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兽
啵啵复啵啵2018-11-04 21:493,331

  王安全应了一声之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往北边的草丛钻去,不过走出三五米谢春秋便只能看到晃动的杂草了,随即他也挥舞着锋利的双爪在草丛当中似无头苍蝇一般的瞎转,当日落西山天边已经染成橙红色时,谢春秋已经在杂草丛中开出一条六七百米长歪歪斜斜的羊肠小道来,最后一次与王安全确认无果后,两人只得无奈的汇聚一处准备现在西卫城过上一夜再找。踩在柔软的草垫之上,四下张望皆是杂草,唯有抬起头来才看得到不远处被晚霞映的火红的巨石,也就在此时谢春秋突然脑筋一闪急忙便吆喝着王安全往前跑去,待不明所以的王安全跟到巨石脚下时,只见谢春秋已经利用自己锋利的双爪生生插进石头缝隙当中往上攀爬着,王安全见状也是心领神会,连忙伸出双手去托谢春秋的脚底板,脚上有了借力的点,谢春秋不费吹灰之力便爬到了巨石的顶端。

  环顾四周,果然如预期当中一样视野开阔,小心翼翼的站直了身子,谢春秋首先看到的是之前已经探索过的区域,顺着弯曲的小道望去前方依旧是一片无尽的草海,密密麻麻的青绿杂草当中显然不会有水塘的存在,暗自庆幸没有继续深入,谢春秋弓着身子往右转了一些,只见远处那条破旧的乡道向北延伸至远处的密林与乱石当中,心道那应该是进山的路,便只得再次往右一转,此时约莫七八百米开外的一片区域一下便引起了谢春秋的注意,与四周茂密的杂草不同,那片呈现出明显的空缺,心中已经有了八九分的把握,心知时间紧迫谢春秋便赶忙弯腰自巨石上跳了下来,只是在半空中时看到远处的杂草竟然不规律的晃动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看个清楚,却已经稳稳的落在了地上,随即不待他多想王安全已经凑了过来道:“怎么样,找到水塘没有?”

  谢春秋点了点头之后手一抬指着远处的草丛道:“那边几百米外有一片地方没有草应该就是那了。”可随后又抬手挡住了准备冲入草丛的王安全,有些担忧的道:“王哥我刚才看到那边的草丛晃了一下,咱们还是小心一些吧!”话音未落一股微风刮过,整片草海都跟着左右摇摆了起来,随即王安全看着谢春秋一耸肩膀也不说话径直钻入了草丛,而他也是自嘲的一笑后跟了上去。

  有了大致的方向以后,两人明显比之前快了很多,随着王安全拨开最后一缕杂草,面前出现了一片长方形的池塘,塘内池水浑浊不清,就这样子来看应该是以前的人工池塘,沿着张满苔藓的斜坡滑下去后,王安全试探后发现水深只及膝,便连忙对谢春秋招手示意,并从背后的背包内拿出两个粗布袋子一个丢给谢春秋一个挂于自己腰间,而后动作娴熟的将双手探入泥水中开始摸索了起来,谢春秋见状也有样学样,浑浊的水塘内不知为何泥鳅的数量众多,所以全神贯注之下也有一些收获,眼看天色渐渐变暗,两人更是焦急的将注意力全部投入到水塘之中。

  此时又是一阵微风吹过,周围的草丛都随之发出了沙沙的响声,谢春秋闻声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四周,发现无恙后便再次弯腰将目光转移回水塘当中,此时山林间野兽的嚎叫声更加密集了,惴惴不安的两人正暗自盘算着再抓几只就赶忙走人,却听身后的草丛又发出一阵沙沙的响声,可原本弯着腰的谢春秋却手上动作一顿随即脸色猛然一变,暗道风吹的话不会只有一边的草丛发出响声,随即只觉背后阴风阵阵,不容多想立马向左侧闪去,而就在他闪出去的一瞬间,一个巨大的身影便落在了他刚才的位置上,随着巨大的水花向四周散开,远处的王安全以及刚刚直起身子的谢春秋都被溅了一身溺水。

  抹了一把脸上的污物,谢春秋连忙向那里望去,只见一只身披棕黄毛皮上有黑色圈装花纹的猫科动物正死死的盯着与它面对面的王安全,仅从这身漂亮的毛皮就能认出这应该是一只花豹,只不过受尸瘟病毒影响仅仅体长就已经达到了令人生畏的四米,即便四脚着地已然拥有等人高的身体上,结实的肌肉线条在毛皮下若隐若现,一条约莫两米长的尾巴更是在空中不停的甩着宛若一条钢鞭发出阵阵呼啸声,微长的血盆大口中尽是硕长的锋利牙齿。

  随着花豹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咽声,身子也随之开始下沉,尾巴甩动的也更佳频繁,谢春秋立马意识到这是要攻击的前奏,不容多想便要从侧面先下手为强,对于这副无坚不摧的利爪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只要插的准或许一两击之内便可以要了这只大猫的性命,只是事与愿违不过跑出去两三步的谢春秋,便因为溅起水花的巨大响声引起了花豹的注意。

