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之祸
啵啵复啵啵2018-10-24 15:074,389

  眼见人已到齐高杉神情肃穆,一边审视着众人一边用洪亮的声音说:“今天早上五点中,我们基地收到电报,冲击源火基地的三级丧尸已经被梁大师杀死,但有一只参与围攻的二级丧尸逃跑,而根据足迹推断,那只二级丧尸很有可能已经进入我火种基地范围!”

  虽然不清楚二级丧尸,三级丧尸有什么区别,不过仅从众人突然紧张起来的表情便可以猜测一二,试想有实力干掉它们的梁甄又该是什么水平呢,想到此处谢春秋不得不为先前想要揍梁甄一顿的想法汗颜。

  此时看到众人的表情后,高杉突然提高声音道:“你们怕了吗?”

  紧接着不等众人回答便又用更大的声音吼道:“怕也得上!你们要时刻记住,你们的背后站着的是你们的子女;你们的爹妈;你们的妻子!现在我再问你们一次,你们怕了吗!”

  随着高杉的话音落下,众人异口同声的喊道:“不怕!”

  高杉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又道:“那碰到那些狗日的丧尸该怎么办!”

  众人很有默契的齐声高喊:“杀!杀!杀!”仅仅三十来个人的队伍竟然喊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谢春秋看的无不暗自佩服心道:也难怪陈利民会挑高杉来干这个副大队长了。

  这只由第三小队与第五小队抽调人手组成的突击队,此次的目的主要是去支援二级丧尸最有可能攻击的东卫城,突击队由战斗经验丰富的赵石玉担任队长王安全则次之,至于谢春秋则特地被高杉安排跟在赵;王二人身后“学习”

  手里紧紧的捏着两袋作为口粮的过期压缩饼干,坐在卡车副驾驶上的谢春秋此时才后知后觉的担心了起来,毕竟有太多描写丧尸可怖性的电影与电视剧了,想到有可能与那些血腥又吃人的怪物近身肉搏,谢春秋从手到脚就止不住的打颤,只是紧张之余那股莫名其妙的兴奋劲是怎么回事!这幅做派到是把坐在副驾驶外侧的王安全看的哈哈直笑,一边拍着谢春秋的肩膀一边道:“谢老弟是不是没有见过二级丧尸,其实你不用这么紧张,你赵哥以前可是武警呢,有他在对付个二级丧尸肯定是不在话下的!”

  听到王安全的话谢春秋有些不可思议的打量起正在开车的赵石玉,他脸黑瘦颧骨高,一双眼睛白多黑少嘴唇又紫又薄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而那道如同一只红蜈蚣的疤使他面相更显凶恶,似是感觉到了谢春秋打量的目光,赵石玉一边看着路一边张口说:“这道疤是以前留下的,那会我还年轻一次执行任务要抓捕一个毒贩,当时按照规定我应该直接开枪再呼叫队友,待到队友到达后再进行抓捕,但我当时年纪小立功又心切,便仗着自己跑的快准备孤身一人直接冲上去生擒那个瘦小的中年妇女,可谁知道等我将右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时,那个女人竟毫不犹豫的回头便是一刀,因为角度问题等我看见刀时已经晚了。”说完扭头看着谢春秋而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伤疤。

  谢春秋闻言如同醍醐灌顶般打了个激灵,这赵石玉的一个故事点醒了他,之前大战变异鼠之后若说谢春秋内心没有一丝膨胀是不可能的,只有对自己的力量有自信的人才会喜欢使用暴力,这就是明知道背后有两只大猫他还敢动手教训粱甄的原因。

  明白自己之前已经陷入了魔怔,如若继续膨胀下去那么迟早会有一天会碰到那个置他于死地的“中年妇女”,随即谢春秋恭敬的对着赵石玉鞠了一躬后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赵哥我记下了”赵石玉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竟然鬼使神差的对谢春秋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反观王安全则看着两人一脸莫名其妙。

  顺着赵石玉的故事话匣子打开的三人热烈的聊了起来,卡车不知不觉便开出去快三十多公里,此时谢春秋对着王安全问到:“王哥咱们后面一直跟着的那两个人是谁呀?”

