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有点绿
啵啵复啵啵2018-11-07 09:543,956

  次日清晨,随着阳光再一次临幸人间,王安全终于从混沌当中苏醒了过来,迎着刺眼的阳光恍惚的坐了起来,许久才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后,随即蹭的一下便坐了起来。

  倒是把一旁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谢春秋下了一跳,于是连忙凑前问:“王哥,感觉怎么样?”

  王安全摇了摇头也说不得是好还是不好,正欲用手撑着身子站起来,却身子向右闪了一下,随即一脸惊恐的在右处连摸了好几下,在反复确认右臂已经断掉后,本就憔悴的脸上更是多了一份落寞。

  不过终归是看多了生死的人,王安全依旧强打着精神问随后:“后来怎么样了?那头变异豹呢?被你杀了么?”

  随即谢春秋耐心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他听,许久王安全才感叹到:“咱们这是碰到狗王了啊!”

  看到谢春秋依旧茫然,于是便耐心的解释道:“狗王潘春发是晋岭南北有名的人物,能在这变异兽横行的晋岭当中穿梭自如的人也就他一个了,听说早年是位在马戏团进行驯兽表演的驯兽师,末世之后就一直独自隐居在晋岭当中。”

  想到那群帅气的巨狼竟然是变异犬,谢春秋不禁暗自感叹潘春发叫狼王也没人敢反驳呀,同时再次耿耿于怀的将雯子的师傅拉出来做了个比较,恐怕那个凶神恶煞的梁甄一瞬间便会被狗王撕成碎片。

  即便失去了手臂,可生活还得继续,不管王安全此时再怎么痛苦可那袋子泥鳅恐怕是活不过今天的,赶着早二人再次来到王老爷子那里换了票,看到王安全的断臂他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直至二人走出小屋时才传来老爷子自言自语的声音:“这世道命如草芥啊!”

  原本搀扶着王安全的谢春秋只觉身侧一顿,在扭头看去王安全仅剩的左手已经攥的发白了,满脸更是憋的通红,许久之后才在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后随着谢春秋走上了回火种基地的路,此刻王安全除了想抽自己之外更想抽陈柏生,可道理他也懂,任务是他自愿接下的,所以到头来还只能憋着一肚子气却无处发泄。

  回归的路途依旧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虽然心知王安全肯定很想将那袋泥鳅狠狠的摔在地上,不过既然已经丢了西瓜总不能连芝麻也丢了吧!小心翼翼的将些许清水浇在袋子上,发觉里面的泥鳅仍旧欢快的扭动着,谢春秋才松了一口气,说起来二人也不是特别熟,这事对于他来说也止于同情而已。

  一侧的王安全神情复杂的看着这一幕抿了抿嘴才道:“春秋老弟呀,有些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谢春秋闻言赶忙道:“王哥您说!”

  王安全犹豫了一阵后才道:“我这次断了手臂,假如晶体增生到脖子上,可能就得进监牢了,其实我一个农民工混到今天,还取了你嫂子这么漂亮的老婆我也算值了,只是我担心一但少了我的庇护,你嫂子她可能得受不少欺负。”

  想到李丽那火热的身材以及少妇独有的风情,谢春秋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一但少了王安全的庇护李丽如谭淑媛一般被拉出去陪酒卖淫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安全见到谢春秋点头便接着道:“春秋老弟啊,我知道你是有真本事的人,假以时日你必将在这里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咱们虽然认识的不久,不过也算出生入死两次了,我有个不情之请”话到这里王安全再次看了过来,谢春秋只得到:“王哥您说,只要您不嫌弃我本事小,能办得到的我尽力而为。”

  王安全等的就是这句话,略感欣慰的继续说:“收了你嫂子吧!”

  谢春秋闻言有些发愣,再三回味刚才那句话才敢确定王安全说的收便是他想的那意思,摸不清这家伙在想些什么,谢春秋还很隐蔽的往他的脑袋上望去,莫不是晶体上脑疯了?

  见到谢春秋迟迟不肯答话王安全急有些急了:“你嫂子她很勤快的,做菜洗衣什么的样样都拿手,我知道你有谭磊那个宝贝女儿了,可是她个小姑娘家照顾人肯定不行的!”随即似乎自觉这些能力没什么竞争力,他一咬牙接着说:“你嫂子虽然长了你几岁,不过一直都保养的很好,我说的是里外保养的都很好!”说到这王安全还特意加重了语气“况且我调教了这么多年,你想要什么姿势她都会配合……”

  眼见这王安全越说越离谱,谢春秋连忙回话道:“王哥您别说了,你这样是让我答应你还是不答应你呢,也别太悲观,兴许这晶体就往下长呢,即便是到了那一步咱们再商量应该也来得急不是!”

  王安全原本有的激动的神情一僵,随即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这么一闹两人也都有些尴尬所以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走在乡间小道上,此时正午的阳光照耀之下王安全的肩膀已经隐约可见几片反光的晶体碎片了。

  待两人回到火种基地时已是傍晚,在守门人诧异的眼光中谢春秋扶着王安全也不休息洗漱呢冲着陈利民的别墅而去,原因无他,无外乎是想让陈利民父子看看王安全的惨状,也好为以后讨些提条件的资本,第三次走到这所灯火通明的别墅前,伴着二楼内若隐若现的欢声笑语,谢春秋二人被守在门口的卫兵拦了下来,只见这个身材瘦高的年轻人端着枪问道:“站住!干什么的!”

