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杀
啵啵复啵啵2019-08-16 16:573,255

  随着那一片瘆人的哒哒声迅速逼近,最前面的那只甩着两条胳膊探着脖子就冲向了最前面的王安全,只见他不紧不慢的将晶铲平举,而后手臂弯曲蓄势待发,待丧尸冲到近前时右臂突然发力前伸,只见那丧尸的天灵盖已经高高飞起,而下半身则继续往前走了两步才爬在了地上,随即大片大片的黑色污秽自断面涌出,仿佛一碗被倾倒的芝麻糊。

  只可惜王安全犀利的一击并没有吓退随后的丧尸,只见凶猛的尸浪狠狠的拍打在晶人所组成的堤坝之上,而晶人们则用怒吼声“加持”着自己,将五花八门的晶体舞的生风,只见一个身高约一米九异常雄壮的晶人高举自己被圆锤状晶体包裹的双拳,表情狰狞的向身前那片丧尸砸去,而毫无灵智可言的丧尸们也是不顾一切的撕咬着他,全然不理会头上的阴影,只见巨锤夹带着呼啸声落下,立马就有几只丧尸被砸的脑袋开了花,乌黑恶臭的血液溅的壮汉满脸,而壮汉则毫不在意的咧开嘴露出一个凶残的笑容。而另一侧一个自右手手腕长出一把重剑的晶人则双手持柄,通过手肘与手腕的细微转动将这把长约一米五的大剑挥舞的行云流水,犹如一台割草机一般每一次正反手的斩击都会有几只丧尸被砍成两半,一旦有丧尸想从侧翼去撕咬他的手臂,他则会借着挥舞巨剑时的惯性先用手肘猛击丧尸的头部,待丧尸受到打击后退时随之而来的便是锋利的剑刃。

  这一切也不过发生在转瞬之间而已,此时稍稍缓过劲来的谢春秋也用余光发现一个体型肥硕高大的丧尸正朝着自己扑来,眼看着这只如同坦克一般的丧尸就要撞到自己,他猛然左手握拳以一个上勾拳的姿势迅速的击向丧尸的下巴,只见利爪借着惯性自丧尸肥厚的下巴齐根而入,却因为不够长而没能完全破坏大脑,肥硕丧尸仍旧身体僵直的浑身抽搐着,谢春秋见状怒吼一声猛然发力,只见原本顶在丧尸下巴上的拳头竟然缓缓没入肉中,力气之大竟然将这只二百多斤的丧尸微微顶离了地面,随着一阵咳嗽卡在气管中的食物残渣也终于被他吐到了丧尸的脸上,神清气爽的抽出利爪,那一堆肥肉便晃晃悠悠的拍在了地上,而紧随而至的两只丧尸也终于有空间可以身前,同时面对两只丧尸的围攻,谢春秋并没有惧意,猛的一个摆拳向丧尸脑袋扎去,与此同时右手则是一捞便一把抓住了另一只丧尸的头发,竟异想天开的要把两个丧尸的脑袋挤到一起好来对穿,只可惜利爪受到丧尸头骨的阻挠只进去一半便已力竭,只是谢春秋并不像就此放弃宛如玩乐一般的恶趣味,只见他微微将利爪抽出来一点后,极其隐秘的将利爪收回了手内,而后左手握拳顶在丧尸的脑袋上,随即利爪弹出如同出膛的子弹,如愿的自脑袋的另一侧戳了出来,眼见办法可行谢春秋怒吼着左右手同时用力硬生生将右侧的丧尸脑袋按在了那点凸出的爪尖之上,似是扎的不够深那右侧的丧尸仍旧不停的抖动,谢春秋见状双手再次发力,而左手的利爪也在两个丧尸的脑袋里反复弹射穿刺,只见一蓬蓬的黑血不停的被收缩时的利爪带出,不过反复两三下之后这两只丧尸也被谢春秋捏鸡一般的蹂躏致死,拔出被染黑的左手,这一刻谢春秋只有一种无尽的畅快乐。

  再看其他晶人此时身前也都或多或少的躺着一两具尸体,而孤身一人站在最前端的赵石玉,身前则围了一圈约莫七八具尸体,再看他那一双呈手刀状的肉掌虽然看似平平无奇,但偏偏他的每一次出手都能一击致命的插透一只丧尸的脑袋或是砍折它的脖子,而且与其他人明显不同的是赵石玉的眼神,即便是被几只丧尸包围双手上下翻飞的时候,他的眼神也如一潭死水一般没有一丝波澜,只是看他面无表情的脸和快速翻飞的胳膊,还以为是穷士康里在流水线上紧迫工作的工人。

  这一群约莫二百多只的丧尸在面对狼虎一般的晶人队时,终是在顽强的进攻了半个多小时后全军覆灭了,此时已经浴血奋战过的谢春秋显然已经适应了,顶着一身乌黑恶臭的血液,毫不在意的与众多晶人一起做着清扫战场的工作,遇到那些没死透的更是会仔细端详一番才给上终结一击,此时谁都没有看到他平静表情下那颗澎湃的心,那是一种陶醉在暴力与杀戮中的快乐。

