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活
啵啵复啵啵2018-11-05 09:495,939

  待将那个颇重的旅行箱放进另外一间空卧室后,只见谭淑媛正惬意的躺在竹沙发上也不脱鞋翘着二郎腿晃个不停,一双美腿外露,全然不顾宽松的裤子已经退到了大腿根处,这幅嘚瑟的模样看的谢春秋不禁眉头一皱,对于这个跟他玩过心眼的女人他并没有太多好感,于是为了以后能过的顺心一些,谢春秋脸色一沉决定先给她个下马威。

  “你先坐起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谈谈”故意压低声音后谢春秋表情严肃的端坐在了她的对面。

  谭淑媛闻声扭过脑袋看了看谢春秋,见他表情严肃语气深沉也就没敢造次,顺从的坐了起来,而后装出一副无辜乖宝宝的模样看着他。谢春秋自然不甘示弱的用自己严肃的目光与其对视,只是不过几秒钟之后便败下了阵来,一边假装咳嗽一边暗道装什么可爱啊!

  重新调整了一番情绪以后,谢春秋说:“你能提着行李来我家,相信谭磊已经告诉你了吧”

  谭淑媛听到谢春秋直呼她爸爸的名字,眉头微微一皱还是点了点头。谢春秋见到谭淑媛的反应很是满意,他要的就是这种让她不舒服的效果,于是再次开口道:“起先谭磊求我带着你去找古旭尧将军,其实我是拒绝的,不能你说去哪就去哪,那样大家会说我这个人没原则瞎应承,后来你爸爸给我讲了前因后果我也就理解了,所以我很同情你,不过路上难免遇到丧尸,变异兽什么的,你还得吃东西,所以我的负担会很重,希望你能理解你爸爸的一片苦心和我的不易,现在开始从力所能及的地方多帮些忙。”

  谭淑媛闻言有些心虚的问:“那你现在需要我帮什么忙呢?”说罢还将手护在了胸前。

  谢春秋看到她的反应也不理会,摇头晃脑的道:“那天我本来是去找老刘的!老刘你知道吗!就是东卫城那个。可是凑巧碰到了你爸爸,耐不住他软磨硬泡的求我!再加上咱两也算有过一面之缘,我心想你这姑娘看着也算乖巧听话,刚好我又少个人帮忙打理一下生活起居,按摩搓背呀什么的,所以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了。”一番话拐弯抹角的说出去后,谢春秋便往椅子上一靠,双脚交叉搭在了茶几之上。

  而谭淑媛则勉强的笑了笑,之后立马凑过来要给谢春秋按腿,只是当她蹲下把手搭在腿上之时,却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怕被看到她便将头埋的更低了,谁知这眼泪像是拽着线一般,一串接一串的往下流,待谢春秋发现自己裤子湿了一片时,她的小脸已经被泪水给染湿了,无奈只得将她先扶到沙发上问:“好好的哭什么呀,是不是我对你太凶了?”

  谭淑媛闻言委屈的泪水更是掉个不停:“刚才我爸爸他托人告诉我,让我立马来你这里,他说他时间不多了……以后没办法再照顾我了。”说道最后谭淑媛已经哽咽的哭成了泪人,随后便一把将头埋在了谢春秋的怀里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谢春秋自然能体会到那种即将失去至亲的苦痛,怀中谭淑媛的哭声直击他的心房,有些酸楚的谢春秋不自觉的将谭淑媛紧紧抱在了怀里,两人感受着彼此的温度久久不语。

  既然接收了这个即将失去父亲的可怜女孩,谢春秋自然也得负担起照顾她衣食住行的责任,好在那天之后诸如洗衣打扫卫生之类的工作谭淑媛便很自觉的承担了起来。

  只是家里多了一个人便多了一张嘴,所以吃饭又成了新的问题,谢春秋虽然贵为队长,可刚来不久手里的粮票也实在有限,而似乎受了此次东卫城事件的影响,谭磊家的家属粮票补贴也被停掉了,以现在的速度来看过不了几天两人就得闹饥荒了,为这事谢春秋好几天都有些睡不着,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找别的队长借一些了,就在瞌睡的时候送枕头的人便敲响了大门。

  门外是一位穿着基地卫兵服装的男人,只见他像模像样的敬了一个礼之后道:“谢队长,陈总队长有事要见您!”

