我下去准备动员一下大家时,那帮集合的人竟然凭空集体尸变了,我这边瞬间就只剩我们四个晶人了!”

  听了老刘的讲述王安全疑惑的道:“这二百多号人凭空变丧尸也有点太匪夷所思了吧,不过是二级丧尸而已,它要是有这种本事恐怕人类早就玩完了!”

  老刘闻言也是一阵叹息:“等我们剩余的人也躲到人防洞内时,我本来是要关那扇门的”说着指了指身后那扇通往地面的单开人防门。

  而后又紧蹙双眉道:“可那只二级丧尸好巧不巧的就赶在这时候冲了进来,我和剩下这几个兄弟也是拼命挡着,才争取到时间让平民躲进第二道人防门后面的,要是它有凭空尸变的本事,这帮人也活不下来了。”言罢还指了指背后那一群惊魂未定的平民。

  而此时早已经凑过来的谢春秋却一边聆听着老刘的讲述一边仔细的观察着他们四个晶人,待目光扫过伤口时连忙出声询问:“这伤口是被丧尸抓伤的么?”

  老刘答到:“是啊这就是丧尸爪的,那对爪子又利又尖,打起来声音像个小孩又哭又笑,听起来特别渗人!”

  众人闻言皆是脸色一变,之前杀的那只哪有爪子啊,至于小孩的笑声刚才楼梯口不正是么!反应最为敏捷的赵石玉此时也是顾不得一身伤,挥着手对众人叫喊道:“赶紧去门口看看两位队长,这狗日的二级丧尸有两只!”

  王安全闻言也是吓了一跳,这帮酒囊饭袋的废物队长们可都是陈利民的子侄,要是他们出点什么岔子陈利民可就有理由整死他们了,想到利害关系王安全也顾不得伤势仗着腿脚还算利索便要带队往出冲,却被赵石玉一把挡住。

  只见赵石玉道:“咱俩受伤不清,跑不快倒成了累赘。”

  而后又对着老刘道:“老刘你和我的兄弟谢春秋一块去,东卫城的平民留下来,等你们一出去我便先把那扇人防门关了应该没问题!”

  随后又扭头看向谢春秋道:“五小队都是我一手教出来的,把他们带好了!”

  而后又对众多晶人喊道:“五小队跟着谢春秋,由他全权指挥,其余人据守人防洞,听到明白了吗!”

  “明白!”

  看着齐声答应的众人,被委以重任的谢春秋也没有扭捏,对着赵石玉点了点头后便带着老刘等十几人冲出了人防洞。

  时至下午侧楼外原本直晒的夕阳即将落下,迎着最后一点日光包括谢春秋在内的十几个晶人皆是觉得身体一阵轻松,之前两场战斗所造成的伤痛也有所缓和,迎着夕阳一帮人都用尽了全力在往外奔跑,大家都太清楚那两个废物死了以后会有多麻烦,若不是赵石玉平时训练有素加之谢春秋出声提醒保持警戒,恐怕大家早已不成队形一气乱窜了。

  不过三五分钟后,待众人到达正门口时停在路对面的普拉多仍旧发动着,嗡嗡的噪音正回荡在安静的街道内,用弥足珍贵的汽油来带动空调制冷,也只有败家子才干得出来了,只是前挡风玻璃与驾驶座车窗上溅满的血液却预示着车内二人恐怕已经无福享受了。

  眼见于此谢春秋心中就是一紧,顾不得考虑太多立马便冲上去拉开了车门,随即一具无头男尸立马自驾驶座滑落在了地上,大开的胸腔内以及断掉的脖颈上早已空无一物,一堆青红色的肠子则顺着翻倒的身体流了一地,仍旧放在前挡风玻璃下的手枪则早已被血浆涂成红色,而副驾驶除了一座椅的玻璃渣之外也只留下半块挂在车窗断碴之上的头皮而已。

继续阅读:第二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