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or地狱?(上)
啵啵复啵啵2018-10-16 16:336,796

  约十分钟的步行后已经逐渐平静下来的谢春秋再次站在了熟悉的校门前,门上蓉城大学四个大字虽稍显破败但依然气势磅礴,只是巨大拱门之下原本的电动伸缩门已经被严丝合缝的铁栅栏替代,铁栅栏的左侧则镶嵌着两个集装箱,右半边是一扇看起来很结实的巨大推拉式大铁门。

  试探性的敲了敲紧锁的大门后,一个略显懒惰的声音便从头顶响起:“干什么的?”

  寻声望去,一个手拿砍刀穿着简陋的中年人正警惕的望着他,或许是长时间缺乏营养,让他瘦弱的如同一个瘾君子,生怕引起误会谢春秋急忙将印信掏出来对中年人晃了晃客气的道:“这位大哥我是来交任务的!”

  那中年人打量了两眼后不咸不淡的指了指集装箱道:“往里面走。”

  向内张望一番,谢春秋还是踌躇一番遵从了中年人的命令,稍显黑暗的集装箱内一排透进阳光等人高的窟窿引起了他的注意,谢春秋甚至都可以想像得到,外面的人用诸如长矛之类的武器刺进来会是什么效果,为此他感到非常的局促不安,这时前方忽然一亮集装箱内侧的门便已经被打开了,而那个消瘦的中年人则一脸不耐烦的催促道:“快点快点!太阳正晒呢!”

  谢春秋自然求之不得,连忙走出了集装箱,待那个中年人关上箱门后,客气的问:“谢谢这位大哥,还请问任务大厅怎么走?”谁知道谢春秋问了这话之后中年人先是一愣接着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将目光对准他脚上那双血迹斑斑的军靴道:“你没来过我们基地吧,那印信怎么来的?”

  意识到说错了话,怕引起误会谢春秋刚忙恭敬回到:“受人之托过来替她交任务的!”

  中年人晃了晃手,满脸不屑的说:“不用和我编故事,你们这种人我见多了,在外面杀人越货是你的事,不过想进这扇门你就得按我的规矩来!”

  谢春秋好奇的问道:“什么规矩?”

  中年人无不得意的说:“白来的东西分一半,不然我做为守卫,有权利让你这种危险分子滚出去!”

  谢春秋自然不愿顺了中年人的意,虽说极度厌恶雯子那个尖酸刻薄的师傅,不过回忆起之前她放的狠话,还是得扯她的虎皮试试看了:“你认识粱甄吗”

  “粱甄,哪个粱甄”中年人眉毛微皱一脸疑惑的问,谢春秋适时提示道:“带两只大猫,阴鱼阳鱼!”

  这时中年人才恍然大悟的道:“哦……你说的是梁大师呀,那当然知道了,在西南这片地方上敢孤身一人到处跑的普通人可不多,她老人家养的那一对阴阳鱼据说合起来能挑得过三级变异丧尸呢,哪个基地的高层不想办法巴结她!”

  本以为粱甄就是个普通的驭兽师,谁知这尖酸刻薄的老妇竟然还是个大牛人,想到短时间内想找回面子恐怕无望了,谢春秋竟生出喜忧参半的复杂心情。

  眼见梁甄的名号“还算”响亮,于是伸手打断唾沫星子横飞的中年人:“你知道就好!粱大师今早和爱徒雯子有急事赶往源火基地了,这你作为守卫应该知道吧?”

  看到中年人点头后谢春秋又道:“因为事情紧急所以委托我将她徒弟昨日接的侦查任务代为交付,你是想要分梁大师的一半?”

  听到这话中年人连忙摇手说:“哎呦不敢不敢!早知道您是替梁大师办事的我也不敢拦您呀!其实我也是狠那些在野外杀人打劫的,这纯粹就是为了伸张正义……”

  眼见这中年人越说越离谱,谢春秋连忙打断了他道:“行了不知不怪下次别这样了啊,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任务大厅在哪了吧!”