  谢春秋一愣随后意识到应该是陈柏生,便也点了点头径直走出了大门,可见到那个卫兵仍旧站在原地,便好奇的问:“怎么不走?”

  卫兵道:“陈总队长同时还邀请了王队长一同前往,他在换衣服请您稍等”

  随着卫兵的话音落下,王安全已经自家中走了出来,身后半掩的门内李丽身着那身性感的睡衣正探着脑袋往外张望,因为微微的弯腰酥胸已然半露只是她不自知罢了,原本一本正经的卫兵见到这一幕,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几眼面目也有些猥琐,不过很快的便收敛了回去。

  随着卫兵下楼时,王安全好奇的问道:“这位老弟,咱们陈队长叫我两过去是什么事你知道吗?”

  卫兵闻言也不回头,只是简练的说道:“我不清楚,去了不就知道了”便不再言语

  谢春秋二人面面相觑,心知在这卫兵身旁不是讨论的时候,便默默的随着他再一次踏进了陈利民的那套别墅,依旧是门口的那件屋子,陈柏生此时正瘫坐在老板椅上捧着一本封面暴露的杂志看得津津有味,直到带路的卫兵咳嗽了一声后才,略显尴尬的将杂志塞进了桌子里,不过随即就又一脸和善的道:“辛苦你了,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随即手一邀待二人在沙发上落座之后,陈柏生便开门见山的道:“这次叫你们来呢是有两件事需要你们做,作为晶人队里我最信任的两位,我只敢交给你们干了!”而后一顿先指着王安全说:“安全啊!这次的责罚我其实内心也很抵触,不过首领发话了我也没有办法,再一个当着那么多队长的面我也不能太偏袒你不是,所以你心里不要有什么情绪呀!”

  在看到王安全摇头摆手的模样后,陈柏生满意的点了点头后一指谢春秋道:“春秋啊!你刚来火种基地没几天就荣盛副队长一职很多人内心其实都不服气,虽然我们都清楚你是凭的真本事,不过外面那些人的口舌我们也管不住呀!”很配合的做出愤怒状的表情,谢春秋点了点头。

  眼看已经做好了铺垫陈柏生话锋一转道:“不过眼下有两件事或许可以帮到你们,谭磊现在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不稳定了,首领的意思是尽快送去荣城边境线,而之前谭磊指名要你去送。”说着指了指谢春秋又继续说:“其次首领他整日操劳身体最近不太好,我做为部下做为儿子都感到很担心,但这末世当中普通人能吃的东西实在有限,所以呢我希望你们能顺便帮他抓些泥鳅回来补补身子,从蓉城边境往回走的时候往北一拐听说那一片应该有。”

  随后又略带蛊惑的道:“其实这次的处罚我也争过,不过毕竟死了那么多人这即便不是主要责任态度还是得有的,我就算想替你们争辩底气也不足啊,这次你们立了功回来,我立马就给首领申请给你们一人加一个月的饭票!”

  陈柏生作为二人的领导说出这番话来,两人是怎么都不能拒绝的,更何况又解了当下的急。领了任务又顺带接了私活,两人便赶紧行动了起来,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先前的卫兵急忙跑进了屋子里,而后指着窗外王安全的背影在陈柏生身边一脸猥琐的耳语着。

  次日,正午的太阳将这条满是裂纹和杂草的破旧乡道晒的变了形,望着远处被架在“火”上烤到扭曲的西卫城,王安全兴奋的指着那里大呼小叫,虽说晶人对于太阳的耐受度远超普通人,可是面对如此爆裂的高温大家也是有些吃不消,此时的谭磊已经变的有些痴傻了,只是下意识的被前面的王安全拽着走,为了防止他见到阳光所以被黑袍裹了个严实,双手反扣脚上则有脚镣即便是脖子上也有约四指宽的钢项圈,而谢春秋则在后面轻轻的拽着两根铁链,这两根铁链分别连接着谭磊的项圈和脚镣,只要一拽这两根铁链谭磊纵使发疯也只能因为失去行动力在地上瞎打滚,不过所幸这一早上都没有出什么差池,