  王安全顺着谢春秋的目光看了眼跟在卡车后的普拉多道:“那两位是我们三小队和五小队的队长。”语毕便不再多言。

  见到王安全半天不说,想要了解更多内情的谢春秋明知故问道:“可是他们看着不像晶人呀”

  王安全面露不屑之色正欲回答却被赵石玉打断了:“行了,不要随便议论领导!”

  话题被打断后车厢内便陷入了沉默,谢春秋只得将注意力放在了窗外的景色上,一路上虽然偶有几辆翻倒在路边锈迹斑斑的汽车或是破败倒塌的小屋,但变异动物亦或者是丧尸则全无踪影,到是这环境却因为少了人类的干预而鲜艳了起来,大片大片绿莹莹的草木轻轻的摇摆,天空湛蓝而纯洁,一股微风夹带着草腥气抚过谢春秋的脸颊,不自觉的猛吸一口气,整个人都有一种升华后的开阔感。

  时间不久王安全指着前方低矮的建筑群道:“前面就是老刘的东卫城了”

  顺着王安全所指望去,前面是一个典型的华国村镇,过道自镇中穿过,小镇围绕国道延伸,只是道路两边多数的建筑都已破败不堪,荒无人烟的模样很难让谢春秋与东卫城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唯一略显醒目的便是那根横在路当中的大原木了。

  就在王安全左右张望碎碎念的抱怨东卫城管理松懈时,却听赵石玉突然严肃的道:“不对劲,小心点!”而后便见他将车缓缓的停在了原木前五六米的地方,只不过并没有熄火下车的打算,倒是坐在副驾驶的王安全还未等车停稳便急忙跳下了车,而后一边示意谢春秋跟着他一边往前方的路障跑去,待两人合力将圆木滚进路边的草丛后,王安全又屁颠屁颠的往后方的普拉多跑过去,远远看去他站在普拉多副驾驶的窗前点头哈腰的说了些什么而后指了指前方,之后又做出一副认真聆听的谦卑模样,许久才再次一边小跑一边对卡车车厢内的队员喊道:“全都下车三级警戒!”

  随着王安全一声令下,车里的队员们利索的从车厢内跳了出来,先下车的十人率先跑往普拉多的两侧,后下车的二十多人则在卡车两侧呈纵队向前延伸至车头,王安全则走在卡车前五六米的地方,而谢春秋则紧随其后。

  眼见队伍已经拉开王安全一举自己的右臂往前轻挥,整个车队便缓慢的往这座破败的小镇内走去,此时太阳已经高悬,风也不见了踪影,整个小镇也只有汽车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王安全一边警惕的向四周张望一边问谢春秋:“谢老弟你没见过二级丧尸吗?”心知这种时候不能乱说,谢春秋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所幸王安全也没有在意继续道:“那玩意比普通丧尸可就是天壤之别了,首先不管它是力量强化还是肢体变异,基本的综合能力就已经超过普通人很多了,最要命的是他们开始具备一定的智慧了,懂得缠斗打围碰见厉害的也知道害怕和逃跑。”

  谢春秋接话道:“这不就和动物一样么,最多算是大型猛兽罢了!”

  王安全脸色森然的看着谢春秋说:“前年初日基地的一个卫城就是被一只速度强化的二级丧尸给偷光了,整整1024个人一个礼拜就玩完了,这玩意可不比动物,它们的本能中除了进食之外就是通过杀戮传播病毒,所以被二级丧尸洗劫过的小营地一般都难有活口。”

  谢春秋闻言心中一惊,回想一下丧尸电影中那些捧着一堆肠子在嘴里嚼的场景,谢春秋只感觉头皮一阵酥麻,再看看跟在身后缓缓前进的队伍,似乎也如同与电影场景一般,只是现实终归不像电影,它更加残酷。

  待众人缓慢推进到以前的镇政府办公楼前时,望着眼前铸铁的大门与高高的围墙,这里怎么看都是一个优质的庇护所,紧闭的大门上密密麻麻缠绕着的尖锐铁丝网,更使人多了一些安全感。门前的街面似乎早就被清理过了,干净的一眼便能检查完毕,赵石玉将卡车掉头停好以后,众人便往大门的方向走去,而那两个穿运动服的猥琐男则吊在了身后四五米的地方,此时两人一脸警惕的四周张望,而手中则各拿了一把黑色的手枪,乍一看还算像模像样。

  门前,王安全推了一把严丝合缝的大门后道:“大门紧锁又没人执勤,这老刘怎么管的人!”

