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洁的下落
啵啵复啵啵2018-11-09 00:583,306

  随着赵石玉跨进最靠里的那栋楼,一股浓烈的复合型恶臭便粘稠的将谢春秋包裹了起来,他可以清晰的分辨出当中的腐败味,酸臭味,霉潮味以及骚臭味,这无疑是对谢春秋的一种折磨,捂着口鼻扭头瞥了一眼镇定自若的赵石玉,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嗅觉也被强化了。

  行走在肮脏拥挤的走廊当中,本就狭窄的过道早已被各种各样的杂物堆得满满当当,破烂的布条老旧变形的照片亦或者已经油黑发亮的铺盖卷,往两侧敞开的宿舍中望去,架子床上尽是些状若骷髅的老年,乌黑粘腻的地面上还有些许不明的液体在流淌,被破布简易修补的窗户缝隙当中尚有一丝亮光可以照进来,只是阳光照耀下,看到的也不过是一张张麻木不仁的脸,偶尔那些还有点力气的人会起身推推已经躺了好几天的室友,只是最后在一声无奈的叹息之后便将他放在床内侧的衣物给分了。

  越是往里走周遭的环境便愈发的恶劣,而谢春秋的内心也愈加的沉重,虽说这些人的死活与他无关,不过当身处其中近距离的感受着这幅景象时却怎么也无法保持平静了,这与之前走马观花式的听高杉描述完全是两个概念。

  身侧的赵石玉似是可以看透谢春秋的想法,,一边带着他爬上通往二楼的楼梯一边轻声道:“当初东西区并没有刻意划分档次,大家出力的出力出主意的出主意,想尽办法才在这片地方生存了下来,那会就算在忙,宿舍楼里面也都是干净整洁没有一丝异味,可随后就开始出现问题了,因为食物有限所以一直都是配给制,结果总有那么一批人以身体不好亦或者腿脚不便为由不愿意做任何工作,他们成天就等着发了食物吃饱便睡,若是不够还会偷吃那些去工作的室友的食物。”

  继续拐上通往三楼的楼梯,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的“雷区”后谢春秋好奇的问:“后来那些愿意工作的人无法忍受就搬走了么?”

  赵石玉摇了摇头道:“后来大家发现苞米和小麦不知怎么的特别高产又好活,就开始大面积的在基地周围开荒,为了刺激大家的劳动积极性,就给愿意出去干活的人多发了一点口粮,可谁曾想那些懒惰的人非但没有因此而去积极的干活,反而纠集在一起堵住了基地唯一的出入口进行抗议,要求人人平等给他们一样多的粮食,古旭尧将军听闻此事后勃然大怒,命令手下晶人将这些人统统集中在东区,并将东区每日的粮食配给减半,凡是愿意认真工作者方可搬离东区,古将军的本意是逼迫这些人出去工作。”

  走往通向四楼的楼梯拐角,赵石玉一指那些枯坐于楼道内的老人有些愤怒的说:“这个制度一直实行至今,可即便十几年过去了,这里依然有这么多人,你看着这些人肯定会以为他们是年纪大干不动了!”

  谢春秋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确实是这样想的,虽说从现实角度考虑放弃那些失去劳动力的人是最佳选择,可人生而为人就是因为有人性,那样想是不对的。赵石玉看到他点头也不奇怪而是云淡风轻的道:“那你知道长期缺少运动以及营养不良会加速一个人的衰老么!”

  谢春秋闻言双眼圆睁眉毛上挑,看着眼前那个枯坐在墙角的老妇,似是想到了什么,几步上前便问:“你今年多大年纪了?”

  老妇反应有些迟钝,谢春秋不得已拿出了一块饼子,在哪老妇面前一晃再问了一遍,这时看到食物的老妇双眼顿时有了神采,一把夺过饼子便囫囵的塞进了嘴里,待她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后,谢春秋便再问了一次刚才的问题,只是此时有了精神的老妇非但没有老实的回答反而说:“你再给我两个我就告诉你,不然我就不说,你一来刚才的一个饼子也就白搭了!”言语间竟是充满了狡诈!

  谢春秋被气的直发笑,于是不再废话扬起利爪便作势要往老妇的肚子捅去,同时凶神恶煞的道:“不说我就把你肚子挖开吧饼子拿回来!”

  老妇见状吓的一边抬起手想要阻挡,一边又因为水晶爪的锋利畏畏缩缩,同时赶忙尖叫道:“我说我说!”