  西卫城准确的说应该是西北方向,已经临近晋岭,作为火种基地的前哨战,相比较与源火基地接壤的东卫城,规模是明显高了好几个档次,仅是将半个镇子用水泥墙围起来便是一个不小的工程,临近城门时城墙上的几个卫兵便大声阻止了他们继续靠近,而后两名卫兵便从大门打开的缝隙中钻了出来,也不理会王安全与谢春秋,而是轻车熟路的检查的谭磊身上的锁具才示意开门,随着大门打开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番人潮涌动的场景。

  如果把之前在火种基地看到的市场比作便利店的话,那么西卫城市场就是大型综合超市了,沿街两边的屋檐之下,为了躲避烈日商户们不得不将自己的地摊使劲缩在了墙角之下,不单单是人会怕晒,有些货物也是经不起晒的,比如在火种基地内绝对没有人能贩卖的粮食,野生的瓜果蔬菜,不知来路的粗粮面粉,更有人在叫卖中草药以及数量极其稀少的西药,亦或者制式的警用手枪,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随着前方带路的守卫走到一间门口有七八个人排队的小屋前,王安全回头小声解释道:“这西卫城是进出晋岭的其中一条要道又直通晶人的流放地蓉城前线,所以南来北往的人马都得从这里经过,有些来得晚的就得在这休息一夜第二天再出城,所以这里光收过路费和住宿费就富的流油。”

  谢春秋疑惑的问道:“那咱们在这排队也是交过路费么,不都是火种基地的人吗?”

  王安全略微尴尬的道:“这西卫城的王明强是个恶人但却很有本事,听说以前就是个收保护费的混混,西卫城能有今天也是这人一手打造的, 如今西卫城实力越来越强,所以虽然名义上还归火种基地管,但其实基地早就没有插手的权利了。”

  就在王安全滔滔不绝的讲述关于北卫城的八卦秘辛时,前面五大三粗的守卫呵斥道:“你们在那唧唧歪歪什么呢,不进去就赶紧滚蛋!”

  王安全闻言也不生气,连忙点头哈腰带着二人进了小屋子,相比于外面来说屋内的光线略显昏暗,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正坐在桌子后面吹着稀有的电风扇,见到两人进来浑浊的眼睛微微一抬,便道:“干什么的?”

  王安全恭敬地说:“送人的,咱们火种基地的谭队长。”

  老头闻言看了一眼谭磊道:“十斤粮票。”

  将三张五斤的粮票递了出去,谢春秋还以为王安全数错了,正欲出言提醒却见接到粮票的老头张嘴道:“说吧想问什么?”

  王安全嘿嘿一笑恭敬的道:“王老爷子您神通广大,我们想去晋岭抓几只泥鳅来,您知道具体哪有么。”

  王老爷子闻言往椅子上一靠看着二人道:“陈柏生派你们来的吧?”

  见到两人点头王老爷子随即郑重其事的对着两人道:“沿着大路走,在山坳和西围城的中间有一条北去的小路,顺着小路走在接近晋岭的位置会看见一块两人高的巨石,那附近有几个水塘应该有,不过老头子我提醒你们一句,最近打听这个事的两波人都没回来,看样子应该是火种基地的守卫。”随即王老爷子拿出一张纸片盖了一个章后便递给了王安全,还想再打听两句的二人却见王老爷子已经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只得无奈的退了出来。

  站在门外两人面面相觑,许久王安全吐了一口浊气才道:“春秋兄弟咱们出了西卫城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这老头是西卫城出了名的百事通收了粮票肯定不会乱说!”