  中年人一边点头哈腰的道谢一边道:“您顺着这条路直走五百米右拐就是内卡了,一过内卡直走便能看见市场了,市场最里面有一排房子上面挂了牌的您一眼就能看见”

  点了点头后谢春秋不再理会这个贪婪的守卫径直往里走,只是未见身后那中年人盯着水晶爪的鄙夷眼神,四下张望原本两侧围绕校园一周的柏油路已经被堆砌的水泥墙堵死了,只留下了一条向内的道路,所谓内卡是四栋呈方形的六层小楼,中间有一个被楼天然分割的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三面仍然被水泥墙堵死,唯独留下东作为出入口使用,一道四米高包着铁皮的栅栏门横在当中将内外隔开,此时门前正有一群人或坐或躺懒洋洋的待在那里。

  见到有人走过来其中一个头领模样的胖子坐在一张破沙发上,耷拉着脑袋也不看谢春秋自顾自的道:“桌上有号牌自己拿了去最西边的二号楼,要是嫌热就拿降温费出来,给你换到旁边这栋四号楼。”

  一旁另一个躺着的更是夸张闭着眼道:“没有外伤的话,你再加点不用隔离二十四小时。”

  心里清楚这帮人的想法,谢春秋不愿再与他们过多纠缠便直截了当的道:“我是受梁大师之托来办事的。”

  胖子闻言瞥了谢春秋一眼,不屑的说:“就算你是梁大师派来的人又怎么样,防疫防尸是第一要事,这事你就是首领来他肯定也是站我这边的……”

  只是正准备义正言辞的教训谢春秋一顿的胖子,在看到他手上的水晶爪后却戛然而止,胖子给憋的咳嗽了两声才有些不爽的道:“你直说你是晶人不就得了,还扯梁大师,晶人的脑子果然都有问题!”最后这句倒是小声嘀咕的。

  接着象征性的往谢春秋的脖子看了几眼,便对着门内喊了一声后,随即一个瘦弱的少年吃力的将门推开一条缝,待谢春秋进来后又急忙将门关上并上锁,而后小心翼翼的将钥匙挂回脖子上立在一旁,给这个认真的少年道了声谢后,谢春秋便真正踏入了火种基地的内部。

  满地的杂物与垃圾被勉强清理在了路两旁,很多原本是路的地方也被水泥墙给堵上了,在谢春秋看来这不过是隔了一天而已,沿路步行难免脑中一阵错乱晕晕乎乎的,所幸不久之后前方鼎沸的声音便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只见一排篮球架下人头攒动竟然出乎意料的热闹,虽是艳阳高照不过在一些用破布做的遮阳伞下,各种商贩仍然卖力的吆喝着;

  开山刀,开山刀!最后五把了每个只要一斤粮票;

  卖地图了,新发现的物资库位置图,只要五斤粮票;

  你这套冲锋衣虽然干净,不过你看放的时间太久面料都糟了,肯定不结实二十斤粮票太多了;

  穿梭在混合着各种异味的人群当中,谢春秋完全被周围的新奇事物吸引了注意力,可以孵化出土凤凰的蛋,号称新白药的丧尸后槽牙粉,异常锋利的变异野猪牙匕首……新鲜的事物数不胜数,待走过最拥挤的那段地方,任务大厅的牌子便已近在眼前,谢春秋随即便伸手去摸装在口袋里的那张印信,可这一摸却发现坏了,裤子只有两个口袋但怎么摸都没有,只当是不小心遗落在市场内,谢春秋急忙转身便要去找,不过刚一回身便发现一个一米九左右的粗壮汉子像拎着小鸡一样的拎着一个面相奸猾的男子在对他笑,这汉子的右手被一块呈现银色光泽的锥型晶体所包裹,有些像骑士枪一般约莫有一米多长,只见那人温和的对谢春秋道:“小兄弟是不是丢东西了?”

  谢春秋瞄了一眼旁边一脸哭丧着脸的矮瘦子后道“看来是给这人偷了吧,大哥谢谢您!”

