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
啵啵复啵啵2018-11-08 02:413,677

  次日清晨,一阵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谢春秋的美梦,门外站着的正是上次的那个守卫,只见他恭敬的道:“谢队长,陈队有请。”

  细问之下守卫只说是为了奖赏之事,料想陈柏生是出于心虚才会如此积极,谢春秋就气不打一出来,只是想到家里还有一张嘴只得耐着性子简单收拾了一番,出门后发现王安全家大门紧闭,守卫便适时的说:“王队长说他收拾收拾,一会就出来”只是说话间表情却是有些怪异。

  看到守卫的表情虽然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可当王安全出来时谢春秋还是有些震惊,憔悴的面容和布满血丝的双眼还尚且在正常范畴,可是一头花白的头发却是着实有些吓人了,这一夜他经历了什么?

  怀揣着疑问,谢春秋小声的问:“王哥你没事吧?”而王安全只是面容平静的摇了摇头,而后一边盯着前方卫兵的背影一边小声的道:“李丽说她是被迫的”见到谢春秋惊愕的表情,王安全又道:“我为他陈家卖命多年,甚至连一条胳膊都没了,到头来却落了个妻子被辱的下场,一会见着陈柏生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别参与,我就是拼着这条贱命不要也得替李丽把这口气出了!”

  谢春秋闻言连忙拉住王安全劝道:“王哥你别冲动呀,这样可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王安全闻言也是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只要能出了这口恶气,搭进去算逑。”

  谢春秋被这么一怼也是顿时语塞,辱妻之恨又怎么可能说算就算了,不过再怎样,直接冲进去杀了陈柏生却是万万不可,不仅王安全会把命搭进去,谢春秋也得受到影响,说不得被丧子的陈利民一怒之下杀了也不是没可能,为了自己谢春秋不得不昧着良心劝慰道:“王哥,你现在进去杀了陈柏生固然一了百了,可是你想想看你自己该怎么办?就算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可你也得考虑考虑嫂子呀,你觉得陈利民会放过她么?”

  说到李丽,王安全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显然这一番话触动了他的内心,由此可见他对李丽的感情之深,谢春秋见状接着说:“这事你不能操之过急,仇肯定是要报的,不如给他下个套,引他再次去你家,到时候抓个现行,只要占着理不说杀了他,卸了他一条腿那陈利民恐怕也得吃个哑巴亏!”一番混蛋话说完,谢春秋自己都觉得说的太扯了。

  只是王安全似乎也是情绪激动,没有多想便吐了一口气道:“那我就先听谢老弟的,到时候我非给他打残了!”谢春秋闻言松了一口气,心知这事终于缓和下来了,至于事后王安全回去把这主意说给李丽听了以后会不会挨上一耳光,那便不是他现在要考虑的了。

  再次见到陈柏生时,他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僵硬的笑了笑后便客气的请二人坐下,只不过从头至尾都未曾看王安全一眼:“二位几天来辛苦了,昨晚我连夜叫人把泥鳅炖了,首领吃了以后很高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陈柏生只得尴尬的继续说:“当然我也把二位不怕劳苦去捞泥鳅的事情给首领说了,他不但同意了我之前答应你们的事情并且还给翻番,一人奖励一个月的食物配给!”说到这里似乎底气也足了一些,陈柏生便略带期许的看着二人,可当他看到王安全时却是神情一凝:“王队长,你这是怎么了?”

  眼见这陈柏生终于问到了正题,谢春秋便抢先将二人在西卫城外的遭遇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并且按照王安全的要求隐去了潘春发的部分,直把王安全说成是了关羽再世一般的人物,这么一说谢春秋即给王安全带了高帽子,又给陈柏生变相的诉了苦,加上昨晚的事,放在一般人那肯定得想办法再给谋些好处以安抚人心,只不过这个陈柏生显然情商不高,不但不出声宽慰反而火上浇油的说:“王队长你放心,我会给监牢打好招呼的,镣铐能少上就少上,伙食也绝对不必现在差,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放弃你……”

  这些话把谢春秋听的冷汗直流,于是一边悄悄的拍了拍王安全已经攥的发白的手一边叉开话:“陈队长我还有一件事。”

  陈柏生眉头微微一皱,装模作样的道:“小谢你这次功劳这么大,有什么要求我怎么尽管提!”

  不理话外的嘲讽之意,谢春秋接着说:“早前首领在找我谈话时答应帮我找一个人,说是有结果了以后他的秘书会告诉我,这么多天过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消息?”

  陈柏生一听是件小事便油豪气的大手一挥道:“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最迟赶明天我让人给你个答复!”

  谢春秋继续客气的道:“那我就先谢谢陈队了!”

  “都是自家兄弟,不要这么客气,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处理,就不留你们了!”见到正事说完陈柏生便急着送客了。

  拽了好几把才将王安全拽出了别墅,看着二人的背影,站在门道内的陈柏生略显阴沉的对着不远处的卫兵招了招手道:“给我把那个王安全盯紧了,只要他有一点不正常立马给我抓紧监牢里。”

  卫兵闻言连忙回话:“得嘞,少爷您就放心吧,他只要出了屋子就是钻进蓉城市区的丧失堆里我也想办法给您盯着!”