  与谢春秋心情截然相反,即便是平时较为和善的王安全此时也黑着脸,指挥着晶人队快速将大门疏通以后,便有两个个子矮小的晶人侦查员先大家一步冲了进去,与此同时王安全又连忙跑向停在路对面的普拉多,又是一阵点头哈腰之后才扭头往回跑,只不过当他背对普拉多时表情已经瞬间变成了厌恶与鄙夷,只见他小跑到赵石玉的身侧小声的道:“那帮龟孙胆子都吓破了,车里一股子尿骚味,我怎么说他们都不愿意下车,只能先让他们联系基地叫增援了,赵哥你看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赵石玉沉默了一会问:“一共多少具尸体”

  王安全答:“连先前门口那一个一共二百六十八具尸体。”

  赵石玉一咬牙道:“还有八十七个人呢,无论是尸变了还是活着我们都要尽快找到他们,不然过了五个小时丧尸骨头变硬双手能动的时候可就危险了。”

  而后一扭头对着前面还在挪腾尸体的众人道:“张猴子回来没有?”

  这三十多个晶人互相瞧了瞧后,或是摇头或是答道:“没有!”

  王安全一脸担忧的道:“不会出事了吧。”

  赵石玉自信的摇了摇头道:“当初练他们两个我可是按着以前部队的侦查兵来的,以他们现在的身手即便是碰到那只二级丧尸最差也会有一个人回来报信的!”

  而后对着晶人队道:“全体都有!注意戒备!一字队缓慢前进!”

  随着赵石玉一声令下晶人队众人呈一排纵队绕过大花坛向东卫城的内部进发。

  东卫城做为以前的镇政府来说是有点超标准建设的,正面是一前一后两栋配备电梯的七层办公楼,而西南角则是一栋所谓综合楼,从综合楼上往东望去便会看到一片苏州园林式的后花园。大花坛与前楼之间是一片空旷的水泥地,虽说年久失修有些破烂,但一眼望过去也是十分的干净,而前楼的一楼因为比较方便所以一直被东卫城当做库房使用。小心翼翼的检查完每一间库房之后众人并没有什么发现,诸如存储零件日用品武器之类的房间都是门窗紧闭码放的整整齐齐,二三楼作为办公用途,诸如巡逻值班室,无线电收发室等都集中于此,再往上的三层楼则被一道铁栅栏门隔开当做临时隔离室。因为不敢让队伍太过于分散,所以整栋楼检查下来竟花了半个多小时,再次询问张猴子去向无果后,赵石玉只得无奈的朝后楼一挥手示意队伍继续前进。

  东卫城炎热的上午,整只晶人队就这么沉闷的行走,除了脚下的踢踏声回响在两栋楼只间再没有一点响动了,后楼的主要作用就是提供住宿,较为复杂的环境更是让谨慎的众人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清查完毕,亦如前楼一般的搜查结果难免使大家都有些沮丧,而闷不做声的赵石玉则只是有些倔强的挥手示意队伍检查最后一栋偏楼。

  而此时此刻正走在队伍当中的谢春秋则早已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如果按王安全之前所说这个东卫城一共三百多人的话,这几个小时里二百多人全变成丧尸本身就有点不可思议了,他虽然至今没有见到那云里雾里的二级丧尸,但是干得过三级丧尸的粱甄自己可是切磋过一二的,试想那粱甄带着阴阳鱼来直接杀这二百多个人……其次做为刚刚与丧尸战斗过的人来说,谢春秋太清楚一但和这玩意打起来能有多脏,但凡这三百多人里有一个人试图反抗也都应该留下些许痕迹。

  而赵石玉亦发现了这些细节,仅从他更加谨慎的态度上便可知晓一二,“赵哥这边有发现了”一位队员压抑着的叫喊声打破了长达近两个小时的沉闷,搜索终于有了结果,看着负一层楼梯口处张猴子留下的标记赵石玉不禁面露难色,漆黑的楼梯道内飕飕的冒着凉气,即便是正午的阳光也不过最多照射到楼梯拐角,这人防工程的入口虽然小但是其占地面积还在这偏楼之上。

  猜到了赵石玉内心的顾忌,王安全凑过来道:“赵哥这人防洞里应该有照明,以前给基地装光伏板的时候就给这里留了一块,还配了一组蓄电池”

  赵石玉连忙问:“开关在哪”

  王安全道:“这人防洞分左右两边,各有三道三防水泥墙,每道水泥墙中间则都是一扇四米宽的对开人防大门,因为没那么多材料当初就把开关装在门的旁边”

  赵石玉点了点头后便对着众人道:“全体都有!进去后三人一排,两边人肩膀挨着中间的,后排跟紧前排,遇事不要拥挤保持冷静!” 而后便与王安全率先没入了漆黑的楼梯拐角。

继续阅读:三盏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