  那人听闻哈哈大笑了两声道:“你到是挺聪明啊一下就猜到了!这毛贼在你进市场的时候就盯上你了。”

  而后一转头凶神恶煞的对着那个毛贼说:“偷了什么自己掏出来,不然我戳死你”言罢还晃了晃右手。

  那毛贼见状吓的连忙回话道:“大爷手下留情,我错了,我立马给你拿!”

  眼见毛贼从口袋里掏出的几样东西里有那封印信,谢春秋一把便拿了过来,而后那壮汉将剩余的东西装进自己的口袋后便将毛贼丢到一旁不再理会,接着又爽朗的笑了两声后伸出左手道:“我叫高杉,小兄弟你叫什么呀”

  谢春秋急忙伸出手,只是看着手上的利爪尴尬的笑了笑又收了回来道:“谢谢高大哥了,我叫谢春秋。”

  高杉摇了摇头道:“说谢谢太见外了,大家都是晶人不互相帮助还指望那些普通人不成,我叫你声春秋可以把”见到谢春秋点头,便嗯了一声接着说:“我看你的样子面生,恐怕不是火种基地的人吧?”

  谢春秋闻言心中一惊,有些好奇的问道:“高大哥怎么知道我不是咱们火种基地的人?”

  高杉哈哈一笑道:“因为你要是火种基地的晶人肯定会认识我!”

  见他这么说,料想肯定不是普通人,谢春秋便半真半假的道:“高大哥应该知道粱大师把,我与梁大师的徒弟认识,今天早上快到火种基地时遇到了她们,梁大师说有急事要去源火基地,便让我替她徒弟将这个侦查赵家村的任务给交了。”

  高杉闻言要过谢春秋手里的印信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待看到右下角任务接令人处雯子的签字后才又哈哈一笑道:“原来是梁大师爱徒的朋友啊,不知道你两是啥关系呀”说完还对着谢春秋一阵挤眉弄眼。

  谢春秋回说:“以前我与雯子偶然在野外相遇,后来遭到了变异兽的围攻我救了她。”

  高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后道:“都知道梁大师把那个徒弟当女儿养,那你可就是她女儿的救命恩人呐!”

  随即大手一挥道:“小兄弟既然没来过,我先带你去吧任务交了!”

  这陌生环境下有人帮助谢春秋自然不会推诿,同时试探的说道:“高大哥您在咱们火种基地肯定是高层吧!”

  高杉仍旧是那爽朗的笑声:“我是火种基地晶人大队的副大队长,火种基地内所有的晶人理论上都归我们管,撇除那些晶体没长好废了的,其实真正能拉出去打的也就那么百十号人,像你这个爪子品相如此端正也算是比较稀有的了。”有高杉这个晶人副队长的脸放在那,任务大厅的人麻溜的给谢春秋办了结算,因为只是简单的侦查任务一共只给了五斤粮票。

  待两人走出任务大厅以后,也不知是不是看在梁甄的面子上高杉问:“春秋你这次来火种基地还有什么事情么,如果哥哥我能帮上的尽管开口!”

  谢春秋沉思片刻道:“我准备在火种基地待一段时间,找一个二……四十多岁的女人”虽说既来之则安之,不过让他一天之内就放下对初恋女友浓稠的爱意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纵使机会渺茫谢春秋还是想试着找找看百洁的下落,不过想到如今百洁即便活着也是一位人老珠黄的中年妇女了,他的内心便是一阵阵的疼痛。

  高杉略想了想才道:“春秋呀我们火种基地人口有十多万,你要自己找人估计和大海捞针无异的!”

  见谢春秋陷入沉默,高杉便略带蛊惑的说:“春秋这样把,找人这个事情我可以帮你,所有手里有技术的常住人口都是登记在册的,我回头可以帮你先查查这部分,剩下的咱们可以走访东西两个平民区慢慢了解,肯定会有结果的,你既然决定在这待一段时间肯定也不急,不如现在哥哥这干着,也算有口饭吃不是!”

