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鱼的主人
啵啵复啵啵2018-10-16 02:193,237

  时至晌午七月份的太阳变的异常毒辣,雯子早已醒了只是小女孩心思的爬在谢春秋肩头装睡,费了好大力气才让她睁开了眼,只不过虽然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但双手却始终紧紧搂着谢春秋的胳膊不肯松开,面对巨大乳量的压迫他浑身都不自在,而早已恢复气力的狗剩则一边梳理着自己的毛发,一边一脸不可救药的看着它主人的花痴样。

  随着一番整理后,两人小心翼翼的绕过那爬满苍蝇的巨大尸堆,光线充足的情况看起来尤为壮观,不约而同的一股豪气便涌上了两人心头,只不过出了院子后两人还是鸡贼的让狗剩在前面开路,即便这样还是不停的看向两侧,生怕从土里再钻出一堆变异鼠来。随着两人有惊无险的走出赵家村,这一夜的惊心动魄也随之被两人抛在了脑后,面前这条当年作为蓉城开发区主干道的大路只修了一半,而当年谢春秋就是在这条路上与百洁走了无数个来回,路两旁原本平整后待建的土地已经被种上了小麦,这个季节地里只剩下一茬一茬的麦秆了,路还是那条路,周围的风景却已经翻天覆地,雯子虽然也很可爱;性感;软……不过也终究不是百洁搀着自己时的感觉,想到女朋友谢春秋既惆怅又不甘心,才在一起一年而已他还没腻歪够呢!

  本就是三伏天还是最热的中午,此时太阳的威力即便是雯子,那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都受不了,嚷嚷着要走快些还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掉漆变形的军用水壶递给谢春秋,只不过面对烈日的暴晒谢春秋却是另一种感觉,温和而舒适的气息自水晶爪上行经由手臂流至四肢百骸,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股暖流所过之处战斗带来的疲惫感便随之一扫而空,更厉害的是随着暖流的增多它开始在体内不停的回荡着,而后回荡至双手处时昨夜被变异鼠抓咬的伤口竟然伴着一股奇痒渐渐愈合了。

  接过水壶象征性的抿了两口后谢春秋便将水壶递还给了雯子,而雯子则用太阳都遮挡不住的娇媚样说:“春秋哥,人家腾不出手你喂我喝嘛”

  娇声嗲气的模样直把谢春秋的骨头都喊酥了,再看看那所谓腾不出的手则紧紧搂着谢春秋的胳膊,也搞不清楚雯子为何一夜就变成了这般模样,表面上虽然一脸无可奈何,实则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暗爽的,被人喜欢尤其是漂亮的异性喜欢总是让人高兴的!小心翼翼的喂她喝了一口水,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水竟顺着嘴角流出了一点,而后只见它顺着下巴流经细长的脖颈最后隐没在山谷之中,居高临下的谢春器自然看的一清二楚,小腹中瞬间变燃起了一股比太阳还燥热十倍的小火苗,直让他苦不堪言。

  就在谢春秋因为起了反应而自觉愧对百洁之时,只见路边的草丛中突然一阵响动,随即一只异常壮硕的变异猫便跳了出来,纯黑色的长毛在阳光下油光锃亮,脸颊两侧至脖颈的毛发则略长如同鳌拜的胡须一般,体型更是整整比狗剩大了一圈有余,光是那厚实的爪子就比人脸还大了,一条如同鞭子一样的尾巴更是在身后甩个不停,面对这只突然跳出来的战兽,谢春秋还有些愣神,就见一只浑身雪白的大猫也紧随其后蹦了出来,白色的这只除了颜色外表上与黑猫无异,唯独体型上能稍稍小一些,相比于黑猫这只白猫被阳光一照竟耀眼的让人不能直视。

  见到这两只战兽,雯子如触电一般迅速抽回了双手,而后规规矩矩的站立在一旁,表情略显局促,而狗剩也似是表示臣服一般的趴在地上双耳怂拉下来不复之前的威风了,看到这一幕谢春秋显然意识到些什么也收回了扬起的利爪。

  接着身后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阴阳怪气的道:“雯子你这一夜没回来是干什么去了呀!”

