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盏灯
啵啵复啵啵2019-08-16 16:564,833

  三拐的楼梯道有点窄,走在队伍中的谢春秋只觉目光所及缓慢的变成了黑白色,而跟在后面的晶人则不自觉的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上的弯刀则高高举起生怕扎着别人。整个队伍都是以这种局促的状态跨过了那道狭窄的人防门,待进入防空洞之后只觉周遭空旷,一点声响也会在左右耳边跳几个来回,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整支队伍都跌跌撞撞的找不到北,看在谢春秋眼中就如一群手足无措的瞎子。

  王安全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急忙道:“大家保持镇静先不要动,我去找开关”说完便抬起左手缓慢的往墙边摸去,待摸到墙壁时又搭着墙向门的方向挪去,一步一顿看的谢春秋干着急,随着一声脆响后,左侧人防门正上方一盏昏暗的白炽灯便伴着电流声挣扎着亮了起来。

  一个长方形的空旷场地跃然眼前,除了两侧的双开人防门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整只队伍也终于在见到光明之后得以“解除封印”恢复了行动力,随即赵石玉便在仔细的检查过两扇门之后发现了张猴子留下的标记,顺着标记向左侧的人防门内张望,因为角度问题门内的空间并没有被全部照亮,只有中间时一条昏黄微亮的道路,而两侧则因为光线的问题更显黑暗仿佛无尽的虚无一般,当前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赵石玉的预期,作战经验丰富的他最清楚这种环境下一但遇到丧尸有多危险,只是东卫城二百多人变异八十多人失踪,就连自己手底下最得意的两个侦察兵也渺无音讯,就这么退出去显然是没法交差的。

  思考片刻后赵石玉便对着大家道:“所有人原地警戒,长腿!”

  随着赵石玉的话音落下一个穿着短裤外露的双腿面上包裹着晶体的晶人道:“赵哥我在这!”

  赵石玉招了招手,待长腿走到他身边时才小声的道:“去门外找两位队长,让他们问问基地增援什么时候能到,机灵点注意安全!”

  长腿点头应了一声之后便向外跑去,待目送他离开之后赵石玉又对身边的王安全道:“咱们先进去把里面那盏灯弄亮”随即两人便没入了昏暗的门内,随着两人的深入,微弱的余光已经不足以支撑起那条道路,两人的背影渐渐被周遭的黑暗所吞噬直至消失,只留下空旷大厅中回响着的脚步声。

  其实相比较于众人缚手缚脚的模样,谢春秋这个拥有夜视能力的人才应该去负责开灯,但贸然展现这大家都没有的能力会有什么后果却不得而知,所以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自然不敢轻易示人,至于这能力的由来却是无暇思考,全当做是穿越人士的福利好了!

  一声脆响反复回荡后,一盏极其昏暗的灯才缓缓亮了起来,时不时的闪烁预示着众人寿命将近,不过这点光亮于这完全漆黑的世界中来说是够了,晶人队默契的朝着赵石玉与王安全所在的第二道人防门移动,而也就在这时身后长腿小跑着到了赵石玉的身旁,将嘴探到赵石玉的耳边以极其微弱的声音道:“基地说疑似有二级丧尸在附近活动的踪影,为了十万民众的安全考虑暂时不派增援,还让我们见机行事在保证自我安全的前提之下务必将东卫城尸变的因果调查清楚。”

  听完汇报赵石玉只是点了点头,长腿见状便自行退下,随即便与王安全继续往第三盏灯的位置进发,只是紧握的双拳却出卖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与此同时谢春秋则一边注视着两人的背影一边暗道:这二级丧尸的习性假如真的和王安全所说一般,那么它跑到火种基地附近的可能性就太小了,多半是在找那不见踪影的七八十个人,自然基地所谓疑似发现二级丧尸的话也就是无稽之谈,大胆的猜测一下他们多半是故意这么做好消耗晶人的有生力量,而这点从赵石玉紧握的双拳也可以侧证,想到这“借刀杀人”四个字便很自然的浮现于脑海。

  就在此时目光一直注视着赵,王二人的谢春秋却发现有个身影快速的自左向右闪进半关的人防门后面,只是刚才略微有些走神竟是没有看清楚样貌,不过就从那几乎等门高的虚影来看恐怕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再看向仍旧毫无察觉摸索前进的赵石玉二人,谢春秋顾不得太多连忙大喊道:“小心!”

