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冤
啵啵复啵啵2018-11-12 09:323,427

  赵石玉见状赶忙将上前劝阻,同时对着李丽道:“弟妹王安全到底怎么回事,你有什么难处你说出来大家都会帮你的。”

  李丽闻言将头埋几乎进了胸口,哭的更凶了, 却怎么也不肯说一句话,急的高杉直拍大腿。

  “陈柏生那个狗日的东西,趁我不在把李丽给糟蹋了,如今晶体爬到脖子上,说不得也得和老刘一样被处死,你们说我该怎么办?”这时王安全冷静低沉的声音自李丽的身下传来。

  首次听闻此事的赵,高二人都惊呆了,平日里大家去西区哪个俏媳妇家偷个腥荤也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了,仗着他们的身份,那帮普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极个别没节操的,为了巴结他们,甚至还会主动推荐自己的老婆甚至女儿。可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平日晶人队里谁家的女眷即便再好看也没人敢动什么歪心思,这是晶人队里的一条潜规则,如今陈柏生这个二愣子真的打破这条规则后,作为被害人的王安全家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点办法出这口气,即便王安全凭着血性来个以命换命,得罪了陈家又少了王安全这根顶梁柱,李丽的得有多惨!

  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高杉也犯了难,随之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绕到另一侧蹲下看着王安全道:“兄弟之前是我误会你了,给你陪个不是,你也别太沮丧,咱人多坐下来合计合计说不准就有办法呢!”

  待到众人重新落座之后,李丽匆忙的给几人倒了杯水后便将自己关进了卧室,这次即便是赵石玉也有些生气的对着谢春秋道:“春秋你这次做的太不对了,你王哥发生这么大的事你还跟没事人一样,不帮忙不说,掖着不和大家说。”谢春秋被训的只能不停的点头陪不是,看起来这帮人之间还是颇具人情味的。

  此时王安全终于插话到:“这事不怪春秋老弟,是我不让他说的,我太窝囊了,老婆给人睡了还不敢把人家怎么样,丢人!”

  高杉接话道:“这事肯定不能就这么完了,你给他们陈家出生入死连胳膊都丢了,陈柏生那个狗东西竟然干出这种事,我一会就去找陈利民,他要不给个交代我看谁以后还肯为他干事!”

  王安全面露犹豫之色刚想开口却被高杉打断:“这不光是你一个人的事,这是我们晶人队所有人的事,安全你放心就算你进了监牢,只要我高杉在这一天李丽她就少不了一根汗毛。”

  事情商量到了这里便告一段落了,高杉急匆匆的下楼去找罗浩与李斌二人了,而王安全则去卧室劝李丽,好让她鼓起勇气去和陈柏生当面对质,为了给二人留出说话的空间,谢春秋便带着赵石玉先回了自己家。

  招呼赵石玉坐下之后,谢春秋便拉着一脸好奇的谭淑媛进了卧室,简单的描述了一番王安全的事后,引得谭淑媛一阵后怕,悄悄嘱咐谭淑媛偷偷将饭票都换成干粮,再打包一些必备的衣物,此时他心中不安的感觉愈加浓烈。

  “赵哥,既然火种基地这么不待见晶人,为什么大家不离开这呢?”四下无人谢春秋问出了他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

  赵石玉闻言苦笑一声道:“是火种基地不待见我们晶人么?是所有的人都不待见我们晶人,普通人眼中我们就是一群随时会杀死他们的疯子,要不是需要我们对付丧尸和变异兽,恐怕所有的晶人都会被赶出基地,其实附近几个大基地比较下来,火种基地对晶人的待遇算得上比较好的了,至少大家活的还算舒服体面,有些基地里的晶人甚至像狗一样终生都拴着镣铐生不如死。”

  喝了口水赵石玉又接着道:“陈利民其实很聪明,用糖把你骗过来,等你在这安家立命后,有了顾忌,他便开始给你带金箍,等到发现时已经被套住了,媳妇有了孩子也有了,想走都不敢走,只得乖乖的遵守他定下的规矩,当一个有吃有喝的狗腿子……”没有几个人愿意过刀口舔血的日子,其实束缚这些人的不是陈利民,而是他们对安定生活的向往。

  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自门外传来,两人闻声打开房门朝楼梯看去,高杉正带着罗浩与李斌走了上来,待几人再次涌进王安全家时,罗浩首先在王安全的断臂以及脖颈处仔细端详了好半天,随后破口大骂道:“那个狗日的陈柏生,我干他娘的!”

  在一旁插着双手的李斌也是在仔细观察了一番后摇头叹气,来的路上高杉已经将前因后果对着二人简单描述了一番,于是他便对着众人说:“安全和弟妹的情况大家都了解了,现在大家想想办法,不管怎么说也得让陈利民给安全他们家一个交代。”

  罗浩性子急立马就回道:“这还用想么,手是为他们家断的,他儿子还上了安全的媳妇,不管作为首领还是陈柏生他爹,于公于私都得给王安全一家一个交代,不然人心不平以后我看谁还肯听他的!”

