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王
啵啵复啵啵2018-11-05 22:063,390

  眼看这招声东击西凑效,两人心中便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或许还有机会!接着不用任何交流,二人都默契的选择缓缓后退,呈对角与这头花豹拉开了些许距离,此时只要花豹选择攻击他们其中一个,势必就要背对另外一个人,到那时只要背后的人抓准时机给予一击,即便不是致命伤也可以对花豹的行动力造成极大的影响。此时再看花豹终归是头野兽,虽然站在两头的人让它有些为难,可还是在左右打量了一番后选择了弄疼它的王安全,只是受之前那一击的影响动作却明显的迟缓了许多,这点自然是谢春秋喜闻乐见的,只见花豹刚刚转身扑出,他便立刻扬起双爪对着花豹的后腿戳了过去,只见一对闪耀着暗红光泽的爪子往前一推便顺利的齐根而入,未了他又使出全部力气摇晃着双爪,贪心的企图对花豹造成更大的撕裂伤,这一插一转对花豹带来的痛感无异于在脑中点燃了炸药,强烈的疼痛让它以及不合常理的速度猛地朝身后挥去一爪,这一瞬间花豹的身子几乎弯曲了一百八十度,虽说谢春秋早有准备可还是没能全部躲开这凌厉的一击,匆忙之下跌跌撞撞的退了五六步之后,再低头看向胸前,已是被划出了浅浅的四道血痕,谢春秋见此情景不免直冒冷汗方知差点被这野兽开了肚子。

  王安全见状也是急忙出声提醒:“别贪心!”

  谢春秋也是伴着冷汗后怕的点了点头,才再次严阵以待,同时暗道只要稳扎稳打的再来个两三次肯定能将这家伙给打残了,而此时因为接连被偷袭,剧痛之下花豹凶性毕露已经状若疯癫,全然不顾及侧身的王安全,而是直勾勾的冲着谢春秋扑了过来,只是似乎因为后腿接连遭受重击,它的动作有些迟钝,王安全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再次扬起晶铲对准花豹的后腿关节便要砸去,可就在此时站在正面的谢春秋看到花豹原本紧盯着自己的双眼竟然飘忽的往侧面移去,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随即便扯着嗓子对王安全大喊:“快退!它的目标是你!”

  只可惜王安全此时力已用老,全力挥出的右臂段然没有那么容易就收得住,只见晶铲临近花豹后腿处时,它以迅猛的速度对折身体调回脑袋,一张血盆大口冲着王安全递来的右臂便迎了上去,即便他的手臂上布满坚硬的晶体,即便好几颗牙齿都被崩飞,花豹还是死死的将整只手臂咬在了嘴里,而后发泄似的疯狂甩着脑袋,连带着王安全整个人都被甩向了空中,痛苦的喊叫声不绝于耳,不过几秒之内,在连续多次的甩动之后花豹似乎感觉不够解气,便在将王安全丢进水塘中,随即前爪按在了他的胸口上,而后连啃带咬的用力撕扯了起来,剧烈的疼痛让原本已经昏厥的王安全再次叫喊起来,却因为躺在泥水当中反而呛了很大一口。

  眼看情况危不容多想,谢春秋三两步便冲至花豹的身侧,而后双爪齐出没入花豹的右肋之中,花豹吃痛嘴里闷声闷气的叫着,可纵使这样它依然没有要放开王安全的意思,反而更加激烈的撕扯着,每一下都可以明显的看到王安全的胳膊被拉长了一截,如此反复三四下之后,随着一道血线彪射而出,空中出现了一条浓稠的红色弧线,王安全的右臂终究还是被扯了下来,早已面临精神崩溃的他也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后彻底晕厥了过去,叼着断臂的花豹则急忙往远处跳了好几步,待与谢春秋拉开至少七八米的距离后,才一边死死的盯着他一边尝试着咀嚼嘴里的胳膊,此时它侧身后腿两处伤口依旧不停的涌着鲜血也是伤的不轻,随着一阵咳嗽,更是有大量的鲜血自嘴角涌了出来。

  即便这只布满晶体的断臂并不合它的牙口,花豹还是勉强将胳膊咬成两截之后才吐了出来,再看那染满鲜血的脑袋,谢春秋不免有些心惊胆战,假如把之前的变异丧尸比做面相凶恶的混混,那眼前这头野兽便是一个凶残的杀人狂。想到如今王安全已经废了,独自一人面对这头凶兽最后多半也会落个扯成几段吞吐腹中的悲惨结局,谢春秋就生出了些许凄凉。