  也几乎就在谢春秋喊出声的同时,一声如牛似吼的悠长叫声响起,随后只听咣当一声巨响,内部灌注水泥厚达八十公分的沉重人防门在这怪物的一撞之下竟然以极快的速度反拍在了墙壁之上,随着一声巨响的回荡,坚固的墙壁竟然被拍出许多道清晰可见的裂痕。

  只见一个高约两米八浑身筋肉异常粗壮发达皮肤呈黑绿色花纹的人型生物自门后冲出,它双臂抱于胸前脑袋前伸,头上包裹着的骨质外壳花纹近似核桃,而本该是脖子的地方则被两块健硕的肌肉取代直接从脸颊两侧延伸至肩膀,使肩膀以上呈现出一个三角形,看着敦实有力。

  只见它余势未去竟然直冲赵石玉二人而去,仅就刚才的力道来看这怪物若是撞实恐怕他们二人便得当场变成烂肉,所幸这能够作为队长之人都不是等闲之辈,虽然视线受阻,但在谢春秋叫喊出声的时候,赵石玉已经刹住了前进的步伐,待怪物冲撞人防门时便已经一手揽着王安全而后身体微微下蹲重心向左偏移了,随即二人一个驴打滚便堪堪躲过了这威力巨大的冲撞,而后身子一定便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动作之敏捷一气呵成只余留身后追随轨迹的扬尘。

  再看那怪物竟然因为用力过猛直接撞到了对面的水泥墙上,轰隆一声闷响后众人只觉的脚下的地面都连带着轻微的震动了一下,更要命的是那盏本就昏暗的灯竟是受了撞击的影响在一个耀眼的闪烁之后燃尽了它最后的一丝生命,大敌当前失去照明无疑是致命的!

  赵石玉反应极其迅速,怒目圆睁向着印象中王安全的方向嘶吼道:“快去开灯!!!大家不要慌,安静下来注意听声辩位!!!”

  而与此同时谢春秋已经奋不顾身的冲了进来,猩红的利爪已经伸出到了极限,他一边呼吸粗重的全速奔跑一边还不时向左侧扭头观察,以确认这怪物当前的位置,仅是这二级丧尸的力量与体型便已经绝了谢春秋上去一战的冲动,他的目标很明确,那便是借着自己视线不受阻的优势去开启第三道人防门上的灯,只要灯一亮整个突击队的队员便可以一拥而上合力绞杀这个大家伙,只不过相比较他人茫然无措的原地打转,谢春秋这狂奔的身影太过于显眼了,那头二级丧尸将头自水泥墙中拔出来时便已用猩红的双眼锁定了他,随即身体重心下移双腿猛然向地面发力,这头横冲直撞的怪物再次启动而目标则直指谢春秋!

  一直关注着怪物的一举一动自然有所防备,眼看它向自己撞来,谢春秋预判轨迹一个侧身便轻松的躲过了这一下,他的计划很明确假如怪物没有理会则快速跑向开关开灯,中途怪物撞谁他便出言提醒至于能不能躲过只得听天由命,而这怪物冲撞的时候惯性太大不够灵活,即便撞向自己只要提前准备也不难躲过去,更可以借着躲开的空档奔向开关。此时躲过冲撞的谢春秋依旧有条不紊的按照计划准备继续奔跑,谁知这怪物在越过谢春秋三米左右时突然用手猛的刺入地面,而后在水泥地面爆裂的响声当中,强行将自己的身子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回旋,以猛虎下山一般的凶恶姿态再次面对谢春秋,而他已全然被这出乎意料的一幕惊呆了,以至于对朝他抓来的右手毫无反应。

  眼看着粗壮的手臂即将抓到谢春秋的脑袋,怪物的右侧突然传来一声爆喝,只见赵石玉右脚往出一踏,便是一个弓马步,与此同时借着这爆发自腰腿的气力猛的将并成手刀的右手弹出,这凝聚赵石玉对搏击术理解的一击自然非同凡响,整只手都没入了怪物因为高抬右臂而暴露的肋下,随即感受着手间触感的变化,他手指弯曲呈爪状,竟贪心的想要从这怪物的胸腔内掏出点什么,此时怪物在剧痛之下发出痛苦的嚎叫声,下意识的便将伸出的右臂全力摆了过来。

  回过魂来的谢春秋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不过这怪物挥拳之快只够让他喊出小心二字,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警告即便赵石玉经验丰富,也只不过堪堪将左手反护于头前罢了,紧接着怪物等腰粗的胳膊已然而至,吃痛下的全力一击自然不是与之相比过于瘦弱的赵石玉可以完全挡得下的,毫无意外的倒飞了出去,甚至因为力量太大紧握的右手竟带出怪物的一节肋骨来。

  痛苦的嚎叫声中,怪物那双原本就猩红可怖的眼睛当中更是流露出了无尽的戾气,扭头盯着仍然在摸索前进的王安全左手一扬,一片大小不均的混凝土块便如暴雨一般高速射出,毫无防备的王安全被好几块巨力加持下的混凝土块连续击中后脑后,便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不知生死。