  待王安全准备用他的铲子拍门喊人时,赵石玉却连忙上千制止了他后道:“基地五点多收到消息,最多过了十分就给老刘通知了,让他收缩防御圈等待增员,按说门前不可能没有人的!”

  王安全闻言就是一惊连忙问:“你的意思是出事了?”

  赵石玉点了点头,而后高举右手以食指比了个一,并左右摇晃一下后,只见原本三十人的队伍便呈一横排左右散开,见队形已经拉开王安全则使劲撞在大门的合缝处,随着咚的一声巨响两扇门中间露出了一道三厘米宽的缝隙,随即他高举晶铲朝着门内的铁锁砍去,只不过三声脆响之后看似结实的铁锁咣当一声便掉落在了地上,而后王安全与赵石玉一左一右分别向两边缓慢的推开了大门。

  只是刚刚推出去一点,只听右侧大门突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整个大门都被撞的倒退了回来,赵石玉急忙用力才稳住了退势,而王安全则急忙往门后看去,此时只见门后一个身形中等的男人正使劲的用身体往门上凑,而它的双手则似乎断了一般随着身体而摆动,表情冷漠而麻木,双眼无神呆滞的看向别的方向如同瞎子一般,只不过那张嘴却以一种人类所不及的速度快速张合,牙齿的高速碰撞竟然发出了一连串的哒哒声。

  只见那人几乎整个身体都靠在了大门上,而脖颈则以一种极度扭曲的姿态横移,目标则是赵石玉握在大门边缘处的手,拼命横移的脑袋被几缕铁丝刮开一道道巨大的裂口,可即便如此那人也仍旧面无表情,反而拼了命一般想要探头撕咬赵石玉,只可惜就在它即将成功的那一刻赵石玉却随意的一抽手,那人便随着大门往前打了一个趔趄,还未等他再次站稳赵石玉便大力一脚踹在了大门上,可怜那人只得被门带着朝后倒飞出去,伴随着又一声巨响,铁门狠狠的撞在内墙之上,借着惯性整面内墙都被撞的不停掉渣,就在谢春秋担心那人会不会被砸成肉饼时,它的脑袋却突然从门缝中探了出来,依旧锲而不舍的想要撕咬上前观察的赵石玉,只是似乎被撞断了骨头只能倚着门勉强站立,却无法靠近他半步,随即看了几眼后的赵石玉右手五指并拢,猛地刺向它的太阳穴,只见随着小半个手掌没入脑袋中后,它终于停止了挣扎瘫软在地,随之带出的还有乌黑发臭的脑浆。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闻着那股直透脊髓的恶臭味,谢春秋没想到与丧尸的相遇是这么的突然并且重口味,毫无准备之下只觉胃部一阵收缩,食物自食管逆流而上就要喷涌而出,只是他竟以极强的毅力将已至喉结的食物硬生生给咽了回去,不过少量的食物残渣夹杂着胃液还是不小心流进入了他的气管,只把他呛得不停咳嗽。

  与此同时,正对大门草木茂盛的大花坛后面开始远远传来哒哒哒的响声,那声音由微小到清晰频率也从连续变为重叠,当声音抵达花坛正后方时已经如同鞭炮声一般密集,随之花坛中人影攒动草木皆被撞的不停摇晃,整体看来如同绿色的波浪一般涌向众人。

  赵石玉神情严肃的注视着花坛的方向扯着嗓子喊到:“横排分散!准备迎敌!”随着话音的落下,第一只丧尸便冲出花坛直扑向众人,丧尸跑起来虽然一瘸一拐速度却丝毫不慢,脖颈前探整个面部上半部分完全就是一张死人脸麻木无神,而那张嘴则极度夸张的向两边咧开,一口略黄却很整齐的牙齿在黑色牙龈的衬托之下不停张合尤为扎眼。紧随其后一群群的丧尸先后窜出了花坛,汇聚成片的丧尸狂奔而来是什么感觉,只看那两个穿运动服的人落荒而逃的样子便可知道,一边跑裤裆里还不停的往外滴着水,锁门关窗发动车,两人的动作一气呵成,而后便是紧张的看向晶人队的方向,恐怕晶人队只消有一丝溃败的迹象两人便会立马开溜。

继续阅读:首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