  高山的话在情在理,谢春秋自然不会拒绝于是道:“那就谢谢高队提携了,以后我就跟着您干了!”

  一本正经的说完这番话后倒是把高彬乐的不行他连忙道:“别这么说还是叫我声大哥吧,找人的事哥哥答应你了就会尽力帮你的,至于工作的事咱们边走边聊吧,先给你把住处安排了!”

  言罢就一路带着谢春秋进了位于市场以北一栋被铁丝网围起来的大楼,这楼谢春秋认得,以前是学校的一号教学楼,占地面积很大整体六层的层高有多达一百二十多间大小不等的教室,而今这些教室被分割成了若干独立的小单间,所有的晶人都被要求居住在这个地方,高杉带着谢春秋一路走到了三楼最内侧的一间小教室,原本六十多个平方的教室已经被木板隔成了五间小屋只留下中间一条狭窄的过道,高杉指着最里面的一间说:“你就住那间吧靠窗的透气,你自己进去看看门应该没锁,我就不进去了。”说完晃了晃自己右手上那笨重的骑士枪,屋内面积不大仅仅靠窗放了一张单人床而已上面铺了一张麦秆编制的草席,大概看了看后谢春秋便随高杉离开了大楼,按照高杉说的话我们晶人队对新来的兄弟都是有欢迎仪式的,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模样谢春秋也满是好奇。

  出了宿舍楼往北走谢春秋便闻到空气中弥漫的恶臭味,而且越接近以前的二号,三号宿舍楼附近那味道就愈发明显,谢春秋闷声闷气的问:“高大哥这里是垃圾场么,怎么这么臭?”

  高杉略带鄙夷的道:“东区是那些废物住的地方,都是些老病残懒干不了活吃的还不少。”

  听到这个谢春秋略带好奇的问:“那西区住的都您说的那些技术工人?”

  高杉赏了他一个你很聪明的眼神后说:“对,火种基地的平民基本都集中在东西两区,相比较东区这些废物,西区就是基地的核心了,咱们的衣食住行可全靠他们,基本上会手艺有技术的都在那里了。”

  暗自将这些记在心里后,谢春秋便已经随着高杉走进了以前的室内篮球馆,迎面而来四个高低不一的但都很壮的汉子,对着高杉便齐声喊道:“老大好!”

  高杉很是受用的点了点头而后哈哈大笑道:“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我新招来的兄弟,他叫谢春秋可是梁大师徒弟的救命恩人!”

  高杉接着指着最左边的胖子对谢春秋道:“这是二小队的副队长罗浩”接着又一指旁边那个又黑又矮的道:“这个是三小队的副队长张安全,旁边这个最白的是我们晶人队脑子最好用的四小队副队长李斌”随后又指着最后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看着面相凶恶的人说:“这是咱们晶人队出了名的狠人五小队副队长赵石玉,人家以前可是武警出身!”

  谢春秋规规矩矩的给那几个人鞠了一躬道:“初来乍到有什么说的不对干得不好的还请各位队长多多批评指教!”

  那几人听完随意的点了点头,倒是那个穿着背心左半边身子都被绿色晶体覆盖的胖子罗浩笑咪咪的对高杉道:“老大那咱们今天是不是得玩玩了?”

  而旁边的张安全闻言先是使劲踢了他一脚,而后用自己右手上长出的那把铁锹一样的晶体拍了下罗浩的背,两个人的晶体碰撞发出一声脆响:“MMP你昨天趁着干水泥活的老李上工的时候刚搞了他老婆,今天又要搞!你也不怕把自己搞死哟!”

  反观罗浩却一脸得意的道:“那不可能,老子这家伙厉害着呢,搞死她还差不多”说完还一挺肥圆的肚子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裤裆

  而那个指尖上有约莫一寸的锥型晶体的李斌则一边打量着自己的晶体一边温和的笑道:“张哥你也太看不起罗哥了,整个火种基地可就罗哥一个晶体长到那里的了把,也算天赋异禀了”唯独那个面相凶恶的赵石玉始终双手放在背后笔直的站着目视前方没有什么反应。

  只见高杉微抬左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而后道:“李斌还是由你去把,记得要一壶酒,再去谭磊家看看谭淑媛在不在把她也给我叫过来!”