  扫视一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二人后,怪物再次转身将目光对着谢春秋咧开嘴露出锋利的黒牙,看着这姑且称之为笑容的渗人表情,谢春秋已经全身汗毛炸立到了极点,一股明显的凉气自腰椎直冲后脑而去,面对实力强横两击便击败两位队长的庞然大物,悬殊的力量与体型差使之产生了一种不可抑制的无力感,竟是提不起一丝反抗的勇气。

  而就在此时越过怪物雄壮的身影,赵石玉原本瘫软的身子在猛的一个抽搐之后竟缓缓的坐了起来,扭曲的左手以及微微错位的下颚都使这个男人显得颇为狼狈,很明显之前的那一击对他造成了很严重的创伤,可即便如此赵石玉也仍旧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跌倒就爬起来又跌倒但又咬着牙重新爬起来,软烂的左臂连接着竖直的脊梁,半睁的眼睛中投射出坚毅的目光,只见他几番挣扎后依着墙勉强站直身子,随即猛吸一口气对着空旷的人防洞内嘶吼着:“所有人听我的命令立马撤出人防洞!狗日的杂种你冲我来啊!啊!啊!啊!”

  赵石玉的怒吼声回荡在人防洞内,谢春秋被眼前这刚烈的身姿震的神魂归位,眼神中的恐惧渐渐消散,看了眼远处没有理会赵石玉的命令仍旧努力摸索前进的突击队员们,心中顿时生出一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再次审视那个需要自己努力仰起头才能看得清样貌的怪物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怖了。

  而此时的怪物则被赵石玉的怒吼声所吸引重新扭过身子看向了他,在看到赵石玉那“嚣张”大叫的挑衅模样后,怪物似是被激怒般也对着他怒吼起来,随即身子中心下移摆出了准备冲撞的姿势,对于这个敢挑衅自己的家伙怪物要给予他最强的一击。

  目睹这一切的谢春秋几乎是瞋目裂眦,焦急与盛怒之下不再顾虑,突然高高跃起前身的利爪直接没入了怪物的后背,怪物吃痛之下嚎叫了一声只得停下冲撞的动作,而后拼命的扭动着身子并且用双手在背后乱抓,而谢春秋此时也不好受,以爪子为支撑点他整个人都吊在了怪物的背后,偏偏怪物后背光滑又无着力点,一时间只得随着怪物身子的摆动被甩的到处乱飞,心知能力不足与这怪物缠斗不了几个回合,谢春秋急忙对着赵石玉大吼道:“赵哥左手边七步有开关!”

  这边的响动出现时赵石玉已然停止了自杀式的嘶吼,在听到谢春秋的指示之后更是拼了命的往那边移,而那怪物在看到赵石玉的行为之后似是知道他要干什么,竟然不再理会挂在背后的谢春秋径直向赵石玉扑去。

  见此情景谢春秋疯狂的用右手捶打怪物的后背却收效甚微,而听到响动声越来越近的赵石玉也猜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于是更加拼命的挪动身体,眼见怪物就要近至赵石玉身前,急的谢春秋头晕脑胀那股无形之气再次游走于体内不得喷发,照着之前的经验他立马朝着右手指缝之间微痒的地方一用力,几乎就在一瞬间三道锋利的猩红利爪便自右手指缝之间弹射而出,顾不得体悟这种玄妙的感觉谢春秋立马抡圆了右臂狠狠朝怪物的背后扎了上去,利爪瞬间齐根滑入怪物背部,再次吃痛之下怪物不得不停下脚步对付背后这个烦人的小东西。

  而谢春秋此时有了右手的固定终于得空将左手爪抽了出来,而后右臂发力将整个身子往上一带顺手便将左爪再次插入,只不过这个位置怪物已经能从肩头勉强够到他了,只见一只大手照着谢春秋的面门而来,而他也下意识的猛挥利爪意图阻拦,没有感到太大的阻力,只见利爪所过之处一排四根粗壮的手指几乎被全部斩断,只留下些许骨皮相连才勉强吊在手掌上,黑色恶臭血液瞬间迸射而出直洒了谢春秋满脸都是,只是此时此刻这乌黑的血液代表的却是即将胜利的香槟。

  似是打了鸡血一般趁着怪物因断指而痛嚎的间隙,谢春秋连续的在怪物的背上攀爬并且很快便骑在了怪物的脖颈之上,面对头顶之上坚硬无比的骨质头盔,谢春秋全然不在乎的一抬右臂猛然扎了下去,只是因为有外骨骼的阻挡怪物虽然痛苦的嚎叫着却好似并无大碍,随即便要用右手将他拽下来,却在抓虚了几次之后才意识到应该用完好无损的左手,也就在此时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的赵石玉终于在跌坐于地上的同时将第三盏灯点亮了。

继续阅读:危机解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