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全
啵啵复啵啵2018-11-10 14:013,443

  陈国胜话说的突然,谢春秋闻言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随即身子前倾做聆听状,陈国胜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神色不知怎么的有些复杂:“当年尸瘟病毒爆发的太突然了,我还在带几个学生做研究,突然警卫就跑进来说外面暴动了让我们赶紧撤离,等到了楼顶我才知道,由于事发突然,学校里的大部分人根本没有得到救援,只有当时联合学校进行科研的生命科学基金会想办法找到了几架直升机,将相关的科研人员以及研究资料给运走了,我和手下的几个学生,因为做的课题也和他们有一些关系,所以幸运的也在撤离名单内,我当时就是在楼顶遇到的百洁,不过由于太乱了她也只是和我打了个照面便被第一批送走了,等到直升机再次返回时,那些丧尸已经蜂拥进了学校,所幸实验楼的安保级别很高,警卫们提前将门窗封锁之后倒也暂时安全,只是需要撤离的人和资料实在太多,眼看着还有一些人得等到下一趟,眼看剩下的尽是些警卫和学生,我怕直升机不来了,便耍了个心眼让他们先走,当时想着自己也算有头有脸的人他们肯定会回来……”

  说到这陈国胜自嘲的轻笑了两声,眼神之中尽是落寞的神色,也就在这时赵石玉神色轻松的提着满满两大桶水走了进来,陈国胜这时才再次露出一张温和的笑脸道:“小赵呀你辛苦了,赶紧坐下歇会”

  待赵石玉坐到一旁的小马扎上后,陈国胜才再次开口道:“当时负责实验楼警卫任务的是咱们的武警战士,小赵就是当时警卫排的排长,他让排里的战士们先走了,自己留下来和另外几个战士保护我。”谢春秋恍然大悟,不由再次拧身看了赵石玉两眼,眼中敬佩之情更加浓郁。

  反倒是赵石玉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您怎么聊起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要是没有您,我那些兄弟们当时也上不了飞机呀,也不知道您那几位学生和排里的兄弟们后来都怎么样了……”说到这两人都是一阵怅然若失,尸瘟的爆发后来被证明是以大城市为核心向四周扩散爆发的,所以跑到哪里其实都是一样。

  过了好一会陈国胜才回过神来,随即重新回归正题:“当时撤离的时候好像是计划先转移到附近的一个郊县再乘坐飞机北上的,我记得好像是叫冒县的!”

  赵石玉接过话道:“对!源火基地就是依托冒县的古城墙建立起来的。”

  源火基地么,想到同样在那里的雯子,谢春秋暗自捏了捏拳头:“您的意思是百洁有可能在源火基地?”

  陈国胜点了点头:“很有可能,就算他们二次转移,我猜那里至少也会有线索留下。”

  谢春秋点了点头后,得到了百洁的消息后,他的心要踏实了不少,想到陈国胜的遭遇,便好奇的追问:“那后来您和赵哥怎么熬过来的?”

  陈国胜老人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指了指赵石玉道:“还是让小赵给你说吧。”

  赵石玉也是表情沉重的道:“我们在天台等了整整两天也没有直升机的踪影,而校内也早已被丧尸围了个水泄不通,无奈之下我们只得返回实验楼内苟且偷生,后来随着尸潮转移,校内的丧尸逐渐减少,为了生存我们余下的十来个人不得不走出实验楼寻找食物和水,再往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们这一群人,感染的感染死的死跑的跑,渐渐的也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一直到古旭尧将军来。”

  谢春秋听到这里疑惑的道:“那当时你和陈老为什么没有一起随着逃跑的人一起走呢?”

  赵石玉闻言竟一时无语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是陈国胜接过了话道:“这个还得怪我,我当时也六十多岁了腿脚不是很好,那种环境下跑出去估计也得死在路上,小赵是好人有情有义留下来照顾我的。”

  说到这陈国胜老人话突然多了起来絮絮叨叨的对着小赵道:“不是老头子我说你,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是赶紧找个媳妇吧,以你的条件基地里的姑娘还是不是任你挑,不然这样下去还不得落得个孤独终老的下场。”

  赵石玉闻言苦笑一声却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回话,一时间三人均无话可说气氛顿时冷了起来,还是谢春秋率先开口道:“时间也不早了,赵哥要不咱们先走,让陈老休息休息。”

  随后在赵石玉点头后,二人婉拒了陈老的挽留,离开了这栋肮脏的宿舍楼,路上出于好奇心谢春秋再次开口问:“赵哥我觉得陈老说的也没毛病呀,你为什么就不愿意找一个呢?”