  始终挂着一张笑脸的李斌微微颔首表示明白,并左右与其他三人道别后便径直出去了,随后高杉示意其他三人自由活动后便带着谢春秋继续往内走去,缺少了电力照明,篮球馆内本就有些阴暗,待到二人走进看台下的一个通道中时更为明显,最多两人宽的走廊缺少窗户,约莫两米才有一个气窗,一缕阳光会拘束的从那里照进来,于是高杉雄厚的背影在行走当中忽明忽暗很是诡异,正在谢春秋感觉气氛有些压抑之时,高杉却开口道:“春秋呀,刚才给你介绍的人就是咱们火种基地晶人安防大队里的的所有中层骨干了!”

  谢春秋闻言一愣,下意识的便问:“那各小队的队长呢?”听到他的问话高杉转过身来仔细打量了谢春秋一眼,接着随手打开了右手边的门,一道刺眼的阳光从门中射了出来照的高杉牙齿都泛起了白光,左手微微一摆示意谢春秋进去后自己也紧随而至。

  约莫四十平的大屋子里除了中间围着桌子的一圈破旧沙发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了,待谢春秋坐下之后高杉径直去打开了窗户,清风自窗外飘入将淡淡的臊气一吹而散,随后高杉坐在靠近窗户的那一侧沙发上之后才笑意连连的看着谢春秋。

  只见他语气温和的说:“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不知为何我就觉得和你亲近,我高杉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下面我要对你说的这些话我希望你只是记在脑子当中!”

  听到这话谢春秋立马挺了挺腰正襟危坐,满意的点点头后高杉继续说:“刚才你问我各小队队长呢,现在我告诉你,那是因为咱们晶人大队的各小队队长包括大队的大队长都是不是晶人”

  顿了顿后高杉一指谢春秋道:“我觉得你很聪明,你告诉我是为什么!”

  谢春秋思索一番后试探着说:“高大哥那我就瞎说说看了,有哪不对的地方大哥你可别怪罪。”

  在高杉点头后谢春秋才继续说:“是不是因为火种基地不放心我们晶人,所以才会派他们的人监督我们?”

  听完谢春秋的回答高杉笑意更浓了,爱才之心让他看向谢春秋的眼神简直像个基佬,

  于是高杉一边用手拍着自己的晶体一边说:“春秋呀看来我没有看错你!”

  而后微微叹了一声后才说:“咱们晶人从火种基地建立之初就为这里抛头颅洒热血,可以说没有我们晶人便没有火种基地的今天,现在倒好周边越来越安全了,这帮普通人就想卸磨杀驴,视我们为眼中钉肉中刺……”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偶尔还有一阵女人的娇呼以及罗浩那猪叫一般的淫笑,闻声高杉止住了刚才的话转而道:“我们晶人不怕包括尸瘟病毒在内的任何病毒细菌,我们身体健壮有杀敌的武器,就连TMD富含尸瘟病毒的变异兽肉也可以随便吃,春秋兄弟好好珍惜这天赐的礼物吧,这个世界就是我们晶人的天堂!”

  随着高杉的话音落下门被一把推开,打头的赵石玉以及紧随其后的李斌手里皆是提了两个布袋子,里面鼓鼓囊囊塞满了食物,紧随其后的则是左拥右抱的罗浩以及背后那一片让人眼晕的肉林,而王安全则吊在最后待姑娘们鱼贯而入后便合上了门,一片包裹在齐B小短裙下的白嫩大腿;似是随时会弹出来的硕大胸部;翘挺富有曲线的丰臀;破烂的丝袜与短裙不但没有影响到美感,反而更加的激起了男人们最原始的欲望。

继续阅读:天堂OR地狱(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