  两人闻声急忙转身,却见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位约莫五十多岁矮小精瘦的妇女插着双手站在那里,虽然话是对雯子说的但是眼神却审视般的盯着谢春秋来回打量,那目光中的敌意毫不遮掩,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妇女一身旧衣旧裤但高耸的颧骨以及深陷的眼窝都让人有一种不好打交道的感觉,一双眼睛虽然略有秽浊却难掩其中的精光,这时一个精明刻薄的中年妇女,谢春秋率先对妇女作出了自己的判断,妇女一番上下打量后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了谢春秋左手的水晶爪上,目光中则多了一丝不屑。

  已经大概猜到她的身份,而雯子不知为何低着头又不肯说话,谢春秋便准备先客客气气的打个招呼以缓解尴尬的气氛,于是便道:“阿姨您好,请问您……”

  只是话刚开了个头便被老妇粗暴的打断道:“我让你说话了吗!”这声音喊的又亮又尖直吓的二人都是一颤,竟让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虚感。

  好在这时雯子终于开口吞吞吐吐的解释道:“师傅,我昨晚去赵家村调查……”好不容易将昨晚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在检查了狗剩屁股上的伤之后,雯子的师傅脸色似有所缓和,眼见于此谢春秋才终于暗自松了一口气,只因这老太婆凶起来时的气场太强了。

  接着雯子的师傅语气平淡的对着谢春秋道:“我很感谢你救了雯子一命,现在你可以滚蛋了!”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看向谢春秋的眼身中尽是藐视,一种强烈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他平日里尚算的一个秉性温和待人有礼貌的人,这时也有些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揍这个尖酸刻薄的老妇一顿,只是身后那两巨大战兽的低吼声与雯子那委屈的眼神让谢春秋不得不压下了心头的怒火道:“我与您的爱徒也算生死之交,说不上谁救了谁,不过您也不用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吧!”

  老妇冷哼一声道:“你们出赵家村的时候我就跟在身后了,你对她又搂又抱的以为我没看见吗,你个下贱的晶人也敢打我粱甄的徒弟主意,少说废话立马给我滚蛋,要不是念在你救了雯子早就给你撕了!”

  而后又扭头对这雯子道:“咱们现在立马去源火基地,印信给他,交了任务拿了报酬就算两清了,你长这么大跟我走南闯北不知道晶人是什么东西么,竟然感和他这么亲近,不怕他发疯杀了你么!”言罢扭头便走强势的不给别人一丝辩解的机会,而雯子也早已是泪流满面。

  被人当面如此羞辱,就算这人是雯子的师傅也让谢春秋无法忍受,一股邪火攻心之下他也不管背后还有两头小牛一般的大猫盯着,一心只想冲上去将粱甄那小身板揪起来狠狠的臭骂一顿,怎奈还没跑出两步背后一股巨力传来便扑了个狗吃屎,下意识的便往身后挥爪,却只听当的一声,扭头看去利爪已被粱甄不知从哪掏出来的一根黑棍子给架住了,而身后两只战兽更是吼叫着围了上来,之前扑倒他的黑猫顺势将前爪死死按在了他的胸口上,白色的则用两只爪子压住谢春秋的左臂,微微弹出的利爪更是直接刺入他的肉中,只要他有一点点动作利爪便会如同匕首一般刺入胸膛。

  只见梁甄怒喝到:“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梁甄是什么人,周围大小基地的首领尚且卖我三分面子,既然给你脸你不要,那就连命也交了!”说罢抡圆了黑棍就要照着谢春秋的脑袋砸下去,此时雯子再也站不住了,急忙哭喊着扑在了他的身上,如此粱甄自然不能连自己的徒弟都杀了只得大骂雯子是个白眼狼。

  只见雯子一边哭一边求着粱甄:“师傅您别杀他,他也是一时气不过,您别和他一般见识好么,您不是着急去源火基地么咱们这就走,您就放过他吧!”说着话的同时还在试图用手将黑猫的爪子掰开,眼看着自家徒弟这幅雨带梨花的模样粱甄叹了声气后便收回了铁棍,而后对着两只战兽道:“阴鱼,阳鱼走!”便转身离去,阴鱼和阳鱼听到粱甄的话才松开了爪子打了个响鼻后一脸高傲的跟着粱甄而去。

  雯子则急忙扒开谢春秋的衣服去检查伤口,在发现伤口不深后才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抱着他的脑袋也不管脏不脏狠狠的亲了一口,而后将一张盖了章的草纸塞到他手里道:“拿着这个去任务大厅可以换点吃的。”随后便匆匆转身而去,谢春秋也顾不得胸前疼痛一下翻身坐起就要抓雯子的手,只是在看到伸出去的水晶爪时整个人一僵,而后黯然的收回了左手,而后又不甘的对着雯子的背影喊道:“我会去找你的!”

  听到这话雯子整个人剧烈的抖动了起来,两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却也始终没回头,只留给谢春秋一个神伤的背影,午后的太阳更毒了,雯子的身影由近及远而后渐渐消失在扭曲的道路上,当再也捕捉不到一丝痕迹之后谢春秋终于收回了眼神,也不管胸前的那几道伤口,将那张雯子给的印信小心翼翼的放在裤兜里后,利索的起身并且拍了拍身上的土,转头便向火种基地的方向走去,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本就是头孤狼,这么点挫折只会逼的他更加要强。

继续阅读:天堂or地狱?(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