  随后老妇见谢春秋将利爪放下,才赶忙道:“我叫陈美芬今年五十八了。”

  谢春秋闻言眼睛都直了,这个浑身皮肤松弛头顶只剩几根毛看着七老八十的人竟然才五十八岁!原来东区不是老人区而是懒人区!脑海中闪过先前赵石玉那句“可怜人亦有可恨处” 谢春秋恍然大悟,而刚才所产生的那点同情心也随之散去了,不再理会畏畏缩缩的“老妇”径直随着赵石玉走向了四楼最深处,那唯一没有杂物堆砌的宿舍。

  咚咚咚,赵石玉轻轻扣了几下门之后便规矩的站在了门前,谢春秋见他站的端正也不自觉的挺了挺腰杆,同时好奇起来门后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只得赵石玉如此重视,随着一阵鞋子与地面的摩擦声后,老旧的米黄色木门才缓缓打开,探出脑袋来的是一个带着眼镜身形佝偻的老头,待他看清来人之后,一抹温和的笑意才浮现在了脸上,只见老人一边让开身子一边高兴的道:“小赵你来了呀,先进来再说,不然一会味道全跑进来了!”

  随着赵石玉搀扶着老人重新落座,跟在后面的谢春秋则识趣的将门关上,然后坐在了赵石玉递过来的一张小马扎上,一样是长方形的宿舍,只不过原本的六张架子床只留下了一张使房间显得宽敞了许多,与架子床并排而放的还有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各种书籍,配上相对洁白的墙壁以及干净的地面,与之前的所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倍感清爽。

  只见赵石玉对着老人道:“陈老,这位是咱们晶人一队新上任的副队长谢春秋,干事很靠谱非常的不错,今天过来是有些问题想问您老人家。”

  谢春秋率先起身恭敬的给陈国胜教授鞠了一躬,进门时他便觉得这老人看着面熟了,直到赵石玉说到陈老时,谢春秋终于想起来这位竟然是当年百洁的导师陈国胜教授,享受国家特殊津贴,最高科技奖;国际生物奖;克拉夫特奖的得主,也正是在这位醉心于科研的大师手中,百洁才能有随后的一系列成绩,想到他们的师生关系,或许真的能够得到关于百洁的消息。

  只是当谢春秋想要开口询问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陈教授以前是见过自己一面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看他的反应多半也已经给忘记了,但百洁则不同,作为他最得意的弟子,自然不会被轻易遗忘,而一但他提出寻找百洁,引起陈老的好奇不说,万一回忆起自己是谁那可就麻烦了。

  正在谢春秋左右为难不知如何开口的时候,只见陈国胜教授对赵石玉道:“小赵呀,我这的水不多了,还得麻烦麻烦你呀!”

  赵石玉阻止了想要帮忙的谢春秋后,随即提起门角的两个大塑料桶独自下了楼。

  见到门被关上,陈国胜先是好奇的上下打量了谢春秋一番随后啧啧称奇的道:“小谢呀你怎么这么多年一点变化都没有?”

  陈国胜的话一出口谢春秋心脏便猛的一跳,随后心脏更是像被人捏住了一般跳的短而急促,嘴唇更是抖个不停磕磕绊绊的道:“陈老……原来您认出我了!”

  陈国胜见状呵呵直笑:“我学生那么高傲优秀的姑娘都让你拿下了,怎么会忘记!”顿了顿陈老又接着问:“你这么多年去哪了,看样子过的还不错吧?”

  谢春秋闻言只得硬着头皮说:“那会太乱全都跑散了,幸好后来躲到一个地下仓库附近,平日里有吃有喝又不见太阳,所以乍一看还挺年轻,其实脸上都有褶子了!”

  这番谎话说的漏洞百出,谢春秋说出口便后悔了,脑袋中更是飞速旋转,想着怎么圆这个慌,可陈老却诡异的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而是一边上下打量一边岔开话题道:“我年纪大了看不太清,只要人还在就好!”

  随即赶忙又一边缓缓的让开身子一边道:“来孩子,坐我旁边让我好好看看你,!”

  谢春秋见状暗自松了一口气,只道是他老糊涂了,于是搀扶着陈国胜双双坐在了床沿上,待两人坐定他便顺着话问道:“当年事情发生的急,我还在校外的出租屋内呢,等发觉情况不对的时候已经回不来了,这些年一直也是没有什么自保能力所以一直东躲西藏,直到手上长出了这个才想办法回来了。”言罢扬了扬锋利的水晶爪。

  而陈国胜轻轻的将谢春秋的手拉倒了眼前,好生端详了一番这对漂亮的水晶爪,许久才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出来了也好,总好过待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

  随后再次看向谢春秋开着玩笑:“你这么千辛万苦的回到荣成大学肯定不是来找我老头子的吧!”

  谢春秋闻言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客气了一句:“这不是不知道您老人家在这么!”

  陈国胜闻言哈哈一笑道:“你小子想找谁我还能不知道,不过这么多年过去还能惦记着她,百洁也算没有看走眼了,这次你找对了人,她的下落我或许知道一点!”

继续阅读:王安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