  谢春秋连忙答:“我是晶人大队一小队副队长谢春秋,这位是三小队副队长王安全,陈柏生大队长在吗他之前托我们带了些东西,还麻烦这位小哥给通知一声”

  守卫闻言在衣衫褴褛的二人身上打量了一阵,才走进了别墅当中,许久之后当他再次走出来时,伸出一只手道:“陈柏生队长不在,你把东西给我把,我会代为转交的!”

  谢春秋闻言心中不甘,于是手上攥着袋子接着道:“那我们能见一见首领吗,陈柏生队长之前说这是给首领的东西!”

  卫兵闻言眼睛一瞪,而后放扳机上的右手将枪微微上抬,呵斥到:“一会要见陈柏生队长,一会又说要见首领,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东西放下赶紧走人,敢闹事别怪我不客气!”

  本就是鬼门关里走一遭,受了很多委屈,这会被这个嚣张跋扈的守卫一激,谢春秋二话不说抬起利爪便朝他身上挥去,却被王安全一把拉住了,而反应慢了半拍的守卫这时才吓的跌坐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周围的几个卫兵见到形势不对,也都一拉枪栓将枪口对准了二人,谢春秋不是不要命的莽夫,只得不情愿的将那袋鲜活的泥鳅交到了卫兵的手中,而后在几名卫兵嘲弄的表情中搀扶着王安全离开了。

  直至二人走到房子的门口谢春秋还是有些气不顺,要是那个守卫知道自己被一个小心眼的人记恨上会不会后悔自己的举动。就在谢春秋即将推门回家之时王安全却叫住了他:“春秋老弟呀,后面要是有人问起来能不能说是我杀了那只变异豹,至于狗王的事咱们就不要提了。”

  看着惨兮兮的王安全,谢春秋懂得他的意思,狗王的恩他暗自记下便是了,随即点了点头之后,便准备开门,却在这时只听背后王安全略显诧异的声音传来:“陈柏……陈队长你怎么会在我家?”

  谢春秋望去,只见衣衫不整的陈柏生正浑身僵硬而尴尬的扶着门把手,王安全则在短暂的诧异之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这时更是不受控制的黑了下来,即便再怎么努力脸上的肌肉也还是不受控制的抖动。

  此时不得不佩服陈柏生胡编乱造的本事,只见他一咳嗽强壮淡定的道:“哎呀王安全你可算回来了,你们昨天走了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这不都一天了么,我也不知道你们回来没有,担心之下就先来你家里看看!”

  随即又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将目光从王安全以后黑着的脸上一开,看向谢春秋这里道:“哎呀小谢你也回来了啊!那可就太好了!这样我也就能放心的回去了,家里人还等我吃饭呢。”说完便去推门,可王安全却挡在前面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陈柏生见状也不生气,又做作的一拍脑袋道:“对了!你们把泥鳅抓回来了没有!来给我,我也好去在首领那里给你们请一个大大的功啊!”只是却没有人接话,急的陈柏生冷汗直流,无奈之下只得指名道姓的说:“小谢呀!问你话呢!”说话间语音抖动显然已是怕的不行了。

  谢春秋闻言只得无奈的答:“我们回来后第一时间就将泥鳅送到了您的住处,只是卫兵说您不在就把泥鳅交给他了。”

  陈柏生闻言赶忙顺着话说到:“那辛苦你们了,今天先好好休息,我现在就回去将泥鳅给首领炖了,明天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随即也不管王安全搭在门把手上的胳膊,不顾形象的径直从其腋下钻了过去,而后慌慌张张的逃下了楼,因为紧张从头到尾竟然都没有注意到王安全缺失的右臂。看着王安全的背影,一股无形的阴冷气息正缓缓的散溺开来,想要劝一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当谢春秋左右为难的时候,王安全却用干涩沙哑的低沉声音道:“春秋,这事你全当没看到行吗!”随即也不等谢春秋回应,王安全便咚的一声将门狠狠合上,许久当门内传来男人的骂声以及女人的哭声时,谢春秋只得无力的转身回了家,不过胸口却如同压着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

  而此时听到大门的响动正在拿着一把扫帚收拾屋子的谭淑媛连忙从卧室探出了个脑袋,待发现是谢春秋后温和的笑了笑,随即也不管谢春秋满身的泥土,冲上来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直把谢春秋撞的就退了一米,闻着她身上的淡淡香气,随着耳旁一痒:“我爸爸他还好吧?”

  点了点头谢春秋又换了一个舒服些的姿势,随后只听谭淑媛温声又道:“那你呢,怎么闷闷不乐的?”

  “还好,就是有点累了。”本以为谭淑媛会继续像百洁一般温柔的安慰两句,却见她突然一把推开谢春秋,而后语调一变娇蛮的说:“没事就好,好不容易有个靠山我可就怕你出事呢,你这身泥是什么鬼啊,难不成你去滚泥塘了,我刚把屋子才打扫干净的,你现在立马给我把这身脏衣服丢到门口先去洗澡,一会我帮你把这身破衣服再洗洗,哎什么人呐真不让人省心……”

  听着谭淑媛突如其来的絮叨,谢春秋却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心中的郁结也减轻了许多,随即也不管谭淑媛的抱怨温声道:“我饿了!”

  谭淑媛见状先是一愣,而后也一展笑容道:“那你赶快去洗洗把,我给你把肉干热一下就饼子吃!”

  昏黄的灯光下谭淑媛笨拙的用麦草点燃了炉灶,结果呛的她直咳嗽,而正在舀着一碗水冲洗身体的谢春秋突然也理解了,王安全为什么在路上会和自己说那样一番话,不过随即想到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谢春秋却又无奈的将一碗冰凉的水自头顶浇了下来。

继续阅读:矛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