  不过即便如此让谢春秋束手就擒也是万万不可能的,无关于什么勇气和斗志,只是为了活下去。

  眼看着花豹再次试图逼近,很明显它是不愿意放弃这个重伤自己的人类,此时已至深夜,随着悠远的狼嚎声四起,花豹再次扑了过来,心知机会只有一次谢春秋也强打精神,微蹲的身子一动也不动,这一次他的目标是花豹最脆弱的肚子。五米……四米……就在此时花豹一跃而起,而谢春秋也是眼中一凌明白时机已到,几乎同时迎着冲了上去,只见他猛然在水塘当中蹬了两步后,突然向后躺倒做出一个足球比赛当中常用的铲球姿势,双手高举一对利爪之上反射出暗红的光泽,目标正是动物最脆弱的腹部,可就在谢春秋的利爪即将划到花豹的肚皮上时,从一侧却突然冲出一道灰黑色的巨大兽影,只见它以极快的速度撞在了花豹的身侧,剧烈的撞击让两只野兽同时发出一声闷哼,随即朝一旁滚落。见到这一幕谢春秋有些不知所措,呆呆的坐在水塘当中看着不远处纠缠在一起的两只巨兽,那是一只体型小了花豹一圈的灰狼,虽然花豹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可是在它那一对利爪的左右开弓之下,灰狼还是被打的不能近身只能发出一声声的嚎叫,就在谢春秋纠结要不要趁此机会带着王安全开溜的时候,只觉身子两侧一阵大风刮过,而后两道巨大的阴影便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只见一黄一花两只巨狼从自己的身侧直冲出也加入了战局,一时间犬吠声嘶吼声不绝于耳,经过一番短暂的缠斗后,即便是个体体型和战斗力上都有绝对的优势,可是同时面对三只巨狼的围殴花豹还是吃了很大的亏。

  就在谢春秋以为一切都即将结束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几声狼嚎,扭头望去只见水塘边上的草丛又有两头巨狼冲出,而早已被咬的满身血洞的花豹见此情景终于生出了逃跑的念头,于是不在理会两侧围上来的巨狼,仗着自己身强体壮冲开包围钻进乐草丛当中,而那几头巨狼自然也跟了上去,只是谢春秋见此情景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即便他身体状态极佳不去理会王安全,也绝不可能跑的过这些巨大的野兽,到头来还不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只是希望这些巨狼可以杀了那头花豹,这样就算进了狼嘴那也能瞑目了,想到这里放宽心的谢春秋便不去理会那些野兽,而是跌跌撞撞的去查看王安全的状况,毕竟一起出生入死好几次,不到最后一刻谢春秋还是不希望这个好人就这么死掉的,扶起昏厥许久的王安全,谢春秋发现他被齐根拽断的右臂仍旧不停的往外冒着血,这也就是晶人换成一般人流这么多的血已经可以直接埋了,于是谢春秋连忙将自己身上那件已经破烂不堪的短袖脱下来撕成布条,简单的包扎在了王安全的伤口上,而后抱起他便准备先挪到岸边再说,可这时只见随着草丛的一阵晃动之后,一只远比之前那几只体型更大的黑色巨狼探出了它的脑袋,而巨狼的背上竟然还然坐着一个人,只见他约么四五十岁,脸上灰黑的胡子以及头发都是乱糟糟的,身上的衣物更是破旧到连此时的谢春秋都不如,单就男子的个人形象来说恐怕已经是乞丐中的乞丐了,只见这人打量了一番谢春秋后,便将目光看向他怀里的王安全,随后用略显生涩的低沉嗓音道:“把他……带过来,我这有草药。”

  谢春秋闻言也不多想赶忙便将王安全抱了过去,假如中年人要害他们恐怕早就出手了,随着中年人的示意,谢春秋将王安全轻轻的放在了他面前的地上,而后只见中年人翻身而下自腰间的一个乌黑破旧的布袋中一阵摸索,随后拿出一把绿色的杂草便塞进嘴里开始咀嚼,过了一会又将已经被咀嚼成滓的草药小心翼翼的涂在了王安全的伤口处,眼见原本眉头紧皱的王安全表情渐渐舒缓了下来,松了一口气的谢春秋便赶忙对着中年人诚恳的道:“谢谢您救了我们两个的命。”而后便很恭敬的给中年人鞠了一躬。

  中年人见状很随意的摇了摇手道:“这只豹子我找了很久了,救你们只是顺便。”

  心中暗自将粱甄与中年人做了对比,结论不言而喻,这中年人无论实力和人品都甩了那个梁甄几条街,于是谢春秋一脸热诚的道:“还请问您的大名?也好让我记得恩人的大名!”

  中年人笑道:“我叫潘春发。”说到这,之前冲进草丛中的那几只巨狼耸拉着脑袋围了过来,潘春发见状温和的拍了拍它们的脑袋安抚道:“没关系,机会多的是,总会抓住它的!”

  随后又抬起头对着谢春秋道:“晚上你们最好还是回西卫城,你是晶人,背他回去应该没问题吧!”

  见到谢春秋点头潘春发随即翻身骑上那只巨狼道:“掌柜,我们走。”

  黑色巨狼闻言极其听话的率先窜了出去,而其余那几只也都紧随其后消失在了草丛当中,随着一阵阵悠扬的狼嚎声响起,山林仿佛都因为惧怕而安静了下来,许久谢春秋才从艳羡的神情当中走了出来,随即不忘在水塘内摸出那袋满载的泥鳅,而后背着王安全伴着野兽的嘶吼飞奔向西卫城的方向

继续阅读:生活有点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