  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之后,谢春秋便随着王安全马不停蹄的出了西卫城直朝西往荣城边境走去,所谓蓉城边境便是荣成市区与郊区的交界处,山坳的对面便是无尽的丧尸大军,没有人敢轻易的踏足那里,不单单是里面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变异丧尸,更因为一但引动尸群跨出蓉城,那么几百万丧尸组成的大军足以毁灭人类辛苦建立的一切,而晶人流放的规矩就是基于此建立起来的,不得不说陈利民在这件事上面的先见之明,这十几年间,无数为家园奋斗到最后一刻的晶人被送进了这个山坳,继续为保护人类而无声的贡献着自己,从一开始的火种基地到后来周边所有大小基地都参与其中,如今的山坳已经成为了最坚固的防线。由于晶人到了末期浑身都会覆盖满晶体,而大面积晶体所转化的能量足以让这些晶人不吃不喝的生存下来,只要将这些战斗力强悍智力低下的晶人往山坳中一栓,但凡有靠近的丧尸便会瞬间被他们撕成碎片,而坚固的晶体足以保证他们及时被丧尸围攻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走进山坳中一股冷风刮过,两人都觉得一阵清爽,随即在王安全的示意之下,两人静默的向山坳内行走,双向六车道的宽敞马路两侧,两排整齐的苍天大树延伸至内部,开裂的水泥路面上则有很多突出约半米高的脚手架钢管,行至山坳中段时前方隐约已经可见一群群闪耀的人形水晶了,只见他们站在阳光之下仿佛植物一般纹丝不动,鸟儿不时的叫两声便会在山坳当中回荡好久看起来安静而祥和,看着它们谢春秋不禁暗想要是真的无牵无挂在这里当个植物其实也挺好的。

  这时在王安全的再三示意之下,两人才踩着及轻的步伐缓缓的往前面靠近,如果栓的位置太靠后中间就会产生空缺,而后续的人因为被阻挡也就只能往后顺延,这无形中便会形成一段空白地带,所以大家都遵守一个潜规则,尽量往前栓!

  屏气凝神的将谭磊栓好之后,王安全一挥手示意谢春秋后退,而后只见他先小心翼翼的解开了拴着双脚的镣铐继而是手铐,到这里谭磊除了脖子已经是活动自如了,不过他并没有什么动作而是依然呆立在原地,随后只见王安全小心的将自己与谭磊的距离拉倒最大轻轻的用手一拽披在他身上的长袍,就在远处的谢春秋还纳闷为什么王安全要如此小心的时候,只见刚一接触阳光的谭磊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身便是一棍辟出,带着尖锐哨声的棍子夹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力打在了柏油公路上,随后只听啪的一声地面仿佛爆炸了一般溅起无数的尘土和碎块,而随着这一声响整个山坳中都开始回荡起了吼叫声,谢春秋几乎是被王安全拉着跑出来的,直到这时王安全才敢停下脚步喘一口气:“真吓人呐,每次送人我都是提心吊胆的。”言罢还心有余悸的看向了依旧有嚎叫声回荡的峡谷。

  北上的途中谢春秋好的问:“这些晶人锁在这里难道就不会想办法挣脱么?”

  王安全摇了摇头:“你有所不知,咱们晶人到了这一步几乎就和植物没有区别了,锁着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像咱们这样送他的人,你像山坳最西边那些第一批拴在那里的晶人,少说也有十几年了凭他们的力气要是想挣脱早就走了。”

  暗道这晶体与尸瘟病毒真的差不多,到最后都是行尸走肉罢了,此时再看前方已经可见一条北去的小路,因为年久失修这条乡间小道已经几近完全坍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上面,二人还是尽力以最快的速度在前进,中途遇到过几波迎面走来的行人,也都默契的各走一边并没有搭话,可即便如此在到达王老爷子所说的巨石附近时也已经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候了。

  朝天空看了看后,王安全神色有些凝重的道:“马上就要天黑了,这晋岭附近一到夜晚变异兽横行,到那时候咱们要是还在野外可就危险了。”

  谢春秋随即朝着巨石的四周打量,临近晋岭附近已属荒郊野外,夏日当中往往一场大雨过后杂草便会疯长,面对比人还高的草海,无疑加大了两人寻找水塘的难度,看了看逐渐西斜的太阳,谢春秋咬牙随着王安全扎进了草丛当中,锐利的野藤蔓很快便在二人裸露的皮肤上划出了一道道伤口,这王老爷子所说巨石附近本就是个笼统的位置,加上视线受阻二人竟是如同进了迷宫一般倍感吃力。

  不一会,随着太阳的逐渐下落,原本安静的晋岭也似是被激活了一般,各种吼声叫声不断的从山林中传出,时而尖锐急促时而高低起伏,又或者是暴躁的咆哮,随着吵杂烦闹的声音越来越密集,原本就倍感紧迫的二人更是多了一份焦躁不安,暴晒一天也不曾流出一滴的汗水此时更是刷刷的往下流,谢春秋情急之下大喊道:“王哥我们分散一些,保证能听到彼此的声音就好,实在找不到我们就先撤。”

继续阅读:斗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