  赵石玉叹了口气,有些茫然的道:“我有老婆孩子,不能对不起她们呀!”说到这赵石玉从心口掏出一张有点掉色的照片来,照片上是一位盘起长发看起来很柔美的女子,她微微弯腰双手扶着一个约莫一岁左右尚且站不太稳的小孩,相片里女子眼中尽是温润的爱意与幸福。

  谢春秋抿了抿嘴还是问道:“那嫂子和孩子现在还好么……”

  赵石玉小心翼翼的收起了照片之后,仰望天空道:“应该还好吧!”

  如此残酷的世界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她要怎么能活过这二十年?说不得这只是个执念罢了,他的妻子与孩子可能早已经……不过谢春秋并没有去捅破这一切,一但执念崩塌整个人失去了支撑会怎么他也不敢想象。

  这时赵石玉开口道:“对了!之前听说你和王安全出去执行任务了,怎么回来以后也没见着他人?”

  谢春秋犹豫了一番才道:“王哥出任务受了伤,加上回来后碰到一些事,所以现在情况有点不太好,我还说先找高队商量商量呢。”

  赵石玉闻言身形一顿,而后一边转身朝西区小院走一边道:“他受伤严不严重?”

  谢春秋道:“右臂齐根断了。”

  赵石玉闻言一惊,脚步更是快了几分而后继续问道:“你说回来后碰到事,是什么事?”

  谢春秋有些为难的道:“还是到了以后赵哥你亲口问吧,我不方便说。”这种家丑又怎是他一个外人可以乱说的。

  所幸赵石玉很明事理,没有再强迫谢春秋,而是加快了脚步首先敲开了位于小院一楼高杉的家门,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将门开了一条缝探脑袋,在看到赵石玉之后才推开门笑眯眯的道:“赵叔叔你是来找我爸爸的吧!”

  见到赵石玉点头,她便转身对着房子里面叫喊道:“爸爸!爸爸!赵叔叔来找你了。”

  随即只见穿着一双拖鞋的高杉慢慢的从里面房间走了出来,随后一个手轻轻揉捏着小女孩的脑袋,一边看着赵石玉与谢春秋道:“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来先进来坐。”

  赵石玉摇了摇头急匆匆的道:“高队不坐了,王安全断了胳膊咱们赶紧去他家看看吧!”

  高杉闻言也是一惊,二话不说就往楼上冲,同时还不忘叮嘱小女孩关好门,中途听了赵石玉的描述,高杉有些生气的责备着谢春秋:“这么大的一件事你不第一时间来告诉大家”面对指着谢春秋没有吭声。

  其实谢春秋不说还是有些私心在里面的,一但因为王安全的事,晶人队与陈利民的矛盾升级,那他可能就要面临站队的问题,得罪哪一方都会对他产生不利的影响,本着能拖一时是一时的原则才会如此行事,不过如今已经知道了百洁的下落,只需要找个合适的机会抽身而逃便是了。

  高杉拍门的力气很大,可见他心内的焦急,许久之后那扇门后才响起李丽的声音:“谁呀?”

  高杉道:“弟妹我是高杉,听说王安全受伤了我们来看看他!”过了一会李丽才缓缓打开了大门,几天不见李丽已经不复之前的韵味了,毛糙油腻的头发乱糟糟的盘在头上,脸上抹不去的憔悴取代了妩媚,随着众人鱼贯而入李丽一指阳台的方向便愁眉苦脸的站在了一旁,而众人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王安全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晒着太阳,由于是侧面对着众人所以乍一看还算正常,只是脖颈处在阳光照耀下微微闪烁着亮点。

  高杉见王安全不理会众人,便率先走了过去,当他站在王安全的正面时右侧脖颈处一片三角型的晶体才真被他看到,高杉见状猛的一跺脚往地上一蹲深深的叹了口气,显然他再清楚不过这代表着什么了,其后赵石玉与谢春秋也都陆续围了上来,而王安全则自始至终都没有扭头看众人一眼,望着窗外的眼睛中尽是死灰。

  还是赵石玉率先上前轻轻的摇晃王安全的肩头道:“安全,我们来看你了。”

  王安全毫无反应

  这时高杉也再次站了起来,看着王安全这幅死气沉沉的样子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呵斥到:“王安全你给我站起来,你还是个男人么,你他妈往这一坐晒太阳可以啊,弟妹是不是得跟着你饿死?”

  高杉这一刺激,王安全双眼中瞬间布满血丝,缓缓的扭头看向高杉道:“高队,我马上就得进监牢了,李丽我护不住了呀!”

  高杉怒骂到:“你把你管周全了,我们帮你照应着弟妹!”

  王安全似是被这句话刺激到了,突然癫狂的吼到:“照应个锤子,都他妈想和我老婆上床!”

  高杉不知内情,闻言怒火攻心扬起左手就是一个嘴巴扇在了王安全的脸上,力量之大使得他整个人连带着凳子都翻到在地,远处的李丽见状赶忙跑过来一把将王安全抱在怀里,而后边哭边说:“高大哥你别打他了,这都是我的错,安全受的刺激太大说胡话呢你别当真啊!”

继续阅读:伸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