  李斌闻言不屑的一笑道:“理是这么个理,不过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不是讲理的时代了?你们想想那陈利民就这么一个儿子,还当着晶人队的大队长,这事爆出去恐怕以后这大队长也干不了了吧,这可就与陈利民一心想收服我们晶人队的主旨不符!”

  高杉大概听明白了李斌的意思:“你意思咱们用这个事去威胁陈利民?”

  李斌答到:“对!干大事的利益永远摆在第一位,咱们只要提的要求不过分,于理于利他陈利民都会选择打碎牙往肚子里吞给安全一个交代的!”

  罗浩闻言乐呵呵的道:“这个好!这样才解气,要是能看到那孙子低头比玩三P还爽!”

  高杉闻言也是频频点头,他所想的要更深层次一些,此时操作得当一方面会起到打压陈柏生的作用,同时也能通过敢于为下属出头的事迹提升他在晶人队的威望,想到这里他看向王安全道:“安全你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没有,说出来大家帮你合计合计。”

  王安全摇了摇头,颇为感动的道:“有弟兄们愿意为我出头就够了。”

  随后高杉又看向众人道:“大家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没有,如果没有咱们一会就直接去找陈利民。”

  谢春秋欲言又止,如果没有之前和赵石玉的一番聊天他或许也会赞同这个提议,不过实际情况来看这无疑是在激化矛盾,晶人队众人都是仰人鼻息而活的,贸然去威胁陈利民,结果恐怕只会适得其反,真逼急了陈利民,他反过来用众人的身价性命相要挟,甚至借此机会加速剥离他们对晶人队的控制权都不是没有可能,真到那时候撕破脸皮的情况下,恐怕连退一步的余地都没有,不过既然打算要走,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谢春秋还是讲话闷在了肚子里。

  下午,别墅的门前依然是众多持枪警卫把守,在前去通报的卫兵示意可以进去以后,众人才簇拥着王安全与李丽走进了别墅,一楼的客厅内,干净明亮的大理石地面,深棕色的欧式皮沙发,伴随着头顶缓缓吹出的凉风,众人恍如隔世。

  坐在单人沙发上的陈利民翘着二郎腿和善的示意众人坐下,随即用问询的眼神看向高杉却是不说话。

  高杉只得先开口道:“首领我们这次来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和您单独商量的。”

  陈利民看了眼坐在王安全身旁的李丽,而后对着周围的警卫一挥手,随着众多警卫远离,高杉才再次开口道:“王安全您认识吧!三小队的副队长。”

  说罢伸手指了指刻意亮出断臂与脖子处晶体的王安全,陈利民点了点头后果不其然问:“王队长这是怎么了?”

  高杉接过话说:“前两天陈队长让王安全与谢春秋两位副队长去抓泥鳅,结果在西卫城外面遇到一头花豹,王安全拼掉一条胳膊才将花豹击退,即便如此还不忘将泥鳅带回来!”

  陈利民闻言面露惋惜的道:“这事也怪柏生嘴馋,能和变异豹搏斗还击退了它,王队长也算是一员猛将了”随即环视众人一圈后继续对着王安全说:“这样吧,王队长家以后食物配给加倍,王队长去监牢以后我会给安排一个好的位置,家里人随时都可以来探望,只要还有一丝神智便不流放,如何?”

  只是王安全却不接话,而是猛的抬头看向陈利民,而后压抑着声音道:“您说想吃泥鳅的是陈柏生!”

  面对王安全得质问,陈利民这时才意识到说错了话,于是只得皱着眉不去答话,高杉见气氛有些尴尬赶忙叉开话道:“首领若是单单此事,我也不敢带着大家来找您了,当时王队长忍着断臂之疼连夜便将泥鳅交给了门外的警卫,可回到家后却碰到您儿子陈柏生从他们家慌慌张张的走了出来,原来陈柏生趁着王队长出去给您卖命的时候,却跑去强奸了他媳妇李丽。”说罢高杉用手指了指已经快要将头埋进胸口的李丽。

  听闻此言陈利民首先是感到愤怒,自己的儿子是什么玩意他再清楚不过了,往日里他玩女人都全当没看到,只是这次眼看着谭磊被流放正本来正准备一举拿下晶人队,他身为晶人队大队长却闹这么一档子事,不得不说这个陈柏生实在太坑爹了。

  想到这里陈利民意识到这帮人来者不善,于是脸色也渐渐黑了下来,事到如今也只有先把陈柏生找来再走一步看一步了,于是只见他一招手,一个守卫立马小跑到近前,待陈利民与他耳语一阵后便又急匆匆的出了门,而后客厅里众人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继续阅读:结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