  意识到这个人类想要偷袭自己,花豹猛然往侧面一跳便是四米远,待再次落入池塘中时已经调整好身姿将两人尽收眼底,偷袭的机会就这样没了,面对着这头巨大却又异常灵活的野兽,二人的神经都紧绷到了极点,皮肤下的肌肉更是不由自主的抽搐蠕动着。

  只见谢春秋一边放低身形死死的盯着花豹,一边小声的对王安全说道:“千万别跑,盯着它看最好是能吓退它”一只比东北虎还要大的猫科动物会有什么样的杀伤力,他心中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一只饥饿的野兽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退却,只见原本处于对峙状态的花豹逐渐露出一嘴锋利的獠牙开始不耐烦的对着二人就是一通吼叫,随即率先向之前想要偷袭他的谢春秋扑了过来,三四米的距离对花豹来说不过是个等身长的距离,只见它后腿随意的一蹬,整个身子便于水面之上直扑过来,前伸的双爪弹出几乎与谢春秋的晶爪一般等长,面对着这气势汹汹的一扑,他下意识的便要往后退,只不过刚刚退了两三步一只脚却被水中的淤泥给吸住了,猝不及防竟失去平衡一下跌坐在了水塘当中,眼见花豹已追至眼前,谢春秋只得无奈的扬起自己的双爪企图螳臂当车。

  却在此时一旁的王安全赶忙冲了过来,只见他双手抱于胸前用肩膀猛的冲撞在了花豹的侧面,只可惜这只变异花豹实在太重,王安全只觉如同撞在一堵肉墙之上般纹丝不动,反倒是自己全力以赴之下竟然被弹的跌坐了出去,所幸花豹也是两脚离地正是重心不稳的时候,于是在王安全的微弱干扰下,花豹为了保持平衡下意识的便将前爪收回从而稳住身形,谢春秋也得以借此机会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

  如此走了一遭后,谢春秋才正视起了这只让他倍感压迫的变异兽,这一躲一扑看似简单却只有真正面对时才知其中凶险,此刻虽然没有直接与花豹发生接触,谢春秋却已经清楚这是比那两只变异丧尸更加强大的存在。

  这脑中所想也不过眨眼间的事,花豹几乎是在谢春秋刚刚爬起来的同时便再次挥爪拍了过来,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被逼无奈之下谢春秋只得进行反击,眼见豹爪已至他心中一横也用利爪迎了上去,却又在即将被豹爪伤到的时候弓起手腕险之又险的率先刺中了花豹的肉垫,吃疼之下花豹只得如触电一般收回了前爪。

  眼见一击得手谢春秋刚生出三分自信,却只觉右侧身体被一股巨力击中,当他从天翻地覆的晕眩中回过神来时,已经是在五米开外了,感受到右臂之上传来的强烈疼痛,谢春秋低头看去只见三道深可露骨的伤口正不停的冒着血,反观花豹却只是随意的用舌头舔了舔爪子而已。

  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涌上了谢春秋的心头,之前面对变异丧尸尚有一战之力,可此时他却看不到一丝希望,面对绝强的力量与速度不是任何招式可以轻易弥补的,想到这里谢春秋不得不哀叹今天说不得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再看花豹此时也早已摆出了攻击的姿态,相比较花豹硕大的体型,谢春秋拼尽全力造成的那如同针扎一般的伤口根本不值一提,反而是这疼痛更加激发的了这头巨兽的凶性,此时只见它眼中红光大盛对着谢春秋显露出一对锋利的獠牙,仿佛是在通过展示力量好让谢春秋束手就擒,,而此时一侧的王安全也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之前的那一撞让他有些头晕,待回头看到谢春秋那狰狞的伤口后也是心中一凉了,不过随即却一咬牙将腰间装满泥鳅的袋子丢在了水塘当中,与谢春秋眼神交流一番后全神贯注的盯着花豹准备伺机而动,事到如今也只有豁出性命一搏了。

  随即,酝酿了许久的花豹在一声响彻天地的怒吼声中再次扑向了胆敢刺伤它的谢春秋,而准备许久的王安全也在脱离花豹的视线后,便立即挥舞着晶铲猛的朝花豹的后腿关节处砸去。

  由于动物的脚踝关节都是反长的,所以王安全十分顺手的一拍之后,只听一声脆响,奔跑中的花豹便发出了痛苦的哀嚎,虽说谢春秋的晶爪十分锋利又掌握一定的搏击术,可单纯就力量来说成为晶人多年的王安全却绝对在他之上,花豹吃疼,下意识的回身便是一爪,却被经验丰富的王安全提前躲开了,待花豹不甘心的想要继续追击时,却在哀嚎声中一瘸一拐的停了下来,显然这一击对它造成了可观的伤害。

继续阅读:狗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