  随即又露出一个猥琐的表情道:“等这王安全一进去,他那风骚媳妇还不是任您蹂躏了!”

  陈柏生闻言也是猥琐的嘿嘿一笑:“那个李丽确实带劲,欲拒还迎的真刺激,到时候我得好好玩上几天。”

  接着房中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柏生赶快来吃饭,你的红烧泥鳅再不吃可就凉了!”陈柏生闻言应了一声后便往别墅内走去,只是他们谁也不会注意到别墅围墙外,听到这句话后谢春秋偷偷紧握的双手。

  陈柏生许诺的一个月食物配给在下午便被送到了谢春秋的家门口,一叠粮票和一袋子棕黑色的肉干暂时解决了两个人的吃饭的问题,谢春秋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先去东区转转,火种基地不是个能够久待的地方,若是不加紧寻找百洁的进度,只怕后面一但出现什么变故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站在东区那两栋散发着恶臭的宿舍楼前,谢春秋看着不远处楼角下蜷缩的一排干瘦苍老的身影,当他思考着要从哪里找起的时候,四五个动作敏捷的老人已经小跑着围了上来,不自觉的掂量了一下刚刚兑换的一袋麦麸饼子,只见一个约莫只有一米四左右佝偻着身体的老太婆首先跑到身前,只是那酸腐的恶臭熏的谢春秋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于是连忙抬手阻止这人企图靠近的步伐道:“你在这里见过一个叫百洁的人吗,大概四十多岁……”

  那个老太婆闻言不等谢春秋把话说完便急忙抢答道:“知道,知道!百洁我见过就在这楼里面!”

  谢春秋闻言眼睛一亮,只道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连忙问:“那她在哪?”

  老太婆闻言嘿嘿一笑,看了一眼谢春秋的袋子,无奈只得先挑了一个小一点的给了她,只见老太婆狼吞虎咽的便将一个饼子塞进了嘴里,眨眼的功夫整个饼子已经被完全塞进了她的嘴里,这夸张的动作把谢春秋看的一愣,紧接着后续的那几个也都凑了过来,一边羡慕的看着那个老太婆咀嚼嘴里的麦麸饼,一边如同乞丐一般伸手向谢春秋乞讨要食物,不去理会他们,谢春秋耐心的看着那个老太婆将饼吞进肚子里,才再次开口问:“现在你可以说百洁的消息了吧”

  老太婆闻言一边盯着袋内的饼子一边贪婪的道:“小伙子,我带你去找她那你可得把这些饼子都给我啊!”

  如果能找到百洁的话,一袋麦麸饼谢春秋自然是不会舍不得,正欲答应下来之时,那群围上来的人却七嘴八舌的喊道:“我也知道我带你找,你给我半袋子就可以了!”另一个嘴里只剩下两颗牙的老头更是用漏气的声音道:“我要两个饼子就够了!”

  眼看这帮人都声称自己认识百洁,谢春秋反而疑心顿起,于是也不理会这帮人的叫喊,对着最早来的那个老太婆道:“你认识百洁,那你给我说说她大概什么样子多大年纪了?”

  那老太婆闻言犹犹豫豫的道:“就是中老年人嘛,一个女的,你放心我不会骗你的我真的认识”

  谢春秋闻言故意诈道:“我说百洁是个女的了么,百洁是个男的!”

  那老太婆被谢春秋这么一唬竟也忙附和道:“哎呀你看我这脑子,就是个男的,年纪不太大的老头嘛,小伙子你莫怪,我年纪大了老糊涂了,不过这个人我肯定认识,我一把年纪的骗你干什么哟!”语毕眼睛还不停的瞟向谢春秋手中的袋子

  谢春秋见状冷哼一声,便不想再理会这帮老骗子,只是这帮人似乎觉得谢春秋比较和善,仍然不依不饶的围着他不停的索要食物,更有几个人竟然想趁乱抢夺谢春秋手里的袋子,眼看远处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谢春秋竟然被搞的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在以前敢动老头老太太可是会倾家荡产的,就在这时身后一个声音大喊道:“都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赵石玉正提着一个小袋子站在不远处,不怒自威的表情加上刚毅的面容气场明显要比谢春秋强的多,那帮人认识赵石玉,见到是他便面有不甘嘴里骂骂咧咧的散开了,被那群人的恶臭几乎熏到窒息的谢春秋也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连忙走到赵石玉身前热情的道:“赵哥你怎么跑到这来了,多亏了你,不然我都不知道拿这帮人怎么办!”

  赵石玉闻言也是一笑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我可是经常来这边探望几位老人的”

  谢春秋随即便将刚才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番,而赵石玉闻言则微微叹了一口气,而后一边看着远处那群一不甘的老人,一边道:“可怜之人亦有可恨之处,都是世道逼迫的,也怨不得他们”说完看了一眼谢春秋手里的袋子道:“要让你自己进去这袋子东西估计发完也问不出一根头发,刚好我要去看一位真正值得尊敬的人,你和我走吧若是真在这他老人家或许知道。”

继续阅读:百洁的下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